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九百三十四章 陈登到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17 23:40:29 源网站:八一中文
  陈登与糜竺互望一眼,没有听清陶谦嘴里说了些什么,尴尬一笑,道:“使君,您说什么?”

  陶谦没想到自己连说出的话都如此微弱无力,连数步之外的二人也无法听清,勉强招手示意二人近前来后,声如细丝,道:“我病甚重,已知时日无多,你二人乃我之腹心,特将你二人招来,不为他事,乃为徐州日后该交予何人,不知你二人有何想法?但言无妨。”

  糜竺破口就要说出刘澜的姓名来,只是话到口中却又止住了,想到先父生前教导与人说话只说一半,此时更何况面对的是陶谦这样老奸巨猾的狐狸更得如此,立时口风一转,道:“州牧只需传于公子,到时竺自尽心佐之。”

  陶谦看了眼糜竺,他虽心中暗骂了糜竺八面玲珑可面上却是毫无表情,依旧是一副惨老衰弱的模样,道:“陶商,陶应掌不得此州。”说着又看向陈登,道:“元龙心中可有善选?”

  陈登摇头哀伤,道:“这世上如何还能有比之陶公更善之人,还望陶公安心养病,保重身体,待身体康健,再治徐州。”

  陶谦没想到陈登会说出这一番话来,他心中清楚,眼前这两人无不盼着自己早日升天,从之前糜竺欲言又止就可瞧出一二,而陈登呢,虽然较之糜竺圆滑老道,可正因如此他口中之言必然不是心中言,可就算是说骗人之话,陈湖海较之糜竺却更让他感动。

  老迈的陶谦在生命最后关头克制着自己没有去点破二人,更不会因为二人这一番话就对他们心存感激,只是在心中感叹,陈汉瑜生了个好儿子啊,不过这湖海之士的风评我看未必到更似与他父亲一般,是条狡猾的狐狸。盯着陈家小狐狸,说道:“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大限将至,已非药石可医。”苦笑一声:“自黄巾以来,中原腹地百姓多有避乱徐州者,徐州得此富足,然曹阿瞒率兵涂地、屠城数十座,使徐州人口剧减,百业凋敝。”说道这里,却因为激动而使他咳嗽连连,面色突然泛红,道:“之前唯有广陵一郡依然兴旺,不想笮融这厮纵兵劫掠,致使徐州再不复往日。”说道这里却是看向他二人,道:“方今徐州,北有袁绍,西有曹阿瞒与吕布,南有袁术,当此虎狼四面环视之时,非掌兵之将不足以震此州,长子陶商本可继任,但其本性恶毒,对下做不到赏罚之明,对上却又勾连袁曹,我焉能使其掌此州?而次子应,生性善良却又寡断优柔,若承平之时,可保一州富庶,但此兵祸之年,若其掌州,只是旬月便会人头不保。”

  两人缄默不语,只是恭敬聆听,毕竟这是陶家的家事,他们不能也不愿去多插嘴,只听陶谦继续说道:“老夫数让徐州与刘德然,奈何他屡辞不受,我又一时无佳人可选,不知你二人心中可有适合之人,能安此州?”

  陈登正要开口,却见一旁糜竺抢先说道:“前番曹操退兵,皆因吕布偷袭兖州,虽然吕布在兖州数胜曹操,但兖州之事曹操与吕布乃五五之数,谁胜谁负仍未可知,但子仲却可知这两人皆当世之虎,若得兖州,必攻徐州。”

  “能安此州者非刘德然不可,奈何刘德然屡次推辞不受,却不知该如何是好。”陶谦浑浊的双眼在这一刻突然亮了起来,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二人道。

  二人佯作不见,只听糜竺说道:“之前两次刘德然婉拒使君,皆因使君身康体健,而他又自诩仁义君子,自然不肯接受。而今时却又非同往日,如今使君病已沉重,若再让徐州与他,料其必不会推辞。”

  “甚好,甚好,那此事就有劳二位了。”

  “此事还需府君遣心腹相召。”陈登出言道。

  陶谦瞬间想通其中关键,点头嘉许,道:“便依元龙所言。”

  之前侍奉的小丫鬟出屋之后,径直转到陶商屋内,刚一进屋,被数名如花美妾环绕的陶商走下阶,来到她身旁,笑道:“我的小宝贝,你怎么来了?”

  “糜别驾与陈校尉去见家主了,奴家这不便抽空来看看你是不是又在风流呢。”说完凤眸含煞的看了眼陶商身后的侍妾。

  “小宝贝莫要生气,到时只要我登上徐州牧之位,你便是州牧夫人。”说道最后却是低声笑道:“我的州牧夫人,你又何必与这些侍妾斤斤计较呢?”说完回头怒对一众歌姬:“还不退下。”

  数十美姬侍妾一个个胆战心惊慌忙退下,待她们一出门,陶商却是趁绿锦不妨,一搂她蛮腰,横身将其提起,道:“这些时日你一直在陪侍老头子,今日便让我好好疼疼你。”说着便往榻前走去。

  绿锦咯咯笑道:“我来可是有要事相告,说完我就得回去,等晚上奴家再来陪公子。”

  陶商突然停下脚步,看向绿锦道:“什么事?”

  “刚才奴家在外偷听,虽然听不清他们说什么,但却听到了刘德然这三个字。”

  “他们在说刘德然?”陶商眼眸突然变得阴冷起来,身上更是瞬间浮现出冷冷寒气。

  ~~~~~~~~~~~~~~

  和风细雨故人来,亮了得子的消息很快传得满城尽知,前来贺喜之人络绎不绝,这一日陈登便亲自抵达沛县登门拜访,刘安将其带进会客厅中,只见刘澜恭候多时,笑着躬身道:“恭喜德然公喜得贵子,当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元龙,这几日快愁煞我也!”刘澜苦笑连连,道:“不知某交托之事办得如何了?”

  陈登含笑不语,刘澜立时心有所悟,看向他身后随侍的那名青年,双眸一亮,大喜起身,对那名年轻人躬身施礼,道:“难不成这位就是华先生?”

  “非也,草民吴普,乃华佗之徒!”

  吴普上前一步,还了刘澜一礼后才说道:“家师早在年前就去了会稽,所以小可便受陈先生所邀,前来听候使君差遣!”

  “原来是华先生的高徒,久仰,久仰!”刘澜这句话可不是客气,这位华佗高徒吴普可在历史上是着鼎鼎大名,而他恰巧在后世对其有所耳闻,既然能够名留青史,想来甄姜的病情也可无虞了。

  “可否带小可去看下病人?”

  “正当如此!”

  ~~~~~~~~~~~~~~~~~~~

  刘澜与吴普相携出屋,迫不及待的说道:“吴先生,如何?”

  “我这就为夫人开药,只需服用半年就可治愈!”吴普说道。

  “医曹吏言此病只有针术方可痊愈,吴先生怎么又说吃药?”

  “所谓宁开十副药,不动一分针,夫人之病食药石即可,无需动针!”吴普笑道。

  “那就多谢吴先生了!”刘澜当然对吴普的话深信不疑,这就是医术的优劣,在医曹吏看来无药可治的大病,在吴普这样的神医面前,只不过就是几味药石就能治愈的小藓。

  可吴普口风却又一转,道:“然此时尊夫人还不可用药石医治,当以食补之,早年间,我随家师云游至兖州,恰巧救治过一位与夫人一般患者,家师所开之方,便是以食补为引,药补为方,先将那位大姐的身体调理好之后,才给她治病,说着便为刘澜开了药方,他接过看了眼,食补一便是常见的红枣莲子羹,可当第二味东平牛胶出现在眼前一刻心中却是为之一怔,难不成汉朝时就已然有阿胶了?只是这阿胶不是驴皮吗,怎么这时候是牛胶?说道:“吴先生,可不可以将这牛胶换成驴胶,这样的效果会不会更好些?”

  “神农本草经载……”

  刘澜没想到吴普竟然对他这位对医学一窍不通之人引经据典,立时满头黑线,道:“吴先生,医术也只是前人经验之谈,吴先生不试一试,又怎能知晓牛胶比驴胶疗效更好呢?”

  “这……”吴普有些犹豫,从刘澜口中说出自非他人,斟酌片刻道:“不知使君如何知晓驴胶熬制之方?”

  “我也是听民间百姓所言,具体效果如何,也只是道听途说罢了,若吴先生有疑虑,何不用驴胶一试,到时自知疗效如何!”

  “既然如此,我当前往青州,与当地药师试上一试!”

  安排吴普到厢房休息后,刘澜满面红光的回到了议事厅,离得老远,便笑道:“今次多亏元龙,还望元龙替我转告在下对令尊汉瑜先生的感谢!”

  “举手之劳罢了。”陈元龙起身相迎,同时笑道:“原以为今日是双喜临门,不想却是三喜临门。”意味深长的说完,却是取过一旁之前刘安为他沏好的茶水,细细啜了起来。

  刘澜心中却不解,他得子算一喜,治愈甄姜若也算一喜的话那才才是二喜,何来三喜一说?笑问道:“却不知元龙三喜临门所为何来?”心中蓦地一惊,已猜到了陈登话中的真实目的,心脏品牌跳,侧击着矮几,突然抬起头直视陈登,道:“这第三喜,不会是徐州吧?”

  “却是如此。”

  刘澜并没有太过兴奋的表现,陈登也不管是他刻意,还是有意,说道:“陶徐州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将徐州让与德然公了。“

  直到这一刻刘澜才算是能彻底长吁口气了,问道:“那陶商他是如何处置的?”他心中其实很想知道,对于敢做出弑父这样大逆不道的子孙,陶徐州会如何处置。

  陈登啜口茶,嘴角露出了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道:“恐怕要让德然公失望了。”

  结果在意料之中,又在情理之外,但此刻从陈登口中说出,刘澜还是没有掩饰住心中的失落,摇头苦笑道:“看来我们还要继续努力了。”

  “是啊。”陈登叹息一声,掩饰不住心中的失望,道:“没想到陶谦越活越老,也越活越妇人之仁了,虽然我曾屡次提醒他,可他就是不加以防范,直到此刻命不久矣,仍然护着他那个不孝子。”说道这里却是摇头苦笑道:“而他明知陶商害他,却仍装作不知,也不知陶徐州是怎么想的。”

  “自古兄弟,父子相残之事甚多,但能像陶公者却寥寥甚少。”

  刘澜好似是自言自语一般,道:“也许是因为陶公子嗣少,所以才会有所不忍吧。”说完却是长长叹息出声道。

  陈登意味深长的看向刘澜,摇头苦笑道:“德然公所言甚是,只是没想到连区区州牧之位,竟然也会引得父子相残。”说完竟是唏嘘不已。

  刘澜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陶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心中比谁都清楚,这徐州牧之位若是时日拖得越久,他的机会就越小,毕竟我有元龙与糜家等徐州氏族支持,而他却只有丹阳军一部,所以他不得不先下手为强。”说道这里却是笑了起来,道:“可如今陶谦果真被其所害,到了命在旦夕之时,他一定认为到时只要他得了虎符,彻底控制了陶谦手中的卫军,那徐州也就尽在其掌握之中了。”

  “这也是陶谦还能活着的原因,得不到虎符,他就控制不住卫军,控制不住卫军,他就怕曹豹在背后会不会捣鬼,陶商聪明的很,都到了这般田地还在怕被曹豹算计。”

  “他这就叫做聪明反被聪明误,曹豹凭那万余人马能掌控徐州?”刘澜冷笑一声:“若非如此,我等又如何能有机可趁,到时免不了要与他刀兵相见了,真那样的话,必定要授人口实了。”

  “陶谦就是看清了这一点,清楚将徐州交给这个儿子迟早会为他人所有,所以才迟迟不肯将虎符交出。”说道这里却是看向刘澜道:“德然公,下一步我们是不是继续按家父的计划走?”

  刘澜点点头,道:“令尊的计策可谓是天衣无缝,虽然冒险了些,但也是唯一可行之法。所以我们还需按既定计划行事。”

  “好。那就请德然公立时随我前往徐州,想必明日陶徐州便来小沛相召德然公前往徐州的亲信就会到了。”(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