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七百四十八章 离盟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03:16:48 源网站:999文学
  送走刘澜之后袁绍回到了凌乱的内帐之中,焚了一炉上等麝香,立时满帐清香,气味宜人,提笔醮麝墨,说来也巧,这麝墨乃因袁绍素喜麝香清香气息,便在墨汁中加入少许少许麝香,不想反倒让他制成了这上等‘麝墨’,不仅写字、作画,芳香清幽,若将字画封妥,还可长期保存,防腐防蛀。∷,立时便让他对这‘麝墨’爱不释手,自此常伴左右,但此刻袁绍并没有对‘麝墨’投去太多关注,一门心思只在一张帛布纸上反复写着‘杀’与‘不杀’几字。

  拿捏不定注意,袁绍只好将埃几前龟甲拿起,双腿跪在找出的铜盆之前,将龟甲放入其中,娴熟伸手生火,火焰腾起,焚烧龟甲。

  袁绍跪坐在铜盆前默不作声,颜良文丑侍立两旁一动不动,袁绍每遇不决之事必要龟甲以测吉凶,除非龟甲开裂,不然他可不会轻易睁眼,文丑只敢用眼角余光去瞥一眼主公便即收回目光不敢再看,向天问卜之际,主公最忌讳的就是这等不敬神色,一旦被其发现,那可要大大的倒霉了。许久之后,袁绍睁眼,取出龟甲仔细查探,瞬间,一切好似都以成竹在胸,望了一眼桌上早无的易经,淡然道:“这刘澜却也难以看透,连番试探都没让他露出些许马脚,正欲下杀手不想他却连路都走不了,原来一直是强作镇定,看来是吾画蛇添足,错走了一招昏手啊!”

  说道这里,袁绍嗤的笑出声来。是对自己太过谨小慎微的嘲笑,随即微撇向了一旁低眉顺眼的文顔二人。武人就是武人,哪里会有什么心计。最多,可不就是强作镇定嘛,深呼吸一口,对二人和颜悦色道:“今日这一部京易没白送给刘澜,放匈奴人入幽州这事可以坐实了,就是他,不过这刘澜说到底就是一勇之夫,全赖关、张二人为爪牙,不然早不知死了多少回了。这样的人不足为虑,吾有的是办法让他回不去辽东!”

  两人沉默,确实不知该如何接话。

  袁绍皱了皱眉头,对牛弹琴的失落让他很是烦躁,甚至连徐徐渺渺升腾而起的麝香也让他看着心烦,伸手驱散,语调泛着阴沉,道:“长安董老贼封自己做了太师,又自号为“尚父”。还筑郿坞。郿坞又叫万岁坞,董老贼只敢在郿坞口称万岁,看来东立新君也得抓紧时间了,只是刘虞连番拒绝着实让人头疼啊。”

  就在这时。张飞携毛诗而来,被诏入内帐,很恭敬得将毛诗捧上。正要转身离去,袁绍霍地站起。文顔两人更似瞬间拦下了他的去路,张飞转身。盯着袁绍,脚下有竹简一套,大脚落下,立时将竹简碾碎,一道道散落竹简声在内帐响彻,阴森刺耳。

  手握毛诗,紧紧攥在手心中的袁绍一脸狰狞,死死盯住张飞,咬牙切齿道:“站住,本盟主可允许你走了吗?”

  “俺家主公说了,毛诗送到即时回来。”张飞一丝不惧,侃侃而谈的同时更摸向了腰间杀猪刀。

  好一条忠主之犬!袁绍神色一连几变,内帐之内空间狭小,虽有文顔二人,可张飞勇猛那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若稍有不慎,岂不是要误伤了他?缓缓落座,阴沉的神色立时消失的无影无踪,笑了起来,但却也并不会就此罢休,只不过是要拖延时间,对张飞和声说道:“张飞,你家主公叫你送书之时,还有没有让你带什么话给我?”

  虎须根根倒竖,环眼圆睁,右手握着杀猪刀柄的张飞针锋相对盯着袁绍,瓮声瓮气反问,道:“俺家主公说了,毛书送来,你便尽知,怎么反来问俺了,难不成你什么也不知道?”

  “知道,知道,怎么能不知道呢。”

  袁绍眼神又变阴鸷,可随即一泄,和颜悦色将毛诗放在案几之上,道:“替我转告德安,我谢谢他!记得一定要告诉他!我会仔细拜读毛诗的!!!!”

  袁绍最后的语气特别重,可不想张飞却撇过头径直离帐,同时背对着袁绍说:“那俺就走了。”

  “不送!”

  刘德安啊刘德安,你当真好深的心计,想逼我翻脸,那好啊,我做初一,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做十五。

  砰!

  在张飞离帐的一刻,书案之上的那卷被刘澜视若重宝的毛诗被袁绍仍飞了出去:“刘德安,你当真以为我连容人的肚量都没有?”冷哼一声:“让麹义来见我。”

  ~~~~~~

  “盟主。”很快麹义到了,他出身在凉州,人高马大,是典型的西凉大汉,但与西凉兵将多善骑战不同,此人却因在与羌人连年征战中总结出一套步兵对骑兵的战法,帐下有八百“先登”精锐,原先历史时空中,正是他在邺城大败了於夫罗,而前不久在对付於夫罗时,袁绍心中最佳的人选便是此人,但那时泰山兵被偷袭伤亡殆尽,袁绍不得不留下麹义防守河内,是以才选择了刘澜。而如今要对付刘澜的骑兵,自然麹义这八百“先登”精锐就派上了用场。

  袁绍下达军令,麹义立时应诺一声:“盟主放心,末将这就整军备战,绝不叫刘澜北上返回辽东!”麹义对他辖下八百“先登”有着十足信心,一拱手,便即告辞而去。

  “等等!”

  袁绍匆忙喊下麹义,含笑,道:“麹校尉误会余的意思了,今次刘澜必须要北上,甚至一定要逼他北上,而你要做的则是在雒阳南做好防御,决不能让其南下,你可明白!”

  刘澜若北上,势必要从冀、并二州回辽东,而以袁绍如今再此二州的影响力,刘澜绝不会有命回去,可如果南下。虽然同样有较深的影响力,可与盟主素来唱反调的袁公路必然会干预。那时刘澜就可肆无忌惮的饶至青州跨海入辽东了,麹义立时想明白一切。应诺一声离去。

  直等麹义离去袁绍才阴森森的说道:“刘德安啊,你当真以为某不敢动你?几次三番羞辱与我,吾今日就让你有家不能回!!!当然还有匈奴人於夫罗,当年我让你有国不能归,今日我要让你二人变成这天下间最大的一个笑话!”

  ~~~~~~~~~

  “德安啊,你这回可算是把本初给得罪死了,你可想过接下来该何去何从吗?”陶谦唉声叹气的说着,通过刚才刘澜将他会见袁绍的经过乃至于细节陶谦作出了这一结论,而且还十分肯定的表示袁绍杀心以起。绝无放过刘澜的可能,但刘澜却并不以为然,反而觉得这是陶谦在夸大其词,甚至是刻意将事态形容的特别严重,不然的话,他又如何把自己拉入到袁术的战车之上呢,微笑,道:“陶州牧何出此言?”

  “德安啊,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试问天下间谁人不知袁本初摸鼻杀人的习性,他见你时既然摸了鼻尖,又如何能让你再活世间!”

  “袁绍还有此等习性?”

  “可不是!”

  “哈哈,既然袁绍抹鼻就杀人。那他在见我之时可摸了三回鼻尖,岂不是说他断然不会让我活着回辽东了!”

  “什么,摸了三回?”连陶谦听了都大吃一惊。这小子到底因何事把袁本初气成这样。

  刘澜神色连连变幻,仔细回忆当时袁绍摸鼻子的情况。第一摸是在说道匈奴人时,那时的袁绍应该已经得到了确凿的消息。连番试探其实还是想给刘澜最后一次机会,可不想他却装傻充愣,并不承认此事,但这就让袁绍动了杀机吗?其实并没有,此时他之所以摸向鼻尖,显然是是在提醒刘澜他真的很生气,在他眼中,和曹操关系颇深的刘澜是肯定知道他摸鼻杀人这一隐秘习性的,可不想刘澜却充耳不闻,这可就是不识好歹和桀骜不驯了,所以袁绍便借其叔父之口来劝刘澜要看清形势及早回头,不要再去干一些蠢事,到此时此刻,袁绍其实都还没打算真的要去对付刘澜,仍在争取他,但刘澜最终却拒绝了他!

  所以才有了袁绍第二次摸鼻尖,而这第二次摸,自然不是因为他说《诗》之失愚后刘澜反唇相讥《易》之失贼,而是刘澜不识好歹借司马迁之口骂他,如果这一切袁绍真是没有证据多疑猜忌,那他决然不会摸鼻尖,可有确凿证据他还讽刺,这就变成了刘澜为了匈奴人与他挑衅,此刻就算是泥塑的也会生出火气,何况袁绍还是肉胎,所以这第二摸便是袁本初当真动了杀心了。

  而这第三摸,则是袁绍憎恶他对京易的垂涎,袁本初慷慨赠送,哪是送一部京易啊,分明是送刘澜一条死路,到这一刻算是和刘澜彻底撕破面皮了,可没想到刘澜得了京易连忙就走,出帐之后连路都走不稳,这才明白过来,这刘澜原来是强作镇定,哪里是要和自己翻脸,分明就是太害怕了不敢承认放走匈奴人,对这等人袁绍自然放弃了立时杀他的想法,可不想等他回到营帐派张飞送过来一部毛诗这就等于是狠狠一记耳光摔在了他的脸上,直到此刻他才明白被骗了,被刘澜骗了,第一时间就派出了麹义。

  “德然啊,江东猛虎孙坚为何离开可不就是因为得罪了袁本初嘛,你若再留下来恐遭杀身之祸,速速离开北上回辽东去吧,不可再在联军中停留了!”

  刘澜不想走,想和袁绍斗下去,可光靠他一人那绝难斗得过袁绍,毕竟后者可能调动数十万联军,但如果有袁术之助就是另一情况了,可从陶谦的反应来看,袁术还不想与袁绍翻脸,试问他在孙坚的问题上都保持了缄默,更何况是指望他为刘澜出头?就算没有袁术,他一人留下来与袁绍斗,不说兵力悬殊,就说他脱离联军,这部队粮草可是个关键问题,不能让辽东军将士跟着他挨饿啊。他把希望寄托在了袁术身上,没想到袁术不争气,那他就只能先走了,既然要走,自然是越快离开越好,越快回到辽东越好,可当陶谦说出孙坚二字的一刻却提醒了他,他若真向北走,会不会像孙坚那般最后在袁绍的算计下,落得个死在‘刘表’手中的结局?

  “走一定要走,但不能朝北走,我要往南走!

  “德安你……”陶谦迟疑了一下,立时明白了过来,朝北回辽东,这一路可都是袁绍的势力范围,不知要过多少关,斩多少将,最终有没有命回去都两可,而向南走,这一路上有他甚至是袁术关照,那必然顺风顺水,立时笑道:“德安那就快些动身吧,先绕道前往我徐州,再北上青州走水路回辽东。”

  “陶州牧所言不错,德然正是此般想法。”袁绍既然不放过他,就不可能不设陷阱让他入圈套,那他就反其道而行之。刘澜说道:“只可惜我现在没有足够的实力与袁本初对抗,不然的话现在就杀过去,将他擒了再说!”

  陶谦见刘澜神情激动,可看似是在胡说八道,其实还是在试探他,但可惜啊,他只带来了三千人,帮不上忙,而袁术,更指望不上,笑说道:“德安切莫冲动,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仇且先记下,迟早有一日,找袁本初讨回来!”

  “陶州牧,多谢你在这么关键的时刻献言献策,德安铭感五内!”刘澜拱手作揖深深感谢,而后者却‘身手敏捷’瞬间将他虚扶而起,含笑道:“德安啊,什么陶州牧不陶州牧的,见外了,我只虚长你几岁,以后叫我恭祖就好了。”

  虚长你几岁?刘澜一阵恶寒,虚长了几十岁好吧,面容一阵古怪,但最终还是轻声道:“恭祖!”

  陶谦大喜,说道:“能结实到德安这般少年英雄,实乃是老朽的荣幸啊。”

  你这是高兴和我平辈论交把自己的年龄拉低了呢还是把我的年龄拉高了?摇着头,道:“那恭祖,既然要走,那就宜早不宜迟,我打算现在就离开。”

  “德然啊,我还得提醒你一句,一日不到兖、豫二州,一日就不可掉以轻心,袁本初此人可绝不会善罢甘休,切记此行一路小心,吾现在便传书回徐州,待你到徐州之后,好为你接风洗尘!”

  陶谦充满关怀之意让刘澜很是‘感动’,突然想到了一些事情,因为狼狈离开的满腔怒火立时化为乌有,也许因此事结交陶谦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毕竟刘玄德现在可杳无音讯,日后说不得……

  刘澜凝思片刻,越想越是激动,笑脸醉人与陶谦作别。(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