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九百三十章 冤家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17 23:40:29 源网站:八一中文
  时间如流水,转眼已是春暖花开时。

  这一日,小沛县衙前走来两人,只听靠左环眼男子粗着嗓门,道:“许仲康别看了,再看只怕连魂都要跟着人家小娘子走了。”说话者不是别人正是张飞,而他身边必然是前世的冤家许褚无疑了,而此时后者一对眼珠正目不转睛盯着从身前走过的一位小娘子,直到她背影消失许久之后才从哪挺翘的肥臀处收回了目光,眼中闪着所有男人都会出现的万般色彩,只不过再被张飞毫不留情点破后不得不敛容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来,可他越是这样,张飞就越要挖苦他的假正经,不啻,道:“许仲康啊许仲康,都说畜生秋天发情,这现在可才到春天啊,俺怎么看你就像发了情?莫不是你这发情改作叫春了吧?”

  “张翼德,你他娘把嘴巴放干净些,我看你他么才是畜生,才发情。”许褚被张飞挖苦的连脖子都是通红的,怒不可遏,道:“也不瞧瞧自己见了夏侯姑娘那副怂样子,还敢来说我。”

  “许仲康,你他娘的说俺可以,但不能说夏侯姑娘。”张飞神色立时难看起来,几乎是瞬间就翻了脸,一把揪住了许褚衣领,叫嚣,道:“走,找个地方比划比划,今日不好好收拾你一番,你就不懂该如何管住自己这张嘴。”

  许褚一掌拍掉张飞的手掌,冷笑一声:“打就打,我何时怕过你。”说完,话锋一转,道:“不过打之前先得去寡妇驴肉,待我吃饱了,在将你打个满地找牙。”

  “好,好,这顿俺请你,到时看你如何将俺打的满地找牙。”张飞一听他这口气立时不干了,冷哼一声。俺就让你先吃饱了,到时败在俺手中看你还有何话说。

  二人拉扯着向寡妇驴肉走去时,许褚突然看向张飞说道:“咦,那不是子龙和鸿雁姑娘吗?”

  张飞四下寻找。果然在不远处发现了赵云和李鸿雁,与许褚对视一眼,随即向他二人走了去,可没走几步,却发现对面两人就要转身离开。两人几乎同时喊道:“子龙,鸿雁姑娘。”

  赵云与李鸿雁一早就看到了二人,相视苦笑,那模样分明是怎么碰到了这俩人,正要溜之大吉不想二人在后喊叫,被迫停下脚步,等二人走过来,这才拱手,道:“翼德,仲康。你们这是要去哪?莫不是一大早就要去校场切磋?”

  张飞大笑一声,拍着赵云的肩膀道:“果然什么都瞒不过子龙,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对对,便好似俺肚中的蛔虫一般。”说道这里却是笑道:“不若子龙今日与我两人一同前往校场切磋一番如何?”

  小沛谁人不知不能对张飞提切磋二字,不然必定被强拉去比武,李鸿雁就怕赵云提起,一早就对他频频使着眼色,不想她还是说出了切磋二字,立时不漏痕迹的横了赵云一眼。那意思分明是叫你多嘴。

  赵云心中苦笑,但已经说了,后悔也没用,委婉谢绝道:“今日恐怕不行。云还要陪鸿雁买些女红胭脂,不若改日,二位以为如何?”

  “嗨,老娘们的东西,你一个爷们陪她去买作甚,让她自己买不就好了?”许褚不以为意的说道。

  一旁的李鸿雁脸色立时变得难看起来。看在眼中的张飞装腔作势的呵斥许褚,道:“我说许仲康啊许仲康,俺平日里就说你斗大的字不识一个,你他娘的还对俺说要当儒士。”说着呸的一声道:“俺家弟媳天姿国色,哪里需要擦什么胭脂?就是平日里不擦胭脂便美艳不可方物了,若再擦上了胭脂,这小沛的百姓还不以为是仙女下了凡?”说完急忙偷偷向许褚眨了眨眼。

  许褚立时会意,虽说这张飞着实可恨,可在关键时刻还真没少帮他解围,赔笑一声:“对,对,方才是我妄言了。”说道这里却又对赵云,道:“子龙,鸿雁姑娘,翼德要在寡妇驴肉请朝食,不如一起?”心中却是得意道:“让你趁机骂我,看我不让你多破费破费。”

  “这……”

  赵云与李鸿雁面面相觑,不明白二人是要拐着弯拉他去校场比武,还是真是为了吃朝食,心中犹豫片刻,正想借口拒绝,却听一旁的张飞,道:“正是如此。”说着便强拉着二人向寡妇驴肉走去,边走边说,道:“对了子龙,夜食不知可有时间,仲康要在聚仙楼请客,届时可一定要来啊。”

  赵云还未说话,只见一旁的许褚脸色立时变得难看起来,这聚仙楼乃是小沛首屈一指的酒肆,因人流太多,酒肆不得不改食客自己点菜成订席就食,每席酒菜提前便已告之说明,客人不可另择饭菜,只可选席,而聚仙楼最便宜的一席酒菜便要三百贯,最贵的一桌听说要十两金。

  许褚顿时就急了,涨红着脸,道:“我什么时候说去聚仙楼了?张翼德你休要说些诳语来哄骗子龙兄弟和鸿雁妹子。”

  “哦?”张飞哦的一声,疑惑的看向赵云与李鸿雁二人,道:“莫不是俺听差了?是子龙兄弟要在这聚仙楼请客不成?”

  说话的同时眼中却是闪过一丝狡黠之色,但又哭丧着脸,道:“看来是俺是记差了,子龙和仲康你们想想到底是谁说要在聚贤楼请吃夜食的?”

  两人一脸辜色,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本就没有此事,根本没有的事又如何能叫他二人想得起来,正要说话,却听一旁的李鸿雁掩嘴娇笑,如黄鹂婉啼一般,道:“翼德自然不会说妄言,可是这几日奴家一直与子龙在一起,奴家可以作保子龙并没有说在聚仙请客,那么肯定就是许将军说的了。”说完后早已笑的花枝乱颤起来。

  赵云初始还未醒悟,等李鸿雁说完才明白原来是三将军算计许褚,许褚拒绝之后,便把自己扯了进来,若鸿雁未说话,他还能为许褚作保,如今鸿雁开口了,他便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在一旁闭口不言。对着许褚摊摊手,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

  而此时的许褚心中虽然恼极了多嘴的李鸿雁,奈何她毕竟是一介女流,不好计较。只是用着好似只有见了杀父仇敌时才会有得眼神看向始作俑者张飞,道:“张翼德,你够狠,咱们走着瞧。”

  张飞大笑一声,这一声是那样的放肆无比。畅快淋漓,但听在许褚耳中好似身上有无数蚊虫叮咬,难受不已,笑声渐止,只见张飞嘴角仍然挂着胜利者才有的笑容,道:“待会去寡妇驴肉大家尽情吃,随意吃,切莫和俺客气。”

  “尽情吃,随意吃。”许褚嘴里喃喃自语的念着,心中却是恨不得将张飞活劈了。

  衙前广场建的气势如虹。不说砖墙,就是地砖都是从临淄运来的青砖雕石,青砖匠人先设计好式样,由甄豫精心挑选,当然最后的成品还需要刘澜拍板决定。

  而在刘澜拍板选定造型之后,匠人便开始配料、细磨、炼泥、成型、设计、雕刻、磨光、烘干、装窑、烧成、出窑、分级、入库,然后送至沛县,全程都由甄家管事监督,每出一窖青砖,都会在背面刻上匠人姓名。如此一来,不仅省钱无数,更是提前完成了广场的修建。

  一行四人来到寡妇驴肉所开的那间小店,原本寡妇驴肉只是在中心集租屋售卖。可自从中心集被拆之后,小寡妇便即在张飞几人的鼓动下从‘小沛钱庄’贷了些钱,在府衙前广场上开了这么一间小店,店铺比从前要宽敞太多,再加上经营多年的老客户每日里买卖那叫个兴隆,如今光是店小二便足足雇了仨。再不似从前一个人忙里忙外了。

  张飞几人相携入店,此时离朝食尚早,店里未有一位客人,小二来了客人,立即迎了上去招呼。

  众人依次落座,只听张飞四周打量一眼,问道:“小二,怎么不见你家老板娘?”

  “回这位客官的话,老板娘他今日身子不适,所以并未前来。”

  “哦”张飞哦了一声,却是低声对许褚,道:“许仲康,刚才俺听你在那叫春,正想着为你说一门亲事,将这小寡妇许配给你,不想这小寡妇今日却没来。”说道最后,竟是双手一摊,哀声连连,道:“看来只能作罢了!”

  许褚被张飞气的面红耳赤,恼羞成怒道:“张翼德,你他娘的莫要欺人太甚。”

  张飞不以为意,嘿嘿笑着,附耳与许褚说道:“许仲康,你他娘的别不识好歹,俺这可是好意,听说这小娘们可是骚的很,床榻上之上的功夫更是精湛,你他娘若真娶了她,只怕感谢俺还来不及。”

  许褚微微一怔,随即偷看了赵云和李鸿雁一眼,压低三分嗓音,道:“真的?”

  张飞见他果然上当,没好气的瞪了眼许褚,突然嚷了起来,道:“俺他娘的如何能够知晓是真是假,俺又没试过。”

  “张翼德,你又耍我。”发现又被张飞戏耍的许褚愤然而起就要与张飞厮打起来,不想后者却一改平日作风,居然赔笑起来:“别,别生气啊,俺可真没耍你,这都是传闻,不如你有机会去试上一试,然后你在告诉俺是否如传言一般,这样俺不就知道了!”说完便头一撇,不在理他,对着小二,道:“小二先来三盘……”

  “少他娘的寒酸!”

  张飞话未说完,便被一旁气呼呼的许褚打断,只听他颇为豪气的接话说:“小二,先来二十盘驴肉,十碗驴汤,八斤饼。”他每说一个字皆是咬牙切齿,好似张飞就是他口中所说的这几味肉食一般,恨不得立时将其嚼烂咽进肚子里。

  小二满脸苦笑,劝道:“客官,恐怕您几位是初来本店,若客官就只四人,要这些许肉食就太多了,尤其那八斤饼,不如……”

  许褚一肚子的火发不出去,又见小二敢反驳自己,立时火冒三丈,骂道:“老子点什么你就上什么,难不成还怕这位爷欠钱不成?”说着伸手指了指张飞后又道:“点的这些你尽管上,吃不完,这位爷兜着走。”

  小二被这位火爆脾气的许褚吓着了,哪还敢继续劝,赔笑一声,道:“既然客官如此说,那小的便按客官之前所点准备去了。”

  “去吧,去吧。少不了你一枚钱。”许褚摆摆手,催促道。

  “许仲康你够狠,点这么多,也不怕把你撑死。”直等小二离开,之前还装‘大款’的张飞咬牙切齿的道。

  一旁的李鸿雁和赵云看着他二人如此模样,只在一旁偷笑,权当看热闹,立时就听许褚嚷,道:“之前是谁说随意吃,尽情吃的?”看着张飞,哼声道:“怎么?现在心疼了?”

  “心疼?俺会心疼?就是再来二十盘驴肉俺也不会心疼。”张飞话音刚落,只听许褚那闷雷般的声音立即响起,道:“小二,再给大爷来二十盘驴肉。”

  “许仲康,你,你。”

  “张翼德,刚才不是你说再来二十盘驴肉吗?”许褚一脸无辜的看向他,心中却前所未有的得意。

  “好,好,许仲康,俺先让你得意,待会儿去了校场,看俺如何收拾你。”

  很快肉食便即上来,赵云吃了几口,无意间憋了眼门外广场,突然发现店门前一位中年疾驰而去,身后还有一辆淄车和几名侍卫,定睛一瞧,担心中年可不就是管事刘安吗,只是不知他这火急火燎的要去干什么,难道发生了什么要事?疾走恕不走出门外,朝刘安的方向喊道:“刘管事,你这么急,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刘安听身后有人喊她,微怔了怔,回头瞧见原来是赵云站在不远处,擦了擦额角汗水,喊道:“原来是子龙将军。”顿了顿又道:“夫人即将临盆,我这是去请稳婆来。”

  屋内三人听得仔细,李鸿雁的筷子更是当啷一声掉在矮几前,立即起身,道:“甄姐姐要临盆,我得回去瞧瞧,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

  说着向张飞和许褚道别,而赵云亦高声罪,陪李鸿雁一同是回返,朝府衙而去。

  二人还未离开,许褚亦笑着起身,拍了拍张飞的肩膀,意味深长,道:“翼德啊,看来今日有的忙了,只怕夜时恐怕难有使君去聚仙楼了。”说完已然肆无忌惮的大笑出声,同时又在张飞的肩膀上拍了数下,那力道格外沉重,而口中却是学着张飞那一口的涿县口音:“看来‘俺’也要赶回去瞧瞧主公是得一公子还是得一丫头。”说完,还贼坏的指了指桌上的驴肉和驴汤,道:“翼德将军,尽情吃,随意吃,吃完再走吧,我先去府衙等你。”

  张飞看着许褚猖狂大笑走出店门的身影,再回头看向满桌的驴肉与驴汤,哪还有心情去吃,火冒三丈:“算账。”

  这可吓坏了小二,不知何处惹着了几位爷,算账的速度那叫个快,甚至还免了不少,可气头上的张飞却如数支付了,然后脸上的怒容又变成了喜容,转怒为喜的速度那叫个快,主公得子这种事怎么能叫许仲康抢了先,必须要先他一步向主公报喜,迈着大步,没片刻便超过了许褚,朝着府衙后宅狂奔而去,而看着身影那道狂奔身影的许褚,立时反应过来张飞这是要干啥,一直暗中较劲,这关头自然不愿输给了他,也朝着府衙狂奔而去。(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