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七百八十四章 小赵里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华灯初上,星辰满天。

  刘澜三人按着店小二指点出城后一直向东寻来,走了三五里终于在官道看到立着的一根一丈三四的柱子,柱子上端摆有两块木板,也就是桓表,前文曾说过,此物乃上古遗制,也就是我们口中所谓的路牌路标,而其中一块牌子所指示方位便可到达小赵里。

  终于找到了小赵里,一些人下了官道上了土路,一路行来,很快一座村落便映入眼帘,手搭凉棚般抬眼望去,借着月色刘澜已然看清村庄的雏形。村落四周满眼可见绿油油的麦田与桑树,往里则是墙垣还能隐约看到壕沟,这些是为了防盗,整个小赵里呈长方形,虽然不知道如此原因何在,可不管是小赵里还是他曾经去过的里,长方形居多,而且襄平城、蓟县城甚至雒阳城也都是呈长方形,心中好奇,如果有机会刘澜还真想找个明白人搞清楚这样的布局到底是巧合还是这时代的一大特色。

  小赵里约有百来户人家,多是土坯茅舍,与县内在直道两侧‘比户相连,列巷而居’房屋排列的整整齐齐的格局不同小赵里房舍没有任何规律可寻,完全就是随意建造在里中,刘澜四周找了找里门,可没找到,一般的大里有四门,像小赵里最多不过单门甚至是双门,最多绕一圈耽误不了多少工夫。

  加了一鞭,向小赵里而来,继续前行不久,骤然发现前方一名庄户汉扛着榔头朝着村落徒步前行。

  碰到小赵里的乡农了,且问问他小赵里有没有赵云这个人,如果有,让他带路不就省下绕路的功夫甚至还能直接去找赵云了,刘澜立时在后招呼起来,道:“前面的大哥稍等,我和你打听一件事!”

  赶路的乡勇忽听身后有人喊“和你打听一件事”,骤然回过头来,定睛观瞧。却是三名魁梧大汉,其中两位更是虬髯大汉,根根虎须竖立,牵着马绺。徐步而来,他当然不明白这是为了以示尊重。

  这乡人只是老实巴交的庄户汉子,一见他三人每一个面善的,尤其是刘澜身边这俩位凶神恶煞的模样不用猜也能想到这三人定是那种好勇斗狠之辈,奔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头也不回便匆匆向前赶路,若是惹来无妄之灾,这离着小赵里还有一段路程,到时就算叫人帮忙也不会有人听到。

  刘澜见他加快了步法,急了,也加快步伐的同时追喊道:“前面的庄户老哥,我们不是恶人,我就是想和你打听一下你们小赵里内可有一姓赵名云字子龙的小哥?”

  三人打听赵云,庄户汉子心头一紧,非但没理他们反而又加快了脚步。神色更有些惶恐,好似‘赵云’这名字是魔鬼一般。

  徒然听得身后‘蹄声得得’,料想三人定是骑马追来,心中更是慌乱,飞也似的向村中跑去,而向前奔跑的同时更是频频回头查看,脸上虽有愤色,但更多的却是慌乱和懊恼。

  刘澜三人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明白这不过是和你打听个人这么就像是遇到了拦路劫道的土匪一样还飞奔了起来,要知道刘澜和张飞锁乘坐的那可都是千里驹,跑起来得多快,就算这小赵里土路难行一些。可追上那乡农也只是时间问题,可让刘澜大跌眼镜的却是,他和张飞骑着的这两匹宝驹非但没和乡人拉近了距离反而这距离却是越拉越远,老天爷啊,这要是不知道这是两匹宝驹,还真以为这是骑上了乌龟了。不过就此可见前面那乡人的速度有多快。尼玛,这哪是人啊,不,这简直就是博尔特啊!

  心中感叹前者速度的同时,加了一鞭,骑马朝那人飞快驰去,想要问个究竟!全力追逐的刘澜很快从那人频频回头的表情中瞧出些什么,难道他把我当做了无恶不作的歹人!急忙喊道:“庄户大哥莫怕,我等并非恶人,只是想向你打听一下是否识得赵云其人!”

  庄户汉子不理不顾背后三人,只是一味埋头朝村中跑去,很快,就见他一转之间消失在了眼前,原来已进了村。

  三人陆续来到里前下马,正要牵马由里门进村,不想之前的村民已经在小赵里内大呼小叫起来,立时便从数户人家涌出了十多位身材健壮的农户,手中多拿农具,虽然眼前十几位农户脸现惊惶之色,但此时相拥而来,也壮了不少胆色,一同来到里门前挺起手中的‘武器’,将村门守定。

  道路被村民所阻他也只能上前解释这其中的误会,可他到现在都不明白这中间到底是哪出现了误会,难道之前落荒而逃的村民真就把自己个儿误当成了强盗,刘澜心中苦笑,拱手,道:“各位赵村的乡人,在下并无恶意,只是想向各位打听下赵云其人可在此处!在下是赵云赵子龙的故人,今日特来相见!”

  农夫一路跑回村子就是为了能尽早叫来人手帮忙,此时虽然乏累但却人多势众壮了不少声色,腰板一挺,道:“我们赵村可没有赵云这人,你们找错地方了,快快走吧,不然可别怪我们不客气。”

  难道找错了地方?毕竟小二只是说赵云也许会在此村,并没有说他一定就在赵村。刘澜心中满是遗憾,但还是拱手一礼,对众村民道:“那叨扰各位了!”叹息一声,刚欲转身,骤然福至心灵,回首问道:“若是不在赵村,敢问各位可曾听过赵云此人?若是知晓,在下定然厚报!”

  “没听说过!若你们没有其他事,那便快快离开,若是心存不善,那就休怪我们不客气!”那村民讥笑一声的同时挺了挺手中的农具,而身旁众人更是有样学样,握在农具的手更是紧上三分。

  看来赵云果然不在此村,但是不在这里,这叫我该去何处寻他!转身离开,未行几步的刘澜只听一旁张飞,道:“主公,天色已晚,我等去往何处安歇?不若与村民说说,叨扰一晚……”

  抬头看去。繁星点缀其间与残月交相辉映,此时城门早已关闭,住店已然不能,但又想到赵村中人对自己一伙明显存有敌意。防备异常,显然不会同意自己一行留宿,但若是此处不能暂住,定然要路宿荒野……

  刘澜心中思虑一番,毕竟他三人本无恶意。问心无愧就算求上一求又有何妨,再说了,这些乡人如果同意那便最好,若不同意,再露宿荒野便是,反正就当碰碰运气了。打定主意,转过身道:“此时天色已黑,不知可否在赵村借宿一宿?”说着掏出些五铢钱来,道:“这些全当宿钱!”

  村民早知三人为抓子龙不会就此罢休,对他们去而复回早在预料之中。至于留村住宿只不过是变着法想混进村捉拿子龙罢了,村民中一位身材健硕的男子冷笑道:“我看是你们贼心不死,想要赚进村找子龙兄弟的麻烦,还在此装作不知子龙就在此处!”说话的同时,向众人急使眼色。

  身旁众村民附和着他以壮声势,又瞧见他眼色,立时明白,双手紧了紧农具,随时准备动手。

  “我们数到三,若你们还不识相的话。就休怪我等不客气了!”之前那村民已开始给他三人下最后的通牒了:“你们无非是昨日那些袁绍军卒的残党,想要抓子龙兄弟回去,就是昨日那十多人皆丧命此处又何论你们三人!”说着的同时,众村民已开始四散分开。隐隐有将三人包围之势。

  刘澜现在可以百分百肯定赵云就在村中了,心中又喜又惊,喜的是歪打正着,惊嘛,自然是听说已有袁家军卒前来,眼见着这些村民要包围自己。不敢耽搁,连忙解释道:“我乃辽东襄平县令刘澜刘德然,与子龙乃是至交好友,此番前来是探访故人,并非是袁绍军卒,还请各位传话子龙,便知分晓!”

  “哈哈,你们打的真是好盘算,不过我等也并非愚笨之人!”

  身材壮硕的汉子冷笑道:“既然你们有种前来,就休想再回去。”话音落下的霎那四周村民就挥起手中的农具向他们攻来。

  村民灵敏异常,兼之出手毫无留情之意,一时间将三人逼落下风,而刘澜三人即知赵云就在村中,当然抱着不起干戈的心思,哪想这些村民说打就打,毫无半点拖沓犹豫,眼见躲掉了数次致命一击这些村民还是不依不饶,被逼无奈下只得掣出兵刃抵挡,只招架却不敢当真还手。

  他三人背身防御,将四周守的密不透风,毫无破绽,村民齐齐交流下眼色,立时达成默契,不在似无头蝇一般乱打一气,而是在瞬间有了种攻防转换间的默契配合。

  眼前一幕让刘澜轻‘咦’一声,这些人虽然是种地的村民,兵刃更是农具,但就是这些普通的农具用在手中也是虎虎生风,而他们在攻守之间丝丝入扣,分明有序,进有进招,守有守势,显然是早已熟练了的结阵之法,恐怕在这赵村也只有赵子龙能教他们这样的布阵之法了!

  心念及此,急忙道:“各位,我们真是子龙的故友,还请各位停手!”一边抵挡村民手中的铲、、锄等农具,一边说道。

  村民哪去理他,反而逞着阵势的威力杀招频频向三人砍去。他们非但没有停手,反而杀招频出,毫不留情的要致三人死地,若换做他时,刘澜一行定不容情,这三人哪个也不是吃亏的主,但此时却又不同,三人早知村民乃是误把自己当做了袁绍军卒,说到底这不过是一场误会罢了。

  刘澜三人躲的凶险,只听 ‘砰砰’的金铁声响与痛苦的惨叫之声此起彼伏,这边刚落那边又起,虽然村民进退有序,但又如何能是三人的对手,摸清门路的瞬间,三人就将多数村民打到在地。

  只是眼见村民被打倒在地后仍旧没有放弃,继续起来搏斗,这样只能防守又没完没了的比斗终于激起了刘澜的三分火气,侧身抵挡村民砸下的头,避开的同时将他打倒在地。

  刘澜打倒一人的同时偷眼看向张飞许褚二人,此时二人亦如自己一般,狼狈之极,又想到刚才若是自己慢上一步,定然被那村民‘爆了头’,死的不能再死。

  他们出手如此狠辣,若是再留情,受伤是小丧命才是真,到时别说见赵云了,就是明天的太阳也休想再见!心念电转间,刘澜对二人喊道:“全力出手,但不要害了他们性命!”向二人喊话的同时,身子向左一偏,好似朝着左边垢面的农户冲去,待那人露出惊慌之色的瞬间却是朝他露出一丝别具深意的笑容,

  在他用锄头守住身形,准备对上自己的瞬间,却见他又诡异一笑,随后脚下微侧,居然掉了一个大弯,转向身侧之人,直到此刻村民才发现上了他的当,他的目标并不是自己,而是赵山。

  赵山本要来援助他,哪想刘澜一个侧身非但没朝他去,反而逼近了自己,想要抵御,却哪还来的急。

  刘澜手中屠龙刀立时劈在他锄头上,‘翁’的一阵震颤就让那人心中惊恐起来,只感手腕酸麻,虎口隐隐生痛,刚要转身,屠龙刀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架在了他的脖颈上。

  此人闭上眼睛,非但没求饶反而一副慷慨赴死的样子,刘澜心中暗赞一声是汉子后道:“你们这些人太碍事,还是先睡一会吧,到时见了子龙,再来与你们分说赔罪!”

  手做刀势,一记受到便罗在农户脖颈,立时软软倒地。

  “赵山……”

  垢面男子见赵山被刘澜击倒,还道被他害了性命,又气又急,边跑边喊的同时挺着锄头向他当头砸洛,竟是要一命换一命。

  刘澜哪会真的和他拼死,在他冲来的前一刻就向旁一闪,躲过了他的纠缠。而许张二人听了他的指示后皆是如他此般作法,将村民个个击晕!

  众村民被他们一通好杀,早已心慌不已,哪还有之前的进退有度,拼了命也似的找他三人为朋友和亲人报仇。

  虽然有人奋力报仇,却也有人悄悄后退,不过却是偷偷跑回了村子去搬救兵。(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