大汉龙骑 第五百五十章 死讯(2)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刘澜曾经以为,既然是悲剧,那一定是轰轰烈烈,感人肺腑的,可是这样的悲剧真的只存在文章中,而在生活中,悲剧发生得一点艺术性也没有,让人触不及防,正因为如此,才会让我们身心受伤,才会在突然之间让那本就脆弱的心脏支离破碎,二者才是真正让人受伤,让人痛苦的原因,太过突然,突然到你听了以为这是谎言,突然到你连反悔都没有可能,这山,这水,还有这良辰美景,一切就像是一句玩笑,生死的玩笑,刘澜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何时开始避讳‘死’这个字,可是当他大骂李翔,而后者却却始终沉默时,刘澜彻底愤怒了,可是刘澜的愤怒并没有得到丝毫反应,气氛诡异,诡谲到让人喘不过气来,哭声越来越多,而突然一道身影出现在眼前,勒马跃下,他刚才喊张正,而现在张正来了,和关羽一同前来,闭着双眼,安详入睡。

  “让他休息吧,他太累了。”

  司马的话让关羽瞬间眼眶变得通红,哽咽着,想要告诉司马,子直他是真战死了,可是却始终张不开口,启不了齿,司马呢喃,子直啊,也许你是真的累了啊,关羽想说什么,刘澜示意他不要说话√,,不要吵醒他,让他安心的睡会儿吧,这么多年,从草原到卢龙,从卢龙到蓟县,又从蓟县到了河东,他跟着自己,何尝有过这么片刻的休息,甚至连成婚都没有和新娘子多呆几天,现在他累了。他要睡了,而且说睡就睡……

  刘澜哽咽了。再也说不下去了,时隔多年。再一次落泪。

  他不是傻子,他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

  就算关羽不说,他也明白。

  刘澜拳头紧握,声音变得嘶哑:“有没有酒?”没反应,司马突然疯狂的大吼起来:“我问你们,有没有酒。”

  关羽眼中满是痛苦之色,他没有劝司马,也不会劝司马,,递过了一支酒囊给司马。然后呢喃,道:“司马,你曾经告诉过我说对生死之事毫无执念之人只是因为还没经历过真正绝望的离别……”关羽说不下去了,他以为自己早已练就了一副铁石心肠,可却发现,自己面对张正的死,始终无法做到从容。

  “张正的死,我负有极大的责任。”刘澜说的声音不大,而且还很嘶哑。喝了口酒:“我曾经说过,要保护自己珍惜之人。我曾经对在‘他’死后发誓,要保护珍惜之人,可是我什么也没有做到。我什么也没保护到,眼睁睁看着他们一个个离我而去,我算什么?我他妈到底算什么!”

  “司马。太深的痛苦会令人变得执着。”张正的死让关羽心疼,可看着司马这样。他的心更痛:“子直死,大家都不好受。可是司马,活下来的人不能就此沉沦啊,若是他在天有灵的话,也不希望司马你这样。”

  刘澜抬头望了眼关羽,将酒囊递给他,关羽拒绝了,刘澜嘟嘟嘟连喝了三大口,说道:“我的朋友不多……”他的声音哽咽,说不下去,静了下来,平复许久,才又说道:“一开始十个人,走了几人,死了几个,然后你和翼德又来了,现在张正却走了,知道吗,不管在你们眼中,你们是如何看我,可在我眼里,你们不是下属,不是士兵,是我们朋友,是我的兄弟,我不怕死亡,我怕面对死亡,曾经我想逆天而行,然后也照着这条路一步步走下去,然后我变得麻木,不再害怕面对死亡,因为那几乎变成了一组数字……

  关羽终于接过了司马手中的酒囊,满面红光,仰头喝酒。

  “我以为我已经变得麻木,我不知道这么多年我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屠夫吗?”接过关羽递来的酒囊,流泪一口气喝得滴酒不剩,抹了把醉:“可直到张正战死,我发现自己还能流泪,还会心疼,我高兴,至少说明我还没有变得麻木,我难过,我害怕有一天,你们这些朋友,这些兄弟再战死,我也会当做一组数字,一阅而过。”

  关羽伸手,朝刘澜要酒囊,可刘澜却摇了摇酒囊,示意他没了,关羽向四周瞅了眼,一直在听两人交谈的张飞李翔几人立时反应过来,递上了酒囊,两人一人一只,一同喝完,刘澜说:“张正,他的媳妇是闫志的姐姐,此刻一定抱着孩儿还翘首以盼,在矿山等着张正回来吧,云长你知道吗,在被掳去草原的时候,我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张正,决定反抗鲜卑人也是因为张正,亦师亦友,一路走来,他就像是我的影子,我的军事,将一切都处置的井井有条,我有今天,张正最功不可没,以他的才能,真的有时候我都觉得他始终在我身后是屈才了,他应该有更大的出息,更大的成就,最少不会像现在跟着我落个这样的结果。”

  “每个人都有他的选择,就像有的人喜欢吃肉,有的人喜欢喝酒一样,这是张正的选择,因为司马你拥有者一种魔力,可以把大家聚拢在一起,就算张正战死了,我想他也不会后悔跟着你。”

  “知道吗,在矿山,很多人都说我是最刻苦的人,是要当夫人的人,可谁又知道,真正刻苦的是张正啊,每天忙里忙外不说还有研习,一天连2个时辰都睡不到,知道吗,他从没有和我说过他的家事,但我知道他的出身不一般……”

  刘澜已经语无伦次,但随着一股凉风吹来,呕的一声,刘澜开始吐案吐后说:“刚才你说有人喜欢喝酒,有人喜欢吃肉,我之所以喜欢吃酒,不是因为酒壮怂人胆, 而是有时候我会觉得自己太过冷静了,我需要喝酒,只有酒醉才会让我冲动,那位老人家曾经就说过我,年轻人,不要像老人家一样,那人生岂不是要乏味许多?”

  一时间,关羽明白了司马的意思,所有人也都明白了司马的想法,站了起来,一扫之前撤退的郁闷。

  龙骑军,一死又何妨。

  何况他们是只知死战的龙骑军!(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