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八百七十章 至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03:16:48 源网站:999文学
  撕心裂肺的疼痛使刘澜悠悠转醒,微微睁开双眼,就见张飞好像在为他处理伤口。@,

  刘澜此时浑身无力,看到这里便即不得不将眼睛阂起,突然有一道宛如绞心裂肺的疼痛传来,使他‘啊’的一声大喊了出来。

  下一刻刘澜再次陷入昏迷,只是在他昏迷前,却听一道温柔似水的声音响起,道:“像你这样,不等治好他的伤,他就要在你手中疼死了,还是我来吧。”

  “这人是谁?”刘澜在还有最后一丝清明时,在心中问着自己,只是下一刻他就再次不省人事了。

  “德然。”

  甄姜穿着一袭紫玉罗衫裙,腰间系一条明黄缠带,青丝绾起,用凤翅金钗固定,一对柔荑将衫裙提起,风风火火的跑到刘澜身旁,低下头娇羞无限道:“德然,我今天好看吗?”

  眼前美人儿对刘澜的诱惑绝没有因为已经成婚而有所消减,看着他娇艳的容颜,他感觉自己的口水都要流了出来,那股邪火更是在身下燃烧了起来,嘿嘿说道:“美,太美了,简直比月里的嫦娥都要美。”

  “姜儿。”

  说着,刘澜动情也似的伸手握住了甄姜柔弱无骨的柔荑,轻轻将她拥在怀里,只是瞬间,便有些疑惑,道:“姜儿,怎么你的手……”

  甄姜娇嗔也似的横了他一眼,恼道:“我的手怎么了嘛?”

  充满了疑惑的刘澜道:“你的手一直是光滑柔顺,如羊脂白玉一般,现在怎么摸上去反而有些粗糙呢?”

  好似有一丝不安。又好似有一些娇羞还好像是不愿,甄姜挣扎了数次。才将柔荑从他手中挣脱出来,妩媚的斜了他一眼。道:“我也不知道。”

  刘澜看着他欲拒还迎的娇俏模样,最后一丝心火被点燃,在她耳畔轻轻低喃了数声,只见甄姜水汪汪的大眼睛满是**,双手环在他的脖颈,声如蚊呐道:“德然,我也想了……”

  刘澜好像成了等待开始比赛的队员们,而甄姜的声音便成了吹响开场哨的裁判,得到指示的他立即将双唇吻在她的樱桃小口上。舌头仿佛灵蛇一般,钻进了他的口中,寻找着其中的滑腻……

  而他的双手更是开始对甄姜上下其手,从娇俏挺立的臀部缓缓而上,直到攀上了她的圣女峰,心中突然一惊,道:“姜儿,我记得你一直是菠萝形状的,怎么现在反而有些小了。成了木瓜形状的呢?难道这东西还能小了不成?”

  ~~~~~~~~~~~~~~~~~~~~~~~~~~~~~~~~~~~

  “啊……”

  刘澜突然被一声惊呼还有身上的疼痛所惊醒,全身四散的疼痛让他紧紧地皱起双眉,慢慢地睁开了双眸,只见眼前有数道身影。渐渐地,缓缓地最后终于合为一体。

  看着眼前貌美的村妇,刘澜惊呼一声。道:“刘茵?”随即他的眼神变得失落起来:“不,你不是她。”刘澜有些难以置信这世界居然会有如此一模一样的两个人存在。若不是他的个头比刘茵矮了多半头,认出他不是刘茵的话。不然她不管如何说,刘澜也不会相信,突然想到了什么,立时去找怀中女子的钱囊,可是找了半天,他却发现手臂好似没有一般,根本没有听他的指挥,心中一惊道:“我的手……我的手呢?”

  “流氓,流氓,快放开我,快放开我……”

  村妇的惊呼声伴着剧烈的挣扎,一直不绝于耳,只是刘澜之前并没有听清楚,直到此刻,才传进他的耳中。

  刘澜震撼的看着这位将自己压在身下的村妇,震惊的问道:“你这是要干什么?劫财还是劫色?”

  美貌的村妇早已吓的毫无血色,此时哪还理会刘澜嘴里说些什么,只是惊叫连连的喊道:“流氓,流氓,快放开我,快放开我……”

  直到这一刻,他才彻底恢复了清明,突然感觉手中有一丝温热,这才吁口气,心中想道:“还好,还好,还有感觉,还有感觉,看来没断了……”

  突然想道自己正被眼前美貌的村妇劫色,急忙看向将自己压在身下的村妇,这一看不要紧,顿时让他的老脸红的好似关羽一般。

  原来村妇的腰间正被刘澜左手死死的搂在怀中,而右手却若‘让子弹飞中的姜文’一般抓在了村妇的山峰上,只不过区别在与一个是坐在床上,一个是躺在床下。

  看着眼前的情景,再想想梦中画面,心中想道:“怪不得姜儿的菠萝变成了木瓜,原来是摸错了?”

  情难自禁,竟然轻轻捏了一捏,更是大发感慨:“我靠,虽然隔着粗布衣服,但这手感难免太……太好了吧.”

  村妇感到刘澜作恶的手在自己羞处轻轻揉动,心中更加恐慌,更加剧烈的挣扎起来,再次挣扎的她却突然发现他这一次并没有任何阻拦,竟然使他很轻松的就逃离了魔抓,从榻上跳下,气喘吁吁地的看着他,眼中满是戒备与愤怒。

  刘澜勉强撑起身子,后背靠在榻前,看着眼前漂亮的村妇,问道:“姑娘,你刚才为什么会爬上我的床?难道你要……”说道这里,眼中竟然有了一丝惊恐之色。

  村妇啐了一口,怒道:“这是我的床。”走到门边,掀起帘子,恨声道:“你现在立即给我走,立即走。”说道最后已是有些声嘶力竭了。

  刘澜并没有理会女子要赶自己离去,而是好奇的问道:“你的床?我怎么会在你的床上?”好奇的打量四周,这才发现,这里并不是自己的居室。

  “请你立即离开。”

  “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请你立即离开。”

  这一刻刘澜有一丝恍惚,好似又回到了当年矿山与刘茵斗嘴的时光,可就是这么一瞬间失神的刘澜却发现她面容越来越难看越来越严肃。说话间更有一丝不耐烦,正要起身。却感觉全身疼痛,如何也无法起身。尴尬一笑,道:“看来我就是想走,一时也走不了了。”

  村妇冰冷的声音响起,道:“这我不管,请你立即离开。”

  刘澜面色疲倦的看着眼前娇美玲珑的年轻村妇,说道:“姑娘,看来是你救的我了,刘某谢谢你,可是我真……”

  “走。”村妇吼了出来。骂道:“我本好意救你,不想救下的却是你这样的淫贼,你刚才既然有力气作恶。”说道作恶二子,却是口中喃喃,根本听不清楚,只听她继续道:“此时却说没力气走,我岂能信你,你赶快给我走。”

  “姑娘,你既然救了我。自然知道我刚才在昏迷,昏迷中做出了一些恶事,你又何必如此斤斤计较呢?”

  “若是昏迷中,我也不去怪你。但你……但你……”说道这里,竟然面颊红似火炭,心中本想说但你清醒后却立即作恶。我岂能留你。可他毕竟是女子,这种话又如何能够启齿。

  刘澜脸色随即变的阴沉。没有好气的说道:“行了,行了。我走,我这就走。”话音刚落,就见张飞慌慌张张的掀帘而入,道:“主公,他们追来了。”

  原来张飞在屋外听到村妇的惊叫声,偷偷看一眼屋内春情,(此时刘澜虽然还在昏迷,但他却将村妇抱在了怀中)立时退出了房门,出去放风。

  不想刚出房门不久,就看到了那些人手中拿着环手刀,在村中挨家挨户的搜查,而且更有数人向眼前村妇的屋舍走来,慌得他急忙进屋,准备带着在故宫潜逃。

  就在这时,只听砰砰砰的敲门声响起,并伴随着咒骂声:“妈的,快给老子开门。”

  村妇见眼前情景,若是此时让他们走,必定害了他们的性命,说道:“你们别出来,我去把他们打发走了。”说着向屏风后走去,同时看向张飞道:“你来帮我一把。”

  张飞不明其意,但还是走到屏风后,问道:“干什么?”

  “把它移开。”村妇用手指向屏风后的浴盆道。

  张飞虽然不知道村妇要干什么,但此刻万分焦急,他也不敢多问,只是与村妇将浴盆移开。

  将浴盆移在一旁,只见村妇蹲下身,打开了一处暗格,说道:“你们就躲到这里吧。”

  张飞好似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看着眼前的一切,惊道:“怎么会,怎么会有地道?”

  村妇打开了入口,只见一道木梯通往地下,对张飞道:“这不是地道,是地窖。”

  张飞好奇道:“你怎么将地窖建在了屋内?”

  村妇横他一眼,道:“别问这么多,快去将他扶来,你们就躲下去。”这地窖本是他遇到危险时躲藏的地方,不想却被他们知道了,也不知是福是祸……

  村妇向屋外走去的同时回头,看着张飞扶着刘澜向地窖走去时突然道:“等他们走了,你们也必须走。”将暗格放落,并将浴盆移回原位,便走出了屋外。

  从里间走出,村妇整整有些凌乱的衣衫,这才打开屋门,图一开门,就见眼前四五名手中拿着刀的大汉,惊叫道:“你们是什么人?要干什么?”

  原来这些人早已轻松打开了院外简易木门,当房门打开后看到村妇惊惧的神色,其中一人冷冷的道:“老子是什么人?”说着冷笑一声,拿刀吓她道:“老子是强盗,你说强盗会干什么?”不容分说,一把将女子推进屋中,与此同时一众人也是冲进了屋内,只见为首之人喊道:“给我搜。”

  农家院就这么大的地方,一张纺机还有些晒干了的农作物,而在木墙上则悬挂着一件蒿衣,几件农具,一览无遗。

  其中一人看到旁边一间内室,抬步走了过去。

  村妇看着眼前凶神恶煞的强盗就要进入她的闺房,一旦被发现了地窖岂不是危矣?当即壮着胆子上前拦住那人道:“这是女子的闺房,你们怎么能随便进。”

  猥琐男子看着挡在身前的村妇,只见她貌美惊人,起了淫心,嘴里淫言色语道:“不仅你的闺房我要进,便是你的人,老子也要进。”说完拦腰将眼前这位娇小玲珑的村妇抱起,急不可耐的笑道:“大爷我今天便好好疼疼你。”

  身旁众人见他起了色心都露出会心一笑,只有那位领头人脸色不快的看着自手下抱着美娇娘向村妇的闺房走去。当见到他掀起了村妇闺房前的帘子,突然就在原地再也不动了,心中一惊,握着环手刀的手掌紧了紧。

  只见那人淫笑了数声,回头道:“哥几个,你们先去办正事,等俺收拾了眼前小娘子再去寻你们。”说着便淫笑着步入了房内。

  领头男子没有走,其他人自然也不敢动,听着里间的大笑声和惊叫哭泣声,一个个蠢蠢欲动,但头领却仿佛充耳未闻,暗哼一声,掀帘走了进去。

  女子闺房内的布置极为素雅,没有什么奢华的装饰,只是在床前插着一朵百合,而一侧则是一座屏风,只是屏风不大,根本无法藏人。

  副头领进来,连摸都没有摸一下的色魔似哀怨又似明悟一般,陷笑道:“十六哥难不成看上了这娘们?”说着跳下了榻,道:“十六哥先,十六哥先……”

  那名叫做十六哥的男子并没有理他,转道屏风之后,见屏风后的浴盆内装满了水,上前检查一番后才又回到门前,冷冷的说:“穿好你的衣服赶快离开,若是办成了正事,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若这次这事失败了,老子第一个就将你那玩意剁了。”

  那人听首领发怒,心中的兽欲顿时全无,立时跟了出去。(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