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八百八十一章 回沛县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03:16:48 源网站:999文学
  甘倩微微低垂臻首,不知所措地伫立在原地,此时房内只有他与刘澜二人,但二人均没有开口说话,房内说不出的旖旎和暧昧。

  甘倩悄悄的看向他,眼中射出复杂的神色,欲语还休,芳心如小鹿一般乱跳着,而心境却早已凌乱不堪。

  只是片刻后,刘澜情难自已的拉起她的纤手,毕竟孤男寡女同处一室,若不发生点什么,还真难以让人相信。

  甘倩的娇躯一震,想要挣脱握着自己柔荑的大手,却又如何能够挣脱,有些嗔怪地抬起头道:“快点放开我,若是让人瞧见……”话说一半,却因为羞赧异常,又吞回了肚中。

  刘澜拉着她的柔荑,虽然他的掌心不如甄姜那般柔滑,但握在手中却依然让他爱不释手,下一刻更是情难自禁地伸手一拉,将她拥在了怀中,有些不舍的说道:“天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嘤咛’一声,甘倩低呼一声便被刘澜拥入在怀中,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她情急之下不知哪里来的力气,蓦地一挣,逃出了刘澜的掌控,急忙后退数步,白了他一眼道:“不留下来吃过晚饭再走吗?”

  刘澜还保持着拥抱的动作,半晌才尬尴的一笑道:“这么多人还不把你吃穷了?”心中虽然想入非非,但他却深知欲⊙☆,..速则不达,对于这样的美人,得一步步来,一步步试探,直到将她的底线降至最低,如此才能带着她堕落到深渊。

  她只是想留下刘澜来吃晚饭,但眼见他会错了意。却又不知该如何向他解释,伫在原地。瓠犀一般的牙齿轻轻咬在了迷人的嘴唇之上,半晌才幽幽地说道:“你走吧。”

  刘澜呆呆地看着丽人娇羞可人的模样。不由得痴了。

  突然甘倩的声响打破了屋内短暂地寂静,只听她欲语含羞地说道:“不要看了。”

  刘澜看着她须臾轻咬的迷人画卷,好像咬在他薄唇上的并不是甘倩,而是自己,心中一荡,痴痴地看着她道:“不若你随我回去吧?”

  甘倩想也未想便急忙道:“为什么要随你回去?”

  看着他极为认真地神色,淡淡地说:“奴家……奴家既无名又无份……”刚说一半便即后悔,好似是贪恋他的权势才要与他在一起:“若是奴家随你回去,且不说小女子的名节,到时若是损了使君的名声。却让奴家如何自处。”

  “郎有情妾有意,又何必在乎外人评说……”

  还未说完,甘倩迷人笑靥已浮上了一层红妆,好似熟透了的樱桃,让人情不自禁地就想整颗吞进肚中,她低声喃喃说道:“你的心意我明白,但你若真在乎奴家,就请尊重奴家。”说着,如水的双瞳看着他,道:“好吗?”

  虽然甘倩如此说。可他并没有要放弃的意思,柔声道:“可我担心,那些坏人若是再来怎么办?要不我留些人手?”

  “不用。他们应该不会吧,那些人的目的是你。你都不在了,他们又怎么会来对付我这个弱女子呢。”

  “这样吧。”

  刘澜话音刚落,甘倩就见他转身离开。娇躯剧震,急道:“你干什么去?这就要走了吗?”

  “你稍等一下。我去去就来。”

  看着刘澜的身形消失,甘倩心中有些失落。漫无目的地怔在原地,久久没有动弹。只是片刻就见他再次出现在身前,心中一喜:“你干什么去了?”

  “你看。”

  刘澜伸出手来,将一只乳白色的信鸽拿到甘倩身旁,笑道:“这是他们来的时候带来的信鸽……”话未说完,就见甘倩早已将信鸽揽入怀中,激动地说道:“它好可爱。”

  甘倩一门心思全放在了怀中的那只纯白信鸽上,而刘澜则成了那个多余之人,苦笑一声,对甘倩说道:“既然你不让我留人保护你,那你就把这只信鸽带在身边,若是有什么危险,只要你把它放飞,我就会来的。”

  甘倩抬起头看着他,充满了疑惑确认,道:“把它放了你就会知道我有危险?”

  刘澜点点头,正容道:“对,只要你把它放飞,只要在方圆百里之内,它就会飞到我身边。”

  甘倩好似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好奇问道:“它竟然会自己飞回去?”

  “当然了。”

  刘澜肯定的说着,甘倩却突然想到什么,两颊羞红,在他耳边呢喃,道:“若是我想你的时候,是不是将她放飞,你也会来见我?”

  “这……”

  刘澜没想到甘倩竟然会说出如此露骨的话来,荡荡一笑,指着信鸽脚边的竹筒,道:“你看这个就是传信的工具,只要你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只要你将话写在信中,然后搓成这么大的纸条,放在竹筒里,放飞信鸽我就会看到,那时我便会来看你了。”

  甘倩眼中射出万缕柔情,含羞道:“那你可要记住了,看到它,你就快些来看望我。”

  “嗯,我一定会在第一时间赶来的。”刘澜说完有些不舍,道:“那我就走了。”

  “嗯。”

  “我真走了。”

  “嗯。”

  ~~~~~~~~~~

  刘澜出得门来对众人高声,道:“回城。”

  “主公。”

  徐庶迎上来,道:“这些尸体要怎么处置?”

  “这些尸体?”

  刘澜看向徐庶所指被排列在不远处的十多具尸首,道:“有时候死人可要比活人更有用。”

  众人不明白死人为什么会比活人有用,皆是一脸疑问地看向他,而刘澜呢也没有为他们解惑的心思,一摆手淡淡说道:“把他们的首级割下来,我有大用。至于尸体就地掩埋了吧。”

  “诺。”

  徐庶应了一声,靠近了刘澜。低声道:“主公是打算把这些人的首级送回去?”

  刘澜点头,道:“知我者。元直也。”

  “主公将他们的首级送给陶商却也不失为上上之选。”

  “不。”刘澜冷笑一声:“我是要送还给陶谦!!!”

  “什么?”

  徐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瞪大了眼珠,说:“主公,若陶谦乃护犊之人,如此一来岂不是彻底与其结怨?”

  刘澜挥手打断徐庶,信心满满道:“我就是要看看陶谦到底是何态度,而且……”说道这里却是诡异一笑,道:“而且随同这些首级去的还有我的辞别信。”

  徐庶急忙劝阻道:“若是陶谦真有驱逐主公的意思,如此岂不正中下怀?”

  “哈哈。”刘澜大笑一声。当着众人的面说道:“若他真有此意,我们就回黄县,等我们再来徐州之时,哼哼,刘澜眼中瞬间变得如狼一般阴冷,嗜血,但很快,几乎是转瞬间却又变得人畜无害般的样子大笑,道:“若陶谦并没有驱离你我之意。那么我这番举动势必会使陶商有所收敛。”

  张飞听得眉开眼笑,来这当什么狗屁的豫州牧啊,早就该直接对徐州动武了,以他们辽东军力。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请战,道:“主公俺愿……”

  “你胡言乱语什么呢?”刘澜立即否认他有要攻打徐州的想法。之所以会如此是他突然发现陈家的下人并没有离开,当着他的面。刘澜如何能说实话?当即吩咐一声:“回沛县!”可他前脚刚要离开,精神颇为不错的王十六却不知如何居然凑了过来。道:“刘使君,您既然要回去了,是不是该如言将小的们放了?”

  刘澜眼眸精光闪现,朝他笑道:“王小哥还不能走,我还有用得着你的地方。”虽然刘澜话说的好听,可王十六能看不出刘澜分明就是那笑面虎,他若不笑还好,一笑必然有什么阴谋诡计,脸色立即惨白,哀声道:“刘使君,谅小的还能有什么能帮您的,您就不要在吓小的了。”

  刘澜面容一肃,厉声道:“今抓刺客数人,乃系冀州袁绍所遣,另有余党数人潜逃,各县、乡、里、亭若发现陌生人往来,当及时向府衙举报,必有重赏,若知情不报者,皆以同谋论处。”颁布告示的说辞向来是刘澜说大方向,润笔什么的由简雍、甄俨来,可今日却不同,刘澜要求简雍就这么通俗直白发告示,要让看不懂告示的百姓能明白其中的意思!

  王十六早腿一软,彻底站不起来了,刚要向刘澜求饶,便被军卒带了下去,而一旁的简雍等王十六被带下后说道:“宪和知晓了,明日必定会将告示颁布下去。”

  “不,回去后连夜下发,我倒要看看他们能躲到哪。”

  甄俨不解,道:“主公,既然他们一击不成,恐怕早已跑了吧,怎么还会留在小沛呢?”

  刘澜深目凝视远方,半晌才道:“若照常理来说,他们自然会尽快脱身,但那人却将背后的主使陶商说与我了,如此他就不可能再回徐州,所以他们除了继续留在小沛寻找良机刺杀我,要么就会离开徐州,所以我要将他们逼出来甚至是逼走!”

  赵云建言道:“照主公如此说,何不在各处要道设卡,必能将这伙人擒获!”

  刘澜摆摆手,轻松地说道:“只要能将他们赶出小沛,使我等不必为这些身在暗处的杀手提心吊胆就好了,至于将他们赶尽杀绝?这伙人不值得我们为他兴师动众!”

  正在众人暗自揣测刘澜真正的动机之时,一旁不明就里的李鸿雁却越众而出,道:“小女子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刘澜哦了一声,看向她笑道:“鸿雁有何话要说?但说无妨。”

  李鸿雁向赵云伸出柔荑,见他急忙躲闪,奇袭也似地将赵云手掌握在手中,这才对刘澜甜甜一笑道:“鸿雁虽是女子,却认为使君您做错了,若对待百姓,使君仁慈、宽容无可厚非;但他们毕竟是杀手,是敌人,对这样的人,就应该斩草除根,免除后患,所谓树德务滋;除恶务本是也!”

  “既然鸿雁妹子直言不讳,那我也有几许心中言。”刘澜组织下语言后说道:“对待百姓要常怀敬畏之心,歉疚之情。而百姓是什么?百姓乃天下众民。”说着指向一旁的军卒道:“兵亦民也。”随即看向众人道:“所以对待百姓,不管他是兵是民,是匪是道,首先要明白一点,他们都是百姓,都是我大汉百姓!所以我时常会对帐下诸人、诸将说,对待百姓要做到爱民如子,对待士兵也要做到爱兵如子。”

  “可他们却想要杀了使君您啊。”

  “在你看来他们与我口中的百姓有着根本不同,他们会如此做,并不是为了让自己能吃饱肚子,也不是让家人吃饱肚子。他们就是陶商豢养的鹰犬,死不足惜,但你可有想过,他们和我无冤无仇为何要来杀我?归根结底是因为陶商,你说我是该把经历放在对付陶商身上呢,还是把经历放在对付他们这些因为事败连家都回不去的游侠身上?”

  “原来如此。”李鸿雁彻底明白了。

  他们不值得原谅,就结果来说更不值得同情,反而是咎由自取,可他们何尝不是些苦命之人?”刘澜一声长叹,道:“就好比黄巾贼,他们为什么会成为乱党?如前来小沛时遇到的侯和等人,又为何会拦路打劫?又比如在小沛小市遇到的虎子,为什么会成为惯偷?汉律所撰只是如何去惩戒他们,可又有谁想过去防止他们成为这样的人?所以对待这些人,除非是十恶不赦犯下累廓案者,我并不赞同非要有一杀一,杀一儆百,我局的应该要让他们服王化,懂国法,而且更重要的却是让他们有可耕之田,有谋生之技,如此一来,世间焉能再有匪猖獗?”

  众人心中一惊,对主公的说法感到惊世骇俗,对他口中说的让百姓有可耕之田,有谋生之技更是觉得言知之易,而行之难,也许有一天真能做到以上二点,但这样真能阻止罪恶的发生吗?

  这本就像是争论已久的人性本善或是人性本恶论,谁又能说服的了谁呢?随着物质生活的不断提高,需求自然随之提高,伴随而来的则是衍生新型犯罪形式,正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所以法律只是起到防范的作用而不是杜绝,而要防范,前提便是叫百姓懂法,明法!

  ~~~~~~~~~~~~~~~~~~~~~~~~~~~~~~~~~~~~~~~~~~~~~~~~~~

  万籁俱静的夜色笼罩在大地,刘澜没有入睡,在这样漆黑的夜里,他相信一定也有与他一样的人无法入眠……

  起身披衣,走出了屋外。

  银辉洒下,被一层银装包裹的大地显得圣洁却又静谧,漫无目的地在后衙走着,一抬头却发现已经来到了厢院,而前方不远处甄俨厢房依然灯火通明,通过昏暗灯火可以看到此刻甄俨正坐在门前看着弯月。天边的月亮好似月牙一般,但这种形状却并非是他所爱,他喜欢圆月,也并非是月缺不美,只不过看着圆月的他总是能回忆起一些开心的事罢了。

  看着甄俨聚精会神地抬头仰望夜空,刘澜莞尔一笑,看来还真有人与我一般睡不着啊,只是不知道这小子看着月亮却又不知道心中在想什么呢。(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