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七百八十八章 出城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17 23:40:29 源网站:八一中文
  少女那堪比樱花绚丽的容颜,因为听到有刘澜的消息而露出了甜蜜的笑容,此时的女子当真是美艳不可方物,如果说女人的微笑永远都是最吸引人的,那么饱受离别之苦,且还深处热恋中的女人因听到心上人的消息而自然流露出的会心笑容则是世界上最美丽迷人的笑容……

  迫不及待地从甄管家手中接过告示,很快少女之前如花的笑靥瞬间就变的僵硬,因为告示上根本就没有提及任何有关他的消息,少女笑容消失,眉头开始紧锁,思绪中的模样从那恶人徒然变成了此时告示中的一副英挺容颜,少女又如何能不失望。

  “甄管家,你怎么知道子龙?”

  少女好奇的向甄管家说道,虽然并不是心上人的事情,但既然是心上人极为重要的朋友,少女还是有些担心的,尤其是他还被通缉。

  甄管家极为恭敬的说道:“当日在辽东遇到过。”顿了顿,接着道:“小姐,你看那人好像就是这上面要通缉的赵云。”

  掀开车帘,寻着老者指示的方向看去,只是甄管家所指向的方位已被人群围了个水泄不通,又如何能够瞧见是否是赵云其人,放下车帘后少女对甄管家吩咐, 道:“甄叔,劳烦你你过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不管是不是他,都帮帮他吧!”

  甄管家领命而去,先是在四周询问一番具体情形,待心中有了计较之后方才拨开人群,挤了进去。只是一眼,便瞧出了端倪,当下闷不作声,又去打量白衣年轻人,这一眼看去,可不就是当日在辽东所遇见的赵云赵子龙嘛。

  “好了,好了,各位别闹了,这位公子是我甄府的客人,若是各位卖我甄布面子,现在就放这位公子离开。”

  赵云看向说话之人,一眼认出来者正是在辽东有过一席长谈的老者:“甄管家,怎么你……”

  甄布拍着手,让他先别说话,来到他身边朝向身材瘦小的哭诉人看去,只见这人在自己出现后显得格外惊慌失措,可偏生他的眼神频频晃动间却又变得镇定起来,甄布瞥眼看向四周,在人群中瞧了瞧,虽然看不出谁是他的同伙,可就他之前那一番举动又如何能瞒得过他,知晓赵云这是着了道,大笑一声,对哭泣中的男子,说:“这位朋友,只要你们不在纠缠这位公子,放他离开,我甄府自有重谢!”

  “真的?”一直在干嚎的瘦小中年双眼露出贪婪神色,虽然如此问,但依然向人群中看去。

  “当然是真的,他有没有事又如何能瞒得过我,不过,只要众位不在纠缠,我也不会与你们过多计较,当然了我刚才说的谢礼依旧算数,自是一个字也不会少不了你们的。”顿了下,甄布的眼神徒然凌厉起来,冷哼,道:“可若众位不识好歹的话,那就别怪甄某不客气,到时见了官非但谢礼没有,一顿板子怕是少不了的吧!”

  瘦小男子惊慌之际忙向在人群中的一位壮汉看去,见他点头如捣蒜,立时赔着笑脸起身,还不忘狠狠地朝躺地上装死的弟弟踢了几脚,与他长相一般的青年之前还是死得不能再死的模样,被踢了几脚后却是一个激灵站起身来,拍拍屁股,擦着嘴角的血迹,向四周尴尬的笑了笑。

  一直干嚎的兄长见他愣在原地,拉着他转身就走,边走边回头道:“甄老爷,我兄弟俩就先走了,您说的话可不能不作数!”

  一众人死死的盯着之前还是死人的男子,见他生龙活虎这才知道两人原来是在冤枉好人,而自己一众还在欺负无辜者,当下一个个面色难看,匆忙朝四周散去。

  甄布听那人喊话,笑道:“当然作数,你们放心吧!”说着的同时这才朝赵云拱手,道:“赵小哥安好,没想到在这无极还能相见!”

  赵云拱手还礼,感谢道:“多谢甄老今日解围之恩,云日后定当重谢恩公!”

  “哈哈,赵小哥太客气了,要谢也不用谢我,谢那位吧!”说着甄布向市集路旁一辆淄车指去。

  赵云看向淄车,却不知车中主人是谁,这时代坐淄车者有男有女,但更多的还是以大富大贵的女子居多,而看淄车装饰还有守在四周的服侍侍女,不用问肯定是位姑娘,如果说这事是甄布因为一面之缘的原因为他出面还情有可原,可若是车中的女主人替他出面,这心中的疑惑就更深了,问道:“却不知这位女主人是?”

  “哈哈,拉夫可不敢告诉你!”一声朗笑后,甄布才神神叨叨,道:“如果赵小哥真想知道的话,不妨去问问刘县君,到时便可知分晓!”

  “刘县君?先生可知刘县君身在何处?”赵云自然知道甄布口中的刘县君是谁,毕竟二人就是在襄平相识,兼之此时听到刘澜的消息,能不急忙追问。

  “当然知道,小兄弟离开襄平不久,我们便收到消息原来刘县君滞留在了临淄,后来更是去了平原县,而我们此行便是从平原县拜会了刘县君后回来的。”

  甄布刻意压低自己的嗓音,小声说道:“不过我走时听说他要去帮公孙瓒,赵小哥若要去见他,按目前的局势来看,恐怕也不用前往平原了,直接去公孙瓒处必然能够寻到他!”

  赵云心中大喜,忙不迭的拜谢,道:“多谢甄老,实不相瞒小可正欲前往公孙瓒处,既然刘县君也在,那便再好不过!”

  抚着髯的甄布警惕地看了眼四周,悄声又道:“不过赵兄弟若是现在出城,恐怕困难!”见甄布露出凝重的表情,双眉更是紧缩,赵云试探性地问道:“先生知道了?”

  甄布点头道:“刚才正巧看到告示,小兄弟若想出城,现在就必须尽快赶往东门,若此处仍未张贴通缉告示便自管出城而去,若不能出城,切记不可强来,我为你想些办法,送你二人安全出得城去!”

  甄布看了眼李鸿雁,见他一直在警惕着四周,知他必是赵云伴当,此时正巧二人眼神相会,随即向她微微点头便算是打了招呼,又对赵云说道:“赵兄弟我派人先与你去东门瞅瞅,若那里已经戒备,我再去做些准备,这就告辞吧,最好待会儿我们不要在东门相见!”甄布轻笑一声便离开了。

  “多谢恩公!赵云就是万死亦难报今日之恩!”就是他人也知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又何论是赵云这种重情重义之人,所以在甄布出手相助后他是由衷的感激,再加上刚才他为自己解围,这双份的恩情算是万难报答了。

  甄布已走出数步,听他如此说,不免回头笑道:“都说了,要谢就谢这位,不用谢我!”

  ~~~~~~~~~~~~~~~~~~~~~~~~~~~~~~~~~~~~~~~~~~~

  行近城门,李鸿雁目光扫动,眉头也已皱起,此时城门口的甬道旁早已贴满了无极县发出的通缉令,在那些通告上赵云的容貌被画得虽然模糊,却也能让人一眼就分辨出来。

  此时的守城卫兵们一个个检查着入城者和出城者的身份,每一位入城者与出城人都会被分成两波,被六名卫兵拿着画像比较半天,在确认并非是通缉之人后方才放人进出。

  知道赵云万难出城后,李鸿雁反转了回去,来到一处僻静处,此时赵云正站在房屋一角隐藏身形,见李鸿雁走了过来,并未说话。

  李鸿雁来到赵云身旁,低声道:“子龙,现在怎么办?告示已然贴出,我们肯定逃不出去的。”心中虽然为赵云担忧,却一时没有更好的办法,只是有些慌乱的向赵云寻问道。

  “现在也只能等甄布护送我出城了!”

  赵云在李鸿雁前往东门的时候,也偷偷过去查探,远远的早已将城门前的情状看的清楚,若是能够强冲出去,他也不会继续停留在原地等甄府的人。微微皱了皱眉,喃喃道:“虽然不知道他要如何送我出城,但这样不受控制的局面,还真不好受!”赵云不是个将自己性命交付他人安排的人,若不是此时苦于盘查严密而且防卫森严的话,就是强行冲出城他也不会在原地停歇不前。

  他不杀追捕他的军卒,因为那是他从前的战友,难以下手,而这些郡国兵中的城卫,赵云却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只是此时出手,虽然身旁的李鸿雁定会帮他,但这毕竟是盲目行为,只会把行藏暴露,不但出不了城反而还有可能使他深陷囹圄。

  “小兄弟等急了吧。”就在赵云急不可耐之时,一位白发老者走了过来,含笑道。

  见到眼前这位面生的老者,赵云警惕的问:“老先生是?”

  “嘘。”

  老者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四周看了看才道:“这里虽然离城门很远,但鱼龙混杂,别看此处现在只你我三人,但隔墙有耳,为了能够安全的送你出城,说话还是小声点为好。”顿了顿,老者这才自我介绍,道:“我是甄府商队的头,你也可以像他们一样叫我一声张头就好。”

  微微笑了笑,又道:“甄布管家让我来此处寻你,既然找到了,你就先上车吧,这马我帮你牵着。”说完,指向不远处商队中的一辆淄车道。

  “原来是张老您送我出城,可是如此出城安全么?”赵云看着远处的淄车心中有些打鼓,虽然这是出城的唯一途径,但是城卫若是要查车,那不立时就会被发现,那时被困在车中,就只又坐以待毙,想反抗都反抗不了

  “放心吧,甄管家已经把一切都准备妥当了!”老者明白他心中顾虑,不过甄布早已谋划妥当,言之凿凿,道:“若是没有把握,甄管家也不会让小哥如此出城,若是小哥有个什么好歹,我们可不好向刘县君交待!而且那时我甄府不是同样要受到牵连?赵小哥,你就放一百个心吧。”老人开始他本想说不好像小姐交待,但自家小姐不让提她名号,他话到口中急忙变成了无法向刘县君交代。

  心中略一沉吟,赵云一阵计较后缓缓向车队的方向行去,登上淄车,虽然这种我为鱼肉,人为刀俎的感觉不太好,但他愿意赌一赌,若是甄府的人真要对其不利,早在发现他的那一刻就去通知官府前来抓捕他了,也不会如此大费周章又是替他解围又替他安排商队出城!

  登上淄车不久后车队便在老人的指挥下缓缓启动,车辕滚滚,可行了不久,车队又很快停了下来,赵云坐在车内不敢吱声,便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因为他已然听到车外响起的攀谈声,车队是被城门处的守军拦下了,这一刻,赵云将左耳贴到车舆处,仔细用心去听车外的交谈,若有一丝不对,便冲出车舆,杀出城门。

  商队将到城门口,早有守城官兵将车队拦下,其中一位头领刚要上前搜寻,早已被上前迎接的张头拦下。

  张头笑呵呵迎上去,道:“王司马难道不识得老朽了吗?这可是甄夫人交办的一趟买卖,十分要紧,王司马您看是不是行个方便?”一边说着,一边将一块巴掌大的金子而非金饼塞到司马手中。

  王贤拿了好处,本想放行,只是上面严令盘查,他也不敢在这当头徇私,不然被县尉问询下来,别说是他这小小的城门司马官职不保,说不得这条小命也要丢了,微微皱眉,道:“张头,不是我不给甄家面子,只是上面交代的严,我也不敢徇私不是。”

  张头又塞了数枚金子,这一回却乃金饼,笑呵呵的说:“只要王司马您睁只眼闭只眼,就是县令大人县尉都知道了也不会怪怨司马你的,司马你这又何必要难为老头我呢?”

  是要继续盘查还是要手中的金子,王贤心神交战数秒,最后还是大手一挥,眉开眼笑道:“放行!”

  赵云在车内听得分明,张头果然没骗我,只是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就让这人放行!”心中正自欢喜,突然听王贤喊道:“停下,车里是什么人?”

  马车复又停下,赵云紧了紧握在手中的龙胆枪,这些城卫若是发现了自己,那也只有强冲出城了,只是平白为甄府添了麻烦,既然如此,看来就只能放弃抵抗,绝不能连累甄府!

  心中算计妥当,却等了半天不见有人上前来搜,反而却又听见王贤道:“张头快走吧,我还要去北门看看。”

  王贤见到商队中的马车,心中怀疑,本要搜查,不想三名城卫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一通耳语,倒让王贤再没有了心思去搜查车上到底有什么人了。

  原来,在马车到东城门的同时,南、西、北门同时有与赵云身材,服饰一般者横冲直撞,夺门而逃,虽然只有北门冲了出去,其他两门都被捉拿,但仅仅如此,却已使王贤兴奋不已了,只要其中有人果真是通缉之人,不但可以拿甄家的好处,更能够得到县令县尉的赏赐。

  想道此处,王贤又如何能够不喜,若是捉拿的并不是通缉的赵云,而他却又从北门逃脱,他则要迅速调集人手,出城追捕,不然一通鞭子难免少不了。

  张头见王贤放行,偷偷松了口气,嘴上却是奉承道:“王司马既然有要事在身,那老头儿我就先走了,等回来,‘醉仙’好好喝上一杯!”

  王贤笑道:“好,好,时间紧迫,在下要先赶往北门,便不送张头了,张头一路顺利,回来再见!”

  说完转身就走,一边吩咐其他城门将捉拿的人带到北门,一边满脸怒容对着北门的城门卫兵吼道:“你们是干什么吃的,这么多人,竟然能让人跑了?”

  城卫一边擦着额头汗水,一边颤声道:“小的无能,不过……不过那人实在是厉害。属下们拼了力……”

  “行了,行了,别说了,一群废物!”王贤怒气冲冲的向北门走去。(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