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八百一十六章 巨业之死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03:16:48 源网站:999文学
  “大胆!”枪骑千长厉声呵斥那名步兵道。∏∈,

  “大胆?”那名步卒抬起头,争锋相对,道:“幽州兵根本没有要杀我们的意思,要想杀我们,早就来了!偏偏你这鸟将军还将渡桥砍断,若是不砍断,就如此过河,幽州兵未必就能追来!”

  就是,难道非要让我们兄弟们死了,你才高兴吗?

  我们就是大胆了!

  一连数名士卒鼓噪,道:“现在渡桥已断,我们里外都是个死,不如先将你们这些鸟人杀了,拿着你们的人头投降,不一定还能有条活路!”冀州士兵们群情激昂,拥挤推搡着,眼见着就要到了爆的零界点。

  “无胆鼠辈,看枪!”千长怒火中烧,一挺长枪就要上前将出言不逊者斩杀。在他心中,即使自己,甚至是自己的家人被他们侮辱也可以理解他们此时的心情,但他们敢侮辱崔将军,那么便再情有可原,他也不会有一丝容情,定斩不饶!

  “不可!”

  关键时刻崔巨业阻止了千长,一脸大势已去的无奈,叹道:“都是人生父母养,再说,我们都是主公手下的将士,切莫自相残杀!”说着转向那几名带头的步卒道:“你们的心情我能理解,既如此,我也就不去强求你们,你们可以回头去向幽州兵投降,不必陪我在此送死!”兵士的反应太激烈了,崔巨业不得不妥协,若真施以雷霆手段,只怕会适得其反,反把军士逼反,既如此反倒不如放他们离去,以免扰乱枪骑兵军心。

  之前求情那名小卒听闻崔巨业此言,抬起头赤红着双眼,道:“若幽州兵杀俘,岂不是白白送上性命?”

  “你欲如何?”

  崔巨业不想这些人即不愿与自己一同杀敌又不愿转身投降,脸色阴沉。冷哼一声,道:“浮桥已断,无法过河!我以容你等向幽州兵投降,绝不见怪。不想你等反而不去!”说道这里,大喝一声道:“说,你等到底想要如何?又要意欲何为!”说道最后,已是怒不可遏的喊了出来。

  “我等但求将军容我等涉水而去!”

  那人哀声恳求暴怒的崔巨业,道:“拼杀难逃一死。投降也不过是一死,反倒不如渡水而去,未必无有一条活路!”

  “什么?”

  崔巨业难以置信的看向那人:“此时天寒,若是涉水,未至中途恐怕便有不测!”

  “啊!”

  崔巨业话音刚落,就听到几声惨呼声响起,同时伴着震颤大地的马蹄声传来,抬头看去,只见黑漆漆的夜里满是火光闪耀,眼看着幽州兵就来到了不远处。崔巨业不再理这些步卒,转向本部枪骑兵,道:“众将听令,准备交战!”

  片刻,枪骑兵列好了作战的队形,乃是锋矢阵型,顾名思义,就是全军形成箭状的样子,而主将崔巨业的位置则在最前面,阵型刚一成形,崔巨业就现身前依旧被步兵挡着。

  见这些人依旧跪伏于地。刷的一声,舞动大刀厉声喝道:“你等闪开,若贪生怕死,自去渡河便是。如有愿随我与敌决死一战者,归到骑兵身后,准备冲锋,与敌死战!”

  “与敌死战!”枪骑兵不愧是崔巨业引以为傲的军士,此时群起应和,当真是气势逼人。响彻云霄。

  冀州兵只有少数人退至枪骑兵身后,其余大多数人正欲渡河,却听一道清亮的声音响起道:“你们不必渡河,只在一旁即可,我保证会善待你们。”

  赵云看向对面冲锋阵型之前那人,见他身材壮硕,倒T字的络腮胡,一身漆黑墨甲,头戴青铜兜舆,并非是高览,惋惜一声一日纵敌,数世之患!不想追了良久,还是让他们破坏了浮桥,逃脱了大半!失策,失策。对着崔巨业喊道:“不想高览竟将崔将军留在了此处阻拦与我?”

  崔巨业看向说话之人,只见他一身白衣,衣白马更白,手握龙胆枪,浓眉大眼,阔面重颐,其后战旗只写着一个大大的幽字而无身份旗号,无法从中判断出来人是谁,问道:“你是何人?”

  “我只是个小人物,姓赵名云,草字子龙!料想将军也不会识得!”说道这里,却是话锋一转,道:“不过话说回来,将军连自己的对手是谁尚且不知,此战失利,亦在情理之中!”

  崔巨业只感两颊滚烫,羞愧难当,虽说世上无常胜之将,但直到此刻才知敌方主将姓名,却实乃奇耻大辱,他立在锋矢阵前,看着数倍于己的敌军,虽说抱着一死的决心,但是想到这些兄弟,谁人不是人生父母养,就这样让他们随自己赴死,却也有所不忍,虽说沙场交锋,身死难免,但以弓骑兵都不敌的部队自己这些枪骑兵又如何能是对手,而且又是大军新败,兵无战心之时,这不正是以卵击石,让自己这些兄弟白白送死吗?

  崔巨业深知慈不掌兵的道理,他一直以马革裹尸为荣,但真到了这一刻,心中却又有了一丝犹豫,不是说他怕死,而是他舍不得身后这些老兄弟们陪着自己白白送死。

  此时浮桥已断,加之天黑,就是彼军连夜搭起浮桥,亦休想追上高览,若是能保全众人性命……崔巨业想到这里,却听赵云说道:“崔巨业,此时你已无路可逃,何必白白送死?若愿归降,某保证必不加害你,到时公孙北平也会重重嘉奖并且重用你,如何?”

  “哈哈,黄口小儿大言不惭,你能做得了公孙瓒的主?”崔巨业嘲笑也似的说道:“再说,你可曾听过忠臣不事二主?,世上只有战死的崔巨业,无有投敌的崔巨业!”

  “崔将军,难道你就如此执意而行?你即使不为自己考虑,也要顾惜身边的众位将士!谁人不是父母生养,他们死了,家人又有何人照料?就是将军你自己难道不替父母老幼想想?”

  崔巨业仰天长笑,道:“赵将军,你不用在此扰我军心,我便实话告诉你,正是因为我老父老母健在。所以才誓死不降,若是投降,老父老母必死无疑!”

  “但是他们却不一样。”

  叹了口气,崔巨业回头望了一眼众兵卒。对赵云说道:“赵小将军若果有怜我之情,不管何时也好,可否放他们一条生路,若如此,崔某万死难报!”

  “将军。我等愿与你同赴死难!”枪骑兵群情激昂道。

  “住嘴!”

  崔巨业心中一暖,但依然厉声呵斥道:“你们还有父母妻儿需要照料,与我不同!”

  “将军!”

  众兵士齐下马跪伏在地,恳求道:“我等誓死不降!”

  赵云看向这些骑兵,他在袁营年久清楚袁绍部将士卒的底细,但他如何也想不到眼前这些人竟然如此不畏生死,这倒大出他的意料。

  就在这时,只见崔巨业下马扶起其中一名千长,并示意众人一齐起身,道:“我意已决。你等休得在言,若是你们果然顾念我的恩情,每年到我坟前望我一眼即可!”

  说完,又对赵云道:“赵小将军,将军难免百战死,可否与某杀上一场!”说完又大喝一声道:“若是我有不测,你等切不可胡来,到时归降即可!”

  在赵云的认识里,这位崔巨业崔将军兵书战册、战场厮杀较弱,却是位十分擅长占星卜卦的术士。但此时赵云没想到他却是位宁愿牺牲自己也要保全士卒的将军,即使临死之时更是要与自己厮杀一场,要以此种方式结束自己的一生,这不由让他对崔巨业另眼相看。对他的为人与所带的部队自内心的钦佩。

  赵云点点头:“好,我便与将军斗上一斗!”说完对身旁众人道:“白马义从与幽州骑兵只可在一旁掠阵,即使我有危险,亦不可上前援助!”言罢,一舞龙胆枪,喊道:“崔将军。请把!”然后双腿用力,一夹马腹,白龙驹迎面冲了上去。

  “来的好!”崔巨业翻身上马,一提大刀,策马迎上,左右兵将举着火把,在一旁为两人喝彩。

  两人身影越来越近,在火光掩映下,两人瞬间交手,赵云对他敬重有加,不忍杀他,只三回合,便知崔巨业不是对手,遂留了五成实力。

  此时转马灯般交战,眼见机会出现,百鸟朝凤枪法第一式丹凤朝阳瞬间出手,将他手中大刀震在一旁,枪尖瞬间便停在他脖颈间,道:“崔将军,你输了!”

  明月当空,繁星无数,明月当空,洒下光辉无数,照在崔巨业脸上,赵云只见对方刹那间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随即就见他不顾喉前枪尖,亦是毫无顾忌的挥刀砍向赵云,赵云急忙将枪头一转,‘当’的一声便将崔巨业手中的大刀磕向一旁。

  崔巨业趁此时机,撤在一旁,拱手道:“赵小将军年纪轻轻,便有如此好的身手,这一仗败的不亏!”说着掏出腰间佩剑道:“还望小将军不管战后也好,此时也罢,放了我这些兄弟!崔某感激不尽!”说着掉转回头,对着众人道:“你们要好好活着,替我活着!切不可为我报仇!”说着横刀自尽。

  “将军……”

  “将军……”

  枪骑兵众兵士齐齐围了过来,跪倒在地,哭诉着已死的崔巨业,祭奠着他逝去的亡灵。

  见此情景,赵云叹息一声,随即高声喊道:“崔将军为你等而死,你等自要好好爱惜自己,我自会遵从崔将军遗志,待战后你等便各自离去罢!”

  又即传令道:“厚葬崔将军,对如此的将军,我们理当尊重!”

  ~~~~~~~~~~~~~~~~~~~~~~~~~~~~~~~~~~~~~~~~~~~

  高览率弓骑兵自渡河之后马不停蹄,奔向了易县,直到天蒙蒙亮,奔行了数十余里后,知道幽州兵如何也赶不上来后,才敢休息。

  当他们跑完十余里后,个个疲惫不堪,但高览此时仍不敢放松警惕,依然派出了斥候巡视四周,队伍即使原地休息,也是暗自防备,一有危险立即便可迎敌。

  弓骑兵乃冀州精锐,军事素养非常优良,只是小半个时辰便已恢复大半,喝过水补充过口粮后,便开始精神起来,他们是训练有素的精锐,平时的操练早已练就了,只是坐下的坐骑却并不能如此迅的恢复,但此时战马也比之前口吐白沫的样子精神了许多。

  商议断后之时,只有高览与崔巨业两人,弓骑兵们并不知道崔巨业带着其余部众断后,所以他们一路来并不清楚为什么要如此亡命奔逃,难道不等身后的友军了?

  但此时见着就自己这些许人马出来,心中已然明白大概,在这个时候,他们自然不敢去问高览,但心中却都抱着一个心思,那些弟兄们的仇,一定要报,他们暗自下着决心。

  而高览心中则异常悲痛,自从休息后他一句话也没有说过,就连口粮都没有吃过一口,只是嘟嘟嘟的喝着葫芦里的水。

  喝着葫芦里的水,好似饮酒一般。这些水要是酒该多好,可以大醉一场!长长“唉”的叹息一声。

  直到天已大亮,虽然坐骑依然无力,但他却依旧下了命令,立即行军,即使不骑马,也要牵着马走。

  弓骑兵们没有任何抱怨或者犹豫,一个个怒瞪着双目,好似能够喷出火来,所有人都清楚这仇恨般的眼神是对‘白马义从’,是对幽州兵的仇。(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