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七百六十六章 虎豹甲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17 23:40:29 源网站:八一中文
  莫非那叫做小蛮的女子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相好?

  北机这一番话问直叫刘澜有口难言,不能说是,更不愿说不是。这可不比后世,他这个是字一出口,人家姑娘的清白可就算是毁

  了,就这么一霎那的犹豫,北机对着欲言又止的刘澜大笑出声:“既然她不是你的小媳妇,她去了哪里你又何必如此焦急呢?”

  “不不不!”刘澜矢口,道:“我承认我对她是有些欢喜的,虽然不知道她心里是如何想的,可就凭我受伤后他对我的呵心照顾

  我就不能对她不管不顾,如果她真的离开了,就请居士告诉我她的去向,如果她是被居士您扣下了,那你就把她叫出来,我这就

  带她离开!”

  “原来是这样啊,看来你小子还算是有点情谊,不是那狼心狗肺的东西。”北机一直微笑的笑脸消失,取而代之却是一脸的严肃

  道:“你们两个男有情女有意,按道理说我不该拆散你们,可这世上的好事也不能都让你占尽了,这么的吧,你替我办件事,

  事成之后我就把我那大侄女原原本本的交给你,如何!”

  “北机,我来这可不是和你商量的,今天你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刘澜声色俱厉道。

  “喝,几年不见,你小子翅膀是真硬了,别忘了,老夫我可是救了你一条性命,怎么的,不交人你还想毁了许坞不成?告诉你,

  老夫就是拼上生家性命,也一定不会叫你把丫头带走,不信咱们就试试!”

  刘澜心思急转,这老家伙的身手可不得了,原本想胁迫他放人,可看样子这老不休是软硬不吃啊,不得已只得妥协,道:“说吧

  你打算让我干啥?”

  “你我这么多年的交情,而且我那小子伯固还在你身边出仕,何必闹得这么不愉快呢。”刘澜放软,北机就坡下驴,郎笑一声,

  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老头我最近听说有本叫‘太平要术’的典藏落在了天中山中,想叫你去帮我取回来瞧瞧,只要

  你帮我将此书取回,我不仅让你见我那大侄女,还送你一件宝贝,如何?”

  北机之前是紧盯着刘澜的,只是在说话的时候却提起酒壶,往酒樽里倒起酒来,而说到太平要术更是低下头,一对眼眸更是不为

  人察闪过一丝异彩。

  太平要术?刘澜心头一惊,破口而出:“可是张角那本。”

  老者心头一紧,微抬头,但见刘澜模样料想他只是听过此书却并不知此书玄妙,强挤一丝笑容,道:“原来你知道此书,既然如

  此那我就不细说了,怎么样,同意还是拒绝?”

  刘澜沉吟,道:“虽然我不知晓太平要术有何玄妙,但我却知道此书非比寻常,张角之所以成事全赖此物,如果你想叫我去帮你

  拿回此书,,首先你要找人带路,我说的可不是官路而是捷径,越快抵达越好,其次在我离开期间你必须把小蛮替我照顾好了,

  不然的话不仅是太平要术我连许坞一起都让它变成飞灰,第三,此去天中山,我要许褚来帮我。”

  “你放心,实话不瞒你说,小蛮那丫头可是老夫多年挚友的爱女,我又如何能对他不好?你就放一万个心吧。”

  “什么?小蛮是……”

  “不然你以为老夫今日把你叫来干什么?那妮子看上你了,可脸皮薄又不好开口,这不,老夫就自作主张来问你,如果你小子始

  乱终弃,哼哼,老夫就是拼上许坞一族,你这辈子也休想再见到她!”

  “原来是这样。”如果是在数月前,刘澜绝对会做北机口中那‘忘恩负义’之人,可这数月来与小蛮朝夕相伴,刘澜是真对她生

  出了情愫,只是一直没有去捅破那层窗户纸,如今北机一出面,自是水到渠成。

  北机随即将许褚叫入屋内,道:“许褚,你跟着德然前往早前探好的地方,把那部典藏拿回来给我。”

  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呆这么久,现在终于能出去转转了。许褚大喜,连忙应诺,虽然高兴,但还是心中有所计较,暗下决心一定

  要把经书拿回来给圣长老,好让他大大的高兴一回。

  许褚挑选而出的五十名村中高手,而刘澜则带了关羽、张飞还有三千龙骑军便拖着已经好转的身子踏上了前往天中山的路途。

  按照既定行程他们并没有走汝南官道,不管怎么说那里现在被黄巾占据,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这一路都走着小路,他要以最快

  的速度进入天中山。据《禹贡》记载:禹分天下为九州,豫为九州之中,而汝南又为豫州之中,故为天中。由于其地理位置特殊

  周武王在此筑天中山一座,上置土圭,测日影考分数以此为正, 非自然造化之功,而是人工构筑的日咎测影和观察天象的地方

  可就算如此,汝南民间仍有歌谣对其传唱:‘天中山,三尺三,来到天中山,一步可登天。有点夸张,但很传神。“三尺三”

  极言山小;“登天”,也反映了天中山与天地通灵的神秘。的确,天中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山”,它只是一个标志,一个象

  征,或者说一种图腾。

  汝南有二大绝妙美景,城北的天中山无须再言,而在天中山之南,则有一池,池四周杂草丛生,为鹅鸭栖食之所,名叫称悬瓠池

  后世则叫做鹅鸭池。

  而此刻经刘澜便到了此处,临离村时,刘澜换上了许坞村中所打造的铠甲,铠甲样式古朴,漆黑的甲身胸前镶着虎头型图案,好

  似中世纪骑士,头盔一直护住脸颊,只露出眼睛,让他暗呼这不就是一直苦苦寻找的重甲吗:“仲康。”

  对于今次刘澜指明让他出村陪同,许褚心中充满了感激,此刻仿若鸟儿再次翱翔于天际,尽情欣赏着山野平原美景,骤然听到刘

  澜叫他,朗笑着跑了过来,道:“刘将军。”

  许褚一袭青蓝色长袍,未披甲,来到他身边,道:“刘将军,过了这悬瓠池向北二三里便是天中山,那里,不仅有山贼还有盘踞

  在汝南的黄巾贼寇,我已经吩咐族人小心了,刘将军大可放心。”许褚连珠炮说,在他看来像刘澜这样的名将叫他来一定是因为

  马上就要抵达天中山,所以提醒他和族人小心,不过他早已吩咐下去了,绝不会着了山贼黄巾的道。

  “那就好。”刘澜叫他来主要的目的还是他们许坞的这套铠甲,问道:“仲康,你门许坞这铠甲是如何得来的?是北机居士打造

  的吗?”欧冶坚的冶铁技术多牛叉啊可想而知他老子北机居士那只会更牛,是以刘澜才有此一问。

  “刘将军说的不错,像您身上穿的这种铠甲确实是圣长老打造而出,这世上绝对罕见,若放到市面上,这一套铠甲便是百金千金

  也难求。不过刘将军若是替圣长老找回了那本典藏,说不得他老人家一高兴就把这套铠甲的图谱送给您了。”许褚脸上透着傲骄

  对圣长老打造出的铠甲有十足的信心。

  铠甲的防护能力到底有多强处刘澜还不敢下定论,可这第一眼看上去就会让人觉得异常沉重的铠甲穿到身上后却并没有想象中的

  重量惊人,反而要比平时所穿的鱼鳞铠更加灵便,两相比较,便已知此甲绝非凡品。而如今许褚更是夸下海口,直言这么一套铠

  甲竟然价值百金、千金,这如何能不让他惊叹百枚金饼、千枚金饼那是什么概念,在汉代那可足够一家三口人一代,甚至是数代

  不愁吃不愁喝,安稳生活的费用,而就他现在穿的这么一套还是可以量产的铠甲价格居然如此离谱,那就只有一种可能,要么是

  材料神奇,要么就是这北机黑了心,人工费用要的多,可是想想,人家这么一套铠甲确实有奇货可居的资本,如果真流传到市井

  之中,百金、千金只怕也供不应求:“铠甲如此昂贵,不知它可有称呼?还有你刚才说只要照着图录炼制就成,也就是说此甲能

  够量产,对吧?”刘澜连珠炮似的将心中疑惑问出。

  许褚有些自得的说道:“此甲名叫虎豹甲,虽说乃圣长老所创,但他却将此甲锻造之法制成了图录,如果有此图录在手,便可按

  图索骥炼制而成。”

  虎豹甲?怪不得,毕竟是大汉朝,受制于工艺,此甲说白了就是鱼鳞甲的改良版,但因其图纹为黑白色,胸前又有虎头状,故而

  北机才会以‘虎豹’二字为此甲命名,但这却让他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在另一个时空中曹操有一支非常勇猛的重甲骑兵,而这

  支骑兵则叫做‘虎豹骑’,虽然他对虎豹骑知之甚少,并不清楚这支骑兵的制式武器、装备是什么配置,又是何时出现在历史舞

  台,可既然许褚说这铠甲的名字是北机居士所赐‘虎豹’一名,而这就不得不让他联想到虎豹骑就是因为有了这身铠甲才得名。

  虽然这只是假设,具体内情并不清楚,但若是真的,那曹操就一定见过这老头,不仅获得了虎豹甲更从他手中招揽到了许褚,可

  是像他这么牛叉人物为何没有留名青史呢?刘澜还真有些好奇了。

  但相比于这些,刘澜现在最要紧的还是从天中山带着太平要术回来,到时再想办法从北机手中搞到虎豹甲的图谱,当然那虎头什

  么的必须去掉,换成龙头,如此一来,龙骑军就变成了重骑兵,加上辽东轻骑兵的配合,那时再去纵横沙场,又何惧先登死士?

  当即刘澜吩咐队伍休息,并没有一鼓作气直达天中山,原因是之前许褚提醒了他,虽然他带着三千龙骑军,那些所谓的强盗肯定

  不敢露面,可这里毕竟有黄巾军盘踞,那何曼不就是例子,何况要拿太平要术回去,肯定是要从黄巾贼手中抢,那就决不能盲目

  立时将关羽叫来让他安排部队驻扎,同时派其去抓些野味回来。

  张飞去的安排驻扎,关羽则带着数十人前去打猎,悬瓠池野味不少,此行可谓是收获颇丰,山鸡野兔,甚至还打到一只鹿,回返

  之间,忽然见到路旁树下正有一名魁梧大汉,正不住敲击着地面,关羽提醒众人小心后当先从他身旁骑马缓缓而过。

  仍在敲击地面的汉子抬头看向关羽,高声道:“朋友是从哪里来,又欲往何处去?”

  听到身后怪异之人喊话,关羽勒马不前,回头看来,只见他二十五六岁的年纪,黑脸长身,满脸卷胡子,形容古怪,却又双目有

  神,腰间两柄铁锤,此时抬起头来看着自己,但双手却依旧没有停歇!多了三分谨慎,丹凤眼微眯之际,说道:“你打这些蚂蚁

  作甚?”

  黑脸汉子依旧伸出拳头用力砸地面,地面立时便凹进一块,只是蚂蚁却没事;再用力一砸,蚂蚁还是无事,听关羽询问,抬头说

  道:“我想打死这些蚂蚁,可是不管如何使力,偏偏一只也杀不死!”

  瞧着眼前怪异的汉子,关羽笑容诡异,翻身下马,来到黑脸汉子身旁:道:“如此又怎能杀死,看我的。”

  黑脸汉子的看向走来的关羽,对他咧嘴一笑,随后就见他蹲下伸出食指,轻轻一揉,蚂蚁瞬间便死了好几只。”

  看着眼前一幕黑脸汉子心中冷笑不已,不想却听关羽对他说道:“虽然你有很大的勇气和力量,但还是要懂得如何运用智慧和谋

  略,只有如此才能做大事、成大器。”

  蓦地一声口哨声响起,黑脸汉子双目徒然冷厉起来,轻轻地从腰间拔出铁锤,向关羽砸来的同时,冷哼一声:“怪只怪你自作聪

  明,怨不得他人!”双锤向关羽迎头砸来。

  这大汉在这荒郊野岭捻蚂蚁能没问题,关羽能不提防?而且方才通过观察关羽发现此人力大如牛,绝对是习武之人,之所以靠近

  他就是要看看他到底打着什么算盘,当然,如果此人当真只是憨直呆傻之人,那关羽也不介意将他招到麾下,可他最终还是露出

  了獠牙,早有防备的关羽见他双锤砸下,立时提起放在一边的偃月刀硬挡下他砸来的一锤,手臂一阵发麻,虎口欲裂,一早就知

  晓此人力大如牛,可万万没想到他却与翼德一般竟也是天生神力。(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