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七百八十一章 老道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马匹早没了踪影,而车板亦散了架,两人只得一番收拾,将散落在地的书籍拾起后便朝着平原县城赶去,这些书籍又重又多,走走停停,直到正午方才进了平原县。

  刘澜本想尽些地主之谊,但崔琰思乡心切,婉拒连连,他也不好强留在府,好意为他雇了辆马车驮负书籍后又强拉他去了家酒馆,待饱餐一顿,再走不迟。市井店面内人流无数,虽然过了朝食时间,但来酒馆的食客同样有不少,刘澜与崔琰进了一家酒馆随便找了一张临街的席前要了些饭菜后边吃边谈。

  只是后者自小出生在名门大族,到后来随师傅郑玄学经,讲的便是‘食不言,寝不语’,像今日这般混迹江湖之中,倒也是平生头遭,大感新奇。二人各吃了少许,却也是茶余饭饱,料想一个文人能有多大的饭量,而刘澜一门心思都在崔琰身上自然只是草草吃了些便和他交谈起来,三言两语,当得知身为襄平令的刘澜出现在此的目的是为了助公孙瓒对付袁绍的一刻崔琰将箸放在一旁,微微皱起了眉。

  刘澜问道:“不知先生对此战有何看法?”可一连问了数次,崔琰却始终缄默不语,他这副模样更是勾起了藏在心中的诸多顾虑,急切想要知道他对此事的看法,一脸求教的口吻,道:“还望先生赐教!”

  连番询问之下崔琰才不疾不徐,道:“德然不觉得他二人此举乃鼠目寸光吗!”

  “先生何出此言?”刘澜表情变幻,随即却又恢复本色,不漏痕迹的问道大官人。

  “依我看。国之大计,董贼携帝向西,本初与伯珪握重兵不知除国害,反为一己私利,互相往攻;自相残杀。若集力量,何止骤增数十倍,区区董贼又能活得几日?若二人齐心向汉,则国仇可报,汉室可兴!奈何,奈何!”崔琰一连说了几个奈何。叹息一声,道:“德然你说此二人不是鼠目寸光,又是什么?”

  刘澜盯着崔琰看了半晌,确定他并非是一时口无遮拦而是内心的真实想法后才语重心长道:“我看此二人不是鼠目寸光,而是……”

  崔琰知刘澜已明其意。挥手打断他道:“不可说,不可说!德然吃饭,吃饭。”说着警惕的看了眼四周。

  这小子装的也太像了吧。刘澜这才知道这小子是在装糊涂,并非是那样的腐儒,心中寻思他这话说的虽然拐弯抹角,但也当真是一针见血,当此时节世上又有何人能够振臂一呼再集各路诸侯讨董?所以他想说并不是什么鼠目寸光而是误汉的奸贼!可是此时早已无当日的乔瑁,也没有那时的曹操。所以崔琰说这话还是带着儒家学子的老毛病在说的。

  二人虽然心照不宣,且崔琰更像是说些义气话,但刘澜心中还真有些敬佩他的眼光。若是真如他所言能有人振臂一呼再聚诸侯的话,那董卓完蛋的几率绝对要更大,但现在他所关心的并非是这些虚妄之事,而是有关冀州的战事,重提旧事,求教道:“不知我是该去。还是不该去?”

  崔琰抚掌作笑,道:“想必德然早有主意。又何来问我?就是我留德然在平原,难不成便真的不去了?”他二人谈这些话时早聚拢在一起小声交谈。再加周围吵闹,是以无人听见,只听崔琰接着道:“若我是德然,此战便不会前往冀州!”

  他冷不丁的这么一说让刘澜心中开始泛起了嘀咕,难不成此战危机重重?失口道:“这是为何?”

  “难道玄德看不出?”崔琰并未言明,正所谓英雄所见略同,若他连这都看不出,那这人也就没得可交了。

  刘澜心中略一思量,道:“我看他二人最多五五之数,分不出胜负来,季珪可是如此看法?”

  “若公孙瓒胜还则罢了,若依玄德之言只是五五作数的话,那此去冀州又是何苦?”

  刘澜也知他说的是大实话,既然两人分不出胜负,那自己又何苦去得罪一统领冀州的袁本初呢?只是此时事态早已改变,自己不去不可,毕竟再也没有能救公孙瓒一命的赵子龙了。

  两人相谈甚欢,直到吃完午食,眼见就要分别,刘澜在市集中再为他寻了一辆马车后才将其送出数里,两人依依相别前也未曾提及招揽之词,更何况是此刻,只是说些让他不可忘记他这位朋友,日后若有闲暇尽可来辽东寻他的话后便即作别。

  随后回到县令府的刘澜倒头便睡,直到第二日午时方起,洗漱一番,朝客厅而去。休息一晚的他早已不复昨日那般萎靡,笑眯眯的来到大厅,只见简雍陪着众将闲谈,就等着他这事主到来了。

  张飞和许褚两人面红耳赤的不知在争辩什么,声音极大,好似哪个小了,便会输给对方一样。霎那,见到刘澜进来的二人立时住口,而关羽和简雍看着二人争吵,微笑不语,周仓和裴元绍两人则在一旁闲聊,好似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

  周裴两人清楚那两位争吵最好别管,在这两位面前他俩加起来也抵消不了那如砂锅一般的拳头。二人面红耳赤的模样被刘澜看在眼里,一副和事佬的模样笑呵呵的说:“翼德和仲康这是争什么呢?说给我听听?我给你们评评!”

  “还不是说随大哥前往真定寻找子龙的事情,而平原又要留人驻守,所以随主公前往真定之人便只能从他俩之中选了。”

  关羽为刘澜解惑,道:“翼德言他自从投效主公之后便从未离开,自然是他去。而仲康却说大哥说他以后(张飞、即将掌握龙骑军,关羽则掌握黄巾投效来的步兵,阎志、雍盛统领辽东骑兵)是亲兵侍卫头领所以此去冀州当然是他这个侍卫去魔法工业帝国。翼德又说他武艺比仲康强,什么侍卫不侍卫的当然要以能者为先。仲康不服。说他前次只是看两人分不出胜负,英雄相惜,才不再和他交手,未曾便是输给了张飞,眼看两人就要比武切磋。被我拦下,后来便是主公见到的那般情景了。”

  知道了前因,刘澜反倒是一副不怕事态小,想看热闹的表现,道:“原来如此?那你二人便比试一番,胜者随我前往!”

  许坞前二人比斗。因他昏迷未能看到二人龙虎之争,眼见此时是大饱眼福的机会,立即要求二人比武切磋。

  但二人不知他内心的真实想法,还以为是在说反话,臊他二人面皮。立时互相谦虚推让来,许褚这边道:“翼德既然要去,我就不争了,我与翼德比试过,信的过三将军必定能护主公安危,不用比了,不用比了。”他心中深信主公说这话是因为二人争吵而又不好当面责怪,反是说些反话来敲打他们。连忙推让道。

  张飞见此也是福至心灵,憨笑道:“不用比了,不用比了。仲康的武艺俺还不知?自然厉害,许坞村长又怎能护不了主公安危。有仲康前去,俺放心。”张飞心中的想法显然与许褚一般,急忙夸赞对方一番。

  二人此时如乖宝宝一般,叫简雍不禁莞尔,笑道:“你二人他说你强。你说他猛?那你二人到底是谁更胜一筹?难不成你二人平分秋色?”

  话音刚落,却听两人同时出口。那默契程度好似是连体的兄弟:“对对,平分秋色。平分秋色。”

  连一向宝相庄严的关羽都被二人逗乐了,笑道:“宪和,你这就外行了。武艺一道讲的是各有千秋,翼德的长处在于一个猛字;毕其功与一役,招招勇猛却又招招精妙。而仲康却是一力降十会,看似诡奇狠辣,却又大开大阖、刚烈沉猛。”

  三人相处日深,关羽自然对两人的武功招式十分了解,又道:“若是二人步战,三弟矛法占尽优势,以巧破千钧。若是二人骑战,胜负便是我也说不出。”

  张飞心想云长虽然分析的头头是道,但真要骑战胜者也绝不会是他许褚,但此时这话可不敢说,只是表明赞同关羽,道:“云长说的是,仲康的刀法飘忽,上次若不是步战,换做骑战,胜负如何那便是未知了。”

  许褚怎会不知张飞这是在虚与委蛇,但连他都能表面称赞自己刀法精妙,若自己说些糊涂话,岂不是落了下乘,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昧着良心说:“翼德招式精妙,就是在马上,最多也是平手,想要赢下,那也是万般困难!”

  不都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吗?怎么他俩个却兀自谦虚起来?一旁的刘澜左瞧瞧右看看,对两人,道:“两位都是高手,不若切磋一番,让我等观瞧观瞧如何?”

  两人你瞧我,我瞧你,不明刘澜是何意思,虽说二人都是火爆脾气,但此时摸不着他的心思,哪敢应承。

  看着前时还叫嚣着要比试一番,此时却如亲兄弟一般的二人,刘澜却如何也不能使让二人比斗,心中叹息一番,只得作罢。过不多时,早有侍卫将早已准备的好吃好喝送上,席前商议,留关羽、雍盛、简雍、周仓还有裴元绍在平原,随即刘澜带着张飞和许褚前往真定。

  一行众人收拾妥当,出了居所便要经过市集,市集道路两旁店铺林立,人来人往,买卖兴隆,尤其是酒馆里,三教九流各色人等皆有,好不繁荣,街边随处可见卖蔬果的,算命的、推车的、送货的……沿街叫卖,好不热闹。

  此时离黄巾之乱已久,再加上平原县经过多年休养不再是之前的繁华荡然无存,反而有些欣欣向荣的样子,刘澜远行,关羽与周仓等人皆来送行,几人正走,不想街边一位算卦的老道拦住了去路,只见此人仙风道骨,鹤发童颜,手持拂尘,脚踏草鞋,走到众人身前,也不去理旁人,却是唯独将骑在小马驹背上的刘澜阻拦下,道:“先生可要算一课?看看凶吉!”

  刘澜对这些江湖算命的术士自来反感,试问连北机这等大家都测不出什么来,他们又能测出什么,就算测出那也是胡言乱语天地人皇。问道:“不测”

  老道呵呵一笑:“仲尼称《易》有君子之道四焉,曰“卜筮者尚其占”。占也者,先王所以定祸福,决嫌疑,幽赞于神明。遂知来物者也。若夫阴阳推步之学,往往见于坟记矣。然神经怪牒、玉策金绳,关扃于明灵之府、封縢于瑶坛之上者,靡得而窥也。

  至乃《河》、《洛》之文,龟龙之图,箕子之术。师旷之书,纬候之部,钤决之符,皆所以探抽冥赜、参验人区,时有可闻者焉。其流又有风角、遁甲、七政、元气、六日七分、逢占、日者、挺专、须臾、孤虚之术。乃望云省气,推处祥妖,时亦有以效于事也。”

  要走的刘澜停下了马,回转身,道:“够唬人的啊,不过若问生辰八字那便免了!”

  那老道见刘澜心动了,立时陪笑道:“不算生辰也可,先生但写一字。”看向刘澜身旁众人大多露出不屑之色。唯有青衣儒服的男子有些期望,算卦术士随即露出一道不为人察的笑意。

  刘澜不算生辰,而简雍又发现刘澜同样没有打算测字的意思。出声劝说:“主公,就让他推一推休咎吧,这样也能看他算得准不准,若准不是正好能够窥测此行凶吉?”

  既然老道要推休咎,又听简雍也有让此人算上一刻的意思,刘澜再看他那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如同仙人。也就信了几分,点头道:“既是推休咎。那便推上一推!”只是他骑在马上,不想费事上马下马。顺口说出字来:“我推的字乃是东南西北的‘西’字!”

  “这个字说的好,所谓金木水火,东南西北是也。既是金木水火东南西北,那五行向北则为幽,北方属水,西加水则为洒,盈满而亏,洒水难收,去之徒劳如水被洒出,不若不去。五行向南则为兖,南方属火,火为日,西加日则为晒,南方虽有中正之气,但只可见日,却触之不得,反倒不如不去。而五行向东则为青,东方属木,木加西则为栖,观此字形,向东方为栖身之所,但你执意向西,而五行向西则为冀,西方又属金,而今冀州纷争,如此观之此行当为兵戈之事,再以冀州为点,西加一则为酉,而平原正处酉时,冀州则为金,酉金属阴,正主内外敌强,或有可能,则避而不争,若是先生有福星相照,却也可保平安无忧愁。”

  “不知这福星又主人?又何物乃是化解之法?”刘澜被这老道唬得一愣一愣的,不敢再存轻蔑之心,一副虚心请教的口吻问。

  “圣人设此休咎之道原为警世醒人,又岂能真个排忧解难?”

  神秘老道抚须说:“遇事皆‘小心’,不可大意,不可大意啊。”说着却是大笑出声道:“这些玩意儿,只是老夫一时兴起胡诌罢了,天书浩瀚非贤者尚难辩测,又岂是老夫这一介庸俗可察?这位拒绝对这休咎学问切不可太过认真了。”说着取出签筒,道:“不若抽取一支?”

  老者一语点破冀州兵戈,刘澜心中满是讶色,但又不免怀疑是他事先知道,但此时见他说抽签一支,不敢小觑,随手从签筒中抽取一支,定睛观瞧,只见上面写道:“驿马动,一帆风顺,火迫金行,大利西方。”

  这老儿果然有些门道,正要打赏银钱,却见老道早已走到远方,心中惊疑不定,之前明明就在身旁,只是眨眼的功夫便已成为远处的背影,便是他此时骑马去追也是不及,只能看着道人在人海茫茫中穿梭,背影越来越小……

  却在此时,老者的声音在走出不久后传来:“万事由天,不可强求,须知水深雾大迷人眼,遇事小心加谨慎。”

  说着朗声笑道:“雾里看花,水中望月。不可强求,不可强求呐,哈哈……”(未完待续)

  ps:ps:老道后文还会出现,大家可以猜猜这他是谁,历史人物,猜对有奖哦!!!至于说于吉左慈的,难道三国记载的老神仙除了二人就没有了?!!对了,好像此人在演义中并没有出现过。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