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八百零六章 胜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这是什么招式?”

  许褚哼声道:“雷音都不晓得吗,看来你学艺不精”

  九耳八环象鼻刀刀背本有八只环,挥动时八环相撞声刺人心脾,此时反转攻击,八只环碰撞声响在一瞬间竟使颜良心烦气躁,集中难以精神

  大刀奔雷般落下,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间,颜良最后一丝理智指挥着他狠狠咬了下舌尖,恢复清明,此时刀背已离其头盔近在咫尺,却如何也再落不下去分毫

  许褚想不到此人反应速度如此快,不仅破了雷音之扰更是再破音的第一时间用象鼻刀使出水网将夺命的九耳八环象鼻刀引在一旁化解了危机

  两人角力多时,一时竟难分伯仲,许褚暗吃一惊,此人果然了得,不愧能被圣长老亲自指点,只凭这份蛮力,就不输自己分毫。

  两人角力难分伯仲,但颜良却在某一瞬间发现他大刀在空中晃了几晃,竟败下阵来,正要趁胜而上,不想竟是对方主动放弃角力,在退出纠缠的瞬间,又出新招,九耳八环象鼻刀刀势一转,使得竟是“大地狂啸刀法”中的一招“无极”,无极乃属防御招式,讲究的是以守待攻。

  但此时许褚无极招式中却又与其所知不同,原因无他,只因多日来与关羽请教,与张飞切磋,使他无极之招以攻待守多,以守待攻少,准确的解释就是攻守结合,如此一来,许褚不仅能让自己得到一丝喘息之机,同又不会给他留下任何机会,可谓一举多得。

  颜良不明就里,还道此人不明无极精妙之处。竟在占据优势的情况下防御起来,若是对寻常高手,他这番变招自然无碍。但遇到真正的高手这便会成为取败的由来。

  无极此招多是以封,引。转,缠这样的防御招式为主,若是一旦使出此招,短时间虽能立于不败之地,但想转守为攻,变换攻招却是难上加难,颜良明白,只要不给他时间。那么他就会在自己的猛攻下丧命。

  趁机而上,使出了电闪攻向许褚,只是刚一出手,他便不得已改为守势,同样使出无极这才堪堪保住性命。

  此人竟从无极中攻出了杀招,果然不是易于之辈颜良守了多合,心中一动,刀锋骤然一转。

  许褚不知他为何会露出如此大的破绽,挥刀而去,不想颜良刀锋一转。同时阳光折射在刀锋的瞬间射出道道白光,不偏不倚晃在他眼前,勉力睁眼。就见颜良象鼻刀当头劈来,一招火啸欲制他于死命。

  许褚双眼被晃,难以开阖,辨不清颜良方位,但高手天生对危险的警惕却使他下意识地侧身躲闪,许是命大,竟然真就躲了过去。

  刀锋击来,从许褚握刀的手腕上一扫而过,险先将其手腕削断。总算他躲避及时,但袖口却依然被划了一条长长的口子。

  许褚背上惊出一阵冷汗。虎目圆睁,我看在你是圣长老的弟子才不忍下杀手。不想你却要致我死地,想道此处,已然动了杀心。

  颜良一击未成,哼声道:“不要以为你对无极有些造诣便自认天下无敌,而我的火啸也不是好惹的”

  颜良刚才一刀看似是火啸,但他却又剑走偏锋,将阳光能够折射的原理用在大地狂啸刀法之中,这才能反败为胜,更是差了分毫就能将许褚斩落马下。

  许褚暗骂一声卑鄙,见他此时耀武扬威,更是对其秉性不耻至极,暗道此人虽然武艺高强,却走了偏路,使些下九流的招式,今日我必将此人诛杀,以报今日之耻,更为圣长老除一不孝之徒长舒口气,九耳八环象鼻刀轻扬,打马而上。

  怒发冲冠的许褚虎须根根倒竖,神态宛若疯虎,刚一近身,刀锋向颜良的要害连连砍去,看似是酒龙却又与张飞鬼神惊里的一招,“神魔乱舞”有异曲同工之妙。

  鬼神惊矛发乃是张飞自创,不但招式凌厉更讲究的是蛮不讲理的疯狂进攻,就凭着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与他生而转机的天生蛮力大杀四方,虽然看似毫无章法的攻击却又暗合妙法,招招都是致命。

  虽然许褚与张飞交战多次,而且每次都会被此招攻的毫无反手之力,但却每每被他用无极封挡,如此他见的多了,便对酒龙加以改良,虽然招式难比神魔乱舞精妙之处,但亦有其过人之处,不仅勇猛还很精妙,如此一来,两人交手的瞬间,颜良便被逼的只能使出无极防御,一时间耳旁风声呼啸,频频防御,守多攻少。

  ~~~~~~~~

  公孙瓒与刘澜二人随众将来到阵前观战,远远看到袁营文臣武将尽出,但唯独不见袁绍身影,而交战的场中许褚却大出众人之料占尽了上风。

  当然刘澜并不在众人之中,都是公孙瓒帐下,试问他们这些人中谁不知上将颜良的名号,反观许褚不过是无名小将罢了,可他偏偏在与颜良交锋中不仅没有丝毫劣势反而还占据上风,无不是暗暗咂舌,德然帐下皆虎狼之将。相比于公孙瓒帐下,袁营众将却一脸不以为然,无名小卒岂能将颜良逼到毫无还手的地步,这自然是公骥将军故意为之的缘故,毕竟从他出战的一刻便接到的是只许败不许胜的军令。

  战场之上,许褚攻势凶猛,手上的动作不敢有丝毫懈怠,眼看一招将近,当下急用象鼻刀抵挡。

  许褚连劈数刀,不得良机,心中一动他之知我,我之知他,可谓是知之甚详,若我就使大地狂啸刀法最多是个平手罢了若是……”想到此处,却是刀锋一转,转劈为削。

  张飞随刘澜等人在一旁观看,正自为许褚呐喊,忽地“嗯”了一声,原来许褚新使的这一招却是他所创的“神魔乱舞”。

  刘澜听他轻咦出声,转头看向边上张飞。道:“怎么了翼德?”

  “没什么主公,不过仲康要赢了”说完又看向比斗的两人,按理说他两个棋逢敌手。如果继续这么纠缠下去,便是天黑了也未必能够分出胜负。可仲康却陡然变招,打乱了主次,如正常情况下他使出我那神魔乱舞招式来必败无疑,毕竟仲康只会其形不晓其中精髓,可在如今这个当口他神魔乱舞却是要乱中取胜,但颜良毕竟乃冀州名将,仲康取胜不难,可想要阵杀颜良这样见识过大场面的名将。可怕还需要三分运气。

  对此张飞最有发言权,在洛水时与颜良交手,虽然稳胜他一筹,可当颜良执意要撤的时候张飞却毫无办法,如果当时能有几分运气让颜良出现一些意外的话,那他早就成了张飞矛下亡魂了。

  场中许褚虽然用的是照猫画虎搬挪而来的鬼神惊招式,且张飞使得兵刃乃是丈八蛇矛,如今被他用在了大刀之上,何止是风马牛不相及,威力几乎连两成都没使出来。但许褚真正厉害的杀招却是电闪,神魔乱舞更像是陪衬的虚招,只起到迷惑的作用罢了。

  虽是虚招,却仍使颜良狼狈不堪。因为神魔乱舞中有电闪,电闪中又有神魔乱舞,一时间颜良只道是许褚使的是其他刀法,又如何能想通其中的奥妙,见他连连砍劈,当下也只有盲目抵挡。

  一时之间颜良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心念连动,我若如此防御任他出招。以此人蛮力不绝,到时若我先力竭必然丧命。不若此时寻机回营,如此即不会弱了自己名头。到时还可宣扬乃是奉了主公之命,比斗之时留了力,这才狼狈,此时若再不设法,到时败在此人手下,即使侥幸留条性命,也必会被众将所耻”

  想到此处,却又为如何脱身苦恼:这人攻势连绵不绝,若是轻易脱离,恐怕不易,只是如此又该如何是好”

  心中宛如算盘一般,啪啪算计了起来,他此刻想至我与死地,我若一味防守,必定难以逃离,若是与他对攻,又免不了身死,若要寻两全之法,实在困难。

  蓦然,颜良福至心灵,若我与他以命搏命他又会如何?难道在如此良机下他会随我同死不成?如此,他见我以命搏命定会先来防御,待我一击不成后复转来攻,如此我便有了良机趁着眨眼的瞬间逃离战场

  当即使出浑身解数,逼退许褚九耳八环象鼻刀,也不去理头顶的空挡,象鼻刀平探,使出了“风吼”,刀锋即直且快,却又上下飘忽,琢磨不定。

  许褚见他不仅不防御反而还使出风吼,心知此招奥妙,若执意至对方与死地,那在斩下对方的脑袋的同时也会被其拦腰斩断,而他匆忙变招招式已然不稳,待自己抵挡下此招,只需数合便能将他擒获或是斩杀。

  念及与此,收住劲力奇大的电闪瞬间就做好了抵御架势,只是让许褚想不到的是他的招式刚刚摆定,对方的大刀刀尖竟是主动迎上,点在九耳八环象鼻刀刀面上,借着一弹之力,身形一扭调转马头,驾马从战场之间逃了回去。

  ~~~~~~~~~~~~~~~~~~

  许褚追赶不住,不得不收兵回营,他俩一番好斗,已是天色将晚,众人随着公孙瓒回营,许褚行在刘澜之侧,与他述说之前那员武将恐与北机居士有所渊源。

  一边听,一边思考。等许褚说完,才知道颜良竟然与北机有此渊源,但更让刘澜好奇的却是许褚竟然还不知道是与谁他交手,大笑着道:“仲康难道战前并未相询此人姓名?”

  许褚一副漆黑却异常憨厚的面容上充满了不解,疑惑道:“战前一定要问姓名吗?”

  刘澜被问傻了,不管是胡人还是叛匪那都是一拥而上的猛打猛冲,哪有过斗将,就算都将,那也是在战场之上厮杀之时碰到的,所以对斗将还真是一知半解,并不明白,尴尬一声道:“并不是一定要问。”说着说起了他对手的来历:“此人来头不小,乃是袁绍手下头号猛将,颜良”心中对北机居士更是佩服,竟然能教出颜良这样的徒弟,而且还是随随便便的那么一教

  公孙瓒一行人凯旋而归,还未进营,许褚大胜河北头号猛将颜良这个喜讯便在三军传送开了,当他走进辕门立时全场欢声雷动,士气更是为之一提。

  未过多久,军中将校更传下令来,今夜摆设酒筵,三军大贺一番。

  三军将士听闻此讯,均兴高采烈,只有张飞等将校不明就里,此刻不无怏怏,其余将官都是喜气洋洋。

  张飞郁闷,自然因为斗将的功劳被许褚抢了先,他没捞着和颜良比斗心中愤懑,而其余中低将官皆是以公孙瓒好大喜功,只小胜一场就要摆酒庆功而愤慨,这样表现绝对是鼠目寸光,胸无大志。

  但不管众人心中的想法如何,公孙瓒帐下的多数将官却更愿意许褚今日的胜利能使自己手下兵卒多日来的郁闷洗冲干净,然后以一个绝佳状态一鼓作气打败袁绍。

  在刘澜的建议下三军开始庆贺,众将与兵卒们也不在帐内设宴,反而是出帐,一圈圈围在篝火旁,大口吃肉,大口喝酒,跳着唱着。

  如同篝火盛宴,此时那里还分什么士卒兵将,东一圈西一围,在大寨中席地而坐,有大口吃肉的,有杯觥交错的,好不热闹。

  菜无好菜,但酒却是好酒,每个士兵对菜是否的可口不介意但对酒的要求却极高。

  而对各位将领来说知道许褚是将河北名将颜良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的高手后,对于军中崇尚武力的他们自然一个个流水般过来敬酒攀谈。

  而许褚本人也都是来者不拒一盏盏地陪着他们吃酒,而一旁的张飞看着许褚那自傲的样子别提多难受了,这功劳本来是俺的啊,叹口气,喝口酒,这功劳本来是俺的啊再叹口气,再喝口酒,神情郁闷,这功劳本来是俺的啊叹息一声,又饮一盏。

  蓦地,只觉有人在自己肩膀一拍,正要发怒,回头一瞧却是主公刘澜,噌地站起身道:“司马,你怎么不陪伯圭将军?”未完待续。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