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七百六十七章 周仓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17 23:40:29 源网站:八一中文
  黑脸汉子偷袭不成反被关羽压制,心中惴惴,可瞧见自家弟兄们围了过来,没有了后顾之忧双锤立时舞得虎虎生风,与关羽站在一处,其大开大阖的攻势一时间让关羽都不得不安赞一声其人锤法精妙绝伦。

  两人刀锤相交,黑脸汉子挥动铁锤仍旧是身轻如燕,像团黑风般四面八方飞旋,一时间竟扭转了劣势, 关羽怎能想到在这悍匪群中亦有如此高手,运起青龙刀法,只守不攻,不想还是被他锤风将护须的髯夹砸落。

  黑脸汉子本欲趁势追击,可不想关羽髯夹坠地的一刻他却匆忙收锤,下一刻忽地一声惊呼,跪倒在地,倒头拜道:“阁下可是关将军?

  武艺高强,又一语道破自家出处,关羽适时收刀,眯眼问他:“你何以识得关某。”

  “小子周仓,当年在蓟县时多亏刘将军搭救,那是便有幸拜识尊颜;只恨那时未随刘将军前往卢龙,才又**为贼,今日幸得拜见,愿将军不弃,收为步卒,早晚执鞭随镫,死亦甘心!”

  四周喽啰大多都是当年被刘澜在蓟县搭救下来的黄巾贼人,此时听说刘将军的部曲,一同拜倒,恳请关羽收作步卒。

  “原来你们是当年蓟县黄巾。”关羽微微额首,此人武艺甚高,气势不俗,若得他相助却也是如虎添翼,不过此事还需主公点头,遂说道:“你且随我去见主公,若留你,便随我而去,若何?”

  周仓大急,匆忙再拜:“仓乃一莽之夫,**为盗;今遇将军,如重见天日,若刘将军不肯收入帐下,仓岂非又要继续为盗,如今不奢入刘将军帐下只愿跟随关将军,愿鞍前马后,只死而已!”

  “既如此你便和我回去面见主公吧。”

  一行返回去见刘澜,当关羽将身旁这位板肋虬髯,形容甚伟的男子是周仓,并投在关羽麾下为私曲时刘澜怔住了,尤其当周仓激动的说他是当年蓟县黄巾幸存者后刘澜更是目瞪口呆,数年前他居然错过了一向推崇备至的‘武烈候’,错过了这么一位忠心耿耿的汉子?

  太可惜了,不过周仓既然出现,那自然是最好不过,所以他是否成为关羽私曲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刘澜点头了,周仓心中一块大石也算是彻底落下,就在这时,突然就听刘澜道:“元福(周仓字),你可知太平要术的下落吗?”

  “不知,但末将却知道一人肯定知道太平要术的下落。”

  “何人?”

  “裴元绍。”

  周仓自告奋勇,但刘澜还是决议同他一道前往,这小小一座天中山居然有两位占山为王的,如今收了一位,第二位怎能错过?而且长久以来司马一直有走到哪就将地图作到哪的习惯,虽然如今都是张飞执笔,可既然到了汝南地界,这天中山说什么也得标注

  数个时辰后众人抵达天中山,因为是人工修建,天中山并不高,也不陡,可山岭间古木松柏较多,极易隐蔽,却也是一处占山为王的好所在,随着周仓顺着小路羊肠而上,直到众人来到寨门前也没有碰到明哨或者是暗哨。

  而更加奇怪的是寨门前竟然没有任何守卫,好似眼前是猪哥摆出的空城一般,就等众人入瓮。

  虽然刘澜不是司马懿,但还是挥手喊停了众人,不管眼前黄巾营寨是座空营还是摆出的空城计,有周仓在,刘澜都不打算去冒险。

  周仓越众而出,对着四周空地大喝一声:“裴元绍,出来。”

  躲在四周的裴元绍一听到风声便打算带着人撤离天中山,就他这几百人的小山寨,哪值当朝廷派如此大军讨伐啊,还他娘来的都是骑兵,这不就是杀鸡用牛刀嘛,所以他一早就认定这些人只是途径此地,误打误撞跑到了他的山寨,既然如此那他就暂避锋芒,等这些官兵人走了再回来继续做他的山大王,不曾想,他带着人马撤出山寨暗藏密林之中就等着这些官兵入寨后撤离了偏生这些官兵却在寨门前停下,甚至还有人直呼他的名字,立时惊恐万状,娘的,真是流年不利啊,感情这伙官兵还真是奔老子来的啊,奈奈的,离此几里的汝南城早他娘的被黄巾占了也不见你们去讨伐,老子这几百人怎么就碍了你们的眼了,气愤得不行,柿子就捡软的捏啊。

  裴元绍啐了一口,心中愤愤,既然你们要赶尽杀绝,那就别怪老子心狠手辣,汝南黄巾那些老朋友可是招呼他好久前去入伙,完成大贤良师未尽的功业,可就在他下定决心要投汝南黄巾的一刻,却又听那人喊道:“裴元绍,我是周仓啊,还不出来见恩公?”

  “周仓?”密林之中的裴元绍猛盯着喊话人看了几眼,才彻底确定道:“周仓怎么是你?”还有你刚才说恩公……

  马脸短须的裴元绍陡然看到周仓一旁的刘澜立时迎了上来,在刘澜面前站定后取出一张画像,其上却乃是一副刘澜立像,仔细端详,方才确定眼前乃是刘澜其人,一拜而倒,道:“小人姓裴,名元绍,自当年被刘将军救下后归乡,可官府仍就通缉,万般无奈之下只得啸聚山林,权于此处藏伏,不想今日有遇恩公!”

  他料周仓定是投在了恩公帐下,当年离开之后便后悔不及,如今得此良机如何能再错过,立时求刘澜收入帐下,刘澜来此,本就是收他入帐中,他既提起,哪有不答应的道理,随即一同入寨,裴元绍一番款待,夜食中,刘澜又问起了太平要术之事,可不想裴元绍知道是知道不过太平要术却并不在他手中而是在在嵖岈山。

  说到嵖岈山,裴元绍一脸紧张,劝刘澜最好不要去,原来嵖岈山乃是汝南黄巾余部的巢穴,虽然人多势众,可想夺走太平要术,却绝非易事。

  可刘澜有必须要找到太平要术的原因,并不放弃,暂留裴元绍在山寨看守寨中财货,刘澜等人则再次向着嵖岈山启程。

  ~~~~~~

  嵖岈山系伏牛山东缘余脉,又名玲珑山、石猴仙山,山势嵯峨,怪石林立。南山、北山、花果山、六峰山砥足而立,秀蜜湖、琵琶湖、百花湖、天磨湖点缀其间,构成了一幅奇特秀丽的风光画卷。行走在如此美妙动人的山岭间,心情自然是舒适异常。

  这一路行来,并没有遇到任何人影,虽然此处山景美妙,但想来此时正是三国祸乱将起之时,又能有几人有闲情雅致来欣赏山中美景。

  数日后……

  一行人由周仓指引,行走在古木参差和萦绕而过的河流小溪间。

  可此时众人却又犯了难,虽然周仓之前来过,但此时再来,却迷了路,说什么也找不到巢穴所在。

  “主公,我们好像又转回来了。”

  关羽看了眼身旁古木,虽然似曾相识,但山中古木奇多,也不能太确定,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在它之旁,有一片雾,也可以说,这颗似曾相识的古木旁,是一片雾林。

  “山中古木众多,是否转了回来,也未可知。”

  刘澜看向关羽,道:“云长,还是做个标记吧。”

  关羽在树干上划了条深深的痕迹,方便确认,一行人继续沿着山路前行,这一转又是数个时辰:“主公,你看。”

  刘澜顺着关羽所指,看向不远处一株古树,只见树身上正是之前关羽用青龙刀留下的痕迹:“又回来了,看来我们是真迷路了。”

  虽然生前并没有来过嵖岈山,但回到古代,来到这里,却遇到了这等离奇事,心中难免怀疑。虽然并不相信张角得到太平要术后可以撒豆成兵,点石成金,但此时却不得不去想,难道世间真有这等仙术?如果是真的,那么会不会是现在这位获得太平要术的主人,不想见自己,所以才会有此离奇一幕?

  “主公,你看!”

  张飞的声音打断了刘澜臆测,顺着张飞所指看向不远处密林之中,竟然有人远远的看着他们一行。

  刘澜眨了眨眼,再次确定不是眼花后,道:“翼德,带他回来问问。”

  “诺。”张飞夹动坐下乌骓马,四蹄迈动,向雾林前那人策马而去。

  远处的男子一直站在密林前看着他们,看样子四十多岁,一身粗布麻服,可头上却戴着逍遥巾,手中拿着锄头,哪有半点农夫的样子,而且这世上的农夫他也见多了,往往见到张飞这幅凶神恶煞的样子那都是避之唯恐不及,而那人却没有任何要离开的迹象,拿着马鞭指着远处那人的刘澜对身边关羽低声道:“此人非比寻常,让龙骑军戒备。”

  “诺。”关羽吩咐下去,而那边的张飞则骑着马,一阵风驰电掣已逼近了那人,就在这时,那农夫却骤然转身跑。

  “那汉子,你等一等,我们没有恶意,只是想问问你,该如何才能进入嵖岈山的深处。”张飞的喊声宛如惊雷,只是中年人仿若未闻一般,一刻也不停留,翻身便跑进了雾林之中。

  脾气火爆的张飞无名火顿起,紧跟着中年追进了迷雾中,待远处刘澜几人反应过来早已不见了人影,个个担心,忽然发觉中年人的速度竟然比骑着乌骓马的张飞还要快些,只是眨眼功夫就将张飞甩在身后,担忧的刘澜在后方大叫:“翼德,不可在追。”只是他再也没有了任何回应。

  情急之间刘澜只得追进迷雾之中,毕竟迷雾里一切都是未知,万一张飞出了什么意外,他们也可以及时援助, 只是当一行人追进了迷雾之后,刘澜又怔住了,之前还在他身旁的关羽、许褚乃至于龙骑军如同鬼魅般消失不见了。

  这一变故,让他心中慌乱了起来,谁知道这雾林中会出现什么,可事到如今,刘澜哪有后退的道理,掣出屠龙刀,向着迷雾前方行去。

  照这样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也不知在迷雾中走了多久,越走越觉不对,心中暗骂一声晦气,蓦地,刘澜发现目光所及之处正有一道光点刺激着自己的眼球,如果所料不错,那应该是阳光,阳光既然能投射进来这雾林之中,那里一定是出口,立时向着光点方向跑去,这一跑,又不知跑了多久。

  直到……

  直到刘澜面前豁然开朗,倒身躺在绿油油的草地上,阳光洒落大地,照在身上暖洋洋的,终于松了一口气,可算从该死的迷雾中出来了!

  目光朝四周扫了扫,这是一片开阔带,仿若自己在电视中见到的非洲草原一般,到处是鸟语花香,只是缺少了斑马,羚羊等动物,让他心中不由想道:“还好自己不是在迷雾中跑到了非洲,不然那乐子可就大了!”

  刘澜掏出响箭射飞,很快,许褚、周仓甚至是龙骑军都循声而来,有的已经走出了雾林,有的则是在响箭的指引下走出雾林,一个个劫后余生的样子,见到刘澜后立时瘫倒在地,累趴下了。

  可是都走出了雾林,可关羽、张飞还有周仓三人却不见了踪影,没让龙骑军们过多休息,立即吩咐下去留一部分人在此继续等候,其余人则各奔东西寻找,只要发现二人踪迹,立时以响箭为号。

  独自寻找的刘澜找到了一条并不是很清晰的道路,世上本无路,人走的多了,自然就有了路,既然在这茫茫草原中会出现一条不是十分明显的道路,那么顺着它走,也许会有什么发现!

  一路走来,四周随处可见鸟语花香,刘澜又能了解多少?就是身旁兰花的芬香,他又如何能辨别得出,虽然心急三人,但他还是被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所吸引,虽不知花,不懂花,但对美好事物的爱美之心,还是让他情不自禁的观看,当然并不会驻足,最多只是发些感叹!

  感叹人常拿美人来比花,又拿花来衬托美人的姿容。

  产娇花嫩蕊以代美人。(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