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赶回小沛已是除夕之夜,与众臣僚共贺新春,却也是一件快事。

  转眼又到十五佳节,沛县装扮一新,尽显欣欣向荣,

  夜幕初临,沛县已被装扮成了灯火辉煌的童话世界,夜很静,但很快寂静的夜便被吵杂的人声打破,街上的人潮开始汇集,好似海洋一般,转眼覆盖整座城市。

  各家各户的妻子丈夫携着他们的儿女,老母上街赏灯。

  东南西北四市灯光璀璨,恍如白昼,每户店家都费尽心机来装扮花灯,不为别的,只为了百姓能在店门前停留的一瞬。

  街上人群如潮水,若是以前,小沛百姓首选当然是城中集,可是如今城中集没有了,他们能去的除了四市外,还有就是府衙前的广场,这无疑让他们有了更多的选择,这样的选择自然使以前拥挤异常的街道变得顺畅许多。

  街边到处都是小孩们提着灯笼欢笑着四处跑着,花季少女们相携而出,观赏着各色花灯,而她们的身边自然不会少了小伙子们,若已有男伴的女子则罢,若是无有,自然会受到男士好意相邀,结伴共游。

  “嗨,听说了吗,姜府请了队玩百戏的艺人在府前表演,我们快去。”突然人群中开始骚动起来,纷纷朝城东而去。

  “这位兄台,姜府不知在哪?”一位青年问道。

  “就在城东。”那人看了眼眼前青年,笑道:“这位小哥,听你口音乃是外乡人,不知道也难怪,这姜府乃是我们小沛数一数二的富户,今年竟然花巨资请了百戏。”说道这里却是啧啧赞道:“真是大手笔。”

  青年点点头,之前的汉子离去,一旁的下人上去恭维,道:“公子,看来今年刘使君所下的彩头乃我刘府得拔头筹了。”

  “走,我们回去。”青年姜翀风流潇洒,英俊倜傥,当的是浊世佳公子,翩翩美少年,看了眼朝城东涌去的人流,嘴角挂起一丝微笑,这才迈动双腿向城东走去。

  很快姜翀回到姜府,府前百戏艺人中有舞龙的,变戏法的,踩高跷的,喷云吐雾应有尽有,引来众多百姓围观,叫好声,鼓掌声层出不穷,只是片刻便被堵的人山人海,将眼前一切看在眼里的姜翀笑着向府中走去,毕竟今次刘使君可是立了头筹,只要拿下头筹者,将会使其家与官府合办钱庄,对这样的诱惑,小沛的氏族们哪个不是磨拳霍霍,他准备快些将此事向父亲汇报,汇报今日的盛况。

  只是当他的脚步即将进入府门时,却发现人流中开始起了骚动,片刻便有大片人潮离去,姜翀心中一惊,忙向远去的人潮走去,拦住一名路人,拱手一礼后,问道:“这位老哥,这百戏如此热闹,不知您不在此观看,这是又要去哪里瞧热闹?”

  那人看了姜翀一人,说道:“这位公子有所不知,听说刘使君与民同乐,特在衙门前立起红黄蓝三色灯谜,这红黄蓝分三等,红色最难,黄色略逊,蓝色最易,猜中蓝色者赏锦缎二匹和二百两金,若是能答对黄色谜题则赏锦缎三匹,金三百,若能将红色猜中,更是要赏锦缎五匹,金五百。”眼中露出了贪婪之色,啧啧道:“刘使君如此大手笔,我想去看看到底有没有将三色灯谜全猜中者,若是全猜中了,那可是金一千,锦缎十匹啊。”说道最后却是异常激动,毕竟这么一笔巨款,是他想都不敢想的。

  刘使君难道是要千金买马骨?姜翀心中突然一惊,他家这百戏又如何能敌得过使君许以重金,而且关键是就算他想如法炮制却也不知这灯谜是何物,忙请教,道:“这么老哥,你可知道这灯谜到底乃是何物?”

  “这个却是不知了。”那人摇摇头,尴尬道:“我也是头一次听说,也不知到底乃是何物。”说道这里却是笑道:“不过既然其中要猜,肯定与猜谜有关了。”

  姜翀点点头,即是猜谜,倒要前去看上一看这灯谜到底是何物。想道这里却是对那人道:“老哥,我们一起去看看,瞧瞧刘使君的谜题如何。”

  说着一行人来到府衙前,只见门前挂满了各色各样的灯笼,玉兔灯,牡丹灯,巨船灯,侍女灯不一而足,各色花灯美轮美奂,栩栩如生,在灯光的照耀下美不胜收,流光溢彩之间更显光彩夺目,姜翀只是看了一眼,便即令家将开路,向一旁已经被挤得密不透风的人群中挤去。

  在众人推搡之中,姜翀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挤进了人群,只见人群当中一位中年人摆放着一方矮几,当先挂着三色花灯,蓝色乃是猛虎下山灯,黄色乃是寿星献桃灯,红色乃是子牙垂钓灯。

  此时只听灯旁中年说道:“只要手提花灯者,今日均可猜谜,猜中者奖励大家都已知晓,绝无虚言。若猜不中,只需将花灯插在府衙前当做惩罚。”

  说道这里却朝四周拱手一笑,道:“现在大家便来猜吧。”

  人群中一片吵杂,到处都是推让之声,片刻只听不远处一人喊道:“我来猜。”

  刘安看了眼这人,笑道:“好嘞。”说着将猛虎灯拆开,取出一方帛布纸张,念道:“指南相聚叹分离。”说完却是对那人笑道:“此迷乃猜一动物。”

  “猜一动物?”那人看了眼刘安,嘴上却是喃喃道:“指南相聚叹分离?”

  此时众人听刘安说出谜面,心中都是开始活络起来,但却是无有一人能够猜中,毕竟这灯谜乃是他们平生首见,并不能摸清其中门道。

  这时只听刘安笑着看向那人道:“这位公子,可猜出了?”

  那人尴尬一笑,微微摇头,道:“我猜不出。”

  “那便请公子将花灯留在府衙前,再换他人来猜。”

  刘安对那公子笑了一声,然后看向众人道:“还有哪位要猜?”

  他话音一落,人群中立时陷入沉寂,过得片刻,只见一位身穿儒袍的男子笑着走了出来,边走边说道:“古有两日,非圆且热,民不聊生。有夫妇,欲除害,仙人助曰:‘取东山之灵树,南山之虎血。”

  那人说道这里却是笑道:“指南则指南山之虎,而南相聚又谐音难相聚,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但虎亦有相聚之时,那便是交配之时,但交配之后又既分离。”儒生说道最后却是笑道:“而此花灯又乃猛虎下山灯,所以指南相聚叹分离却乃是虎之一物,不知在下可曾答对?”那人志得意满的看向刘安,心中信心百倍。

  众人听他说的头头是道,无不暗暗点头,那有还不相信之理,齐齐看向刘安,等待期宣布答案,不想就在众人期盼之时,却听刘安笑道:“可惜这位公子并未答对,还请到府衙前将花灯留下。”

  儒生神情立时变得难看起来,按捺着心头怒火,道:“你竟然说我答错了?那你说答案是什么?”说道最后竟然有些歇斯底里道:“莫不是我答对了,刘使君不愿付彩金吧?”

  刘安的脸色立时也变得难看起来,冷哼道:“正确答案我自然不能说出,若你想要知晓,只需将花灯留在府衙后在复转回来一观,我想自然有能人能答出。”

  儒生冷哼一声便即转身离去,刚行一步,只听一人说道:“我来猜猜。”

  众人看向那人,只见其是一位俊朗的公子哥,有识者更是低声对同伴说道:“原来是姜家的大公子姜翀,只是不知道他能不能猜出。”

  众人齐齐看向姜翀,只见他来到刘安面前,道:“叹有‘口’和‘又’将其分离,而知难相聚后,便成了雉鸡的雉了。”见众人不甚明白,仔细听他解释,道:“此迷乃运用谜面叫出手法成迷,在‘相聚’的提示下取‘知难’二字,在‘分离’的提示下将‘知难’中的‘叹’叫出,如此便得谜底‘雉’了。”说道最后却是看向刘安道:“不知在下可猜对了?”

  刘安看了眼谜面,笑道:“恭喜公子答对了。”说完向众人展示起了手中的谜面,有离的近的百姓急忙看去,只见答案果然是一个“雉鸡”的雉字,立时引来一片欢呼叫好之声。

  之前那位儒袍青年见谜底竟然乃是雉鸡的雉字,心中这才知晓原来是自己答错了,看了姜翀一眼,这才底叹一声走向府衙前将花灯摆放好。

  刘安见此人答出了答案,笑道:“彩金就在府衙之后,不知公子是继续猜?还是这就拿着彩金离去?”

  姜翀对彩金毫无兴趣,只是对灯谜这一新鲜事物极为好奇,此时听刘安如此说,也是跃跃欲试,而一旁的众人听刘安如此问,早已经躁动起来,有些人更是急忙说道:“公子便再猜一题又有何妨,若是答对亦可多拿些彩金,就是答错了,只这二百金也该知足了。”

  姜翀听身后一片议论之声,转身一揖到底,道:“好,那便如父老所言,继续猜这黄色谜题。”

  说道最后向刘安略一拱手,道:“还请管事将这寿星献桃灯打开,小子欲要继续尝试。”

  刘安对青年能答对第一题早已另眼相看,此时见他要继续答题,点头笑道:“既然公子要继续挑战,那我便出题了。”说完便是打开了寿星献桃灯。(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