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七百八十九章 甄府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次日清晨,正是月朗星稀之时,官道上早有赶集人三五成群推着各色货物的独轮车朝着真定方向前行,

  而与他们相反的方向,却迎来了三人三马,一路向西,与路上行人擦肩而过,还未看清三人面貌衣着,便风驰电骋疾驰而过。頂..

  也不知行了多久,三人渐行渐慢,而此时早已日轮当午。

  这三人正是从赵里离开的刘澜三人,三人挽绺徐行,眼见着司马一路向西,心中困惑,张飞乃问道:“主公,我们这是要去哪?不回平原?”

  “不回平原,我们去无极县!”

  刘澜临时起意前往无极,原本要等着冀州战事一了再前往无极提亲,但昨日梦中古怪,他心中甚是担心甄姜这才改变行程。再加上前往真定时遇到的那位老道,既然向西大吉可又与赵云擦肩而过,那这个吉字会不会是应在甄姜身上?

  抛开这个不谈,之所以选择前往无极问题还是出在聘礼上,如甄姜当日所言,无极当地习俗多是千金下聘,而他穷子一个,就算暗地里掌控辽东,可施政较宽,连秩俸都不取一厘又去哪能有这许多金财,而且就算他真的动用辽东府库,可甄姜母亲 ‘张夫人’也未必会同意两人婚事,所以他此行的最终目的反而更像是投石问路去瞧瞧张夫人的态度。

  正因如此种种的想法才使得刘澜前往无极,瞧瞧是否能否极泰来。

  ~~~~~~~~~~~~~~~~~~~

  数日后,一行三人来到了无极境内。此时正有众多商旅农民排队入城,队伍好似长龙逶迤曲折。缓缓向前,只这一。就看出无极县人丁的兴旺和繁荣。

  虽然等待比较枯燥,但今日入城的气氛却有异样,城里城外聚集了大批官兵,手中拿着图册,对每一位进出城的商人、村民进行着严格的盘查。

  队伍行进缓慢,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心急如焚,但是看着一个个目露凶光的郡国兵们,却没有一人敢当出头鸟去些什么怨言,但私下里腹诽就不敢保证了。

  这一等。就是一个多时辰,三人一边缴纳入城税一边偷眼去瞧城墙边上的告示,只这一眼三人中倒有二人忧心忡忡了,为何,自然是告示的内容是在通缉赵云,好在刘澜张飞二人都是见过了大风大浪,瞬间便若无其事的向城内走去。

  直到三人走远,其中的一名郡国兵却唉声叹气起来,王贤走到他身旁道:“好好的叹什么气!”

  那人哭丧着脸。低声道:“大哥,弟的仇是报不得了,之前那三人就是杀了……”终于发现了仇家同时也认出了他们的身份,卒心中别提多难受了。

  王贤看了弟弟一眼。又向那三人的背影看去,低声道:“你看清楚了?就是这三人?”

  王重恶狠狠的盯着远处三人的背影,一脸怨毒的:“认清楚了。能不认清楚吗!就是烧成了灰我也能认出来!虽然这几人当日蒙着面,但身子骨与轮廓总错不了吧?”

  他对刘澜三人恨极。无时无刻都想着报仇,若不是三人他又如何能被贬到无极县来当个的守门卒。而且还是在他素来瞧不起的大哥王贤手下,这如何能让他甘心。

  此时见到三人真容,心喜却又充满了难报大仇的失落,他曾随袁绍讨董,而刘澜又时常出现在袁营,他亲眼见过一眼认了出来,而当日三人虽然蒙着面,但王重却发现他异常熟悉,却又不敢真的往刘澜头上想,今日一眼认出了三人,心中难免失落,暗叹一声,报仇无望了。

  “兄弟何必苦恼,难道你没听刘澜在平原要与公孙瓒夹击袁州牧?如此一来,你我兄弟岂不就有了立功的机会!”

  王贤露出喜悦之色,接着道:“不过你我不可盲目动手,先让人跟着,看他们住在何处,来无极又要干什么,为兄则去通知县令大人,只要县令大人同意,到时咱们才好下手!”

  ~~~~~~~~~

  刘澜三人进城,先寻了一家客栈打尖,与店伙询问了甄府的方位后就走出了客栈,只是三人头次前来无极,又如何能够按图索骥找到甄府,无奈之下只能边走边询问路人甄府所在,一连转过几条坊巷后三人停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了,环顾四周,又哪里还有路人可问,想要敲门询问,可此时四周又皆是高墙大院,却哪里有什么前门后门让他们叩门乞问。

  三人只好沿着高墙而行,转了一圈却发现前方不远处有一名十一二岁穿着彩锻的男孩坐在石墩上。坐的笔直,双手不时抖动,由于是背对着三人并不知他在做什么。

  三人寻不见甄府自然要上去向孩童打探,来到孩童身后却并未被他发觉,刘澜向前探首看去,原来孩儿手中正拿着一本竹简所制的书籍苦记硬背着。

  刘澜笑嘻嘻转到少年身前,脸上挂着自认为和煦的笑容,道:“弟弟,我向你打听一下甄府的方位,要从这里怎么走,你知道吗?”

  那少年也不知听没听到他的声音,好似身旁从来也没出现过任何人一般,连眼睛都没抬一下,直勾勾盯着手中的竹简。

  刘澜见男孩完全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一时间当真是难住了他,若从这孩子口中问不出甄府的具体方位,却又如何寻到甄家。思来想去,从怀中摸出几枚五铢钱,拖着铜钱的手掌伸到孩双眸与竹简之间,让他只能看到眼前的五铢钱,连哄带骗道:“怎么样,兄弟,只要你告诉我甄府的方位,这些钱就是你的,你可以拿这些钱去买些心来吃。只要告诉我一下方位,就可以得到这些许铜钱。是不是很划算?”

  男孩长得虎头虎脑,样子可爱至极。此时有刘澜那双大手挡着竹简大多内容,他又如何能够继续看下去,终于抬起头打量了刘澜一眼,见他们悍勇的模样,而当中一人手中还拿着十多枚五铢钱,想来之前在耳边话的就是他,冷哼一声,从袖口里摸出一吊五铢钱,放在刘澜平摊的掌心中。很是不耐烦:“这是一百枚五铢钱,只要你不再烦我,这些五铢钱本公子就打赏你了,到时你就可以随便找个酒肆吃些酒,很划算的。”

  我靠,这绝对是侮辱,赤果果的侮辱!刘澜感觉自己超强的自尊心被眼前这个奶毛还未退干净的子狠狠的踩在了脚下!

  这口气能咽下?除非刘澜当真干出什么摧残祖国的花朵的事来,所以他只能咽下,也不能真和孩子斤斤计较啊。只是一连了几个‘好’后,才道:“子,敢不敢告诉我你叫什么?”

  那子低哼一声,不屑道:“告诉你我的名字?本不是不能。只是我怕出来吓破你的胆!你还是快快走吧!”

  “哎呦,你子口气到不,快来看看。我到要看看是哪家的孩子能将我刘澜的胆吓破了!”他逗弄着孩,惹来一旁张、许偷笑连连。

  “刘澜么?这名字难听死了!”

  男孩之前偷看三人。只见其中二人一个虎须倒立,一个豹头环眼。已有了提防之心,只是孩子争强好胜的心理最终还是让他傲然道:“告诉你也无妨!”突然想起母亲叮嘱不可将姓名与外人,以免惹来是非,随即话锋一转,家伙有些不情不愿的一撅嘴,道:“我娘亲了不让我对外人提起姓名!”

  “什么?不让你?”

  家伙不上钩,这就难让他打探甄府了,使出激将法冷笑道:“我看你是怕了吧,不敢才是真的!”

  “谁我怕了!”

  孩子噌地站了起来,他身材本就不高,略胖一些,站起来刚到刘澜腰胯之间,虽然身材不高,却是一副不服气的模样,高高的抬起头,盯着刘澜大叫道:“我,我,我叫……”

  “算了,你不用你的名字了,只要告诉我甄府在哪个方向就行!”

  眼前儿憋的脸蛋通红,刘澜也不忍继续逗他,打量一番站在他身前的男孩,徒然看到他腰间别着的一枚玉佩,见他就要张口,急忙打断他,道:“你不,我也知道你叫什么!”

  “你知道?你要是不上来呢?”

  “哈哈,我会不上来?你听着,看我的对与不对!”

  刘澜话音刚落,张,许二人亦是好奇的看向他,毕竟眼前少年几人都不认识,而主公却能知道他的身份,这如何不让两人心中充满疑惑,伸长了脖子去听下文。

  刘澜笑道:“故上蔡令甄逸是你父亲,对也不对。”

  这人怎么一口就出了先父的名讳?男孩心中不服,更有种不愿输给对方或承认眼前人的正确的想法,哼声道:“不对,不对,你错了,错了!”

  “错了?”

  刘澜边走边上上下下将男孩儿又打量了一番,在男孩身旁转了一圈又回到原地,心中万般肯定,笑道:“你有个姐姐叫甄姜,甄豫是你的哥哥,而你则是甄家的三公子,甄尧,我可的对?”

  青年一双眼眸转了又转,来回在刘澜身上打量,心中惊疑不定,看着眼前陌生人竟将自己的身世的一字不差,只把他听得瞠目结舌,知道再去狡辩也是无用,但仍然撅着嘴,异常肯定的道:“错了,你错了,的大错特错!”

  既然舅子不承认,刘澜只能祭出杀手锏,从怀中取出先前甄姜送他的玉佩,拿到孩儿面前,笑吟吟的抬起那枚玉佩,道:“甄尧,你也不用不承认,你看这是什么?这可是你姐姐送给我的,话回来,你还得叫我一声姐夫呢!”又开始诱骗起甄尧了。

  甄尧有些担忧起来:“你,你怎么会有的?是不是你抢了我甄家的玉佩,想要对我甄家不利!我和你拼了!”嘴上的凶但他还真不是个愣子,真敢上去和大人动手,只是这么骂着的同时偷偷向后退去,逃离刘澜的魔爪。

  骤然远处传来马蹄声,健马上的主人在见到刘澜三人后先是一愣,随即听到了这边的谩骂,呵斥道:“三弟放肆!”随即满面春风地迎上来,笑道:“刘县君怎么来无极了!”

  听到喝声后刘澜就远远的看去,立时眉开眼笑,而马上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在平原见过的甄豫,此时一脸风尘,居然才至无极。

  下马迎来,甄豫与刘澜寒暄一番,随即拉来甄尧向他赔罪,他又如何能够和未来的舅子真动气,即使没有这一层的关系,就以他孩童的身份也自有他该有的度量,不以为意的摆摆手,随即向甄豫明来意后便被他接引着朝甄府而去。

  直到此刻刘澜才从他口中知道了甄姜去了市集,而甄豫则率先回来通知张夫人。

  两人边走边谈,只是转了一个弯,便是来到了甄府门外,早有家丁前去叫门,门钹上印着椒图图案,只是数声,便有下人询问,听公子回府,急忙从里间将中门敞开。

  ‘噶,噶’之声响起,甄府大门朝里而开,一行人跨过门槛儿,这才进得宅院,直到此刻,才知道是好大的一座宅院。

  刚才在院外看着四周围墙,也不觉得如何宽敞,此时进到院内才知院子占地之广就是当日北机老人的‘别有洞天’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进到院中,当真是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不出的院落风光,随处可见高槐古柳,古柏银杉,各种各样的花木将甄府缀的宛如世外桃源一般,此时的三人好似刘姥姥进了大观园,频频朝四周看去。

  甄府乃是三合式的院落,它以前重楼、后碉楼、炊间、议事厅、围墙等构成,前楼为重楼,底层三开间,是下人居住的地方。炊间与议事厅、如厕等一字排开其中还包括了平时用饭的饭厅,家丁打杂的杂屋。(当然了厕所和厨房都比较偏僻。)

  而后碉楼又分为左右,右边为厢房,左边则是内院,而厢房则是另辟的独院,若要去内院,则必须绕到正门方可。内院则是府中老爷少爷夫人姐居住的地方,而在其后则又有花园。

  甄豫在前引路,三人随他沿路而行,随处可见打杂的丫鬟仆役,各司其职,分工明确,如此奢华的一座宅邸就是一些大富之家也万难比得上,而整个大汉朝也就只有那么屈指可数的几个世家能够与之相提并论!

  甄府会客厅内,时时都会有丫鬟侍奉,三人随甄豫刚来到会客厅,早有下人为他三人奉好了茶以及备上了糕果品。(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