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七百九十九章 遇张合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03:16:48 源网站:999文学
  张颌愁云暗淡地说:“先州牧韩馥对儁乂有知遇之恩,不想却被奸人算计,将牧守之位让与袁绍,儁乂不得已率军投归了他。”说道这里,张颌哀叹一声,显得极为无奈:“这些兄弟本都是同儁乂出生入死的老部下,儁乂当时也没有他法,只得被迫而为!”

  说着伸手指向远处的本部人马,又道:“谁又能想到公孙北平此时南下?听闻消息后袁绍心忧如焚,急招众将商议,厅内田丰献计道:“‘公孙瓒劳师远征,乃是要与主公争夺冀州之地,如此他定不会行以战养战之法,而主公却又新占冀州,此时正是人心浮动之际,绝不可擅离邺城,只需以逸待劳即可。而公孙瓒既然不会以战养战,而我军又会与其在邺城相争,势必公孙瓒补给便会困难,而我们便可趁此良机,遣一偏师袭扰其粮道,到时主公亲率大军与之相抗,公孙瓒焉有不败之理!”

  刘澜与众人对望一眼,想到后果的几人脸色皆是微微一变,感叹着田丰此计果然是抓准了公孙瓒的七寸。至此刘澜已信了张郃三分,看向他,道:“那么他们选中袭扰粮道的将领,就是张将军了?”

  张颌苦笑一声,一副身不由己的样子摊着手,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要是能推脱末将又如何会来,不≌,..过在此处遇到刘使君却有些出乎意料!”

  刘澜戚戚焉,还好知晓了袁绍诡计,不然这一仗公孙瓒还真危险了,解嘲地笑道:“是啊,就是让刘某想破了脑袋也不会想到在此处能与张将军相遇,其实我们此行哪里是什么偏师。只不过是从此过路罢了,概因前些日子与无极县令有些误会,来到此地误以为乃是追兵,不得已才痛下杀手,不想却是儁乂,早知如此的话到可省了不少麻烦。”

  “原来如此。只是刘使君又怎会与无极县有了嫌隙?”

  刘澜摆摆手。不愿过多解释,道:“也没什么,只是一些不值一提的误会罢了!”接着又问道:“只是不知袁绍选择的袭扰地点是哪?”

  “河间!”

  刘澜点头,心想这就对了,毕竟张颌本是河间人,对那里的地形要比其余的将领更为熟悉,看来他并没有骗自己?可他为何会和盘说出?难不成是他有意要离开袁绍?虽然他对张颌并不太熟悉,只知道他最后投降了曹操,并且成为了曹魏的五子良将之一。但既然他日后能投靠曹操,这时候为什么就不能投靠公孙瓒或者是自己呢?

  想到此处,话锋一转,皱眉道:“张将军能将如此隐晦的事情告知,若是让本初知晓,只怕……”

  张颌无所谓,道:“这种事情说不说结果都一样,若是没有遇到刘将军自是另当他论。但已相遇,此事也再难相瞒了!”

  刘澜和甄俨对望了一眼。相对于更为信任的张飞与许褚,他现在更相信甄俨,毕竟前者只是一莽之夫,阵仗之事也许还能提点意见,可论起心机来就远比不上甄俨了,虽然他还未及弱冠。但他的才智却超越同龄人,见他微微额首,心中略宽,示意众人都坐了下来。

  众人席地而坐,刘澜尚未开口。便听甄俨开始向张颌问起了他此行更为具体的计划,而张颌也是有条有理的讲叙着关于田丰事前的安排,他说的极为详细,使刘澜最后的一丝不信任也彻底抛弃了。

  张颌见他眉头微蹙,料想他是百分百的信了自己,说道:“既然刘使君皆已知晓,张某便就此告辞了!”

  刘澜抬头看向张颌,心中虽然疑惑,但仍然微笑,道:“既然张将军如实告知在下,再前往河间亦是无用?若是被袁绍知晓反而会惹来杀身之祸,既然如此,儁乂何不随我离去?”

  张颌摇头叹道:“不是儁乂不愿跟随刘将军,可若就此离去,袁绍定不会放过家中老父,此次前往河间,儁乂便待将军踏平冀州之后便携老父一同来投公孙北平。其次,若是此时儁乂就此离去,袁绍必会另派他人,到时反而不美!有此二点,儁乂认为此时随刘将军离去倒不如前往河间更为妥当!”

  刘澜听他说的头头是道,深以为然道:“儁乂所言在理。”

  张颌大喜过望,想不到一番言辞居然真的说动了刘澜,趁热打铁,道:“刘使君,张将军,还有二位,今日之事,切不可在他人面前提及,当然公孙北平除外。”

  意味深长地看向三人,道:“待日后儁乂前来投效时,还望刘县君提携!”

  “儁乂严重了,日后刘某绝对不会亏待儁乂的!”

  张颌继续说道:“既然如此,那在下就在此与刘使君拜别了!后会有期。”

  一旁的甄俨眼见刘澜就要同意,心念一动,暗道不好,若他此番言语只是托词,为的是顺利离开,再来掩杀自己一众,岂不是凶多吉少?靠近刘澜对其低声耳语道出了心中所想。

  “这?”

  刘澜心中立时也担心起来,但并没有乱了方寸,此时他早已不是未经世事的‘童鞋‘,经历的事情已经使他喜怒不形于色,特意将嗓音拔高了三度,道:‘张颌将军岂是那等言而不信的小人,他即如此说,定是真的,你又怎敢相疑儁乂,来人那……”

  “主公,不可!”

  “刘使君,切务动怒!”

  刘澜骤然向张颌瞧去,果见他一脸坦荡,神色间对甄俨更是十分关心,深怕甄俨会因为自己一怒之下而受到惩处,心中彻底打消了顾虑,接着道:“既然儁乂求情,我便先记下,若下次再犯,定然不饶!”

  甄俨忍不住道:“我,我只是……”

  刘澜怒道:“大胆!还敢狡辩,翼德将他拉下去!”

  被张飞拉下去后,刘澜啐了一口,脸上从阴沉变作依依不舍。道“此子年龄幼小,有冒犯之处,儁乂切勿与他计较……”

  张颌摇头道:“刘使君,说句不中听的话,此子也是说的老实话,他也是替刘将军您着想。德然公切不可怪罪他……”

  刘澜本来也没有要真的惩处甄俨,只是做给张颌看的,归根结底还是在试探他罢了,见他回答的滴水不漏,鼻中却装模作样地哼了一声,道:“既然儁乂求情,那我便适当惩处,但他怀疑儁乂,我却不得不惩罚。以儆效尤。”

  张颌不再求情,反而充满感激地谢他:“多谢刘使君垂怜!那儁乂便就此拜别。”

  刘澜强装笑脸,道:“那好,儁乂我等就此拜别!”

  张颌虽知刘澜不再怀疑,但转念一想却也怕他未必真的消除顾虑,又道:“儁乂送上将军一程!”

  他的表态出乎了刘澜的想象,向他凝视片刻,暗道他这是要彻底打消自己的顾虑啊!笑道:“难道我还不信儁乂吗?休得再言!”

  张颌拒绝道:“刘使君不可。还望莫要拒绝儁乂的拳拳之心!”

  他话都说道这份上了刘澜也不好再说什么,勉强接受道:“既然儁乂如此坚持。只怕是儁乂不来,也不会走的安心,那好吧!”

  ~~~~~~~~~~~~~~~~~~~~~~~~~~~~~~~~~~~~~~~~~~

  送走张颌的刘澜急忙众人道:“不可在此过多停留!我们要加紧赶路。”

  三人皆是一愕,尤其是甄俨更是出声发问道:“主公是觉得张颌所言不可信?”

  刘澜摇头道:“我也不敢保证,但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三人闻听此言,都是下意识地“啊”出声来。张飞又惊又怒,骂道:“俺便觉得这直娘贼不是好人,之前主公就不该放他!一刀结果了便是!”

  刘澜笑道:“还好翼德没有鲁莽,不然可真就坏了大事!”

  转头看向甄俨,道:“你如何看?”

  甄俨犹豫不决。道:“有些不好说,只是不知他有何目的!”

  刘澜思虑半晌,方才道:“是啊,他若是没有弃袁之心,此般作为又是何苦?”

  许褚嗫嚅道:“也许是主公多虑了,未必不是张颌在待价而沽!”

  刘澜瞳孔收缩之际,却是回头看了眼张颌离去的方向,自言自语,道:“也许真是在待价而沽?”看向三人,又道:“我刘澜非是猜忌之人,正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也许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我却不得不如此,毕竟我要为诸位兄弟的安危着想。因此,立即转告众位兄弟,不能就此休息,我们这几日要连日连夜的赶路,直到安全为止。”

  话锋一转,刘澜又道:“同时派人盯着他,若他有一丝异动,我等便知他是何居心了!”

  众人一听此言,齐唱一声诺。

  ~~~~~~~~~~~~~~~~~~~~~~~~~~~~~~~~~~~~~~~~~

  “司徒,这封信?”王虎叉手低头站在王允身前,恭敬的说道。

  “你便亲自去送一趟吧!”

  王允并没有去看信中内容,叹息一声,将信交到了王虎手中,道:“路上小心,关东那边现在也不消停!”

  “诺,司徒,小人这就前往!”王虎接信告辞后,转身离开了王允书房.

  ~~~~~~~

  终于将李鸿雁劝回去了!离磐河不远的山道上,正有一位少年为摆脱了一位难缠的少女而高兴,眼前少年二十多岁年纪,身穿白袍,只是白袍因为反复冲洗而有些褶皱,但这并不能掩盖少年的风采,他骑着一头高大的白马,沿山道缓缓而上,山道没有树木,有的只是稀疏的花草,从远处观望,光秃秃的并不是什么游览的好去处。

  山势不高,不陡也不偏,十分易攀,只是在进入此处山道后骑马少年仿佛突然受到了山势的影响遽然减缓了马速,开始悠闲地走着、攀登着,仿佛数月来所有的紧要事,都随风飘逝一般。

  少年腰悬长剑,手握长枪,说不出的风度翩翩,只是他的脸上却布满了风尘之色,想来也是赶路已久。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从无极而来的赵云,他沿路打探公孙瓒所在中军,不想每每碰到的只是偏师,此时的赵云一颗心都在刘澜身上,若再次参军就只会投效到刘澜军前,让他去公孙瓒帐下效命,心中一万个不情愿。

  从无极县沿途打探一路而来,不想却赶到了磐河地界,而这数月间,冀州也彻底变成了硝烟弥漫的战场,但想象中的难民暴乱并没有发生,首先是因为袁绍初入冀州人心不稳,公孙瓒大军所到之处皆是望风而降,若有一城稍加抵抗,赵云也不会如此频频扑空,与公孙瓒中军失之交臂。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郡县都会缴械投降,也有些大城池靠着城坚粮多而固守,但他们却又从不会主动迎击,遇到这样一时难以攻下,又不迎击的城池,公孙瓒的策略便是派出很少的部队看守,并没有去强行攻取。

  他知自己远道而来,补给困难,既然是劳师远征,那自然是力求与袁绍速战,只要这些郡守不出城迎敌或者骚扰自己的补给线,他便不会去强攻这些城池,他知道,这些郡守是在看事态的发展,只要自己将袁绍赶出冀州或者消灭,那这些郡守自然会不攻而降,这一切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但公孙瓒又如何才能确定哪些郡守是抱着此般想法,哪些郡守是在虚与委蛇?趁自己大军远走后袭扰补给线呢?这自然难不倒公孙瓒和他的手下诸将。

  就拿大军路过河间国治所乐成县来说,在公孙瓒中军未抵达乐成和离开乐成南下后,公孙瓒皆派出过一队队的斥候,当这些斥候从城门飞驰而过时,乐成县内的郡国兵竟然连一枝羽箭也不敢放,对于如此没有反抗却又拒不投降的城池,公孙瓒选择了绕城而走,只留下为数不多的士卒监视,并不时派出军卒试探。

  而河间相对于这些试探的军卒,自然不会去得罪,只要他们不是来强攻他乐成县城,他自然不会去主动招惹,而那些斥候则更加不会去管,他也怕一个不好惹来了大军,那时吃苦的还是自己,甚至还有可能使自己丢了小命,好在乐成存粮充足,所以乐成县令只是紧闭着城门,根本不去管外面的事。

  听说袁绍和公孙瓒在界桥想抗,此时也不知开战了没有。赵云低头想着,却已是翻越了此座山头,看着山下景致,心道我沿路打探,并未有德然公的消息,想必德然公并不在军中,也不知该不该继续前往公孙瓒军前!

  突然勒马不前,踌躇道我是改道先去平原寻刘县君?还是先往公孙瓒处?”正出神间,忽听得山下树丛中传出一阵声响,只听一人笑道:“公孙瓒,速速下马受降!”(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