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九百二十七章 局势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碧波听涛,亭中只有四张跪席,虽有四人,但只有三人落座,此时只听其中一张跪席前的青年低声说道:“应该是有所勾结,但真正可怕的却并非如此。? ?看 ? ”

  “哦?”刘澜疑惑的看向徐庶,道:“难不成还别有内情?”

  “是的。”徐庶眼中满是振奋,谨慎的看了眼一旁二人,见刘澜示意无妨之后,这才低声说道:“因为第二日哨探又现了一名怪人。”

  “是何怪法?”刘备急忙问道。

  “这人白日里竟头裹黑巾遮面。”

  “裹黑巾?”刘澜口中喃喃,眼中精芒突然闪现,哼声道:“就是在狡猾的狐狸总归是要露出尾巴的,看来这人便是我们苦寻多日的内鬼了,不然连袁绍派来之人都未黑巾蒙面,他却又为何不敢见人?”

  说道这里却是看向徐庶,道:“可知这内鬼是我们身边还是糜府之人?”说道这里却是心中一惊,忙道:“对了,有没有打草惊蛇?”

  “没有打草惊蛇,哨探们一直尾随此人,跟随他来到了小沛。”徐庶眼前一黯,叹息道。

  “没想到会是我们的人。”

  刘澜眼中闪过一丝寒芒,手掌紧握成拳,道:“是何人?”

  徐庶苦笑一声,道:“现今小沛校场尽毁,所有将军都汇集一处,并未查明。”

  刘澜点点头,颇有些遗憾,道:“只要知道这人身在何处就好。”说道这里却是突然笑道:“在狡猾的猎物又岂能是元直这样好猎手的对手,迟早是要败露身形的。”

  “主公谬赞了,没有主公在此运筹帷幄,那人焉能露出马脚?”徐庶与刘澜相视一笑,道。

  有些事情的成功,并非取决一个人的妙算有多精妙,也非是对手如何利令智昏,而是当你认为胜利在望时的掉以轻心,所以有些人抱着破釜沉舟之心最终成功。而有些人则抱着谦虚之心,再加上一百二十分的谨慎,最后得以功成。而抱着侥幸心里的人往往便会在此时被人乘虚而入,最终败得一沓涂地。而有些人在即将成功之时却输掉了满盘好棋。因为他们对对手的轻视,对自己的高估,他们将自己比作草原中骄傲的雄狮,不可一世,殊不知当雄狮打盹之时。却是它丧命之际。

  此趟前来东海的目几乎全部达到,是时候返小沛了。

  这个冬天是徐州近几年来最为寒冷的一个冬日,便是连汶水都结上了浮冰,众人无奈的站在朐县渡口看着满是浮冰的汶水,只听刘澜苦笑道:“这真是我欲走而天欲留,我看我们还是去打扰糜芳吧,待过几日天气有所好转,汶水解冻之后再渡船。”

  刘备与许褚,徐庶,孙乾几人从渡口向远处车队走去。刚行一步,就听身旁不远处几位商人在哪里哀叹连连,只听其中一人说道:“眼见着年根将近,这汶水怎么就结了冰,我家娘子还盼着我家团圆呢。”说着连连叹息。

  其中另一位商人却是说道:“哎,这位仁兄还有娘子在家中祈盼。”不胜伤感,道:“这位仁兄不知仙乡何处?”

  之前那人说道:“在下乃扬州秣陵人。”

  “这就怪不得了。”那人苦笑一声,道:“扬州无战祸,我兖州又如何能比得了。”

  刘澜一众人等走了数步,突然听到此人乃是兖州的商人。不由停步不前,继续听那人说道:“这个我也有所耳闻,听说温侯与曹使君在兖州相争。”

  “却也是如此。”那兖州客商说道此处,却是眼含热泪。哽咽,道:“仁兄有所不知,前几日我收到邻里信函,言我家娘子死于兵祸之下。”说道这里却是滚滚泪水再也控制不住,道:“可怜我那还未出世的孩儿和那苦命的娘子竟被活活烧成了灰。? ?”

  一旁的刘备听那人如此说,插话道:“这位仁兄。不知此时濮阳城又是什么情景?”

  那人看了眼刘备,见其器宇不凡,身旁众人也尽是伟岸之姿,不敢怠慢,说道:“还是温侯所有,前些时日听说温侯用火攻之计赚曹使君入城,将其杀的大败。”那人忍住伤心,道:“而我家娘子便在此役中葬身火海。”

  一旁孙乾插话,道:“乾素来听闻温侯乃一莽之夫,不想竟使火攻之计将曹孟德杀的大败,看来传言也不尽实。”

  那兖州客商看了眼孙乾,见他仪表不凡,口齿伶俐,乃说道:“这位先生有所不知,温侯帐下有一幕僚,姓陈名宫,谋划皆为其人。”

  “看来历史并没有太大改变,一切皆是按着历史的走向继续向前走着。”

  刘澜心中如此想着,却是看向了四周,因为之前众人的一番闲谈,此时早已聚集了各路客商,一起谈论着天下间生的事情,只听一位刚来的客商说道:“现今天下渐乱,其他地方不知,但这幽,冀,青,徐,兖,豫到处都是兵戈不断,连个安生之所也是没有。”

  “这位兄台所言有缪,别的地方在下虽然不知,但若说这些州府没有一处安生之所,恐怕言过其实,便如豫州小沛,听说那位刘使君就别出心裁,减免了过税与住税等杂税,只是收取交易税一项,你说这样的好去处,难道不正是你我眼中的宝地?”

  刘澜一众人等听那人夸赞自家主公,无不是你瞧瞧我,我看看你,四人八目相对,露出会心一笑,继续听那些人说道:“只是不知道这交易税又是如何交法?”

  “交易税只是从交易者手中收取交易数额的十分之一利润,若是交易双方未在小沛交易成功则分文不取。”说道这里却又想道什么,笑道:“还有就是刘使君连城门以及沛县的人头税都取缔了。”

  众多来往客商旅人听那人如此说,不免惊呼一声,道:“竟然还有这事?”

  “当然是真的了。”

  众人心中五味掺杂,无不想着自己所在州府的长官若能如此该多好,正这般想着,只听另一人说道:“这位刘使君乃汉室尊亲,正是我们涿郡广阳顷王之后,在北地人称饿狼,而在天下间。却又被称为小卫青,可是在我们涿郡,百姓说却言刘使君实乃是天上的文君下凡,不然又如何能够如此泽被小沛之民?”

  只听之前那位扬州的客商嗤笑一声。道:“神鬼之说罢了,当不得真。”

  “抬头自有神明,这位兄台可休一时口快说些妄言,小心遭神罚。”

  那扬州客商冷哼一声不在言辞,到是一旁的刘备一对眼眸睁的滚圆。暗道:“我什么时候成了仙君下凡了?”

  心中暗自好笑,可同时刘澜又想到了一句经典的话‘制造神话是人类的天性。对某些人物,如果他们生活中有什么令人感到诧异或者迷惑不解的事件,人们就会如饥似渴的抓住不放,编造出种种神话,而且深信不疑,近乎狂热。这可以说是浪漫主义对平凡暗淡的生活的一种抗议’,而眼前这位百姓无疑便是如此,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如今的名声已经达到如此了吗?只听另一人说道:“这位兄台所言虽然不假。但并不符实,我却是听说这位刘使君乃是武君下凡。”

  众人听他如此说,齐齐看向说话之人,只听那人继续说道:“不知众位可知晓前年冀州袁使君与公孙将军在冀州相争之事?”

  众人有的两眼迷茫,有点头以示知晓,道:“听说过,听说袁使君还丢了河间国。”

  那人笑道:“却也是如此,可是众位却又如何能够知晓,这其中是因为刘使君从中帮衬,不然公孙将军如何能有此胜。”

  “这位兄台所言当真?”一旁众人不敢相信的说道。

  “当然是真的。”

  那人信誓旦旦的说道:“你们看看现在。袁使君只用了一年时间便又与公孙将军开战,只是不到旬月之间就将公孙将军杀的大败,连好不容易得到的河间国都丢了。”

  刘澜对此事早已知晓,此时听这人说了出来。也不感震撼,只听那人继续说道:“众位只需细细一想便可知其中关键,当日刘使君助公孙将军得到河间,可是刘使君来到小沛之后,公孙将军立时就丢了河间国,而且当年许大家言刘使君的原话是说刘使君鹰眼皓。英武犀颅,声闻于天,立功沙漠。更借汉卫大将军长平桓桓,上将之元,说其是有卫青之风,借古喻今,更说刘使君日后可比肩孙吴白韩,颇牧卫霍,诸位,你们说刘使君不是武君下凡是什么,哪里会是文君。”

  “我还是相信刘使君乃是文君,武君我倒觉得乃是温侯。”看向众人道:“你们有所不知,前几年诸侯相聚,刘使君与帐下关、张二将在荥阳与温侯相争,却未能讨到丝毫便宜,而此时温侯更是将那曹操杀的大败,便凭这一点这武君不是温侯又是何人。”

  “一莽之夫罢了,又岂能比得上曹公,一时小胜罢了。”

  “你”

  那人正要火,却听其中一人笑着圆场,道:“众位莫火,到底是谁强谁劣,想来明年自会有所分晓。”

  说道这里却是低声说道:“倒是我听说了刘使君艳福不浅,竟是将徐州第一美人糜家的大小姐纳了妾。”说道最后竟是露出了**之色。

  “这算得什么新闻,我却是听说那袁二使君今冬集结部众,就是不知道明年开春又是哪家郡守要倒霉喽。”

  “什么?”众人心中一惊,只听扬州的客商反应最是神,忙开口道:“袁二使君将刘州牧(刘繇)赶到了秣陵,莫不是这要过江彻底控制整个江东?”

  刘澜听这些客商天南海北的一通扯,微微一笑,看向众人道:“好了,我们也该去了。”说着便悄悄离去,心中却是想道:“却不知袁术到底是要过江,还是要对付徐州,看来去得让陈果去陈到处了解下他的真实目的是什么了袁术的真实想法了!”(未完待续。)

  【本书最新更新地址请百度搜索一下 九四文学 即可获得本书的最新章节观看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