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八百二十二章 生隙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17 23:40:29 源网站:八一中文
  邺城,议事厅内。

  “咚!”暴怒之中的袁绍将身前矮机掀翻在地。

  他脸色青紫,双眼如欲喷出火来,之前还在阶下跪坐的幕僚们一个个惊站而起,分列两旁的文武如田丰、许攸、高干、淳于琼等人这么多年来还是头一次见到袁绍发这么大的火。

  “围攻故安的高览崔巨业败了!而且崔巨业还丧命在了巨马水!”袁绍咆哮如雷,说话时嘴唇都在颤抖,扫视一眼众人,继续道:“更为可恨的是,张颌竟然反了!”

  “张颌降敌?”

  田丰第一时间就知道了问题的严重性,胸中如被巨石砸中,喘不过气来,好半晌强迫自己冷静的他在心中想道,我与张颌乃是知交,他为人如何我又岂能不知?况且张颌深受主公知遇,临战虽不能以死相报,却万万不会投敌,若张颌投敌早就投了,何必等到此时?难不成事有蹊跷?”

  大厅中一片死寂,所有人都缄默不言,唯独郭图逢纪等人,挑衅般看着田丰,上屋抽梯之计是他所设,张颌更是他举荐之将,主公雷霆之怒自然是冲着他的,所以一个个摩拳擦掌,准备随时落井下石,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田丰!”

  袁绍目光犀利的看向田丰,几乎吼破了喉咙:“你不是拿项上之头担保张颌不会反吗?现在你还有何话说!”

  田丰快步拿起散落在地的战报文书,一目十行看完,心中已然知晓原委,不紧不慢,道:“主公,战报有所蹊跷!”

  田丰看向冷笑中的袁绍,他知道其为人如何,但此刻再看其嘴脸,心中不免生厌,但此时不仅要为张颌忠贞分辨,更要为自己性命开脱,说道:“纵然张颌如何英勇,既然已被制服,又如何能够轻易逃出营盘?既然逃脱营盘,为何不是夜深人静之时,反而是日落时分,如此光明正大的逃脱而营中将士直到张合逃出营盘方才发现,如此疏忽职守,我看要治罪,也要先治这些人护营不利,任由嫌犯逃离!”

  田丰迎向袁绍的目光,继续道:“若果如文书中所言是有瓒军接应,只此一点便不足为信。若是张颌果有投敌之心,而我军营盘守卫又如此薄弱的话,那瓒军必不会只是接应张颌逃出,而是该一举攻破营门,所以瓒军接应一说实不可信!”

  说道这里拱手道:“主公万万不可听信一面之词,此事必定另有蹊跷!”

  “好一张伶牙俐齿!难道说投敌的贼人没罪,反而誓死杀敌的将士有罪不成?”

  袁绍按捺一下心中怒火,冷笑道:“前线杀敌的将士有罪,降敌的大将反而无罪,难不成本将还要褒奖他投敌有功不成!”

  一旁的郭图在匆匆来到议事厅后,先前他并不知主公匆忙召见所为何来,及见到主公怒斥田丰,心中不由一怔,待听完他二人对话,已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猜出了个大概,心中略一思量,计上心来,出列道:“主公所言正是,若张颌果是一心为主的忠贞之士,且又问心无愧,那么何来潜逃一说,即使他当真受了莫大的冤枉,也可待日后向主公分辨。”

  他看了眼田丰,转向袁绍,谄笑道:“主公宽厚大度且又明察秋毫,届时自会还他清白!再者,若张颌果无降敌之心,又怎会夺营而走?只此一点便可知张颌早已包藏祸心。”

  而郭图身旁一人,两颊清瘦,眉毛粗长,留着八字胡须的逢纪早已跃跃欲试,在郭图抢了风头之后立即出列,禀道:“主公从军多年,自当知晓将领莫不是以杀身成仁马革裹尸为荣;以投敌背主为耻,若张颌果因委屈而逃又恰巧与瓒军相遇,自可杀身成仁以明其志,又岂会成为阶下之囚?”

  顿了顿,逢纪继续道:“主公英明神武,何人是忠何人是奸心中自然知晓,像张颌这种狼子野心之徒,即使降了敌军,也要诛其家人,不如此不以儆效尤,不如此不以警示后来人!”南阳的逢纪与颍川的郭图素来不和,但在对付田丰一事上,却变得极有默契,此时挺身助拳道。

  “两个废物!”

  许攸对他两人的说辞很不满意,在对付田丰及河北士人上他们选择了联合,毕竟无法将田丰搬到的话,哪一方也休想争取最大的利益,原以为有他们两个出面足够了借着这个由头可以将田丰搬到了,可没想到两个废物却避重就轻,这能不让他生气吗,现在最关键之处不是张颌到底有没有隐情,而是主公迁怒田丰,这件事绝不能只将一个张颌搬到,可两人偏偏从一开始就将矛头对错了人,心中不由大骂:田丰如此辣手之人你们不想方除掉,反而却在计较一个小小的张颌,真是鼠目寸光!出列拱手,道:“只可惜张颌并无家眷居住在邺城。”看了看当中三人(田丰,郭图,逢纪)良久,他才缓缓说道:“虽然张颌并无家眷在邺城,但邺城之内必定仍有张颌残党!”

  “子远可知是何人?”袁绍心中一惊,他心中害怕之极,与公孙瓒交战正是关键时刻,若是有张颌残党开城献降,岂不是就要身首异处了吗,想到恐怖处,急忙问道。

  许攸冷笑一声,凝视袁绍,道:“此人就在厅中!”

  此言一出,厅中人人耸动,表情不一,你看看我,我看看他,想要从其他人脸上瞧出异象,判断出那位通敌的贼人。

  袁绍看了眼许攸,见他并没有开口要说的意思,催促,道:“到底是何人勾连公孙小儿?子远快快说来。”

  袁绍说完后竟是紧紧地抿着嘴咬着牙,看来只要许攸说出是谁后,定会第一时间将他处死!

  许攸目光最终落在了田丰身上,撇起的嘴角低低发出一声冷笑,这回定要搬倒你!拱手说道:“此时厅内只有田丰一人为其辩护,可见其必是张颌同伙,早与瓒军勾结!”许攸说的斩钉截铁,脸上没有一丝犹豫,好似他说的就是事实一般。

  一语出口,惊动了在场众人,他们相互看了一眼,都知道这只是许攸陷害之词罢了。

  “主公……”田丰不禁被吓了一跳,平日里他就是舌灿莲花,到了此刻早已是百口莫辩了。

  袁绍缓缓的坐在跪垫上望了眼田丰,看着他虽只是人到中年,却已华发苍颜,心中突然闪过一丝不忍,若是他最信任的人都背叛了他,那这莫大的议事厅中又有几人值得他信任?

  他心中的怒火瞬间消于无形,软软的坐在榻上,没有再刻意保持风度的坐立,就是这么盘腿坐着,良久良久,只见他闭上双眼,双手无力的摆动道:“田丰是不会有异心的!”

  “主公!”

  田丰心中满是感动,心情激动的看着他,不想一旁的许攸见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说道:“即使不谈田丰是否与瓒军勾连,但田丰之罪又岂只一条,便是之前大逆之言若传与前线将士耳中岂不是寒了将士之心?攸以为,只有将田丰首级送到大公子处号令三军,如此一来,前方将士自会感恩戴德,方才不会生出激变来!”

  看着阶下赞同许攸建议的文臣武将,竟然没有一人站出来为田丰开脱,看着那些极少部分选择沉默的人,首映眼帘的乃是沮授,袁绍喉结动了动,最终还是忍耐住,叹口气道:“此事押后再说,现在要说的是:故安大败,我儿袁谭被困河间,田别驾的上屋抽梯之计早已功亏一篑,接下来的战事却该如何是好!”

  “主公息怒。”

  田丰虽然知道袁绍有意保全自己,但这一系列的惨败恐怕自己早已不在见信与袁绍,但此时为了大局,不得不硬着头皮说道:“此时主公依然要以不变应万变,此只其一,其二……”

  袁绍听到田丰说以不变应万变,稍有缓和的面色再次变冷,冷笑一声,摆手道:“以不变应万变,田别驾说的倒是轻松!”

  “主公且容丰说完!”

  “主公,此人狼子野心,切不可再受其蛊惑!”一旁许攸、郭图等人高声阻止道。

  “公与,此事该当如何,你有何见解,且说来听听。”袁绍没有去看许攸,郭图等人,反而看向未说一言的沮授,道。

  “主公见问,授自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沮授拱手说道:“当此之时,虽为冀州之忧,实为主公之忧!瓒军携大胜余威,若邺城失,不过是冀州易主,但主公若何?”

  袁绍点头道:“继续说!”

  沮授抬起头,看了眼田丰,又继续说道:“当此之时,莫不可再坐以待毙,反而要主动出击,化被动为主动,只是我军可战之士本已不足,而此时再与瓒军决战,反而不智。”

  “公与即说要主动出击,又说不可与瓒军决战,如此一来,却该如何?”

  “主公明鉴,兵法之道以正和,以奇胜,田别驾之谋,本是取胜之道,奈何兵无常势;水无常形,故安之败,殊为可惜,但事已至此,却也只能另寻他法,不然此战必败!”

  沮授叹息一声道:“不过情势虽急,却也有扭转乾坤之法,此时瓒军营中缺粮已是众所周知,但故安通畅,此战若想反败为胜,困难重重!除非……”

  “除非什么?可使我军反败而胜?”

  “久闻刘虞与公孙瓒不合,若主公能使其切断公孙瓒粮道,那么此战便可反败而胜!”

  “甚好,公与此计甚好。”

  袁绍思虑片刻,立时喜上眉梢,道:“不知派何人前往刘虞处!”

  “若大人信得过授,授愿亲走一遭,游说刘虞!”沮授慨然请命,道。

  “好,好。”

  袁绍笑道:“公与亲自前往,自不会有辱使命!”

  “主公英明!”田丰随众人附和,心中感慨着想道还好公与与某所想一般,不然定要坏了大事!

  “主公,兹事体大,我请立即离开邺城,前往幽州!”

  “公与这就要走?即使不收拾行囊,难道也不去和妻儿作别?”

  “主公,此时冀州安危要紧,家人次之!”

  “好一个一心为主的沮授沮公与,此战若胜,本将自会重重奖赏!”

  “谢主公!”(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