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八百八十七章 农夫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郑玄的弟子很多都是出生在青、豫、徐州一代,但更多的却是像崔琰这样不远千万里前来求学的士子儒生,而郑玄结庐之所因为弟子的逐步增加,规模也在不断增大,这使得他一直在迁徙着直到从青州到了眼前的小山村,不断壮大的小山村依山旁水,风景秀丽,再加上弟子们遍栽桃树杏树,风景不仅优美,气氛更为祥和,如同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

  而此时在桃园之内,与崔琰缓步从郑玄茅屋走出的刘澜大笑着对一旁的崔琰说道:“有季珪帮我,好似如鱼得水,你我二人日后定会相得益彰。”

  崔琰微微一笑,道:“主公过奖了,我本欲长随恩师左右,但恩师欲使季珪出仕,季珪又岂敢拒绝?”即使师傅不说,但我要出仕也定会帮‘她’。偷偷看了眼刘澜,心道不管如何,既然希望她好,那自然要倾尽全力帮助刘澜。

  刘澜发现崔琰说话的时候竟出神了,干咳数声使出神的他收回心神后,问道:“季珪刚才想什么呢?”

  崔琰面色一赧,好似心中的想法被他发现一般,连连摆手心虚,道:“没,没什么,只不过是胡思乱想罢了。”

  两人说着话的同时朝着村口走去,突然就见崔琰向一旁拐去,刘澜诧异问:“季珪这是要去哪?”

  “我去收拾收拾,随主公回小沛。”

  刘澜立即喊住他,说:“季珪,我一会儿派人去帮你收拾,我还有要是与你商议。”

  “要事?”崔琰精神为之一震,不敢怠慢:“主公有何要事?”

  刘澜敛容道:“之前与郑老先生交谈,说到沛县开阡陌与熟地分配之事,先不说前者,现在最让我头疼的事情就是这些膏腴熟地如何分配,若是直接挂价出让,恐怕贫农无力购得。若是屯田,奈何我又对此事毫无头绪,所以想要与季珪商议屯田事宜,不知季珪可有良策?”说着的同时。期盼的目光看向了崔琰。沛县的情况虽然与辽东颇有些相似之处,毕竟两地一个是人口少,一个是经历战事或死或迁徙人口也少,但有一点却是土地之归属,辽东面临的是要开阡陌。这个可以简单处理,按人分配,因为人少都能分到膏腴土地,没有利益在其中,而沛县之地如何能与辽东媲美,这就使得因战事过后一些无主的膏腴之地分配就变成了人人眼中的肥肉,换了谁也希望得到膏腴土地而不是去开阡陌,等个数年之后土地变成熟田不是,所以啊这世间事只要一涉及到利益就太特么难办了,所以这就是刘澜为何如此迫切需要找到内政型人才。而诸如简雍,虽然这么多年他一直与田畴、阎柔主持辽东以及黄县内政,但他们三人更多还是谋士,而简雍更是纵横家,那是靠嘴皮子忽悠人才是真在的行家,而真正能给他想办法的也只有崔琰这样的文士,只听其说道:“自井田崩坏以来,无数先辈终其一生也未能复之,若天下能有乃世而出的圣人,能将井田复之。主公也不必再为此而绞尽脑汁了。”

  我靠。刘澜心中暗骂一声,这是我今天第几次听到要恢复井田了?想道这里,心中竟然起了一丝疑惑:“难道井田制真有这么好?真能解决百姓耕地的问题?自从对儒家有了颠覆性地认识以后,他心中竟然有了一丝认为自己对井田亦有偏颇的想法。就在这时,只听崔琰叹口气道:“如今沛县地多而人少,主公为此儿苦恼,这却也是我大汉朝百年难得一见之幸福烦恼,然为长久计,不管是分地与民还是卖地与民都非长久之计。照我看主公当行屯田之制,可屯田之事在下却又不免孤陋寡闻对此道并不精通了,不过我却知徐州有一贤者,乃故陈太丘之孙,陈子之子陈群陈长文,若能请得此人到沛,定能解屯田之急。”

  刘澜如梦方醒,一拍额头道:“我怎么将他给忘了。”

  “主公识得此人?”崔琰询问的看向刘澜道。

  “并不相识,只不过此人之名却是如雷贯耳。”

  “主公若有意,季珪当亲往徐州辟此人前来小沛。”

  “真的?”刘澜心中大喜,看向崔琰随即却又微微摇头,道:“前次帐下甄俨路遇此人,邀其前来小沛,只可惜被其拒绝,恐怕……”

  “主公放心便是,琰定使其前来小沛,与主公共商大事。”崔琰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道。

  “难不成季珪与此人有旧?”

  “实不相瞒,季珪与长文乃是故交,料其定会前来相中一臂之力。”

  “太好了,太好了。”刘澜喜笑颜开,没想到今日前来还是一箭双雕,非但把崔琰拐来,而且还买一送一,连带着陈群也收归到了帐下。

  ~~~~~~~~~~~~~~~~~~~~~~~~~~~~~~~~~~~~~~~~~~~~~~~~~~~~~~~~~

  一行人离了郑玄结庐之所,沿着溪边向前而行,一路欣赏着秀美的山光景色,只听刘澜突然问道:“季珪你觉得百姓最想要的是什么?”看向张飞又道:“翼德你也说说看。”

  “这……”崔琰诧异地看向他,一时却不知如何作答。在他们这样的氏族眼中只要能让他们吃饱就好了,而百姓呢?他们又有什么可想的?最多不过就是吃顿肉吧?

  而张飞呢,与崔琰的想法差不多,只不过跟随着刘澜时间久了,知道主公关注什么,有些心虚的说:“是有几亩薄田,能够安生度日?”

  “翼德说的不错。”刘澜讪笑,道:“其实他们很容易满足,无外乎便是老婆孩子热炕头。”说道这里,却又不易察觉地摇摇头,毛爷爷说过: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也许自己是应该去私访私访后才能下结论,毕竟他现在对民生这些事情完全就是个外行,而以学员的资格去乱指挥,不要说事半功倍了,便是劳而无功那都有可能是好的。

  “走。我们去探访一番。”想道这里的刘澜当即对众人说道。

  “探访?”崔琰不明所以道。

  “对,想要知晓百姓最想要的是什么,那只有亲自去问他们,你我在此度测。恐怕便是闭门造车了,不但不能体会百姓之疾苦,反而还会使百姓苦不堪言。”

  崔琰突然眼射精光,拱手道:“原来主公是要效法圣贤,以体察民情。”

  “效法圣贤?”

  刘澜顿时无语怎么就是个探访也能和圣贤扯上钩?我又没学康熙微服出巡。可便是康熙那也是日后的圣贤之君,也不是三国之前的圣贤……”

  “孟子曾言:‘明足以察秋毫之末,而不见舆薪,则王许之乎?’主公体恤百姓,季珪拜服。”说着一躬到底。

  刘澜眼睛瞪的宛若铜铃,扶起崔琰的同时心中却是叹道这些儒家学子啊该这么说他们才好……”

  ~~~~~~~~~~~~~~~~~~~~~~~~

  一行人来到甘倩所在的那处山村,村前多植桑树,而村后左右却是范围极广麦田,三人留下众士卒,亦步亦趋来到田间。看着百姓辛劳耕种,刘澜也不好上前打扰,一直到日上三竿,毒辣的日头好似火球一般将他照的汗水直流,偷眼瞧向二人,张飞表面看似无动于衷,不过那脸色却也好看不到哪去,至于崔琰,早就在烈日下摇摇欲坠了。

  看着前面那名农家汉,刘澜喟然长叹一声。喊道:“那位老哥,先休息休息在施肥吧。”

  那人听到喊声,回头一瞧,笑道:“还真有些渴了。”说着一边小心落步。以免踩到庄稼,一边向这些陌生人走来,道:“你们看着面生,不是本地人吧?”

  “不是,我们只不过是些过路人。”

  农家汉脸色忽然一变,想起了今日传闻的刺客。暗道不会让自己碰见了吧?突然好似发现什么,喜笑颜开道:“崔先生,你怎么来了?”

  “这位是……”崔琰正欲解释乃是陪同刘澜前来,不想却被他阻拦,只听其笑道:“我们是路过,刚巧看到老哥在田间农作。”

  “原来是路过。”庄稼汉喃喃自语的同时却是走了过来,同时将手中的泔水桶放在了脚边。

  刘澜几人蓦地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臭味,四下寻找,才发现是农夫施肥的水桶传出,若本是些许臭味倒也罢了,可当他目光落在泔水桶中的一刻立时干咽连连,好在他强忍腹中翻滚,才没有当场呕吐出来,但只是如此也让他喘气连连,频频伸手在胸前上下移动。以缓解腹中翻滚。而一旁的崔琰却没有刘澜这样的定力了,刚要和他打招呼告退一下,可话都没说完便捂嘴唇匆忙向无人的地方跑了过去。

  “这书生也太过娇气了。”张飞好似无事人一样低声道。

  崔琰跑开,庄稼汉这才反应过来,神情略显尴尬的将泔水桶提向一旁,直到再也闻不到臭味,刘澜翻滚的五脏六腑才终于归位,此时只见那农家汉走了过来,虽然她身上臭味浓郁,但看不到泔水桶内的物事,刘澜也全不在意,笑道:“怎么样?一定很累吧?”说着抬眼看向身后的麦地道。

  “才三亩地,有什么累的,便在来三亩,也不累。”说着的同时却是爽朗一笑。

  “那再租给老哥三亩地也没问题喽?”

  “难道你是来找……”

  说着的同时却是两眼冒着精光,急忙道:“你看我这身体,有力气的很,莫说三亩,再来十亩,也没问题。”

  “好好,等过上几日,我便租你十亩地。”

  “当真。”农家汉大喜过望道。

  “当真。”刘澜莞尔一笑,突然想到什么,说道:“不过,却是荒地。”

  “什么?是荒地?”农家汉欣喜的神色立时边做沮丧道,就差说你是来逗我的吧。

  刘澜当然明白他为何反应如此激动,你要租熟地,谁都乐意,抢着干,可要是荒地,那不就等于是替你开荒了,到头来抛去交给本家,那盈余微乎其微,谁答应?笑道:“是这样,若是这块地是你开荒,五至十年之后可允许你购为己有,你愿不愿意去开?”

  庄稼汉立时来了精神:“真的?”

  “当然是真的。” 五至十年之后是什么情况谁去管,先说眼下值不值当,当然了如果能找到当佃农租种的田地最好,找不到再去开荒也不晚。说道:“愿意,愿意,当然愿意了。”说着的同时却又,问道:“这位笑哥,你不会是骗我吧,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难不成是贫瘠之地?”如果是贫瘠之地,头几年下来虽然等于白干,可却能把收场最少的几年熬过了,到时若真能拿钱买来那却是大赚了啊,老农心里算盘大的那叫个啪啪响,不过也不会真去当真,毕竟这样的好事不可能,估摸着是这年轻人拿她开心呢,若非他是跟着崔琰来的,估摸着老农已经翻脸了。

  “我不诓你。”

  刘澜面色一整,极为严肃的说,道:“老哥,像你这样的,除了希望能够有更多的田地,还希望什么?”

  “除了有更多的田地还希望什么?”

  庄稼汉摇头笑道:“没有其他的,只要能再给我多几亩地,就没别的要求了。”

  “就这么简单?”刘澜难以置信地看向庄稼汉道。

  庄稼汉憨厚一笑,道:“这怎么会简单呢,以我的情况,想要再多购置块田产不知道要何年何月,也只希望俺那婆娘能多纺几匹布出来。”

  “多纺几匹布?”

  刘澜口中喃喃,突然想道什么,忙问道:“若是由官府将你们的婆娘组织起来纺织,你会让她去吗?”

  庄稼汉心中一惊,身体摇摇欲坠,是真慌了:“官府难道又要增加徭役?还是添女丁?”

  “不是,不是。”刘澜见他惶恐也似的神情,想来也是被官府的徭役制度折磨惨痛,笑道:“是官府出资聘请。”

  庄稼汉想也不想的说道:“既然不是徭役当然不会让她去了。”说着却是搔搔头,嘿嘿笑道:“我耕地,她在家织布挺好。”(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