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九百五十四章 使者孙观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03:16:48 源网站:999文学
  众人端坐静听,只见刘澜精芒闪现:“当然,我的目的并不是以暴制暴,我们最主要的目的,还是要让兵卒少流血,父子免死别,百姓免流离,所以说攻开阳臧霸,能少死人就少死人,能不死人就最好不要死人!当然了,谁也确保不了臧霸心中有何想法,若是真到了非开战的地步,那么众位想过没有,以五万对三万,而且对方还是守城,在如此不利的条件下,开阳城真能轻易拿下吗?”

  刘澜麾下的将领都是有过攻城战经历的,而曹豹的和许耽几人亦是与曹操有过一番惨烈的攻城交战,都清楚攻城战的惨烈。

  但刘澜帐下将校却对此不以为然,毕竟他们手中的兵卒皆是精锐,不是臧霸手中的郡国兵可比,虽然可以笃定能够拿下开阳城,但必定会付出伤亡代价,可听主公之言,分明就是希望兵不血刃迫使臧霸投降,就算攻城也不愿见到手中兵卒伤亡太多。这一点可有些难办了,众人齐齐露出苦涩的笑容,战争难免要死人,而且对人命如草芥想法之人更不在少数,只是之前主公看似叮嘱,实是命令的一番话,就不得不让他们考虑在攻打开阳时,该用什么样的策略而不是强攻。

  既然主公已经提出以最少的代价获得开阳城胜利的底线,那么围而不打便是最好的办法,毕竟开阳城没有援军,只要围城日久,到时城内粮草不济,臧霸就只能献城投降。如此就不会损失一兵一卒,但刘澜能等吗?青州能等吗!

  张颌心中苦思着。主公绝对等不了那么长时间,况且还有一点不容忽视的就是开阳城内的粮草是否充裕。一旦开阳城粮草充裕,很可能就造成开阳非但没攻下,徐州就被率先拖垮的局面,反之开阳城则逼迫,所以此战的关键是开阳城的粮草是否充足,而众所周知,臧霸最缺少的就是粮草。

  张颌不愧是曹魏的五子良将之一,其战略眼光十分独到,只是瞬间便有了一整套攻打开阳城的计划。只见其出列,道:“开阳城粮草不足乃是众所周知,但臧霸毕竟在开阳经营日久,必然不会是表面上那般潦倒的样子,但臧霸城内的粮草又能维持几日?一月还是半年甚至更久?不管如何,在徐州境内,臧霸绝不可能以一县之力来与主公数郡抗衡?所以说此战主公只管以围城之法将开阳团团围定,在辅以袭扰之策,虽然用时良久。但开阳亦会不费一兵一卒而得,如此不正如主公所言士兵少流血吗?”

  此乃中策,虽不死兵,却耗时日久。刘澜心中对张颌的计策评定一番。并没有反对,道:“俊乂所言倒不失为一条稳妥之策。”说完又眸光灼灼的看向众人,道:“不知诸位可还另有妙策?”

  话音刚落。甄俨起身,道:“主公。此战您却是忽略了最为重要的一点。”

  “哦?”刘澜哦了一声,看向已开始蓄须的甄俨。加冠之后他较之以往成熟了不少,虽然蓄须,但皆是胡茬,笑道:“仲正说我忽视了最重要的一点?不知我却忽视的是什么?”

  甄俨拱手说道:“臧霸虽然自成势力,但他毕竟乃徐州属官,而主公则是徐州之牧,与他有上下之分,主臣之别,今主公出兵援救青州路经开阳,身为下属臧霸焉能不出城迎接?难不成要造反不成?”他说道最后,似笑非笑的看向众人,而眸光却是与徐庶相会,但也只是一瞬间就收回目光,再次转向刘澜,而后者早已明悟他所表达的含义,甚是满意的额首,道:“不错,不错,仲正一言当真是叫人醍醐灌顶啊!”

  甄俨被刘澜夸奖,却也不敢邀功,但心中却暗想:元直为何不自己向主公说出,反要借助自己之口?不明白徐庶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更不知道他如此做的深意是什么,难不成他是在向自己传达什么?想到这里的甄俨心中突然一惊,难不成……

  就在甄俨心惊不已的同时,只听上首刘澜说:“现在当务之急乃是选一使者,前去招臧霸前来见我。”

  说着刘澜却是看向众人,突然发现甄俨心神不定,正要喊他,不想帐外传令官匆忙进账道:“启禀主公,开阳城用竹筐吊下来一名使者,此时正在寨门前听候传唤!”

  刘澜双目一怔,旋即放声大笑,道:“看来臧霸还是要献城了!”

  一旁的徐庶笑道:“使者来的正好,不管他是不是来谈献城事宜,我们都可以从中探探开阳城的虚实!”

  “军师所言正是。”一直没说话的徐方起身出列,道:“不过从使者的突然出现可以看出现在的臧霸真着急了,若他不是为了投降,那就是为了拖延。”

  “对,臧霸着急了。”刘澜暗暗点点头,道:“如此看来,一是臧霸要将献城的一些细节做到位,以免授人以柄,二就是为了拖延,只要青州局势彻底陷入危局,到时不管我是分兵还是率大军去救,那开阳就算是保住了。”

  帐内议论之时,只听帐外喊道:“开阳使者觐见!”

  很快孙观便步入帐内,躬身施礼,道:“长水校尉孙观见过州牧刘使君!”

  不想孙观此人非但从容不迫而且口齿清晰,面上更无惧色,却也有些气度,刘澜连肉,正色道:“我大军援青州路经开阳,为何你家太守不亲自开城迎接?反而紧闭城门派你独自前来?”说道最后却是厉声叱道:“莫不是臧霸想要造反不成?”

  刘澜一声怒斥,一旁的张飞等将非常有默契立即起身,手握腰间佩刀,只待主公一言便欲将孙观当场格杀。

  看着四周虎视眈眈的将校,外表粗犷的孙观犹若未见,侃侃而谈。道:“非是我家将军不愿亲来,只因州牧大军围城。我家将军焉敢轻涉险地?”说着却是从容一笑,道:“若州牧果真不是为开阳所来。何不退兵五十里,到时州牧只引亲卫而来,想必我家将军自会亲自迎接州牧进城!”

  “恐怕到时我进城容易,出城便难了。”刘澜冷笑一声,下首徐庶已寒声说道:“退兵一事绝无可能。”

  孙观抬头看向说话的徐庶,见他一身儒袍,显然定是刘澜行军参谋,眼瞳一转,冷笑道:“这位先生是何人?难不成还做的了刘州牧的主不成?”

  “哈哈!”刘澜大笑一声。他自然听出了孙观这是在挑拨离间,不以为意的说道:“此乃刘某军师将军徐庶,他之言便是我之言!”

  徐庶也是心惊不已,毕竟若是之前孙观那番言语说与心胸狭义之辈,虽然面上不会说什么,但心中难免就会有所猜忌,但见刘澜毫无异样,甚至还说出这等暖心之语为他解围,瞬时好似心中大石落地。如释重负,满面愠色对孙观,道:“我家主公乃徐州之牧,臧霸乃开阳之长。有属官之分,主仆之份,此时主来而仆未至。只此一点便可定臧霸一个以下犯上之罪!”眼神冷酷的看向孙观,又道:“再者。若臧霸无有自立之心,焉能不敢前来迎接我家主公?此时臧霸将城门紧闭。只派你一小小校尉前来?如此正说明臧霸心怀不轨!”

  “你这是血口喷人。”孙观被徐庶说的哑口无言,一时间竟是乱了方寸,气急败坏的说道:“州牧明鉴,我家将军绝无二心!”

  “若无二心,焉能不来见我?”刘澜神色变得凌厉起来,沉声说道:“你回去告诉臧霸,三日期限一过,我大军便会攻城!”

  “州牧……”孙观还未说完,便被刘澜打断道:“到时你可别忘了告诉臧霸,若是他当真冥顽不灵,城破之日,玉石俱焚!”

  ~~~~~~~~~~~~~~~~~~~~~~~~

  “他还是没有提如何才能保住我们的军权!反而让我们去迎接他,他到底要干什么!”

  尹礼在听到刘澜的条件后勃然大怒。

  “这就是你带回来的消息?这样的消息你竟然也会同意?”

  吴敦满脸嘲讽的看向孙观,怒叱,道:“孙观,你到底是安的什么心?难道你不顾及这么多年的兄弟感情,而要将大哥至于险地不成?”

  孙观面色难看的说道:“我没有!”他知道这次出使刘营没有成功,但他却从来也没有想要去害臧霸,双目犹如喷火,愤怒的看向吴敦,道:“你不要污蔑我,我孙观就是万死,也不会做对不起大哥的事情的!”

  吴敦与尹礼虽然污蔑他,但孙观并不怪他们,此时看向臧霸的眼中满是愧疚,但更多的却是问心无愧,愧疚是因为他没有为臧霸争取到最好的结果,问出如何能够保住兵权,问心无愧则是因为他并没有去害臧霸!

  臧霸坐在上首半晌没有说话,他一直看着自己兄弟们的表演,这么多年了他难道还不明白他们此时这是在给自己演戏罢了,只是为了让自己不要惩罚孙观。但他们这样做却又让臧霸有了一丝心痛,这么多年的兄弟难道他们真的认为自己会对兄弟下杀手不成?

  臧霸缓缓闭上双眸,而就在他闭上双眸的瞬间,却是挥手说道:“此事不关他,你们就不要怪他了!”

  孙观感谢,道:“多谢将军!”

  “你们都是我的老兄弟,老部下了,我臧霸是什么人你们应该比谁都清楚!”臧霸冷眼看着他三人,语重心长的说道:“我臧霸什么时候在你们心中成了嗜杀之人了?此次刘澜的苛刻条件不管是谁去都一样,即使条件再苛刻,就是要让你们将我的头献出去,我臧霸也不会皱一下眉头,更不会对自己的兄弟下手!”

  “宣高!”三人齐齐跪下,喊出了臧霸的字号,议事厅内瞬间陷入了凝重的氛围之中,他们四人,包括臧霸在内都清楚,这声‘宣高’他三人已经很多年没有叫过了。

  到底有多久他三人没有称呼过自己宣高了?这一声喊使他三人宛若隔世,而这一声好似使他三人回到了青年初识的年纪,想当了当初英气勃发,稚气未除的景象,四人眼中竟然有了丝湿润,泪水更是在眼中打着转,随时便会滚落下来。

  突然臧霸大笑起来,看向他三人,道:“你们都起来吧,刘澜不是要让我去见他吗?那我就去见他!”臧霸口中随意说着,但口气之间他三人又如何听不出他这是要从容赴死。

  其实只有臧霸自己明白,刘澜第二个条件,绝对十分隐秘,他不会对任何人提及,也许只有亲自去问他,才能得到想要的答案。

  孙观三人急忙劝阻,道:“宣高不可!”

  尹礼更是满脸冷酷的说道:“他刘澜想要宣高的脑袋,得先问问我们兄弟!”

  “对!”

  吴敦朗声说道:“他刘澜想要宣高的脑袋没那么简单,除非他先踩着我吴敦的尸体,不然有我在的一日,绝无可能!”

  臧霸苦笑一声,看来三人并没有看出这其中的微妙,但他也知道三人的担心不无道理,自己进了刘营,还有讨价还价的可能吗?但他更明白,这是眼前唯一的希望,只要有一线希望尚在,他就不能错过。

  臧霸看向三人,道:“现在我们没有和刘澜抗衡的资本。实不相瞒,我开阳之粮,最多坚持一月!”

  “什么?”三人难以置信的看向臧霸,但看到他目光凝重的神情后,却也由不得他们不信,齐齐叹息一声,瘫倒在矮几前:“这回真要完了!”

  “所以我才会答应刘澜的条件,因为我想知道他开出的第二个条件到底是什么。”

  臧霸苦笑一声,道:“临走之前我有话交代你们!”

  吴敦与尹礼端坐静听,等着臧霸下文,但孙观却是听出了他之前好似话中有话,试探的问道:“宣高要亲见刘澜,又要留话交代我等,莫不是要独自去见他?”

  臧霸也不隐瞒,如实,道:“这事我也没有打算瞒你们,此次去见刘澜,我决定独自入营去见他!”(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