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七百七十八章 茶叶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刘澜不懂品茗,便是后世和朋友去茶社喝茶时也如牛嚼牡丹一般一口而尽,朋友见到都笑话他喝茶哪有你这般喝法?你当这是喝酒,还一口一口的干?此时再喝,也不过是附庸风雅,至于茶叶好坏自然分辨不出。

  虽然不懂茶,不过他却有位十分懂茶的好师傅,刘茵。

  还记得当年熟读凡就篇时,里面一个荈(音喘)被他读了出来立时吸引了刘茵的目光,那叫个崇拜,其实他之所以认识此字还是因为他看到过一篇西晋左思所写的《娇女诗》,而其中就有一句“心为茶荈剧,吹嘘对鼎钅历。最为传神,描写出她是如何的急于喝茶。

  那时刘澜对刘茵如此大惊小怪还‘冷嘲热讽’了她一通,可一问下来,放才知晓在这个时代,所谓的茶叶便是凡将篇中的荈,不过在凡将篇中,荈却是被列为药材。

  当时刘茵笑问刘澜可知扬雄其人,刘澜哪能不知道啊,水浒里的病关索,知晓的很,可一想不对啊,刘茵怎么会知道扬雄的,就要点头的他连忙摇头,刘茵这才为他介绍了起来,这位扬雄并非是水浒里的病关索杨雄,而是前汉有名的辞赋大家,与凡就篇的作者司马相如并称‘扬马‘。

  说道司马相如刘澜自然是久闻大名,凤求凰嘛,哪能不知道,刘茵听他闲扯那个悔啊,早知就不提司马相如了,立时打断他继续介绍起扬雄,此人擅长辞赋,作甘泉赋名闻蜀中,但真正让他知名天下的却是一本《方言》。记载天下郡国各地之方言,其中提到‘蜀西南人谓荼曰蔎’。

  而茶叶不仅在这本方言与凡将篇有记载,在《诗经》中的《尔雅》、《谷风》等篇亦可见其踪,只不过其名各异,如槚、茗、蔎等皆为茶也。

  所以说这茶叶并非是西汉方有。茶之为饮,发乎神农氏,所谓神农尝百草,一日遇七十毒,得茶乃解。而茶起初乃为药用,及至后来才在药用的基础上发展成以饮用为主。

  刘茵还讲了一个武王伐纣后以日作封国。而茶即是其中的贡品之一的事情。而最初的产茶地区遍及涪陵郡、什邡县、南安县、武都县和平夷郡等。附带一提,槚通葭,蜀人谓茶曰葭萌(茶茗)。

  而在黄门郎扬雄所攥写的《蜀都赋》中更有“百华(花)投春,蔓茗荧翠”一句,可见早在前汉时茶已是四川和荆襄等官宦人家的饮品。不得不说刘茵这位女博士博通古今。连这些都能知晓,回想当初这些事刘澜轻啜口茶水,又苦又涩,不过没啥好奇怪的,茶即被叫做荼,就应该明白此物必然很苦,毕竟这荼可不就是苦菜之名嘛。而刘澜之所以为两人备茶自然是想要出甄家二人的丑,可没想到两人居然端起茶盏来浅尝一口。反倒是为自己倒了一盏茶水的阎志一口下肚,立时苦得他呸、呸两口都吐了出来,一脸哀怨。主公这是怎么喝下去的?

  这时却听那年轻的公子哥甄豫终于开口了,对阎志说道:“在荆、巴间早有百姓采叶为饼,叶老者,饼成以米膏出之。欲煮茗饮,先炙令赤色,捣末置瓷器中。以汤浇,覆之。用葱、姜、桔子芼之。其饮醒酒。其味甚香,这位小将军若愿意。过几日我派人给你送几斤,不过这荼虽好,可喝多了却令人不眠,白日喝些提神就好。”

  阎志看向刘澜不知该不该收,而刘澜则目瞪口呆,想叫大舅哥出丑,没想到人家是行家,不过想想甄家这等高门大宅,而且还是高资豪族,南方的好茶自然品啜过,他这可不就是在鲁班门前弄大斧了?

  咯咯,干咳了两声,对阎志说道:“既然人家送,你就收着全方位幻想最新章节。”说着却是放下茶盏,对说话的小哥甄豫,道:“两位是?在下与冀州甄家并无来往?不知二位所为何来?”看着两人,虽然一眼认出了其中那位年长者便是一路与自己打过数次交到的黑衣老者,但也不点破,至于落座的年轻小哥,必然就是甄姜的哥哥,甄豫是也。

  甄豫也不啰嗦,站起身道:“在下甄豫字伯宁,见过刘县君。”

  “原来甄家长男甄豫,久仰大名了!”刘澜客气着与他见礼后,挥手示意道:“伯宁无须如此多礼,请坐!”

  甄豫非但没坐,反而还朝刘澜走来,阎志立时上前阻止,却被刘澜挥退,就见他边走边从怀中取出一张帛纸,走到刘澜面前埃几珍而重之放下道:“我也不与刘县君卖关子,上面的条件很丰厚,您看完之后务必要考虑考虑!”

  毕竟是自己的大舅子为了寻回甄家掌上明珠能不急嘛,只是不知上面写的却是些什么?刘澜拿起蔡侯纸细细瞧看,我的个乖乖,甄家还真下足了本钱,上面罗列的物品别提多丰厚了,光黄金便足有百枚共计百斤,而其余牛马绢布更是让人咂舌,只是霎间刘澜便收起了震惊之色,看向甄豫露出一脸的茫然,道:“我一小小的襄平令,这般贵重之物是万万不敢收的,再说无功不受禄,二位还是收回的好。”说着便将蔡侯纸推回到了甄豫面前,上面虽然罗列了金银珠宝的数量,但他却始终没有提及任何要求,可刘澜能不知道他的目的嘛,不过既然他不说,那刘澜自然乐得和未来的大舅哥装傻充愣卖关子。

  “刘县君务必收下,若是嫌少甄家还可再加!只要刘县君同意在下等带走一人便可。”甄豫听他一口拒绝,皮笑肉不笑又添了筹码。

  “带走一人?”刘澜显得诧异之极,疑惑不解的问:“不知是何人?我这里应该没有伯宁想要的人吧?”

  甄豫脸色变得更阴沉了,但此时有求于人,也只能继续虚与委蛇,勉强笑着。道:“只是一个使唤丫头罢了,就是县君途中遇到的那位叫做‘小蛮’的姑娘!”

  都这时候了还不说实话是吧,刘澜明白他处心积虑无非是怕自己贪得无厌罢了,低头瞧了眼矮机上蔡侯纸,眼中竟闪过一丝狡黠。随即抬头看向二人,不漏声色道:“原来那小丫头是甄家的使唤丫头。”

  “正是!”甄豫迫不及待的说。

  看着他入套,刘澜露出一丝难为人察的讥笑,一幅原来如此的表情,道:“不若如此,数日来小丫头我也使唤惯了。用起来也顺了手,不若甄兄弟开个价,卖与我罢!”

  甄豫如同跌落到无底深渊,心中暗骂自己愚蠢,编什么瞎话不好非要编这个,但事到如今也只能继续往下编。硬着头皮笑脸相迎,道:“刘县君有所不知,若是别人在下自然不会拒绝,但此人乃舍妹贴身使唤的丫头,所以还请大人通融则个!”

  哼哼,好你个甄伯宁啊,我都快把话挑明了,你还跟我绕弯!心中一声冷哼。装作详怒,一拍埃几道:“只是一个丫鬟罢了,不成想我好言言语尔等却如此不识好歹。”说着重重的哼了一声道:“今日我便要强买一回!”说道此处。便对阎志怒叱一声,道:“送客!”

  刘澜下了逐客令再加上他如此过激的表现,甄豫心中能不奇怪?这么高的价码他不接受反而要买?难道?仔细想想,便也不奇怪了,管家甄布既然说他们一行去到了‘那处’,那他必定是在此处就已知道了妹子的身份。而自己却又说妹子是使唤丫头,这岂不是授柄于人?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无比尴尬笑了笑。如实说道:“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其实小蛮并非别人乃是在下舍妹,家母想她以快哭瞎了眼,还请刘县君通融!”

  “哈哈。”

  既然甄豫说出真相,那一切就可以开诚布公的谈了,刘澜笑说道,“你早如此说,哪还会如此费事!只是令妹刚至平原想要玩耍几日,只怕暂时回不成中山,不若等他何时玩耍够了我当亲自护她前往中山,甄公子以为如何?”

  甄豫眼中闪过一声冷色,若是他人这事还可强来,但这刘澜的身份不同,他不得不按捺下心头怒火,赔着笑脸,道:“这如何使得,家母真的就快哭瞎了眼,我来之时母亲已下不了地无限之配角的逆袭!若是舍妹再不回去,就怕,就怕……”说道这里,竟是哭了出来。

  他这一番表现刘澜心中十分怀疑,可如果说他说的是假话,那他可真算得上是影帝级别的人物了,不过仔细想想,这时代的人首重忠孝二字,何况他们还是经商之家,讲的就是诚信,万不敢拿父母病重这事为幌子骗人,眉头紧皱,看来只能暂时送甄姜那丫头离开了,正要答应,不想房门‘砰’的一声被撞开,只见甄姜一脸惶急之色跑到了甄豫面前,美眸之中挂着泪珠,哽咽问道:“娘亲,娘亲真的,真的……”说到此处再也说不下去,泪水流了出来,边哭边哽咽道:“都是孩儿不孝,都是孩儿不孝!”

  上前将小蛮搀扶而起,刘澜温柔的为他擦拭泪珠,安慰道:“姜儿,没事的,没事的!相信我!”看着丽人梨花带雨的模样心疼不已。

  甄姜哽咽道:“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娘亲现在病重,肯定最想的就是我这个不孝女,德然,我要回去,我想回去!”

  ~~~~~~~~~

  刘澜答应着,便吩咐闫志先带甄豫去厢房休息,而他则带着伤心欲绝的甄姜回到了内宅卧房,轻抚着她的如丝秀发,安抚着他,道:“别担心,你母亲没事的,肯定不会有事的。”甄姜哭声越来越小,哭累了,亲了亲她的秀发,道:“今日才到平原,你先休息一天,明天一早再走也不迟。”

  “德然,可我想快些回去。”甄姜泪眼婆娑看着刘澜,万分不舍的说:“可是我又舍不得你!”

  刘澜暗叹一声,我又何尝舍得你,但母亲病重,岂能因一己之私而让你背上不孝之名,安慰道:“没事的,明天一早你就先赶回去,我随后几日便去甄府提亲!”

  “恩。”甄姜霞飞双颊的低下头,手上却不舍地紧紧抓着心上人手臂,就这样在他怀中轻轻睡去。

  将她抱上床去,轻轻盖上锦被,就听闫志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打开房门迎了出去,原来是关羽和张飞二人来了,说道:“部队都安排妥当了了?”

  “都安排好了。”关羽沉声说道:“主公,今次出兵讨袁,我有一些想法,便赶过来想商议一下。”

  而张飞自认是一脸的跃跃欲试,自从听说要打袁绍报仇别提多兴奋了,在临淄的时候就一个劲的念叨啥时候才去平原,如今真到了平原,听说关羽找主公商议出兵之事,自认要跟着过来听听。

  不过在说此事之前,关羽却说了另外一件隐秘事,公孙北平在征讨青州黄巾时倚仗武力,妄加杀戮,不恤百姓,也不知是真是假!”说到最后脸上满是凝重之色。

  “竟然有这等事?”刘澜有些不信,但如今的公孙瓒早已不是他所熟知的那个公孙瓒,如同历史中的公孙瓒一般,随着他凡战必胜而日渐骄矜,不仅不纳忠言反而睚眦必报,而这正是他最后败于袁绍之手原因所在,人心尽失。

  正议论间,被安排为门下贼曹的许褚匆匆走来,拱手施礼,道:“主公,府外有一位自称简雍简宪和的中年儒生求见。”

  简雍来了?刘澜听到简雍的名字心中立时升起一道熟悉的身影,自三郡乌丸后刘澜就再也没有见过他,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再次出现,要知道刘澜现在最缺的就是简雍这样勾距大家同样还是内政型人才,登时大喜,道:“快快有请。”

  心下欢喜,朝着客厅行去,而一旁的张飞却早已大笑出声:“简宪和竟然来了,难不成是专程来找俺拼酒的!”

  与司马年长的老人自然明白张飞这是在调侃简雍,谁不知道这位千杯不醉的酒中仙只有一杯的量。(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