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八百六十二章 张飞泡妞(特别篇)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翌日一早,练完武的刘澜直接前往军营将张飞拽了起来,后者跟在他身后一连问这主公,咱这一大早这是要去哪?

  “去集市。¤頂點小說,”

  天色尚早,连朝食都没过,市集哪还有往日的喧嚣,别提多冷清了,转了几转没有收获的刘澜在寡妇驴肉铺前驻足,看了眼驴肉铺迎风飞扬的幡,道:“先吃了早饭,也就差不多能干正经事了。”

  张飞嘀咕道:“这么早能有什么正经事!”

  “能有什么正经事?帮你娶夏侯姑娘算不算,难道你不想?”

  张飞忙不迭的说:“想,当然想。”

  刘澜神秘兮兮的说:“那就什么也别问,吃完饭,一会我再和你说。”

  二人前后脚进了驴肉铺子,可惜这里没有‘火烧’,只点了一盘驴肉片还有一碗驴肉汤,这蔡寡妇心灵手巧至极,相比于其他食肆主食只有米饭,蔡寡妇的驴肉铺子却卖着大拼,对于刘澜与张飞这两位地道的北方汉子来说,这几日的米饭可把他们吃惨了,但好在有蔡寡妇的驴肉铺,倒也算有了一处改善伙食的地方,也正因为这一原因,他们时常光顾驴肉铺。

  饭桌上,张飞听刘澜说今日的正经事与自己娶夏侯涓有关,再吃起驴肉来,难免食不知味,不管这驴肉做的有多香,只是草草几口下肚,只要找个空便会问:“主公,今天到底要干什么啊?”

  刘澜夹了块驴肉,放在嘴里细嚼一番,又喝了口汤。这才将筷子(著)放下,打量着张飞。见他一脸焦急的盯着自己,笑道:“今天哥哥我帮你泡妞。”

  “泡妞?”张飞还是头一次听到泡妞一词。不明其意的看着他。

  “对,泡妞。”

  见张飞一脸茫然,刘澜想了想又道:“也可以说是追女。”

  “追女?”张飞似有所悟,但却不知是怎样的追女法。

  刘澜傲然道:“今天我要帮你成为一名地地道道的金装追女仔。”

  “金装追女仔?”

  张飞被他说的早已不知东南西北,对他口中的话更是闻所闻所,问道:“这到底要干什么?”

  刘澜笑语道:“虽然我要为你提亲,但前提还需要你自己努力。”

  “主公,你说的太深奥了,俺都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

  刘澜讳莫而笑:“先不说哥哥为你提亲。她的父母会不会答应,便是你,昨日说出那些话,我可是担心的很啊,你到底是对人家姑娘一时心血来潮还是真的喜欢人家姑娘,若是一时心血来潮,我可不会帮你,若你真喜欢她,那你就先让她答应嫁给你。”

  “可是这不是私定终身嘛……”张飞有些犹豫。悻悻的说道:“主公,这样于理不合吧?”

  “于理不合?那我和甄姜算什么?你个呆子……”刘澜附耳低言道:“今日不管如何,你都要让她亲口答应你。”

  张飞的心立时沉到了谷底,焦虑不安。道:“这恐怕有点难……”

  刘澜咬了口大饼,咽下后说道:“愚公移山知道吧?”

  “不知道。”

  让你平时多念点书,你偏要放猪。看着张飞搔头,坐在那里嘿嘿傻笑。刘澜心头突然想起后世的名言,苦笑一声。向张飞解释了一番后愚公移山的典故后,道:“所以说。只要你真的喜欢夏侯姑娘,真的肯下工夫,那么她一定会说出来的。”

  说着拍了拍张飞,道:“只要功夫深……”后面那句话却又咽了回去,难不成还要再给飞哥讲讲老李的故事?

  张飞神情坚定,道:“主公,你说吧,俺该怎么做。”

  “这泡妞,必须要不怕苦,不怕难,而且还要脸皮厚。”将声音小了三分,低声道:“必要时更是要无所不用其极。”

  张飞不想泡妞竟是如此高危的一项工作,有些担忧的问道:“主公,俺还是不知道要如何做啊?”

  刘澜诡异一笑,看了眼张飞道:“你吃好没有,这项工作可是很费体力的。”

  张飞急忙扔下碗筷,站起道:“吃好了,吃好了,主公你快教教俺。”

  看了眼已经十分热闹的市集,刘澜缓缓起身道:“我这有泡妞三策,绝对让你打杀四方。”说着在矮机上放下足够的饭资,转身出厅,道:“走,咱们先转市集。”

  两人离开了驴肉摊子,开始在市集毫无目的的转悠,此时市集车水马龙,人来人往,早已没有之前二人刚来时的萧条,沿街多是叫卖的商旅,卖茶的,卖米的,卖胭脂,卖水粉的,不一而足,应有尽有,只要你有需要的,绝对能在此处获得。

  而大多数店铺也已开启,穿过一排排林立的店铺,来到一处拐角,刘澜眼睛突然一亮,笑道:“走。”

  看着刘澜向一名卖狗的摊主走过去,张飞尾随在其身旁,道:“主公一个卖狗的有什么好看的?”

  谁说要看卖狗的了,刘澜解释道:“不是看,是要买,买了以后让你送给夏侯涓。”

  张飞听后立时眉飞色舞,看着他的表情,刘澜心中一怔,没想到这小子到挺有泡妞的潜质,孺子可教,孺子可教。说着便来到狗摊前,狗笼里大狗小狗,黄毛狗,白毛狗,黑毛狗,应有尽有,在笼子前看了半晌,身后突然传来张飞的大笑声:“主公,你看这狗怎么样?”

  刘澜循着张飞的喊声望去,只见这小子站在一只黑毛的大狼狗笼子前,正嘿嘿笑的逗弄那狗。

  那狗十分高大,长相又凶,连刘澜都看着心慌,这要是拉去给夏侯涓指不定出什么乐子呢。正要开口,却听一旁的狗贩献媚地笑道:“您两位可真会挑,这条狗可是和野狼配种生下的。才卖一贯。”

  一贯?这他妈就是条狼也不值一贯啊,你竟然要卖我一贯。你把我当成冤大头了?刘澜心中一番痛骂,摇摇头道:“这狗一般。我再挑挑。”

  转向一旁观瞧,张飞尾随刘澜而行,蓦地眉飞色舞,道:“主公,你看那条狗,你看那牙口……”

  刘澜回头瞧了眼跟在身后的张飞,见他频频回头看向另一只黑色狼狗,望了一眼,只见那狗比之前那只还要凶上百倍。顿时大怒,只觉那狗越看越丑,越看越恐怖,不无好气地说道:“你买这狗要干什么?是要看家护院还是要林间狩猎?”

  见主公面色不善,张飞有些心虚地说:“主公,不是你说要买狗送给夏侯涓吗。”说道最后声音却低不可闻。

  刚才还以为他明白了,这哪是明白的意思。刘澜一阵气苦,道:“要送也要送漂亮点的,可爱点的。都是土狗,可你买这么一只又丑又恐怖的狗干什么?去吓他?”

  张飞张了张口。想要辩解,但口中却只是:“俺……俺……”了半天,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就在这时。刘澜眼前蓦然一亮,只见前面不远一处小笼子里关着一只出生未久的小狗,纯身是极为短的乳白色毛发。眼睛乃玉石眼,耳尖钝圆。当真是可爱之极。

  来到笼前,招呼一声小贩。道:“这狗怎么卖?”

  那老板想也未想,开口就是一贯。

  “也是一贯,你还真当我是大头不成?”

  刘澜没有好气道:“刚才那狗你说一贯倒也无妨,这狗我看才刚刚睁眼吧,你就敢卖我一贯?”

  老板嘿嘿陷笑道:“那尊客您说个价,只要你说的合适,小老儿就卖您了。”老板又将皮球踢了回来。

  刘澜可不会杀价,见老板这么一说,想了想,试探的说:“最多半贯,不然我就去别处逛逛。”

  “行,行,半贯就半贯。”

  那老板虽然极力掩饰兴奋之情,可刘澜又如何不知道被这老小子算计了。可为了张飞,这半吊五铢钱值了,正要交钱付给老板,张飞却一脸献笑走上来,道:“主公,是俺送给夏侯姑娘的,这钱当然要俺花了,怎么能让主公替我出呢。”

  张飞抢着付钱,刘澜却将张飞推在一旁,说道:“你我还分什么彼此?”说着将钱交付了老板,又向它处逛去。边逛边对张飞说道:“你一会儿自己去见夏侯姑娘。”

  “一会儿我自己去见夏侯姑娘?”

  张飞心头一紧,说道:“难道主公你不去?”

  我去干什么?我去给你当灯泡?刘澜一阵无语,道:“我当然不去了,你自己去,但千万不要去她家找她,知道吗?”

  “可是那我该……”

  刘澜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累过,难道培养‘精装追女仔’就这么难吗?心中叹息一声,道:“你不是知道她家在哪里吗?那你就在她家附近等着,他若不出来,你就一直等,一直等到天黑,若是到了天黑还未出来,那你就明天继续去等。”

  张飞听完,恍然大悟,道:“那若她出来了呢?”

  “没想到你小子反应到快。”

  刘澜笑骂一声道:“若她出来,你且不可上去和她攀谈,也不可让她瞧见你,等她到了你认为适合二人相处的地方,你便装作与她偶遇的走出来,明白了没?”

  张飞竖起大拇指,淫笑道:“主公,俺真没想道你这一手还真高。”

  “那是当然。”

  刘澜自鸣得意之时,突然想道什么,忙说道:“那这狗你打算怎么办?”

  张飞想也不想的说:“当然说买来送她的。”

  蠢材。刘澜心中暗骂一声,道:“你要是如此说,就怕她不会要。”

  张飞有些急了,问道:“那该怎么办?总不能白买吧?”

  “嗯。”

  刘澜沉吟半晌,骤然福至心灵,笑道:“你就这么说,说你路上遇到的,见这小狗的妈妈死了,你可怜它,就准备抱回去收养,然后你就拜托她,让她帮你养。”说道这里却是对张飞附耳道:“到时候你对她说,你一个粗人,怕照顾不好这只小狗,拜托她先帮你养着,等养大一些,再让她给你送回来。”说道此处,却是自鸣得意道:“如此,他便百分百的会收下了,而你日后也可以借着探狗的幌子找她了。”

  张飞心中有一些犹豫,担心道:“主公,这样真没问题?”

  刘澜信誓旦旦的说道:“放心吧,只要你按我说的做,绝对没问题,不但她不会拒绝,不一定还会彻彻底底的爱上你。”

  “真的?”张飞乐开了花道.

  “真的。”

  刘澜心中却是想这天下的女人都一样,富有同情心,而且更容易母性泛滥,他敢保证,夏侯涓绝不会拒绝张飞的请求,说不定还会彻彻底底地爱上如此富有同情心的张飞。

  张飞此时信心满满,恨不得早点去见夏侯涓,急不可耐:“主公,那咱们接下来干什么?”

  “买花。”

  张飞诧异的看向刘澜,道:“主公,城外到处都是,市集里又怎么可能买到花?”

  刘澜心中一想,这花市也只在雒阳见着过,至于襄平甚至是黄县还真没见过有卖花的地方或是卖花的人。脸上一赧,道:“走,出城去摘。”

  说着二人急忙向城外走去,两人刚步出城,刘澜想起那日前往的小路,当先领路,同张飞走了过去,要说刘澜认识的花中,除了玫瑰、牡丹也就再没有能瞧出来的,可最坑人的却是,满眼里哪有叫做玫瑰、牡丹的花。

  万般无奈之下,只能和张飞将最漂亮,最艳丽的几朵摘了下来,刘澜这才说道:“我的泡妞第二招,便是送花。”

  似笑非笑道:“宝剑配英雄,鲜花赠美人,到时候你该说什么,明白了吧?”

  “不明白。”

  额滴神啊。刘澜一拍脑门,愁道:“到时候你就夸夏侯涓长得漂亮,你要将她的美丽往你手中的花朵上说,就说她和花朵一样美丽,明白了没有。”

  张飞顿悟:“明白了,明白了,主公你就放心吧。”

  “好,那你就去找他吧。”

  两人又向原路返回,刚行数步,只听张飞问道:“主公,你不是说三策吗?怎么才送花送狗两策?”

  刘澜叵耐一笑道:“我这第三策却不需要再送什么东西了,而是要讲。”

  张飞不解道:“讲什么?”

  “讲故事。”

  张飞眉头紧皱:“可俺没有讲过。”

  “没讲过你就编啊,你就编你在讨董时将吕布杀的大败而逃,冀州之战独斗颜良、文丑最后将他们杀的哇哇大叫,徐州城下又把曹操的胡须割掉,反正你经历过的事情,必须是打仗的事情都能讲成故事,你就可劲编吧。”

  “这……这不是……”

  张飞本想说这不是吹牛嘛,不想刘澜没好气的说道:“什么这不是,那不是的,反正你就将你在战场上如何英勇的事迹讲给他听,既使是假的,她又怎么知道,不过你可不能真的说将曹操的胡子割了,不然人家当侄女的,还不替叔父报仇?”

  刘澜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不要多想,只要听我的话,按我教给你的做,保准让你抱得美人归。”

  “行,主公,我听你的。”

  两人加快了步伐,直到路口这才分离,而刘澜则独自一人返回小沛。

  刚进府衙,就见甄俨迎面而来,刘澜立即将他招呼到身边:“俨儿,我正有事找你……”

  甄俨面容一整,道:“主公找我不知有何事?”

  “前往徐州的事情。”(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