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九百五十七章 达成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17 23:40:29 源网站:八一中文
  这一切彻底让刘澜打翻了对徐庶一概的印象,原来徐庶并非是谨慎之辈,在其心中亦也会有如此大胆的举动。

  徐庶的想法十分大胆,但刘澜却并不认为这样的方针可取,这样的战略目标有其局限性,身为后来人的刘澜知道,此时的曹操正是事业发展的黄金期,而到了迎接献帝之后恐怕就到了钻石期,所以说即使自己真能得到淮南半数之地,但想要短时间内与曹操争雄,绝对是以卵击石。

  而且不说别的,若是真与曹操联合对付袁术,首先一点曹操会不会同意?其次若是曹操同意,那么与他一同攻下袁术之后,就真能像徐庶所说得到淮南半数之地吗?即使真能得到,但在联合之后,曹操会给自己充分发展壮大的时机使他有与其一决雌雄的机会吗?

  以他对曹操的了解,这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曹操一定会在自己并未发展壮大时铲除他这个心腹之患,然后再毫无后顾之忧的与袁绍去争夺钱粮之地冀州,从而一举奠定争霸天下的基础,所以说联合曹操对付袁术绝无可能!

  心思百转瞬间,刘澜出言否决,道:“此事太过冒险,若稍有不慎,不但淮南不保,便是连徐州恐怕亦会朝不保夕。”

  徐庶叹息一声,他已经猜到了主公的答案,但他还是想要赌一次,对于一直想要从徐州突出去的刘澜来说,好不容易得到的徐州要么会极为看重,要么便会放手一搏,毕竟从无到有,在从有到无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可徐庶发现事情并没有按他最希望方向发展,只能苦笑,道:“若是如此,主公便只能向南了。”

  “向南?”

  刘澜看向了矮几,立时想到了那位被袁术赶过长江的扬州刺史刘繇的身上,而在想到刘繇的同时。他亦是想到了那位与他一同在战场浴血奋战过的绝世猛将太史慈。

  就在两人齐齐瞄向扬州之时,却只听传令官在帐外高声禀道:“主公,开阳城大开,臧霸祈迎使君进城!”

  两人瞬间便被从思绪中带回到了现实中。徐庶颇为诧异的看向刘澜,道:“这么快?难不成有诈?”

  “我们君子要做,小人更要做。”

  刘澜喃喃自语了一句后,看向徐庶道:“一边要小心提放臧霸使诈,同时更要做好臧霸投降的准备。”

  “主公放心。”徐庶意味深长的笑道:“真希望臧霸投降。那样我们便可早些回徐州了。”

  “不,应该是去广陵。”刘澜似笑非笑的说道。

  “主公这么快就要动手了吗?是不是有些太过焦急了?眼前徐州之事……”

  刘澜摇头,道:“徐州之事我已经摸透了,只要糜家,陈家,张家不乱,别人也就乱不起来,而且徐州的官员我也并没有去触动他们的核心利益,所以说徐州士大夫阶层暂时还是比较稳妥的,不会发生什么变故。而重中之重的丹阳军呢。只要我们能趁早解除他们的威胁,方才能彻底的整顿徐州!”

  “主公思虑周详,元直不及也!”

  刘澜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他可不相信徐庶这句话是真的,更多的不过是恭维罢了,可在内心之中呢却又希望他说的是真的,此刻便连他自己也难以察觉,不知何时他竟然喜欢上了别人对他说的这些个奉承话,尤其是一些他认为比他聪明人说的奉承话更让他受用不已……

  ~~~~~~~~~~~~~~~

  刘澜进驻开阳城的三天后,臧霸便指挥着部队悄然离开。

  臧霸走的隐秘。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消息很快在军中传递开,之后便是在开阳城内。

  消息传得五花八门,但这些传闻没有一条是真的。因为真正知道内情者就只刘澜与徐庶二人,而其他被蒙在鼓中之人自然会对臧霸降军突然的不知所踪感到困惑和焦虑。就在疑惑和焦虑中,所有人听到了无数传言,传言有模有样,流传的迅速飞快,到最后在整个营地里传的沸沸扬扬。这些传言五花八门。甚至都有传闻说刘澜一夜之间将开阳军包括臧霸在内全部坑杀,但这些传闻大多数人都只会一笑置之,但其中还是有几条传言让众人深信不已,而其中以‘臧霸逃跑了’和‘达成协议救援青州’最有市场。

  消息一经传开,立时让刘澜帐下的将校们感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因为流言来的太过突兀,这使他们必须要前来向刘澜询问并禀明此事。

  而像一些好战者更是想要从刘澜口中了解详情,他们十分迫切的想要知晓,臧霸到底去没去青州,若是去了,为什么这样的机会不是自己,反而是臧霸!

  面对轮番前来的将校,刘澜只是耐心的向关羽和张飞几人稍加解释,至于其他人只是说了一句绝密,还有就是臧霸一事他已知晓后,便将他们打发走了。

  如此连番解释后的刘澜彻底失去耐心,但他还是决定招来徐庶商议一番。

  此事若只是一两人前来询问,刘澜也不会放在心上,可到最后来人竟然越来越多,这自然让他明白了此事绝对不会是眼前如此简单,既然此事透着蹊跷,那他自然要找人解惑,而眼前能解开他心中迷惑之人除了徐庶又有何人?

  徐庶前来时,刘澜正在原先臧霸的内室之中来回踱步,他的眉宇间显得心事重重,并不是他没有将此事想通,恰恰是因为在徐庶前来的这段时间内他已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猜出了个大概,那便是此事背后有人刻意为之,想要以此来打探出臧霸的真实下落。

  刘澜能够想到幕后之人是谁了,但对于这名内奸他显然还不想过早的将他抽出来,就目前来看他还很有价值,能够像袁绍传递一些他希望让袁绍知晓的情报,可真因为这样的原因才会让他顾虑重重,他不想被传递出去的情报被他传递给袁绍,一时之间才会不知该如何去处置此事了。

  徐庶一进屋就发现主公眉头不展,显得有些忧心忡忡,虽然他不知主公被何事所扰,但不巧的是他却又带了一件坏消息。眼见着刘澜心情不佳,徐庶心中盘算着该如何向他禀明此事,思量片刻,只见其突然露出一抹微笑。拱手,道“主公,有一好消息,庶特前来向主公禀明!”

  “好消息?”刘澜穿着一身黑色的宽松长袍在主位坐下后看向迈步进屋徐庶,见他眉开眼笑。显然是一件大喜事,勉强基挤出一丝笑容,道:“到底是什么喜事能叫元直如此振奋,我已有些迫不及待了,不过……。”刘澜说着却是叹息一声,道:“不过我却有一件坏消息要告诉元直!”

  “发生了何事?”

  沉吟片刻,只听刘澜说道:“臧霸走了,今日众位将领都来见我问询此事,我原本也未在意,可到最后问询之人越来越多。这就难免让我觉得此事有些非比寻常了,而就在刚才,终于让我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因为当所有人都来问询之时,却惟独他没有来!这不是正是此地无银吗?

  徐庶连连点头,道:“主公说的是,若非是他包藏祸心,不敢露面,不然如何能使主公确定背后主使者就是他?”眼神中闪过一抹冷酷,冷笑道:“这正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他虽极力掩饰。却偏偏又将他自己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中。”

  刘澜鄙于不屑的说道:“之前没有对付他,是为了将计就计利用他向袁绍传递假消息,使袁军误以为我不会派援前往青州,如今援军已去青州……”

  正所谓闻弦歌而知雅意。虽然刘澜目光灼灼的看向自己,但徐庶还是能够从其笑容深处看出他的真实用意,只是他临来得到的消息却不能再让他和主公继续按部就班的出牌,所以他只能摇头苦笑,道:“主公,计划出现了些许纰漏。不若先收网抓鱼的好?”说着从怀中掏出一样饰物,道:“而庶所说的好消息便是这个。”

  刘澜接过徐庶手中的书信,疑惑的问道:“这是?“

  “看来他已经猜到了臧霸的动向,所以又派出了信使。”

  徐庶面色凝重的说道:“这是从他派出的信使身上搜到的!”

  刘澜抓着书信的手在颤抖,他的心在瞬间沉了下去,好像跌倒了深寒刺骨的深渊一般,突然他好似想到什么,忙问道:“信使呢?”

  “信使走的隐秘,发现时已是走了许久,所以庶斗胆……”说到这里却是做了一个杀人灭口的斩首的手势。

  “元直,这哪里是什么好消息,明明是坏消息嘛!”

  得知道信使已被除掉,刘澜虽嘴上牢骚了一句,但事已发生,再去计较这些也已经于事无补,索性也就不再去介意:“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内奸我们还有大用。”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虽然还有大用,但却又不能让他将臧霸的消息传去青州,所以庶也只能行此下策了!”

  “哎。既然一句打草惊蛇了,那只能收网了。”

  说完,将手中的帛布纸张展开仔细观瞧,只是当他看到信上的内容后却又蹙起了眉头,看向徐庶道:“这是怎么回事?”说着又交还到徐庶手中,道:“你也看看!”

  徐庶从刘澜的脸色看出了一丝不同寻常,急忙取过书信,只见上面只有短短数字,写着‘刘德然即将前往广陵,暂无援青州之意!”

  徐庶感到了一丝困惑,看向主公,道:“他怎么会写这个?”他心中思虑片刻,补充道:“他这是要故意隐瞒袁绍还是已经知道我们发现了他,所以故意如此?”

  沉思片刻,刘澜微微摇头说道:“不管是什么,我倒更愿意相信是他还念着我们之间的恩情。”

  “应该不会。”刘澜疑惑的看向徐庶,当两人的眸光在空中短暂而且迅速的相遇过后便败下阵来,不是他害怕徐庶,而是他心中清楚徐庶说的是实情,但他心中却还是对他存在着一丝幻想,希望心中想的是真的,斩钉截铁的道:“虽然元直所言不假,但不管如何,他这样一做,毕竟还是叫我不知该如何处置他了!”

  “主公不可。”徐庶还待再说,却被刘澜摆手打断,道:“既然他还能念着一丝旧情,那我便不能当真去杀了他!”说道最后却是唏嘘的说道:“毕竟在一起这么久了,我还是希望他能当面向我承认,只要他能承认,那我非但不会怪他,反而还会既往不咎!”

  ~~~~~~~~~~~~~~

  次日一早,刘澜升帐议事。

  刘澜扫了眼齐聚的帐下文武,沉声说道:“如今臧霸之胁以除,我以决定明日便返回徐州。”说完看了众人一眼又道:“琅邪相邻青州与兖州,我欲留大将驻守在郡治开阳。”

  众人先是看向刘澜,又颇有默契的齐齐在场中扫视一眼,猜测着主公究竟会留下何人驻守开阳,而在他们心中猜测之时,昨晚已然想好了人选的刘澜看向徐方,道:“即日起擢升文学从事徐方为奋威校尉,琅邪相,领兵五千以御贼寇!”

  “末将遵命!”愣了下的徐方万万没想到投靠刘澜不久便会被委以重任,而且还是武职,这让他在听到任命的同一时刻心中竟是有了一丝感动,激动,一揖到底:“有方在琅邪一日,定不叫贼寇袭扰乡里。”

  “好!”刘澜高声称赞道:“徐将军,开阳与东莞乃徐州北门,若琅邪失,则徐北之地再也无险可守,此时袁军在青州肆虐,若其只在青州则罢,若是其尽得青州之后顺道袭扰徐州,那你可有把握坚持到我援军到来?”

  “不知开阳城有人马几何?”

  “我刚才已经说过了,只有五千人。”刘澜眸光灼灼的看向徐方道。

  “方保证,定能坚守一月!”徐方硬着头皮说了一个最长期限。

  “好!”

  刘澜双掌交击道:“有这一月时间,援军早已赶来了!”示意徐方退下后,又看向关羽,道:“此次回师徐州城只是我与军师,而云长还需要去一趟广陵!”

  众人脸上一喜,他们都明白刘澜口中去一趟广陵的意思是什么,齐齐羡慕的看向关羽,多希望刘澜点自己的将,但可惜没有机会了,但这并不是说他们没有机会,他们还有希望随同关羽一齐出征,看着关羽出列,卑身屈体道:“诺!”

  刘澜满意的点点头:“希望云长可以早去早回,最好是带着笮融的首级来见我。”

  “主公放心便是。”关羽与刘澜会心一笑,待回返座位时关羽的丹凤眼却是徒然变冷,心中却是想着该如何攻打广陵。(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