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八百章 鸾飞凤舞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公孙瓒?他怎么会在此处?赵云心想难道是失败了?这么快?不敢迟疑催动坐骑上前救援。@越下山坡越过草丛,只见公孙瓒衣衫不整,头上盔甲早已不知哪去了,此时正仓皇向山上而逃,而身后不远处追赶之人正是赵云当日的顶头上司——文丑。

  眼见公孙瓒凶险,赵云跃马向前拦去,口中喝道:“文丑!!!,休伤伯珪将军!”

  文丑本以为首功非他莫属,不想就在他毕其功于一役之时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抬头看去,只见赵云快马而来,那马初始见着还有百米多远,只是瞬间便已离他不远,多年来他心中如何不清楚赵云的能耐,此时又见他所乘宝驹,想来他此刻定是想借助马力来胜他一筹。心下立时生了三分怯意,可武人的傲气却又让他想道就算他今日有良马相助,也轻易奈我不得,反观自己虽然久战未歇,但赵云想凭着马力取我性命又何尝不是难上加难!抬眼去瞧公孙瓒,只这一愣神的功夫却已让他逃脱了去,心中恨恨道,只是便宜了公孙小儿!

  心中正自惋惜逃脱了公孙瓒,文丑徒然听到蹄声得得,抬眼见着赵云越来越近,当下屏息凝神,抓着长枪的手掌骨骼更是劈劈拍拍,发出轻微的响声。当下催动坐下马,向着赵云迎了过去。

  “此人武艺精熟!不知我和你能否对付得了?”赵云轻轻抚摸马鬃,对着马儿说道,随即就见他双手缓缓举起,将龙胆枪举在半空。龙胆枪枪长一丈四,重五十三斤,枪身乃混铁精钢打造而成。带盘龙雕文,坚固而带韧性,枪头乃白金铸就,寒光凛凛,锋锐无比。

  文丑催动坐骑,他已知赵云坐下是匹宝马。自然不敢近身再去出招,只在刚一牵动坐骑之时,便挥动‘宿铁三叉矛’做了个起手式。文丑手中宿铁三叉矛长一仗,重六十六斤,通体为宿铁打造,矛刃呈三端如叉 尖细却坚硬无比。骑马未行数步,赵云已然欺身,早有准备,手中‘宿铁三叉矛’呼的刺出一矛。向赵云胸口刺来,他生平所学乃唤‘西风击’,这一击乃是其中一招,名叫‘行行蛇蚓’,只见其手中三叉矛初始不疾不徐,可矛到中途却徒然加速,当真是快若闪电,势若雷霆。直奔赵云心口刺去,叫人防不胜防。

  这一切文丑早已在心中算计好了。他自知自己坐骑不能与赵云所比,所以才用出此招,求的便是出其不意,一击成功。

  而赵云自从与关张二人日日演武,早已不是当日的‘吴下阿蒙’,眼见文丑三叉矛击来。虽出其不意,又如何能逃得过他的火眼金睛,当即使出百鸟朝凤中的一招“托凤攀龙”,右手紧握抢杆,左手虚抓枪尾。运气提神,只听砰砰两声,一磕一碰便轻松化解了文丑杀招 ‘行行蛇蚓’。

  文丑没有时间去赞叹赵云出招之巧妙,就在二马交叉的瞬间,他便发现赵云坐下马速度慢了下来,与此同时更让他心中高兴的是赵云竟然在出招后并未收招,而这一切看在他眼中只当赵云想要打马而过后在重整旗鼓交战。

  心中暗笑一声太嫩,居然露出如此破绽,‘宿铁三叉矛’心随意至,击向赵云,他并未对赵云之前一击便轻松化解杀招‘行行蛇蚓’而改变对他一贯的看法,在他心里,赵云永远是那个武艺不错,能和他斗上三四十回合的侍卫伍长,但只此而已,实力的差距永远是一条难以逾越的鸿沟。

  可就在文丑使出‘西风三尺浪’准备乘机夺取赵云性命的那刻,他的心立时惊恐不已,原来当他以为赵云前招用老,后招未发之时使出杀招之际赵云竟然在瞬间变招,龙胆枪不退反进,枪尖直刺刺出,不停地上下摆动。

  文丑心中大急,急忙用力想要震开赵云手中长枪,奈何一连数击,赵云手中长枪好似能够翩翩起舞一般,始终无法格挡而开,眼见龙胆枪刺来,再不想办法的话今日真要交代在这里了。

  此时赵云手中长枪好似化作一只鸾凤,瞬间既至,但却没有攻向他的要害,反而是在他手腕一摆,如巨龙摆尾一般,强大的劲力使文丑右手身不由主的一松,宿铁三叉矛当啷一声落地,心胆俱破之际哪还去管跌落在地的长矛,一扭马首,便向前猛冲,向远方逃了。

  任由着文丑脱离战场,赵云心中开怀大笑,俯身拾起‘宿铁三叉矛’,这才紧追而去,文丑坐下之马只是军中上品坐骑可远无法与赵云坐下的白龙驹媲美,明明已跑出数十米,换作任何人都会认为逃脱升天,可他哪想到只是转眼间的功夫耳边便又听到一侧响起哒哒马蹄声响。心中又惊又怕,回首一看,不想赵云已然距他只有箭步之遥,料知今日难逃大难,虽然将军难免阵上亡,但死在赵云这样昔日帐下小卒手中还是让他感到羞愧,勒马立于原地,掏出腰间佩剑,架在了脖颈之上。

  闭上眼睛的文丑想要说些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又或者喊些做鬼也不会放过‘赵云’之类的话,可话到嘴边,却始终连一个字也没有喊出来。

  内心的羞耻、羞愧使他根本没有脸面去说这些话,他的眼睛虽然闭上,看不见眼前景物,但他的耳朵却仍好使,可以听到马蹄声越来越近,若在不做了断,必被眼前人羞辱,想着到时落得被昔日下人羞辱的境地,文丑心中极度不甘。

  终于下定了决心,虽然他依然没有喊出什么狠话,但他却毫不犹豫的在脖颈上一抹,想要结果了自己。

  没有了风声,没有了蹄声,仿佛连时间也已静止,文丑知道自己的佩剑并没有如愿割裂脖颈,就在他自刎的瞬间,佩剑仿佛刺入了汪洋之中。无声无息,在难翻出一点浪花来。

  只听‘当’的一声,文丑的手腕一痛,左手持着的佩剑又如宿铁三叉矛一般便掉落在地。没有死成,缓缓睁开双眸,眼前乃是赵云一副傲然的模样看着他。当真是怒气填膺,叱道:“你不让我死,是要羞辱我吗!!”

  赵云对他笑了笑,并没有说话,但却轻轻地摇了摇头。

  文丑心中更怒,但却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怒叱,道:“看在昔日主仆一场的份上,你就给我个痛快吧!”

  “此话差矣。”

  赵云摇头驳斥文丑。道:“昔日将军虽对子龙不义,但子龙却不能对将军不仁,既然将军提起昔日主仆一场,那子龙更不会害了将军性命的。”说着将‘宿铁三叉矛’交予文丑手中,道:“今日我赵云对将军仁至义尽,你我主仆情分至此作罢,待他日阵上交锋,那便生死各安天命。赵某绝不会手下留情。”

  文丑不知他有何打算,但既然有机会活立时调转马头。当然在此之前还不忘拱手道:“好。好。”一连对着赵云说了几个好字后,便转身离去,他心中虽然羞愤难当,但回想着之前的交锋却又心惊不已,暗道数月不见赵云,这厮的武艺竟然变得如此高强。难怪那些废物未能将之生擒。

  想到此处,更是不由想起之前那招宛若鸾凤一般击落自己‘宿铁三叉矛’的一击,若是他不是击打自己手臂而是周身要害,只怕自己早已命丧黄泉,想到此处。才发现后背早已流下了冷汗,狠一咬牙,回头问道:“敢问子龙之前败我那招可有名号?”

  “鸾飞凤舞……

  ~~~~~~~~~~

  界桥前袁绍与公孙两军虎视眈眈,而离战场稍远的后方袁绍则亲率步军万人整装待发,并不是他胸有成竹认定可以一战功成,恰恰是因为对实力的担忧不得不小心应付。

  双方兵力看似相差无几,但公孙瓒所率六万之众皆是百战精锐,而他真正称的上精锐的部众却未及对方半数,若非昨日广平沮授献策又如何能小胜公孙瓒一场,甚至连公孙瓒都差点擒获。

  如此一来恼羞成怒的公孙瓒今日发动了猛烈进攻,此时的袁绍早已没有了战前的雄心勃勃,反而有了丝悔意,他后悔去招惹公孙瓒这只猛虎,悔不当初。

  但此时箭在弦上他又如何敢当着众将面前表露出来?他心中虽然担惊受怕但此时也只能硬着头皮去听远方传来的厮杀声并频频向前线派出探马。

  骑着白马的袁绍不知前方战况如何,虽然探马来报公孙瓒手下严纲亲率‘白马义从’到了对岸,若是这几千骑军开始冲锋该是何等壮观?想要靠步兵阻挡真的能成吗?即使这些步卒是最精锐的先登死士。

  现在的袁绍心乱如麻,他一时希望能够痛击公孙,一时又担忧自己派步兵迎敌是不是螳臂当车?到时‘白马义从’一涌而上别说是鞠义的先登死士就是颜良文丑诸将武艺再高又如何能够抵敌的住?

  若那时公孙瓒乘胜追击而身后的这些新卒必定一击即溃,岂不是连自己都命在旦夕?他越这样想越觉得事态一定会这样发展,而心里也越来越害怕,只想快些撤回邺城据城而守。但他又想到田丰拿身家性命保证在界桥迎击必会大胜后他又有了片刻的迟疑,在马背上踌躇起来。

  这一仗自是有败无胜,但总得想个两全其美的法子离开,不能弱了自己名头又不能涨了彼方士气!寻思再三后强装镇定对一旁田丰说:“元皓,你觉得此战胜负如何?”

  “主公,一切皆以安排妥当,但战场瞬息即变胜负仍是未知之数,但古之胜者无不是占了天时地利人和,此时主公三样全占,又何有不胜之理!”

  田丰为袁绍吃下粒定心丸,使他精神为之一振,道:“元皓有如此信心,必定能够大胜公孙匹夫,只是不知此役是否能够旗开得胜?”

  田丰胸有成竹,抚须笑道:“今日必定全胜,若无意外大破白马义从如探囊取物!”

  “此话怎讲?”

  “此役全赖主公明断在此迎敌。依卑职浅见,骑兵之用,乃于平原开阔之地,或穿插或迂回,或冲锋或陷阵,而界桥本就狭窄,南北皆有磐河流经,公孙瓒若要来攻必从此桥过,若是公孙瓒用步兵来攻则罢,若是骑兵,在此狭隘之地焉有不败之理?”

  今日鞠将军已率先登军扼守界桥,文、颜二将看护两翼,如此一来,公孙瓒只有过桥一途,彼时莫说是先登精锐,便是郡县之兵亦败其矣。到时公孙瓒骑兵抵挡不住自然后撤而逃,主公则适时率后军掩杀,那时必会将幽州兵一网打尽,就是他公孙瓒亦是主公座上宾矣!”

  袁绍频频点头,听到激动处更是连连叫好,但心中还有些顾虑道:“公孙匹夫若派步兵来攻,如之奈何?”

  “主公大可放心,此事由不得他!公孙瓒远道而来力求与主公速战,而且有文颜两位将军率弓弩手守在两岸,若其只派步兵来攻又如何能够过桥?这样只会形成僵持之势,但主公岂忘了张高两位将军?到时只需两位将军断其粮草公孙瓒不攻自破矣!”

  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田丰心中生出俾睨天下的豪情,道:“而以卑职所料,公孙瓒必不会派步兵来攻,此时还请主公率领后军在此静待佳音,届时适时出击即可。主公虽在后方,实乃中军,若中军稳则全军稳;若主公乱则全军乱,主公此时切不可再有他念以免动摇军心。现今只需紧派探马打探前方战果,若我军与彼方陷入僵持则我军缓缓前行,若彼军开始后退则请主公亲率大军全面冲锋,一举荡平公孙瓒!”

  “此计甚妙,此计甚妙,与吾不谋而合。”袁绍听到兴奋处慨然道。战场瞬息万变,又岂是随意便可臆测得了?不过时时派出探马则是必须,若一有败退的消息也可第一时间退回邺城,有着邺城城高池深而防御,彼时张颌偷袭粮草若能成功,公孙瓒自然不战而退!(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