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八百二十八章 激斗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最终一刻迟迟没有到来,公孙瓒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四处小心张望的文丑和他脚下的一直羽箭,以为眼花了,愣了好半晌才算彻底反应过来发生了何事,情不自禁的仰头狂笑起来。

  而在另一边已然陷入绝望之中的公孙范在见到如此一幕发生后,苍白的脸庞涌起一抹潮红,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是谁偷施冷箭?打落冷箭后的文丑嘶吼出声:“是谁!”扭转头向冷箭射来的方向看去,大惊失色:“刘澜,是你?”

  刘澜并没有理会文丑,将白金弓收起之后,随许褚来一同到公孙瓒旁,道:“兄长德然来迟,还望恕罪”

  “无妨,无妨!”公孙瓒再也控制不住激动的心情,仰天大笑起来,而陷入绝望中的幽州兵们则齐齐舒了长气,更因为公孙瓒劫后余生充满了对刘澜的感激,看向他的眼神中全是难以言状的崇敬。

  “德然,真的是你,竟然真的是你!”看着刘澜熟悉的面容,公孙瓒一颗早已去到地府的心终于回位,脸色浮出得脱大难的喜悦之色,难以自抑地不停念叨着,德然真的是你,真的是你,我没有在做梦,我不是在做梦吧?

  “那是谁?来的这支部队是谁?”站在城楼上的袁绍焦躁难安地对着身后众人道。

  “没有任何旗帜,看不出是谁!”

  一旁的叹息声中突然传出一声惊呼,刘澜,用那黝黑巨刀者除了他还能是谁!

  这一声惊呼好似瘟疫一般迅速蔓延,众人齐齐看向远处那人,直到远处的身影与刘澜的影像重叠,这才百分百的肯定扭转战局者确是他。

  这一刻所有人心中都透着一丝惋惜。甚至还有人在想刘澜若能晚来片刻那公孙瓒可就成文丑的刀下之鬼了。

  这样的想法并不缺少支持者,若文丑能将公孙瓒击杀,这一仗也就可以宣告结束了,可刘澜又一次将战局改biàn ,改biàn 的更加莫测起来。

  又是这个刘澜坏了我的好事!袁绍恶狠狠的说道,他的声音很低。递到没有人听到,但他从其看向远方刘澜的眼神中和那不停颤抖的身体众人都清楚现在的袁绍恨极了他,是啊,在雒阳他曾经有机huì 除掉他,可终因为仁慈而养虎为患。

  在一方的欢呼和一方恨之入骨仇视中,刘澜对公孙瓒从容说道:“大哥的伤要不要紧?”

  看着近在咫尺的刘澜,就是身受再重的伤也感觉不到疼痛,公孙瓒摆手,道:“这点小伤还要不了我的命。”看了远处的文丑一眼。却突然小声道:“谢谢贤弟又救了为兄一命!”

  “自家兄弟不必这么客气。”刘澜话未说完,公孙瓒因为激动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其中更有一丝血箭从嘴角流出,虽然极力掩饰,却又如何能够瞒得住他,心头一紧,关心地说:“大哥身体要紧,先回营恩养。待此处事了,再与大哥说些要紧事!”

  文丑眼睁睁看着公孙瓒退去而没有动作并非是顾忌刘澜。而是他身边的壮汉,战场斗将与江湖剑客间的厮杀有异曲同工之妙,就是对一些不知从何冒出来的新人心存忌惮,这中间虽然滥竽充数者多,但偶尔冒出一个来那可就有可能变成烫手的山芋,到时不说会不会阴沟翻船战死当场。光是平手都会被当做垫脚石助其蹿升高位就让不少知名大将受不了。

  “你,姓甚名谁!”

  文丑指着刘澜身边的壮汉问,首先一点这壮汉区别于其他刚冒尖的新人,他与颜良交过手,身手虽然在冀州军里被‘挂号’。但名zì 却无人可知,所以他想要在交手前探探这位身手了得的大汉的底,希望分析出刘澜身边突然冒出来的莽汉是何路数!

  “许褚!”

  刘澜替他回答了,并极具挑衅的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你是打算斗上一场,还是摆开阵势杀上一回!”

  他现在的冀州骑军分散在四周,但刘澜带来的幽州骑却已经摆出了一副冲锋的架势,此时若是整军厮杀,那不是正好中了刘澜的下怀,他若是趁已方队形不整突下杀手那自己的骑兵可就遭殃了,就算让他答应给出整军的时间,文丑也不敢真的相信他的保证,到时骤然临之的进攻只会更加凶猛,毕竟战场上的保证空口无凭,谁信了谁就真是傻子!

  心思百转的文丑紧握‘宿铁三叉矛’,嘴唇微阖,道:“斗将!”同时双腿一夹马腹,舞动着兵刃,矛尖微抬,对准刘澜第一时间奔掠而来。

  文丑说动手就动手,根本没有给他退出战圈的机huì ,掣出屠龙刀正要抵挡一旁的保镖许褚却第一时间纵马而出,显然他料到了文丑会玩出其不意这一手。

  许褚迎上去的同时矮身躲过其兵刃,然hòu 手中的九耳八环象鼻刀却是一招丝斩中的回眸望月,大刀猛掠而至,其上的八环更是叮铃声长鸣不止,便连城头上的袁绍都能听闻。

  文丑从容收矛,并没有因为许褚攻来的大刀而慌张,反而是讥笑了一声后才会者不忙地递出一招,与许褚硬碰硬!

  文丑为何会如此,乃是因为颜良自与他切磋之后,两人私下研究过许褚的路数,所以今日这一战若是换了张飞关羽胜负还未可知,但偏偏是许褚,那今天这场好戏可就不一定怎么收场了!

  文丑的三叉矛好似有着魔力一般,牵引着许褚大刀向一旁而去,而且兵刃好似变成了连体婴,粘着怎么也不能分开。

  这一招诡谲如神,名唤西风舞,但最要命的地方在于不是他如何勇猛霸道,暗合理法,而是针对许褚大地狂啸刀法,若是他仓促回击那文丑就会趁机让拿如同连体婴的两柄武qì 分离,同时刺入许褚周身要害,而这。才是西风舞的精妙所在,不仅能粘附使对shǒu 让其无法使出杀招,还能在扑捉战机的瞬间不在纠缠不休而一击毙敌性命。

  但文丑还是低估了许褚的能力,在他发现这一招厉害之后,手中大刀的环扣声骤然中断,其后就听许褚高喝一声:“开!”。就见大刀好似能用处太极推手一样,将死缠烂打的‘宿铁三叉矛’远远推了出去。

  刘澜不知许褚刚才是吃了大亏还是占了大便宜,一对眼眸一眨不眨地盯着战场,不敢有一丝懈怠。

  当两人打马而过驻马原地后,许褚眉头紧锁,脸上说不出是心有余悸还是劫后余生,但在心里想的却是文丑还真不可小窥啊。

  难道许褚吃了亏。早已退到老远的刘澜望着一击后再也没有出手的许褚,心里为他担忧,但随即却发现许褚的嘴角高高翘了起来。这一细微的动作让他骤然将目光转向了文丑,却见他此时握矛的手掌已换到了左手,而刚才抓矛的右手还在不停颤抖着。

  难道是文丑想阴许褚,结果反被他给阴了一把?再次看向嘴角翘起的许褚后更加确定心中所想,而让他更加肯定的事情是许褚在嘴角翘起的同时那柄手中一直低垂着的象鼻刀却又被他高高举起,同时奔向文丑。

  只见他手中象鼻刀舞动如风,连周边尘土都被卷席,在身边荡起近丈余的沙暴。随即重达八十斤,粗如碗口的象鼻刀便如彗星撞地球。拖着长长尘尾,气势凌人地当空砸落而下。

  文丑心头一震,原本只能左手握矛的他迫不得已下改为双手横托。

  “碰!”

  气贯长虹的一击竟被文丑接了下来,战场四周齐齐传来了一声倒吸冷气声,那一对对双眸满布着震hàn 。

  许褚不好受,但文丑却更狼狈。没有给他任何喘息机huì ,第二击深谙打狗随棍,一击之后便又紧随而上,所谓一而竭再而衰,这一次的力道与速度就差了太多。

  在这生死关头。若是继续这样毫无作为,只知防守的话那迟早是要被夺去小命的,文丑现在就是不想拼尽全力都不行,不等许褚第二击落下,不退反进的他舞动着三叉矛使出了‘行行蛇蚓’!

  ‘宿铁三叉矛’初时不疾不徐,矛到中途徒然加速,当真是快若闪电,直奔许褚心口而来。

  许褚不想文丑这一招速度如此惊人,改攻为守,刀身挡在胸前。

  “当啷!”

  金铁交击的铿锵声连连作响,尤其是象鼻刀身之上有八个耳环,如此一来象鼻刀便像是一口大钟,而三叉矛则成了敲钟横木,击打在刀身上发出了震天的声响。

  一连击出三矛的文丑在收矛的瞬间再次使出行行射蚓,但这一次他却并非是直刺,而改为了横扫,这样的效果自然是为了受面更大,对许褚的伤害也最重。

  象鼻刀再次响起悠扬洪亮如暮鼓钟声,或者说是文丑击打在刀身,刀身又击打在许褚胸膛后八环发出的颤鸣声。

  文丑手不停歇,一连攻出了十余下行行射蚓,许褚的身形在马上变得摇摇欲坠,若非是他身强体壮,在这一连串的攻击下来恐怕早已命归西天了。

  他胸前凹陷了一块,连衣衫都变得苍夷满目,

  遭受如此重击的许褚连哼都没哼一声,但眼睛却开始变得赤红,遍布的丝丝红丝看上去尤为渗人,文丑永yuǎn 不会知道,能当上许村村长的人不仅是武功强,还要接受无止境的挑战,这样的挑战让他体魄变得犹如钢铁般坚硬,所以那十多下的敲击对他又算得了什么?

  事物都是相对的,虽然许褚抗了下来,但文丑却终于熬不住一连十多次使用行行射蚓,他想退到远处来缓解双手被过度使用后的恶果,但此时的许褚哪容他从容退下。

  “文丑,你在找死!”

  许褚爆发出了滔天的杀意将文丑笼罩,赤红着双眸向退去的文丑杀去。这一次,你不会有任何反抗的机huì !(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