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九百一十三章 臧霸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第二日一早,刘澜微微睁开眼眸,身旁哪还有昨日那位动人的美人,略微一扫就见那位美妇正在梳妆前梳妆,微微一笑的同时,却是掀背看向了那点点落红,直到此刻刘澜仍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眸,糜箴竟然仍是完璧之身。

  他不相信曹义是太监,更不相信糜箴作假,那么只有一种解释,那天也许在关羽前去救下糜箴之前,那曹义并没有得手,而之后徐州的谣言,到更似曹豹的无奈之举了,想道这里,刘澜却是轻轻下了榻,走到了糜箴身后。

  其实关羽说的含糊,是因为有关糜箴的名声,糜箴不知晓真相,还当是赵雨帮他穿好了衣衫,毕竟古时女子对男女之事,只有结婚当夜去看压箱底,再加上曹义放出风声说占了她的身子,这事在徐州传的沸沸扬扬,就是糜箴都不得不信了,不想阴差阳错却成全了刘澜!

  梳妆的糜箴通过铜镜看到了身无片缕的刘澜,双颊微微一红,羞涩道:“相公小心着了凉,你先等等,待奴家稍后为相公更衣。”

  看着眼前改为高辔的糜箴,淡扫峨眉的她扭头的同时顿时让他眼前一亮,下身不由又有些蠢蠢欲动起来,从身后环住她那如雪的修长脖颈,在他耳畔轻轻说道:“”

  “什么?”糜箴惊呼一声,也顾不得此时刘澜乃**着身体,震惊的说道:“相公说的都是真的?”说道最后却又低低说道:“切莫拿箴儿玩笑。”

  “我怎么会拿这种事情与你玩笑?”

  刘澜异常认真的说道,同时却又在糜箴耳畔低声说道:“看来我还要谢谢那位曹大公子,不然像你这样的天之骄女又岂会嫁与我刘澜?”说着便咬住了糜箴的耳垂,慢慢的从耳垂开始向脖颈下移。

  刘澜数月的欲火一朝得放,哪还再能把持,刚一离开糜箴脖颈,便急忙将他拦腰抱起,向着榻沿走去,只是还未移动,就见双手箍着刘澜脖颈的糜箴喘着粗气说道:“相公。不行,不行,今天还有事呢。”

  “什么事能比这事重要。”刘澜随口答道的同时却也不去理他,朝着榻沿迈步而去。

  糜箴噘着小嘴道:“昨天姐姐派丫鬟说:‘新妇入门。以后需向姐姐献茶。”

  “啊?”刘澜难以置信的看着糜箴,不用想也知道她口中的‘姐姐‘乃是甄姜了,暗道:“难道汉时就有献茶一说了?”刘澜点点头,只听糜箴继续说道:“看来姐姐是要给箴儿一个下马威呢。”说道最后竟有着一丝不服流露出来。

  “用下马威却也并不妥当,只不过她是要让我看。更是要让你明白她乃是刘家大妇,毕竟这内宅的事情还是她说了算的,我也就不搀和了。”

  说着却是将糜箴放落下来,不无遗憾的想道:“看来只有晚上再来收拾这娇滴滴的小娘子了。”

  陪糜箴献完茶,刘澜便径直向府衙走出,刚进了衙门,离得老远就看到了简雍,喊道:“宪和,我正有件要紧事要你走一趟。”

  “是什么事难住了主公?”简雍迎上问道。

  “你我边走边说。”

  刘澜与简雍想着府衙走去边走边说道:“徐州除了陶州牧、世家、丹阳军外还另有一处势力”

  还未说完,就听简雍说道:“主公是说开阳的臧霸?”

  “对。就是此人。”

  刘澜肃容道:“此时徐州世家已经全力支持我,而丹阳军又一分为二,早已不足为虑,所以眼下就要看这人是什么态度了。”

  “所以主公欲使宪和走一遭?”简雍立时明白了刘澜的打算。

  “正是。”

  刘澜点点头,道:“我想知道臧霸对徐州也有意染指?还是依然想守着开阳的一亩三分地。”说道这里却是眸光灼灼的看向简雍,道:“所以此事也只有劳烦宪和亲自走一遭了,去探探此人的真实想法。”

  “就这么简单?”简雍玩味的看向刘澜,道:“若只为此主公也不会亲来吧?”简雍太了解刘澜的为人了,若不是要紧之事,那这件事只会在每次的例行会议中提出。若是刘澜亲自上门,那此事就绝不会是小事。

  “知我者宪和也。”刘澜笑道:“最为主要的,是想让宪和去看看,可否将臧霸此人收为己用。若能收为己用,则不失为一大助力。”

  “这件事恐怕困难。”简雍微微摇头道:“我对此人毫无了解,更不相识,若是相识也许能规劝一二,若今次前去便贸然提议,恐怕得不偿失。”

  刘澜点点头。赞同道:“宪和所言我也不是没有想到过,所以我才将这件事交予宪和。”

  简雍这才明悟道:“我明白主公的意思了。”

  “明白就好,只要先打好了关系,即使暂时他不愿意,只要日后能为我所用。”说道这里却是煞有介事的看向简雍,道:“到时宪和你可是居功至伟。”

  “主公客气了。”简雍笑道:“只是不知何时前去?”

  “越快越好,只有将徐州外部的不稳因素早日稳定,我等才能以此为根基向四周展。”

  “宪和知晓了。”

  臧霸长得高高壮壮的,一双明亮的眼睛好似可以洞测人心,他的颚骨比之一般人要高,而棱廓分明的嘴唇与下颚下长满了好似钢针一般的胡须从面容看他起码有四十多岁,其实他今年也只是三十出头罢了。

  他从很小就长着这么一副老成脸,可以说十多年间就没有变过模样,此时正踱步在房中,虽然青州的黄巾闹的不如以前凶了,但他却仍然不敢有一丝放松他麾下虽然明面上只有一万人,但实际掌控着的部众却保持在了三万之数,在徐州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中的秘密。

  但陶谦却一如既往只给他拨付一万人的粮草,而其余粮草却要靠他自己筹措,若是平日里,这二万人的粮草还可勉强靠一郡之地勉励维持,可今时不同往日,自曹操大举入侵徐州之后。这样自给自足的均衡便彻底被打破了。

  他多次向陶谦上讨粮,但信却好像石沉大海,渺无音讯,就在他苦思对策之时。只听士卒禀报,说是从小沛来了名使者。

  臧霸脸色一沉,喊道:“招他进来。”

  不一会,简雍抬挺胸,气质潇洒的踏帐而入。脸色间从容恬合,无一丝紧张,笑望着臧霸,微笑施礼。

  “我与刘澜素无交情,他此次派你前来所谓何事?”臧霸来到会客厅落座后看向下的简雍说道。

  简雍却好似并未听到上臧霸所言,只是顾左右而言他道:“这开阳果然是一处好所在。”

  “呵呵。”臧霸是什么人,哪里能听不出简雍的言外之意,冷哼一声道:“我在开阳亦是听说小沛也是一所好所在,有机会定当前去转转。”

  “我想我家主公定会扫榻以待将军大驾的。”简雍从容作答,却又微微叹息道:“怕只怕臧将军没有机会了。”

  “有没有机会到时自知。又何须此时逞口舌之利。”

  臧霸话一出口便即后悔好似自己真的怕了他刘德然不成,冷笑道:“不过我却可以在那天来临之前先让你身异处,你可知晓?”

  “简某深信不疑。”说着简雍却又笃定的说道:“但我却是相信将军绝不会杀我,不一定还会以美酒招待。”

  臧霸神情一冷,哼声道:“你还真以为某手中之剑只是你等文人的配饰不成?”说着却是将腰间的佩剑抽出鞘来,真也似寒光闪闪。

  “哈哈。”简雍放肆笑道:“我相信将军这把剑乃是杀人之剑而非配饰,但若是将军执意要杀在下,那么在下今日的状,必是将军日后之景。”

  “好一张伶牙俐齿。”臧霸看着下的简雍,之前一直极力克制的怒火终于爆出来道:“那我倒要瞧瞧看。他刘澜到底有没有能力来取走臧某的这颗头颅了。”说道这里却是迈步走向简雍。

  好似根本没有看到臧霸向自己走来一般,简雍就这样在怒火早已中烧的臧霸面前坐着,直到刀剑加身的刹那间,只听他笑道:“看来将军是误会了。到时取将军头颅者非是我家主公,而是陶州牧。”

  简雍用眼角余光看着即将将自己枭的宝剑,心中早已吓的冷汗直流,但就在宝剑即将临身的刹那,就见带着破空声响的宝剑却突然停了下来,而臧霸更是怔在了原地。冷笑着看着他道:“竖子,休在臧某面前行挑拨离间之计。”

  “是不是挑拨离间将军难道不知晓?”简雍争锋相对道:“难道将军还是不敢直面?”

  “我有什么不敢面对的?”臧霸带着三分心虚,三分异样道。

  “将军,全徐州都知晓的事情,难不成只有将军您不知晓吗?”

  简雍站起身来,迎着臧霸的剑尖笑道:“陶徐州为将军只拨付这少许钱粮,难道将军还不知晓吗?”

  “哼。”臧霸挺了挺手中剑,使他可以在第一时间将简雍处斩,冷笑道:“臧某只有万余人马,陶州牧自然按配额拨付,这又有何不可?”

  “哈哈。”简雍饥笑一声道:“我原以为藏将军是位洞测时局的真英雄,却不想也是位自欺欺人的莽夫罢了。”

  “竖子百般辱我,今日必取你项上狗头。”说着臧霸便再次举剑。

  “将军既执意杀我,且听我一言再杀不迟。”

  说完,简雍见臧霸剑势锐减,他心中知道臧霸此时正在气头上,真将自己枭示众,到时非但主公的任务没有完成,还白白搭上自己这一条性命,虽说他心中着急,好似热锅上的蚂蚁,但表面上却是从容自若,谈定异常道:“徐州境内又有几人不知藏将军为抵黄巾,私自招募了二万郡兵?”

  “这本是将军为了保土安民的善举,可陶州牧为何既不责问将军私自募兵,又不责令将军解散私军,反而却充耳不闻?难道将军没有想过?”

  “也许陶州牧并不知晓此事”臧霸下意识的说道,可是这话连他自己都不相信,他虽然并不相信陶谦会对付自己,但还是想听听这个简雍到底要说些什么,只有如此才能知道刘澜此次派他前来的真正目的。

  “我不相信将军看不出来。”简雍似笑非笑的看着臧霸,好似一切皆在他掌握之中,继续说道:“最初陶谦使将军屯驻开阳便是无奈之举,他又怎会愿意臧将军以此为基展壮大?”

  “这句话虽然难听,不过却也是事实。”臧霸点点头,却又说道:“不过你却说错了一件事,屯驻开阳并非乃是陶谦的无奈之举,到应该说是他有意为之。”说道这里却是叹道:“也许在这些氏族眼里,像我这样的小民根本就算不得什么,而他既不愿意我壮大,又不想徐州被黄巾所扰,所以他才拿我来拖住黄巾。”说道这里却是怅然一笑道:“也许亦是拿黄巾来拖住我毕竟只有这样,我才不会威胁到他。”

  “哎。”简雍叹息一声道:“此时陶州牧日渐衰老,再加上此时皇纲失统,自然要为子孙思虑,那么陶州牧欲要使其子陶商顺利继位,要对付之人便自然会是臧将军您了。”

  “哈哈。”臧霸摇头笑道:“好一副利齿,我险些就要被你所欺。”说道这里却是笑道:“我看要担心的并非是我臧霸,而是近在小沛的刘澜吧。”

  “若按常理来说,臧将军所言不虚,但臧将军却并不知晓其中内情,此时徐州之氏族以尽为我主所有。”

  “什么?”臧霸心中一惊,拿在手中的长剑更是‘当’的一声掉落在地,心中凄楚,大事难成矣。

  看着臧霸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简雍微笑道:“将军,我说过你不仅不会杀我,还会以最好的美酒来招待我,不知简某可否说错?”

  臧霸点点头,笑一声道:“你说的一点不错,我不但会拿最好的酒来招待,还有最好的菜肴与美女。”

  说完却是看向简雍道:“不知你家主公要我如何?”

  “现在徐州形势渐渐明朗,我家主公只是想知道将军会站在哪一边?”简雍抚髯笑道。

  “我若是哪条边都不选,又会如何?”臧霸瞬间闪过许多想法,但最后却毫无表情的看向简雍道。

  “难道将军以为自己能置之世外吗?”简雍叹了口气道:“我家主公临来对雍言道将军乃日下无双的真汉子,若能延揽最好,若无法延揽也不可刁难,只需将军在主公争夺徐州牧之时不表态或是略作支持即可。”

  “略作支持也非不可,但宣高却亦有一个条件。”

  “虽不知将军的条件是什么,但我家主公曾说,只要臧将军支持他,待我家主公进位徐州牧后,将军就无需为那三万人的钱粮而愁。”

  “就这些吗?”臧霸面色变化道。

  “就只这些,而这些我家主公也暂时无法给予将军面上的承诺,虽说是口头所言,但日后必定会信守,即使有字面上的承诺,到时主公若是不承认,将军亦是无奈,不知将军以为是否?”

  臧霸看他顾左右而言他,知道刘澜不会在再做任何的让步,但能保住军权,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苦笑一声,道:“你去告诉刘澜,到时我谁也不帮!”(未完待续。)

  【本书最新更新地址请百度搜索一下 九四文学 即可获得本书的最新章节观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