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九百五十九章 二城合一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03:16:48 源网站:999文学
  可将二城合一的阻力自然也会是极为强烈的,先不说其历史沿革,便说有彭城与徐州城,再加上下邳,郯城,还有小沛之间形成的大小三角防御链便是他不得不去考虑的一大利弊,毕竟徐州无险可守,那么只有内部挖潜,所以说彭城与徐州城的合并又必然会让刘澜失去一大臂力,反而在军事层面上有些得不偿失。

  一个是在经济方面的一跃千里,一个是在军事方面的大萧减,这样的选择让他有些难以取舍。

  最终他下定决心选择了继续维持现状,在没有得到兖州或是豫州全境时,徐州随时都会成为战场,而他又何苦去为他人做嫁衣呢?

  那么接下来就是城市的改建,在他心中一直有将治所迁到彭城的想法,虽然彭城不是州治,虽然两城同样遭到了曹操的兵祸,但彭城的繁华程度远远不是徐州城可比,其次在彭城改建受到的阻力相较徐州城会更小一些。

  首先彭城不像徐州城住着众多在徐州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世家,可有一利就有一弊,相较徐州,彭城离汶水较远,水路反倒不如徐州城发达。如果刘澜日后真打算将徐州作为经济中心,那水陆是不能忽视的,尤其是漕运,其吞吐量绝不是陆路运输可以比拟的,其中蕴藏的商机十分巨大,刘澜是后来人,自然知晓海上贸易能为他带来什么样的利润。

  这些事急需要去解决,但整改的事情现在却急缺一个人,那就是回到冀州的甄豫,虽然糜家也可以将此事办好,但毕竟是在徐州城,有些事情让糜竺去做的效果反而不如甄豫。这样的话倒不如让甄豫牵头,糜竺负责协调的好。

  和风徐徐,看着窗外的刘澜突然嘴角挂起了一丝笑容,因为就在他想道甄豫的时刻,他竟然看到了甄俨向自己房间走来,这让他立时喜上眉梢。因为他正要传他前来,使其传书甄豫,让他快些前来徐州。

  刘澜缓步回到了席前,只是片刻甄俨便进得屋来,刘澜正欲开口问询,不想甄俨竟是一反常态的双腿跪倒在地,流着眼泪,砰砰砰磕起头来。

  甄俨的举动让他大惑不解,他发现不到一天的时间甄俨竟然苍老憔悴了许多。而嘴边胡茬也更加多和密了,双眼无神,不复前日神采,眸中含泪,好似犯了错的孩子,更为可怕的是他磕头时的力气,竟然是使出了浑身的力气,每一声磕下。都好像能够震颤心灵一般。

  刘澜不清楚甄俨这是怎么了,但不管怎么说。他毕竟是自己的小舅子,就是真有什么事发生,也不用如此折磨自己,上前将他扶起。

  甄俨眉头泛红,双眸噙着泪水,倔强的拒绝了刘澜的好意。哽咽,道:“主公,仲正对不起您,仲正对不起您!”

  刘澜心中咯噔一下,这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不解的看着他。说:“怎么了仲正,发生了什么事?”

  “主公,那个内奸是我!”甄俨痛哭一声便跪伏在地,道:“早间议事之时那封密信便是我写的!”

  “什么!”刘澜身子连连晃动,连站立的力气也没有,半晌方才恢复,双眼直勾勾的盯着他,颤声道:“你说……你说这信是你写的?”

  “是!”甄俨低垂着头,哽咽的说道:“是我写的!”

  刘澜眼中闪过一丝怒火,紧盯着他,不放过任何一丝细节,过了片刻,才冷哼一声,道:“你休要瞒我!难道你真以为我不知那内奸是谁吗?”

  一甩衣袖转身返回席前,边走边说道:“他是如何说服你来替他顶罪的?”

  “什么?”

  甄俨惊呼一声,但随即却又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我不知的主公再说什么,我只知道这封信是我写的。”唯恐刘澜不信,更是直接将信中的内容一字不差的说了一遍。

  直到此刻刘澜心中竟是起了一丝怀疑,难道真的是他?可是那奸细明明是……想道这里,却是旁敲侧击的道:“既然你说内奸是你,那你说,你又是为了什么?”

  “为了娘亲!”甄俨低下头,喃喃的说道。

  “为了母亲?”刘澜更加不解了,沉声道:“你当内奸又怎会和母亲有所瓜葛了?”

  甄俨泪花直流,道:“就在不久前,从冀州来了一名陌生人。”说道这里,甄俨竟是拿出了一直瑶钗,道:“他们拿着它来找我,说是袁绍已经将母亲控制,让我做他们的内应,若我不同意。就要将甄家全家问斩!”

  “什么?”刘澜立时便觉天旋地转,眼中充满怒火,道:“所以你就写了这封信了?”

  “是的!”

  “胡言!”刘澜拍案而起,,大怒道:“既是如此,你为何还要说我没有前往青州?你这不是在害母亲吗?”

  “我!”甄俨低下头,艰难的说道:“他找我之后,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毕竟一面是姐夫和姐姐,一面是母亲,都是仲正的亲人,仲正不愿做不忠之人,但又不愿见到甄家一族惨死,所以在万般无奈之下只能如此写了!”

  “你糊涂!”刘澜恨铁不成钢的骂道:“你当时就应该将此事告诉我!”

  “我……我……”甄俨张了张嘴,却是不知该如何解释了。

  “好了,你先起来吧。”

  刘澜摆手道:“此事不怪你,你也是一番孝心,既然袁绍如此想要探听我的消息,那你就给他传些真的消息过去。”

  “什么?”甄俨诧异的看着他,道:“如此一来岂不是使主公……”

  “无妨!”刘澜意味深长的笑道:“到时候只要让信使耽误些时日便好了!”说道这里却是笑道:“而且我们还可以在给他来一个将计就计!”说道这里却是来到甄俨耳边一通耳语。

  待刘澜说完,甄俨早已是笑得合不拢嘴的笑道:“妙,妙计!”

  可就在这时,徐庶却急匆匆闯进屋内,道:“主公,大事不好了。他跑了……”突然发现了堂内甄俨,立时闭嘴,同时却是偷偷向刘澜看去。

  “他跑不远的。”刘澜大笑一声,道:“走,我们去见见他!”

  ~~~~~~~~~~~~~~~~~~~~~~

  风景袅过,四匹健马疾驰而去。哒哒的马蹄声响起,打破了天地间的寂静。

  刘澜手中的马鞭不停的打在小马驹马腹,小马驹嘶鸣着更加卖力的在官道上狂奔,而紧随其后的是甄俨和许褚。

  就在前一刻,刘澜对张颌是欲除之而后快,背叛必须要施以雷霆手段,如此才能惩戒后来人。但他最终还是放弃了,那时他竟然想到了一个人,他就是曹操。

  连曹操都能礼送关羽。他刘澜难道连这点胸襟都没有吗?虽然关羽是为曹操立了大功,而张颌却是背叛……

  但刘澜最终还是放弃了,既然主仆一场,他要走,那就送他一程。

  刘澜叹了口气,他其实更想知道张颌为什么会背叛,答案不难猜,一。从始至终张颌就是在充当间谍的角色;二,张颌真心实意投诚。但最后的背叛却情不由己,他希望能够从其口中得到的答案是第二个。

  “俊乂,走怎么也不说一声!”

  终于看到了张颌,刘澜在后放声高喊,道:“俊乂既然要走,刘澜特来相送!”

  前方赶路的张颌听到喊后停了下来。他不愿跑,此时更不想跑了,也许是该做个了断了。

  张颌停下马,回转马身,不仅看到了刘澜一行四人。更听到了他后面的话,瞬间变得舌桥不下,连神色也从坦荡变成了尴尬。

  这个时代不允许背叛,或者说在中国人的思想中不允许背叛,古有李陵,今有(不敢说),但当张颌看到刘澜一行只有四人时,还有后面说的话后,他坚硬的心灵彻底被溶化了。

  内疚、羞愧等负面情绪占据了心灵,刘澜以国士待他,而他却做出背叛甚至是陷他与死地的事情,就是在叛逃之后,刘澜也不是带兵来抓他,反而是来送他。

  锐利如鹰的双眸迎向他,不复之前的戾色,反而充满了愧疚,好像是做错事的孩子,只是一眼就躲开了他的目光,羞愧的低下头。

  刘澜放缓了马速,在张颌三丈开外停下,二年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二年前他还是小小的襄平令,但现在已经是牧守一方的州牧;二年前他还是孑然一人,但现在他有妻有妾,并且还有一子延续子嗣。

  刘澜在张颌对面驻马,却又思绪飘忽到了天外,他就这样在原地伫立着,一动不动。

  他知道,这一别,曹魏五子良将就要离他而去,一起二年的战友从此各奔东西,也许下次再见,就会成为敌人,刀兵相见。

  这种情况若是外人,自然会很诧异,但身旁的许褚和甄俨,甚至是张颌本人却早已见怪不怪了,许褚闷雷般的嗓音响起,道:“主公,他就在前面,您不是有话要问他吗?”

  刘澜尴尬一笑,看向张颌,道:“俊乂,真的非走不可吗?”他想做最后的尝试,现在的他正是急缺人才的时候,若张颌一走,对他就如同少了一肢臂膀。

  “主公,俊乂愧对您!”张颌早已下马,此时再难自已,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俊乂无颜再归,但求一死!”说完将腰间的佩剑双手捧过头顶。

  张颌的表现让他彻底肯定,他的投靠并不是前来当卧底,而是另有隐情,柔声,道:“俊乂,我知道你做这些都是身不由己,我不怪你,只是我要知道袁绍到底是如何威胁你的!”

  张颌抬起头,眼神复杂的看着他,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半晌过后,摇头说道:“俊乂无话可说,但求一死!”

  张颌的一心求死让他明白了此事的严重性,但袁绍到底用了什么手段让张颌连解释都不解释,只是一味求死呢?

  刘澜心中沉吟良久,当目光再次扫到张颌身上时,却发现他浑身颤抖,面庞之上除了愧疚。更多的却是痛苦,好像他的问题不仅让其难以回答,更让他羞于回答。

  这样的表情说明什么?难道是因为金钱和女色?

  刘澜在心中否决了,张颌不是贪财好色之徒,更何况他老家已有妻室,夫妻二人感情和睦。还育有一子,名叫张雄。

  刘澜彻底无措了,难道是自己理解错了,那羞愧的神情并不是因为收受财货,而是以为对自己反叛,而痛苦才是袁绍让他不得不就范的的关键所在。

  他现在如此的表现,难不成是这样?

  宛若醍醐灌顶,刘澜心中豁然开朗起来,毕竟张颌敢投效他。是因为河间国被公孙瓒所占,既然父母的安全有保证,那他也就能够放心大胆的投效。

  今时不同往日,河间国被公孙瓒丢了,而袁绍又如何能够放过鄚县张家,再加上有之前中山甄家的先例,那袁绍以张家为质,逼迫他也就不足为奇了。

  想通这一点刘澜心中随即释然。所谓家国天下,先考虑家。后考虑国,而且汉朝立国之本便是注重孝悌,孩童看完启蒙读物急就篇等后所接触的第一部经书便乃孝经,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连甄俨都被逼无奈作了间谍,更何况是张颌?如果说今日张颌真的自刎以谢罪。那又将甄俨置于何地?

  虽然心中已经原谅了他,但有张颌之例,甄俨又该如何自处?到时极有可能也会引颈自戮,不提河间张家,就是甄家恐怕也会因此站到他的对立面。

  看向张颌。道:“我知道俊乂是被父母宗族拖累,但父母孝悌乃人伦常情,俊乂切不可太过自责!”

  “俊乂无法保佑父母,是为不孝;陷主公与死境,是为不忠,如此不忠不孝,焉有脸再苟活世间!”张颌惨然说道。

  “这并不怪俊乂,怪只怪袁绍使出如此下作的手段,难道你真的打算再为如此小人效力?”

  张颌知道,莫说他不会在为袁绍效力,就算再效力,袁绍又怎么可能继续重用他,但他张了张嘴,却犹豫,道:“可是……”他本想说可是父母还在袁绍手中为质,我还有什么路可选,可最终却一个字也没有说出口。

  “其实俊乂你想过没有,只有你继续留在我这里,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和家人,你现在回去,以袁绍的脾性,不说你的家人,就是你自己的安危,难道真的有保障吗?”

  “这……”

  一语点醒梦中人,袁绍之所以没有动张家,首要一点就是因为他还有利用价值,若一旦他再无价值,那袁绍要杀要剐,全凭个人喜好。

  而他之所以会逃,就是因为他知道刘澜不会放过他,但现在他不仅不杀他,而且还让他留下来,这立时就让他心中有了一丝意动,可他毕竟背叛过刘澜,他难道还能让以前那样对待自己吗?

  张颌心中有些打鼓,但更多的却是迷茫,对前途的茫然无措,回袁绍处,生死未知,在刘澜处,前途堪忧,想天下之大,张颌一时间竟然有种再无立身之地的感觉。

  并不是他的眼光只局限在刘澜和袁绍身上,试问天下英豪多如牛毛,又岂能没有他张颌的立锥之地?

  若论实力,不管是投袁术还是投曹操,又怎能比得上袁绍,论礼贤下士或是恩情,又怎么能及得上刘澜,所以天下间的英豪虽多,但张颌眼下也只有这二人可选。

  刘澜不知道他还在顾虑什么,但他却没有再说一句话,如果他真是一心效力,那应该是誓死效忠,而不是在乎个人的权力荣辱,若他一直在左右摇摆,那这样的墙头草,即使有才华,他也不会继续留用。

  他害怕,他会成为官渡之战的袁绍,或者说再一次成为小沛城内的刘澜!

  “我愿随主公回去!”张颌俯倒便拜,这让刘澜彻底松了口气,但同时却心中却想到了很多事,比如说徐庶,比如说田豫,虽然田豫并没有投效他,但历史上的田豫却因思念老母而离开了刘澜,如同徐庶一般。

  看来必须要做些准备了,现在徐庶名声不显,所以还没有人去惦记,可当有一日徐庶扬名天下后,曹操会不会再次使出诡计逼徐庶离开就不得而知了。

  但不管会不会,现在他都要尽快迁徒手下众将的父母前来徐州,以此才能确保他们没有后顾之忧。

  ~~~~~~~~~~~

  ps:按照大纲,张颌已经被处死了,可以说写第一遍时,张颌已经死了,只是自张正死后,实在不忍再让更多人死掉了,比如说男生女相的李翔,再比如现在的张颌,也正是这样那样的原因,才又让他起死回生了。毕竟是三国,还是不希望真正的‘五虎大将’就这样死去,算是司马的一点私心吧,见谅。(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