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八百四十一章 子义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温恕养气功夫另刘澜佩服不已,如今温恢来了,他很有兴趣的问了起来,其实也没啥的,无外乎读书、练字、抚琴、下棋还有作画几字,用他的眼光看这也就是琴棋书画这君子四雅,这一点上刘澜也相差无几,只不过是把抚琴换成了垂钓,作画变成了练刀。

  今日刘澜就独子一人在房中博弈,一局还未下完,刘安却出现了,发生了一件大事,出乎意liào ,却也在他意liào 之中,在当今的青州境内,田楷刚被曹操大败一阵,有些实力的,也只有刘澜一人了。

  刘澜来到府事厅,接到消息的众人都已齐至,正在厅内低声攀谈,直等他步入厅内,众人施礼,刘澜示意各归其位后,道:“将使者请来。”

  很快,使者进得厅,施礼道:“北海使者见过刘郡守。”

  刘澜抬眼看去此人,来者八尺高的个子,留着美髯,脚下沉稳有力,说话不卑不亢,朗声大笑道:“原来是孔北海的使者?看来孔北海有难了是不是。”

  “正是。”

  刘澜点点头,继续道:“若我料得不错,一定是黄巾贼。”

  “郡守怎知?”

  太史慈看向刘澜,眼中满是难以置信,心中惊道自己一言未发,竟全被他猜中,若说猜北海有难,这个不难,但能将是何人来犯北海都料到,这个却着实不易。想道此处,心中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也不去理这使者的问话,更不去理会众人惊奇的眼神,只是神秘一笑的刘澜又道:“我与孔北海当初曾一同讨董。也有过数面之缘,但他帐下皆认得。只是足下却未曾见过,不知足下高姓大名?”

  孰知三国的刘澜自然已经猜到眼前人是谁。但却也不敢肯定,遂有此问。

  太史慈对刘澜心中早已起了一丝敬服,躬身道:“在下复姓太史,单名一个慈字。”说着便呈上书札。

  刘安上前接过书札转呈刘澜,细细看完,点头道:“此事我已知晓,你暂且下去休息。”见他欲言又止,为稳其心,道:“放心吧。所谓救兵如救火,明日我便率兵前往北海。”

  太史慈离开后,刘澜与众人商议一番后才遣退众人,只留下张颌,道:“俊乂,北海有难,而俊乂又欲离开,恐怕我不能亲自相送了。”

  “德然公说哪里的话,北海事大。当然以北海要紧。”

  “俊乂如此想,刘某也就心安了。”顿了顿看向张颌,沉吟良久,道:“刘某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德然但所无妨。”

  “北海之事,敌众而我寡,我实想留俊乂助我一臂之力。但又恐俊乂……“

  张颌目光犀利,道:“德然公既是如此说。俊乂又岂是忘恩之辈,敢不效死。”

  “什么?”

  刘澜难以置信的看向张颌。道:“俊乂愿yì 助我?”

  “愿yì ……”

  刘澜绝对想不到张颌真的再次留了下来,但他心中也是清楚此时的张颌就好似关羽入曹营一般,但既然张颌留下,他也不管他只是留一时半刻还是长久,只要他能多在一天,便增一分留下他的机huì 。

  ~~~~~~~~~~~~~~~~~~~~~~~~~~~

  当夜,刘澜甄姜二人说不尽的相思话,抵不住的难舍情,两人就如此相拥而眠,第二日刘澜起了个大早,而甄姜因夫君就要上战场,这一夜可以说是在担忧中度过,在他起身的瞬间,也醒了,为他穿好衣衫,整理仪容,本想亲自为他送行的,但在刘澜一通歪理之下也只能收了此意,遂在房中作别,只是当他前脚刚跨出房门后,一颗芳心便算是彻底悬了起来……

  与众将来到校场,只见三军鼎盛,在一番豪情壮志的言论过后,随即点起五千人马向北海行去。出黄县,过曲城,直奔北海郡而来。

  这一日大队扎下营帐,关羽乃是先锋,在前充当工程兵的角色,遇山开路,逢水搭桥。

  此时张飞独自在营帐内转了一圈,突然看到不远处太史慈正自练箭,张飞虽说武艺精湛,但对箭术却知之甚少,此时见太史慈箭矢迅猛,也不知是好是坏,心中嘀咕这厮在此处卖弄,若俺也懂得箭术,定要上去羞辱一番。

  张飞为何会如此?盖因前日主公对公孙瓒的夸赞,用主公的话那就是这古往今来敢用戟做趁手兵刃者莫不是沙场猛将,而他手中拿杆戟,分量少说也得有七八十斤,在军中能使如此重量冰刃者估摸着也只有关张徐三人了。

  虽然张飞不屑,可心里却不是味,尤其见到太史慈不仅兵刃了得,可偏偏还有着一手神箭术,也就是转身离开之即,突然计上心来,‘啪’的一声双掌拍在一起,笑的连铜铃般的眼珠都眯成了一条缝,我怎么把他给忘了,看俺老张给他来一招那个什么什么杀人之法。

  说着大笑而去,他本想说‘借刀杀人’之法,只可惜借刀二字认得他多一些,而他却又如何能晓得借刀,若是将这俩字拆开来,那他更加认不出来。即使合在一起,那也得有‘杀人’二字一齐出现,方能蒙出,若是没有,那决计就认不出来了,而他此时就是想说出这话来,也一早忘记了。

  他来到甄俨的帐内,见其正自看着一本他根本认不出名zì 的书籍,也未理会,说道:“有没有空跟俺走一遭。”随即又道:“把你那弓也一并拿上。”

  甄俨放下手中竹简,好奇的看向张飞道:“张哥有啥事啊?”

  “有啥事?”

  张飞没好气的将甄俨提了起来,恼道:“当然是大事了,不然俺来找你作甚?”

  甄俨拿起射日弓,但又有些不放心,随即又将一旁的精钢戟提起,道:“张哥,到底发生了何事了?”

  “还不是那个太史子义。”张飞没好气的说道,心中却想着该怎么继续往下编纂谎话。

  “太史慈?太史慈怎么得罪三将军了?”甄俨更加好奇了。

  “你看见那小子那把弓没有?”

  “看到了,那可是把宝弓,名叫轩辕,听说是上古轩辕黄帝所铸。”甄俨不假思索的说道。

  “宝弓不宝弓俺不知道,俺只恨俺老张不会那弯弓射箭之法,不然定要让那太史子义知道厉害。”

  甄俨被张飞说的满头雾水:“张哥,到底怎么了?那太史慈得罪你了?”

  “唉。”

  张飞叹息一声道:“只可惜他没得罪俺,不然俺能让他好过?是他在俺耳边恬噪,说他的弓法天xià 无双。”

  “什么?”

  甄俨一脸震惊的看向张飞道:“这太史慈也忒猖狂,岂不知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说着竟是满脸不屑,道:“像他这样小瞧天xià 英雄,迟早要吃亏。”

  张飞眼珠子一转,道:“吃不吃亏俺是不知道,反正你是吃亏了。”

  “我?我吃什么亏?”甄俨不解道。

  “还不是他在俺老张面前吹嘘自己的弓术了得,所以俺便想到了弟弟你,便在他面前将你吹嘘了你一番。”偷看了甄俨一眼,又道:“你猜那小子说了些什么?”

  “三将军,你怎么在他面前提我?”甄俨面色微变。

  张飞骂骂咧咧,道:“俺知道懂箭术的就你一个,(当然还有一个,可他总部能跑到主公耳边煽风点火吧?)俺不提你还不成说俺是箭术高手不成,若是他要与俺比试,岂不是立时就被揭穿。”

  甄俨苦笑一声:“三将军有所不知,俨的箭法比之子龙将军、主公差之甚多.”

  “什么?”

  张飞立时大叫起来:“你是说子龙也是使弓的高手?”

  “当然,俨与子龙将军比,差之许多。”甄俨如是说道。

  张飞当即转身,道:“我这就去找子龙。“嘴上却是咕哝道:“怪不得那太史子义要说甄俨如那什么什么小丑一般。”

  “三将军,你刚才说太史慈他说我什么?”甄俨听清了三分,但却又不敢肯定道。

  “没什么,没什么,也许是我听错了,瞎说呢。”张飞急忙掩饰,心中却乐开了花。

  甄俨见他如此,心中更加肯定,本来就是少年,哪受得了这个啊,跟枯草一般,一点就燃,恼羞成怒,道:“张哥,你且莫去找子龙将军,我这就随你去会一会那太史慈,看他的箭法是否真如嘴上所言一般,当真是天xià 无敌!”(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