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七百七十三章 小蛮姓甄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北机为他推测虽然一筹莫展,但他却早为张飞、关羽两人测过命格,前者乃君臣庆会格,而后者则是七杀朝斗格,借以推敲刘澜,极有可能是紫府同宫格,此格虽乃帝王之格,只是日后夫妻宫或者官禄宫煞星云集,那就属于破格,即使他真是大格局,最终也会落得个郁郁而终的下场。

  可不管如何,刘澜必然是大富大贵的命格,那他北机就要做点什么,这也是他为何如此帮衬刘澜的原因了,至于为何在许褚这事上刁难他,却是从侧面提点刘澜承了他的情,日后莫要忘恩负义。

  只是任北机居士如何惊采绝艳,天资纵横,却也想不到刘澜哪里是什么紫薇下凡,分明就是多穿越者之一,而他推敲的紫府同宫格,也是他一厢情愿由关羽、张飞二人命格推测而来,至于真不真,到更像是他的一厢情愿了。

  “答应你一件事?什么事,只要你让我带走许褚,莫说一件,就是十件也成。”

  “好,只要有你亲口一诺我就不怕你不认账。”

  “快说吧。”

  “等我想到了再说,你主要记住你欠老夫一个人情,不管什么时候老夫有事求上门,你不得推辞。”

  “这是自然。”反正是空头支票,以后的事谁知道又如何呢,刘澜胸膛拍的啪啪响,尤其听到北机说随时可以带走许褚后更是豪气登生,好似许褚一来,立即天下我有一般。再没有什么困难可以难倒他的了。

  “好了,我还有些要紧事。你先去瞧瞧小蛮那丫头吧,这妮子这几天可想你想的紧呢!”

  “小蛮她?”

  “在后院。”

  “居士。那晚辈就先告辞了。”刘澜辞别北机告退而出,今次讨董虽说狼狈了些,可终归白赚了个许褚,想想还是赚了,赚大发了,心中偷乐的同时走出数丈远,走着走着,刘澜忽听得两旁矮树有飒飒的摩擦声,猛一提神。掣出佩剑,喝道:“何人,出来!不然休怪我不客气了!”

  话音刚落,躲在一旁矮树后的人走了出来,同时低声道:“刘将军,是我。”

  略一凝神,刘澜瞅向来者,却是张宁,走了过去。道:“张姑娘?你怎么在这?”

  “我找你有事。”说到最后张宁臻首就越低,直到最后脖颈再也没抬起来,如水的眸子,直直的看着自己的脚尖。

  “有什么事就说。大家都是好朋友,不用这么客气。”

  只是朋友吗?张宁顿时急了:“可是你……你……你了半天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后边的话来。急得她直跺脚。突然看到刘澜转身,以为要走。终于鼓起勇气道:“刘将军,不知你何时会离开许坞?”

  刘澜不敢肯定。道:“这,不太好说。也许住上几日再走,也许明日就会离开?怎么了张姑娘?”

  “这样啊!”

  张宁脸上写满失落,她之前是低着头的,可此时却和刘澜直视,一时不知该看何处,只急的她一双凤目飘忽不定,躲避着他的视线,好半晌,才又问道:“那小蛮姑娘也会和刘将军一道离开了?”

  见她怪怪模样,刘澜心头满是问号,这丫头怎么了?想归想,但还是如实说,道:“当然了,我去寻‘太平要术’便是为了小蛮!”

  “那……那……那我可不可以也和你们一起走啊!”张宁顿觉尴尬,连忙解释起来:“我只是不想在这待着,怪没意思的,想和你一起去辽东看看,你别误会!”

  刘澜一怔,再次确认的问:“我没听错吧,刚才你说要随我一同离开?”

  张宁坚定的点点头,还当是玩笑之语的刘澜这才皱眉道:“有些困难,姑娘毕竟是女儿身会有许多不便,再说尊师到时定然不会同意,姑娘还是打消此念吧!”

  “可是,可是小蛮不也是女眷……”

  “刘澜!”月夜漆黑点缀繁星无数,咕咕的虫鸣声格外刺耳,蓦然远处响起一道动听女子的喊声,声音宛如黄莺出谷一般,只是这口气却透着一丝愤怒与责怪。喜形于色,猛然看向声音来源,下一刻果然见到了朝思暮想的小蛮从黑幕中走出。

  “刘澜,我说怎么左等你不来,右等你不来,原来是在这里。快跟我走,我有话对你说!”小蛮出现,声音怎么听都是醋味十足,张宁争锋相对望向小蛮,可就这么一分神之际,就见刘澜乖溜溜迎了上去,气得她直跺脚,望着刘澜的背影大喊:“刘大哥,刘大哥……”

  闻声,刘澜回头朝张宁摆手,道:“张姑娘要不你先和北机谈一谈,若他放行,与我等离开也不是不可!”

  还好刘澜走的快,两女只是远远瞥了眼,不然王见王还指不定发生什么火星撞地球的恐怖事件呢,但就是这般嗔怒中的张宁下意识望向了小蛮,而后者也在同一时刻瞅向了她,四目相对,暗流涌动,杀机四伏之际却见张宁朝着小蛮莞尔一笑,完全就是一副胜利者的样子转身扭着蛮腰风情万种朝着北机屋子而去,不用想肯定是去商议前往辽东的事情了,小蛮心中气鼓鼓的,直到再也瞧不见张宁后方看向已到了近前的刘澜,满腔的委屈彻底爆发而出:“好你个刘澜,刘德然!你可真有本事啊!”小蛮撅着小嘴气嘟嘟的道。

  “当然,不然哪这么容易就见到你啊。”

  “我可没说这事。”小蛮有心责问刘澜吧,可两人并没有明确关系,可偏偏他现在越陷越深,忍又忍不下来,只能婉转的问他:“你当真要带她一齐离开?”

  小蛮口中的她刘澜当然知道是谁了想也不想道:“那可不一定,主要还是看北机居士,若他不让走。我也不会强行带走她的。”

  “奥。”小蛮心中似有所想,根本没去在意刘澜的回答。所问非答道:“的人,你没看出点什么吗?”

  “看出什么?”刘澜一脸茫然的盯着小蛮。不知他话里到底是什么意思。

  看着他一副茫然不知所措的表情,小蛮微微摇头,勉强而笑:“你这呆子,算了,算了,不说了,你跟我来!”

  两人漫步在凄美的夜空下,是月儿害羞躲到了云彩后?还是见到小蛮的美貌,感到羞愧躲到了云层里?本是圆月当空。可却出现了一团黑云,此时却又漆黑如墨,但此刻刘澜心中却充满温柔,是见到小蛮解了相思愁?还是多日不见解了离别苦?不管是何原因,此时却是欢喜高兴的。

  两人相携来到后宅小蛮小院的一刻月儿好像知道眼前丽人就要消失在眼前一般终于露头,对站在门口不知所措的刘澜娇羞道:“你进来,在门口傻站着干什么?”

  “这,不好吧?”

  这可是小蛮的房间,若是两人关系平常。他也不怕,但此时心中对她生出情愫,便怕那些瓜田李下的绯闻传出。

  “怕什么,你平时那些贼胆哪去了?再说。我只是想和你说说话,你也不要胡想!”

  两人入屋落座,就见小蛮郑重其事地坐到刘澜对面。说:“有些话到了现在我也不该继续瞒你,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的真实姓名还有哪些黑衣人的来历吗。正好,借着今日这个机会我都告诉你。”

  “我对这些可是好奇许久了。”说着刘澜掏了掏两只耳朵。道:“我这叫洗耳恭听!”

  看着他耍宝的模样,小蛮气乐了,横了他一眼后才郑重其事,道:“我本姓甄,单名一个姜字!”偷眼观察刘澜,发现他仍在仔细聆听,并不知晓自己的真实身份,不免心中高兴,这么多年来,刘澜并没有刻意去打听她的真实身份,如果他真要去刻意打听不管是从曹操口中还是其他途径总能打探到蛛丝马迹,可他却没有,如果是别人她肯定会有些想法,可他太了解刘澜了,以他的性格,肯定是在等着自己亲自告诉他呢,眼中充满温柔,道:“而我家则在冀州中山无极县内!”

  无极县,甄氏,骤然之间刘澜脑海之中浮现了一个人的名字,洛神甄宓,而她很可能便是甄宓的姐姐,心中震撼,虽说早已知道她乃冀州人氏,但如何也不敢将他与甄宓或者是甄家联系到一起。

  “我之所以会出现在颍川乃是因为家母做媒在冀州为我说了门亲,我不答应就跑了出来,而那些黑衣人并非是什么强匪,而是母亲派出来的家丁,是要带我回去的,可偏生在阳翟时遇到了你把他们拦了下来。”脸上升起了两朵红霞,虽然她只是对刘澜说没有答应纳闷亲事,可话外之音却是因为心中早有了刘澜你,是以才会如此羞涩,只可惜刘澜又哪能听懂,就算有人提点,也一定会感慨一句怪不得都说女人的心思你别猜,这他奈奈的谁能理解啊。

  “原来是这样。”刘澜依旧四平八稳,可却把小蛮急坏了,2999

  正要大骂他木头脑袋的一刻就听到房前一阵异响,两人骤然起身,刘澜更是第一时间拔出了屠龙刀,断喝一声:“什么人。”

  瞬间刘澜便向着门口而去,只是当他跑到门前的一刻却发现房门已被从外反锁,与此同时,屋外传来一道苍老却又雄浑的声音:“你二人男有情女有意,老头我今日便成全了你们!”小子,老头子我今日成全了你,也算了却心中一幢心事,让你二人有情人终成眷属!

  听是北机居士,屋内的刘澜和小蛮同时喊道:“臭老头,你快开门!”

  “怕什么,这件事老夫做主了,你两人有天地为证,老夫做媒,怕得什么。” 老头前面的声音还似近在身前,但再次传来的笑声却声音飘渺,离去已远了,只是他那哈哈大笑之声却一直回荡在耳畔……

  刘澜尝试着去打开窗户,可结果一样,门窗都被老头子做了手脚,他不开门就别指望出去了,看向小蛮说不出的尴尬,道:“现在怎么办?”

  小蛮耳根一红,脸上爬满了红霞,轻摇头。

  屋内好一阵沉默,好半晌,刘澜打破尴尬,找了个话题,说:“既然既然出不来这扇门,不如你说说当日北机为我拔出箭头后把你带去哪了?”

  “你想听?”

  “挺好奇的。”

  “咯咯,其实连我也没想到。”

  小蛮回忆起那日情形。

  她被北机带到了一件雅阁之内:“刘澜受伤是何人所为?”

  北机一早就说过刘澜所中之毒若到了他处万无活命的可能,因为这世上只有他一人有解药,因为此毒便是他当年亲手配置,不过却被他送给了一人防身,如今又见到了小蛮身上的玉佩,自然怀疑那射伤刘澜之人便是那位故友,可等小蛮说出原因,怀疑是黄巾贼时北机立时怀疑,刘澜中箭之处,不管是从角度还是伤势来看都应该是弩机,而弩机又是朝廷管制,只有官军才有,即使黄巾贼想缴获,官军也会早早将其毁坏……

  而官军又是绝对不会有自己配置的毒药,所以伤刘澜之人必定是地方豪族呢,因为他们有能力获得几把弩机,立时断定小蛮有所隐瞒,神情急转,冷声,道:“你没有说实话,我不清楚你为什么要隐瞒,但你如果继续这么糊弄老夫,你便自此休想再见刘澜一面!”

  “你……你是不是根本就没有医好刘澜……”小蛮情绪变得激动起来,北机见此再一次问他是被何人所伤,可小蛮依旧如之前一般回答,只不过这一次是把事情经过原原本本的说出,看着他信誓旦旦的样子,北机倒有了些怀疑,难道真是错怪了她?可她的玉佩又是哪来的?又问道:“好,好,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那么你身上这枚玉佩又是哪来的,我实话也不瞒你,你身上这枚玉佩乃是老夫的一位挚友随身佩戴之物,为何会出现在你身上!!”

  小蛮猛然看向北机,气怒交加:“你胡说!!!”(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