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七百九十三章 缉拿刘澜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沮授额间立时流下冷汗,如此一来只需敌骑冲上几冲,只怕就要大败而回了,说不得冀州就要换主,忙出列,道:“元图公之计某窃以为不可。『”

  逢纪瞪了眼沮授,眼中更是闪过一丝厉色,他如何也没想到连沮授也敢来反对自己,恨声,道:“此乃淮阴侯之计,岂有不可之处?”

  郭图嘲笑一声,道:“淮阴侯之所以可用此计,只因他是淮阴侯,而你却不是!”

  逢纪脸色憋的通红,颐指怒目,道:“你……”

  沮授也不去看逢纪脸色,自顾自的对袁绍谏言,道:“当年淮阴侯背水之战确有妙着,然今日之地形,桥虽不宽阔,但是骑兵也可以往来驰骋,如此岂不是以弱敌强,以卵击石?焉有胜算!如田公所言,我军多为步兵,若阵脚一旦被敌骑冲乱,到时无路可退,而后军则只能隔河相望,一时难以援救,故逢公之见,授以为不妥,若真用此计,只怕一战冀州就要换主了。”

  沮授分析的头头是道让逢纪吓坏了,只觉背后寒风倏然,诚惶诚恐的他如坐针毡,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低敛眉眼借着衣袖偷偷擦拭额角冷汗的机会偷偷去瞧袁绍,见他并无异色,这才暗吁口粗气,心想言多必失,这出头鸟不能再做了。

  争论的差不多了,田丰与袁绍相视一眼,出来收场,道:“沮公之言甚是。”

  这是既定的谋划,当然要演的滴水不漏了,袁绍神情郑重地问道:“元皓以为。我军当如何布阵?”

  田丰再次来到地图之前,语惊四座。道:“某窃以为我军应放弃界桥,布阵于磐河之西。”说着拿手指在磐河西边。

  郭图看了看田丰指的地点。正是自己之前所言之处,大喜过望,心想田元皓果然与谋英雄所见略同,趾高气昂地出列道:“此正与某不言而合也。”

  不想田丰一点都不会做人,极不给面子,直言不讳,道:“某与公则意见虽有相同之处,亦有不同之处,相同之处皆在河西列阵。而不同之处却是我军却要布于桥头,如此则不惧白马义从冲锋。”

  好你个田元皓竟如此的小人得志,面部肌肉抽搐了一下的郭图眼中不忿,出言反对,道:“不可,若我军果真列阵于桥头,就是少量敌骑冲锋其势也难以阻挡,此阵岂非正如公孙所愿,主公且不听其败亡之论!”

  虽然郭图说的不错。但有一点他就不知道,这也是田丰为何会如此笃定,列阵桥头能拒公孙瓒的原因之一,环视一周。将众人表情尽收眼底后才不疾不徐道:“麴将军昔年在西凉之时屡以数千步兵破数倍羌骑,深晓以步破骑之法,之前我以详询。一旦敌骑冲锋便难以停步,而麴义将军麾下先登死士骁锐。足可以一当十,雒阳与刘澜龙骑军一战便可见一斑。到时由麴义将军守此桥,定能克敌制胜,适才某与鞠将军前往界桥已察看清楚,心中已有定数,到时定可保无虞!”

  袁绍大喜,奋袂而起,道:“麴义何在?‘

  鞠义应声出列,道:“末将在!”此战以麴义为前部先锋,将张郃,高览之军暂归其指挥,颜良,文丑,你二人率领左右两军,布阵界桥二岸,以防公孙小儿涉水而来!”

  文丑、颜良二人上前一步,拱手,同时,道:“诺!”

  这一切虽然来的快,但众人又岂能不知晓田丰与主公达成了默契,不然为何在郭、田二人各抒己见时主公只选了田丰之计,更重要的事,田丰连如何具体安排都没说,只是口头保证就让主公同样还当即做出了部署,这完全就不是他们所熟悉的袁绍嘛,事到如今若他们还看不出来其中的猫腻,他们可就连傻子都不如了。

  底下的袁谭看了眼田丰,这一切虽然做的巧妙,但明眼人谁不知父亲早与田丰商量妥当了,看来今次冀州之战的功劳是要归在田丰手中了!

  而郭图则面色铁青,瞪着田丰一副我不服气的嘴脸,心中则恶狠狠的想总会有一天让主公倚重我的计策而不是你田丰田元皓!

  真是可笑,等到时兵败,看汝如何收场!逢纪看了眼田丰,随即嘴角翘起了一丝细微弧度。

  众人纷纷退下,田丰却将张颌、高览与崔巨业留下,袁绍看着留下的几人,不明其意,道:“元皓,这是?”

  田丰笑道:“主公,我这几日心中一直在思虑着一个更大胆的想法,经过几日思量已然成熟,故留下几位将军与主公商谈。”

  “哦?”

  袁绍轻咦一声,笑道:“不知是何计策?”

  “主公,所为善攻者,敌不知其所守;善守者,敌不知其所攻,以攻为守,以守为攻,此兵之变也,如今冀州局势看似无碍,却危机重重,稍有不慎便即万劫不复,之所以选择在界桥在邺城与公孙瓒周旋为的就是拉长幽州补给线,但只凭这并不能取胜,再加上我军多为新募兵卒,与公孙瓒百战之兵不可相提并论,所以此战不仅要用正,更要出奇,只有奇正相合,方能取胜!”

  袁绍眼前一亮,他以有所明悟,慨然而起道:“不知元皓有何妙策?”

  “能分人之兵,疑人之心,则锱铢有余;不能分人之兵,疑人之心,则数倍不足,所以此战关键便是将公孙瓒主力调走,个个击破,如此我的计策是这样……”

  几人密谈半晌,待商议的差不多后,田丰则再次走到地图处,指着巨幅冀州地图对三人,道:“正所谓声东而击西,声彼而击此,使敌人不知其所备,这一战的胜负看似是在界桥但关键却在三位将军身上担负的重任。是否能胜全赖三位将军了!”

  ~~~~~~~~~~~

  一轮明月高挂天边,也不知睡了多长时间的甄姜被丫鬟郭玉儿从睡梦中叫醒。吃了些夜食后本想继续休息只是当她躺在榻上却又毫无睡意,辗转反侧。烦躁起身后询问了刘澜所处厢房后,便拖着小丫鬟郭玉儿前去寻他,与丫鬟七拐八绕,很快便到了目的地。

  “德然。”甄姜的柔软轻声响起在房门前,很快便传来了房门被打开的嘎吱声,紧接着一道绝美的倩影走了进来。

  将甄姜让进房来的刘澜心头充满了温暖,而女孩的声音宛如世间最动听地情歌,让他心中充满了浓浓爱意,而看向她的眸子更是流露出幸福与喜悦。

  送走张飞和许褚,将门掩上后回身看向甄姜。欣喜道:“姜儿?这么晚你怎么来了?”

  甄姜修长的睫毛轻轻抖动,小嘴更是撅了起来,轻哼了一声:“怎么?不欢迎吗?”说完将头扭在一旁,道:“那我走了!”

  “怎么会,怎么会呢!”

  刘澜嘿嘿笑着上前解释道:“我就是想问问姜儿为何这么晚过来?不会又出什么事了吧?”

  “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今日我在……”话还未说完,便被刘澜拥在怀中,四目相接,摩擦出爱的火花一刻。向她的薄唇靠去。

  嘤咛一声,宛如樱桃般红润的小嘴便被他狠狠的堵住,再也发不出任何声响,就是偶然传出。也只是‘呜呜’之声,而其他声响却再也传不出来了。

  虽然和心上人热吻起来,但想到丫鬟便在屋外。若是被听到或是看到……

  微微皱眉的甄姜娇躯几乎是瞬间开始剧烈挣扎起来,但她被刘澜一只胳膊紧紧的箍着纤细的蛮腰。又如何能够挣脱的开。

  一手搂着甄姜纤细的小蛮腰,另一只手臂却是顺着甄姜那如s型般地动人曲线缓缓游动。而她也在挣扎了几下后,便无奈地放弃了。

  直到此刻,她才随着刘澜的动作而渐渐地忘情起来,一双柔荑开始无规则地在他背脊上抚摸。

  二人热烈亲吻之际,突然门外响起一道童声:“我大姐在里面?”

  “在……在。”

  听声音是甄尧在和郭玉儿交谈,热吻中的二人心中一惊,慌忙分开。二人衣衫不整,整理的同时他偷眼瞅去,只见她双颊赤红,宛如红透了的苹果,说不出的动人,看在眼里,当真恨不得狠狠地咬上一口。

  徒然,二人眼神在空中相遇,甄姜小嘴微撅,一副嗔怪地表情,在扭头之际,更是狠狠地瞪他一眼。

  就在这时,房门‘吱呀’一声再次被推开,之前见过的甄尧走了进来。

  他一进门,便急忙走到了甄姜身前,做出保护的模样,那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更是死死地盯着刘澜,说不出的仇视还是恼怒。

  而刘澜与甄姜二人却怔怔地看着他,因为心虚而不敢开口询问,一时间,屋内静悄悄地,谁也没有率先打破沉寂,虽然甄尧只是个孩子,但此时刘澜做贼心虚,又见他一副保镖的模样护在甄姜身前,在摸不清虚实的情况下,自然不敢率先打破这种尴尬僵局。

  而甄姜更是因为弟弟的表现,有些忐忑起来,好半晌,再也忍耐不住眼前氛围的甄姜试探问道:“小弟,你来有事吗?”

  甄尧宛如母鸡护小鸡般护在甄姜身前,一挺胸膛,说道:“大姐,这人是坏人,我是来保护你的!”

  甄姜听到坏人二字只觉天旋地转,还道是那些羞人事被小弟发现,本已恢复正常的脸颊再次披上了一层彩霞,狠狠地瞥了眼刘澜,好似在说都是你做的好事,被我弟弟发现了,你说怎么办吧!

  刘澜别提多尴尬了,他又怎能知道眼前的小家伙会来破坏自己的好事呢,但说来说去他只是个孩子,应该好哄一些,早已习惯性忘记之前被甄尧戏耍的他露出一个自认为和蔼的笑容,道:“弟弟,这话可不能乱讲,我可是好人,怎么能成坏人呢,不信你问你姐姐!”

  “对,对,刘大哥不是……”

  甄姜正欲从旁附和,却早被甄尧打断,道:“好人,好人会被官府通缉么?刚才我在……”

  就在这时,却听门口处传来一声厉喝道:“甄尧休得胡言!”

  众人寻声看去,只见一身青紫色锦缎地甄豫不知何时以站在了门口。虽然甄尧后面的话被大哥打断了,可前面说刘澜被通缉甄姜可听得一清二楚,好似晴天霹雳一般,眼神慌乱的看着进屋的大哥,忙不迭的问道:“大哥,发生了什么事?刘大哥他怎么会……”

  甄豫示意她稍安勿躁,转而看向刘澜,不疾不徐,道:“我此来便是通知刘县君的。”

  说完又意味深长地看了眼甄姜,笑道:“官府探得刘县君前来无极,不日便要捉拿。”说道这里便不在叙说,只是抬眼看向刘澜,本想看看他有何反应,不想前者非但无惊无忧反而还有泰山崩于前而心不乱的架势,倒是一旁的甄姜有些如坐针毡,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一股劲的问:“那,那怎么办?”

  甄豫心中暗赞刘澜一番,又听妹妹连连催问他怎么办,大感侥幸道:“还好衙门有人前来通禀,不然刘县君此番定然凶险!”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甄姜轻轻拍着胸脯一副劫后余生的样子,比当事人刘澜还要紧张,可放下心来的一刻心中又有些犹疑和担心,转向大哥,道:“官府为什么要抓德然?”

  “自然是因为公孙北平与袁本初之战了!”

  刘澜替甄豫回答了甄姜的问题,不喜不悲道:“如今我之处境,想来伯宁已有妥当安排。“

  甄豫点点头,如实说道:“母亲欲连夜送德然出城!”

  “这……”刘澜满面愁容,担忧道:“若我就这么走了,那不是连累了甄家?”

  甄豫心中一惊,不知该如何解释,支支吾吾,说:“不会,我甄府……”

  未说一半,便听一旁甄尧说道:“会不会连累,就要看你了!”说完看向刘澜,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但面上却十分地促狭。

  屋内三人都是好奇的看向十三四岁的甄尧,而刘澜更是含笑问道:“此话怎讲?”

  “若你真的要帮公孙瓒同袁大人打仗,那么只要你能将这一仗打好,只要你打的越好,我甄家也就越安全!若是你被官府从甄府缉拿或是日后兵败的话,甄府到时可真就万劫不复了。”

  此时的甄尧宛如一位小智者腹藏沟壑,谁又能想到十三四岁的孩子能有如此见地。(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