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九百三十三章 起名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孩子在刘澜怀中啼哭不止,可是一到甄姜怀里,却是咯咯笑个不停,看着刘澜要多怪异就有多怪异,甄姜一边逗弄着小家伙,一边风情的撇了眼刘澜,道:“良人,快些为孩子起个名zì 吧。”

  “起名啊?这个我可不拿手。”刘澜尴尬一笑,突然脑海中想起了‘铜头’二字,急忙摇头苦笑:“此时切不可再与他玩笑,那该起个什么名zì 呢。”

  他心中想道:“这孩子便好似穿越小说中的猪脚穿越而来一般,也忒神奇了些。”想道这里却是心中已有了计较,道:“就叫源吧。”

  “****?”甄姜看向刘澜确认道。

  “对,就叫****。”刘澜应了一声,却是想道:“哥哥叫做张源,这孩子出生的桥段太过穿越剧情了,若‘他’当真是穿越而来,到希望他就是自己的哥哥穿越。”他想道这里,却又觉好笑,若他真是自己的哥哥穿越而来,要是知道自己这个弟弟竟成了他的父亲,却不知他又有何感想。

  “****,****,众水始出为百源。”颇为满意的甄姜笑说了一句,就见已经与稳婆医学从事退出屋的郭玉儿凑了过来,低声对刘澜低估了几句,后者点点头,安慰甄姜一番后便退出了屋,只见医学从事心事重重的在堂内候着,刘澜道:“情况到底如何?”

  医学从事面色凝重,道:“使君夫人的情况不是很好,体内淤血凝聚,日后不仅无法在育,只怕性命也难保!”

  都危急到性命了,还不是很好?刘澜一颗心立时提了起来。但他不懂岐黄之术,只能继续请教,道:“有没有办法?”

  医学从事沉吟片刻,道:“以老夫多年经验,夫人也不是没救,不过却要动针!”

  动针?难道是针灸?刘澜长舒口气。拱手施礼,道:“那就有劳从事了,事成之后,刘某必有重谢!”

  “夫人的病若老夫能治,也不会像现在这样!”

  医学从事叹息一声,道:“实不相瞒,老夫并不擅长针术!不过……”

  刘澜急的团团转,现在的情况让他一筹莫展,突然听到医曹吏说了一半的话。诘问,道:“不过什么?”

  “听说使君与下邳陈珪相善,若能请到他,夫人的病就有办法了!”

  “原来陈珪竟会针术!”刘澜面色瞬间转阴为晴,喜道:“我这就派人去请他!”

  医曹吏信心满满的说道:“陈汉瑜并不懂针术,不过他却与一人相善,若能请到此人,夫人之病无虞矣!”

  “不知您口中所言是哪位高人?”刘澜脑海中立时想到了一人。只是不确定是不是他!

  “不知使君可听过华佗此人!”医学从事说起华佗时,眼中迸射出崇敬之色。

  果然是他!刘澜急不可耐的说道:“我这就派人去去徐州。让陈先生尽快安排华佗前来徐州之事!”

  ~~~~~~~~~

  与此同时,小沛城门前来了一只车队,人数不多,只有三五人还有一辆轩车,自从小沛县取缔了入城税后,来往小沛的客商与旅人如雨后春笋。络绎不绝。

  车队来到城门前,守军没有任何疏忽,正欲搜查,只见马车车帘掀起,一位相貌堂堂的儒雅青年探出头来。道:“快快放行,我有要事。”

  小卒认得此人,慌忙拱手见礼,道:“原来是军师的车架。”说着竟偷眼从车帘的缝隙朝车内瞥了眼,心中不由一惊,忙道:“快快放行,快快放行。”

  徐庶随即放下车帘,马车直朝城内而去,过的半晌,在府衙前停下,只听车内道:“将面容遮住。”随即徐庶与一位黑面的男子下了马车,朝府衙前去。

  徐庶未行数步,只见刘安与一位中年妇人从内院走了出来,徐庶上前,道:“刘管事,快去通知主公,说某有要事求见。”

  刘安见是徐庶,急忙见礼,尴尬一笑,道:“恐怕徐军师今日难以见着使君了。”

  “为何?”徐庶心中焦急,下意识的问道。

  “夫人今日刚诞一公子,家主正在夫人房中。”刘安脸上满是喜悦道。

  “原来如此。”徐庶会心一笑,道:“虽然如此,但还要劳烦刘管事前去通禀,若主公不见,那徐某明日再来。”

  “这……”刘安略作犹豫,有些为难的说道:“既然徐军师如此说,那我便代为通禀。”说着便反身向内院走去,只是片刻,就见刘安复转而回,笑道:“徐军师,主公让你在议事厅等候。”

  徐庶拱手,道:“劳烦刘管事了。”

  说着兀自带着那黑巾蒙面的男子向议事厅走去,就在二人前脚进入屋中,后脚刘澜已是到来,和他一起来的还有陈群和一名陌生男子。

  一众人进到屋中并未寒暄,刘澜直接开口,道:“元直,办的如何?”

  “不负主公厚望。”

  徐庶笑着看向刘澜,道:“主公你看。”说着对身旁那人道:“将面巾摘下来。”

  蒙面人突然听到房门开启,待看清来人后,心中不由一惊,一张嘴更是成了o字形,久久不能平静,待听到徐庶所言,不敢怠慢,将面巾摘下。

  蒙面人将面巾摘下,刘澜看着他的面容,然hòu 又在其身旁走了数圈,这才笑,道:“虽然有三分想xiàng ,但已经极为难得了!“

  回头看向陈群身旁的青年,笑道:”戴先生有把握吗?”

  “七成把握!”站在陈群身旁的中年男子戴乾颇为自负的笑了笑,道。

  “好!”那接下来就交给戴先生了。

  “诺!”

  徐庶看着身穿儒袍,肤色黝黑的戴乾带着李木森下去,眼中满是疑问的看向刘澜,道:“主公,这位是?”

  “他叫戴乾。是陈别架举荐,现为簿曹从事一职!”刘澜别有深意的笑道:“此人能力极强,尤善易容之术,有他在,今次的瞒天过海计事半功倍!”

  “恭喜主公!”

  半个时辰过后,戴乾与李木森从厅后偏阁走出。当众人看到随戴乾走出的李木森后,徐庶第一个想法就是:“像,真是太像了,若不是两人衣衫不同,绝对分不出哪一个才是自家主公!”

  “戴先生果然厉害!”徐庶对戴乾大赞道。

  “不过是雕虫小技罢了,让军师和主公见笑了!”戴乾腼腆的说道。

  “这可是神技,怎么能是雕虫小技呢!”刘澜大笑一声,走到对那人身前,道:“你叫什么名zì ?是何方人士?家中可还有什么亲人没有?”

  那人虽然不清楚眼前人乃何许人也。但他却是清楚自己之前可是从府衙正门而入,想来眼前人也是一位职位不小的官老爷,哪敢怠慢,急忙回禀道:“小的乃阳都县人,名叫李木森,家中老父老母俱在。”

  “李木森?”刘澜噗嗤笑出声来:“这名zì 可是怪异的很。”

  那人挠挠头,尴尬道:“只因小的父亲乃是山中的猎户,常在山中狩猎。故为小人起了这个名zì 。”

  刘澜更加大笑出声,道:“若是如此那便大错特错了。既是常在山中打猎,岂不是应该叫李石磊更加贴切才是?”

  那人被调笑,挠挠头却是尴尬一笑,并没有回话,只听刘澜又说道:“你可知我使你前来所谓何事?”

  “小的不知。”

  “让你来做州牧。”

  李木森还以为是这位官老爷要和他买些野味,哪想到是让他当州牧。吓得他急忙跪倒在地,道:“做不得,做不得。”“

  “我说你能做得,你就能做得。”刘澜含笑看着这位憨厚的中年道。

  “小的大字都不识一个,如何能做得太守。”李木森头摇得好似拨浪鼓一般。怎么也不敢答应。

  “无妨。”看着李木森的刘澜突然问道:“对了,你讨了媳妇没有?”

  “还未讨到媳妇。”

  “好。”

  “只要你这次将此事办好了,我便为你讨一房媳妇。”

  徐州牧府邸占地数十亩,观其规模就似一座小型城镇一般,回廊过道纵横期间,若无人引路,只怕一时不慎,便迷失在这富丽而又堂皇的庭院中。

  州牧府衙大门两旁乃为陶谦属官:主簿、别驾、治中等办公之地,而进入府衙便是陶谦办公之所,向前行不远,只见一排排屋舍林错期间,屋舍乃砖石结构而成,红墙绿瓦之间透着富guì 之气,虽然是最为普通的下人休酣之所,但也要比之外间的客栈好上许多,加之屋舍与屋舍之间更有桃花桂树,银杏红杉纵横交错,好似是图画中的世界一般。

  穿过屋舍继续向前便会来到了一条长廊之中,长廊盘延曲折,一眼望不到头,两旁君子竹,长青松,还有遍栽的奇花异果,一株株,一颗颗争奇斗艳,美轮美奂。若有人走到此处而又没有熟识之人带路穿梭其间的话,只怕早已认不得前后左右。

  长廊四周的花香滚滚,花浪叠叠,两旁胜景让人悠然神往,哪还能辨得清东南西北。

  下了长廊,便即是后院,后院面积更广,向右走不远处是一座月牙型的小湖,小湖顶端之上为小岛一座,而在小岛之上则盖有一座高楼,有五六丈高。若有人可以登上小楼,俯览湖面,便定会惊奇的发现,虽然湖水是月牙形状,但和一旁的陆地正好组成了一个八卦造型,湖为阴,地为阳,陆地之上的小楼与小岛之上的小楼交相呼应,是为八卦之上的两具圆点。

  以湖泊为中心处是一座小型瀑布,湖水飞流而下,不时传来流水潺潺之声,更是激起浪花无数,浪花翻腾间,将湖面上的圆月倒影击碎成星星点点,真也似美轮美奂,心向往之。

  而陆地之上那幢阁楼正迎湖泊,站在其上只见小桥流水潺潺,假山怪石林立奇幻,湖塘月色美艳无边,再加上身前不远的楼阁与他脚下被清辉照射的粼粼水波,偶有微风吹过,只觉心旷神怡,再看风拂绿水,竟使人流连忘返,一时不知此乃是人间还是仙境。

  此处乃是陶谦儿子陶商和陶应的居所,而与之相反的左边则是陶谦的住处,陶谦的住处虽然没有此处山光水色,却也是一处环境秀美,养气凝神的好所在,自从年节之后,陶谦便发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差,精神也开始恍惚,自从两月前更是无法下榻,只能靠着药石勉励维持。

  他心中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但他却详装不知,他已经老了,他知道那一天已经离自己越来越近了,不管他的孩子做没做那天理难容之事,那一天也已近在眼前。

  所以他并没有狠下心来,他知道他早已没有了看着自己的孩子走在自己前面的勇气,所以他装作不知,虽然如此,可却彻底下定了决心,这徐州之位交予何人都可,唯独不能交给那个不顾伦常的逆子,他可以容忍他弑父,但却不能容忍徐州败在这不孝子的手中。

  最后落得如此结局,陶谦难免痛心不已,被自己的孩子害死,这听起来该是多么荒谬的事情,自古都说帝王家无父子,没想到已是如此残败的徐州,竟然也会引出这种父子相残的事来。

  就在这时,只见屋外走进一位十分可人的小丫头,躬身施礼道:“使君,糜别驾与陈校尉来了。”

  陶谦躺在榻上,他虽然整日昏昏沉沉,但当小丫头说道这二人前来求见后,浑浊的眼眸竟是射出了一丝光彩,挣扎着想要起身,但却浑身乏力,底叹一声,对眼前的小丫头,道:“扶起我来。”

  小丫头将陶谦轻轻扶起,使他靠在榻上,并为其垫上软垫后,只听陶谦说道:“让他俩进来吧。”

  糜竺与陈登进入屋内,却发现陶谦靠在榻边兀自熟睡,不敢打搅,只在一旁侍立,而之前一直在陶谦身旁伺候的小丫头见家主又昏睡过去,壮着胆子在他耳畔低声叫他:“家主,您怎么又睡着了,孙别驾与陈校尉已经来了。”

  一连唤了数声,陶谦这才幽幽转醒,睁开朦胧眼眸看了眼糜竺与陈登,心中却是苦笑道:“没想到只这片刻功夫便睡着了。”微微抬手,示意小丫鬟退下,等小丫鬟退下后,陶谦才声音沙哑的说道:“你二人过来,我有要事吩咐你二人。”(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