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九百六十三章 灾情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03:16:48 源网站:999文学
  “其实小沛县还有许多无主之地,主公何不在小沛留些灾民良户,让他们如小沛百姓一样屯田,这样的话现在就能补种一些短季节的粟,到了秋天,蝗灾一过,还能补种些冬麦,这样也能减轻一些徐州的负担!”

  首先一点,古代人对蝗灾的理解,那就像是天灾一样,是因为官吏德行不够,所以国渊才想了这样的善政,如此既能为徐州减负,又能躲过上天对小沛降下惩罚,但刘澜却不知这些隐情,可就算他不知道,但在听了他的提议后还是觉得他说的办法也不是不可行的。∑,

  尤其是他之所以一直未动小沛这些荒地的原因不是他不想动,而是想着留更多荒地给日后小沛日益增加的百姓,但眼前的蝗灾让他不得不听取国渊的建议,赞同,道:“现在也只能如此了,就依你所言!不过这蝗灾不比天灾,天灾无法避免,但****说到底就是一些飞虫肆虐,既然他能祸害我们的庄稼,为什么我们就不能主动去消灭这些害虫?”

  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的看着他,如果上天真要降下在徐州和小沛降下蝗虫惩戒,只有完善自身德行,以此让上天收回惩罚,怎么主公却要逆天行事,这样触怒上天,若是降下更重的灾祸,到时可怎么办啊!

  刘澜被他们的说辞说的哭笑不得,若果是一两人这样说他也不去介意,但连张飞、许褚这样的莽汉都这是这等说法,便可知蝗虫之所以在古代如此泛滥,迷信起到了何等推波助澜的作用。

  可是他又该如何去和古代人讲自然?不得不用稍微强硬的手段来要求众人。道:“若蝗灾真至小沛,你们三人完善不完善自身德行我不管。我只一点要求,必须出动小沛军卒。包括郡国兵在内,务必要全力消灭蝗虫!!!”

  他想了想,又道:“仲康,你还得回趟黄县,我会提前派人通知公明让他调些龙骑甲过来,到时就由你护送至小沛,不管最终有多少小沛军士装备上,但至少也会减少蝗虫食人的情况发生!”

  “末将遵命!”

  “还有就是收集些硫磺,这些也是对付蝗虫的利器之一。如果蝗虫数量太多,甚至宪和可以发布一道政令,不管是小沛住民还是流民,都可以用蝗虫之尸换取粮食,至于多少斤蝗虫之尸换一斗米,宪和到时可自作主张!”刘澜不疾不徐的说道:“至于最后一件事情则是关于小沛黑市的问题,现在小沛施行的是新政,若就这样放任黑市存在,难免会有不法奸商在黑市交易从而逃避税款。如此不仅打击小沛商贸,更会使小沛无法收取足额税收,诸位可有解决之法?”

  “主公,正所谓利之所在。虽千仞之山,无所不上;深渊之下,无所不入。对于它郡,黑市的存在并算不得什么。但对于取消住税与过税已经城门税的小沛来说,黑市的存在就变得微妙了!”简雍斟酌着说辞。道:“如果想要解决商贩在黑市交易的问题,可不可以让市易署与城门校尉合作,甚至可以将城门校尉管辖的郡国兵与市易署合并,到时入城的商贩在进城时可以清点商务,出城时则需要交易后的凭据,若是货物与交易凭据吻合,则放其出城,若有不同,市易署可在查明商旅是否违规,若果然违规,则抄没赏货并对商旅进行记录,累犯三次者便剥夺其在小沛交易之权利!”

  “宪和的办法不错,可以执行!”

  刘澜想了想,给出了自己的建议,道:“不让这些商贩在入小沛交易,处罚就显得严苛了,我觉得罚货物同等价值的三倍罚金就好了,但还是先让这些商贩知道小沛的规矩,告诉他们交易必须在规定的市易署交易,如果第一次触犯,可以抄没,第二次触犯,就罚三倍罚金,若第三次触犯,在禁止其在小沛交易!”

  简雍佩服的说道:“主公的眼光长远,可谓是恩威并重,如此一来这些商贩就不会出现非法交易了!”

  “我不信宪和想不出。”刘澜如何听不出简雍在变向的拍自己的马屁,摆摆手后话锋一变,道:“至于将城门校尉处与市易署合并一事我看还是免了,这管和办集在一家,权利太大,反而更易滋生**,我看市易署还照原先负责管理,而城门校尉处则负责监察,但这样一来又会加重城门校尉处负担,我看可以在衙门处新开一处专门负责管理市易署票据与商贩货物的衙门,这样一来可以减轻城门校尉处负担,二来也可减少百姓入城的时间,就是商队从四处商门入城,也能够减少时间。我看不如这样,在沛县四门再开四门,转为商旅提供便利,而负责这四门看守就交由新成立之衙门,此衙门便叫做商检司吧。”

  “主公提议虽好,可有其利必有其弊,首先就是小沛的防卫将难度加大,其次就是郡国兵的人数又将增加,财政的支出恐怕就要超支了!”简雍不无担忧的说道:“而且新建城门所需要的材料与人力同样也是不容忽视的一大支出,这些同样需要主公从徐州拨付!”

  “这个我已经想到了,现在不是灾荒吗,难民多,就组织灾民去修建,让他们以工代赈,至于期间的花费,我们要把目光放长远,虽然四门是为商贩所开,但商贩对小沛带来的繁荣,又岂是修建四门可比。”

  刘澜开始想对商人们下手,毕竟开四门是为这些商人谋福利,何不让商人们来负担,但商人负担就会出现二种可能,一是主动捐款,而是在税收中增加交易税的税额。

  可这个税额该怎么收?来的商贩都收,那他取缔的过税就没有意义,只从在交易商贩手中抽取。就会让人觉得小沛政令不一,不仅对他的声望是打击。更会打击前来小沛交易商贩的积极性。

  毕竟商贩不远万里来小沛交易就是为了小沛的低税额,若是和其他地方一样了。那他们还何必在来小沛交易。

  其二就是主动捐款,可商人凭什么白白将银子投在小沛,这就需要利益驱动,而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商人的身份得到认可,不仅不用在穿着上允许他们能出现花纹,甚至可以允许他们除了葛衣还能穿丝绸。

  虽然小沛对商人提供了许多优惠政策,但却并没有一条明文规定商人的身份得到认可,可以和士农一样平等,这样的事情。刘澜此时还不敢做,若做了不仅手下不同意,就是士林之间的唾沫,立时就能将他淹死,但他却想到了另外一个主意,就像后世的收费公路一样,就是从此新建四门进入小沛之商旅,必须缴纳过门税,反之则前往原先四门排长龙。而这一收费政策同样适用于民间百姓。

  一众人很快商议完毕,而刘澜此次前来小沛的主要目的则是为了拜访大儒郑玄,但因为处理小沛赈灾之事耽误了些许时间,待从议事厅出来才发现日头早已过了正午。随即在县衙内草草吃些饭食。

  众人早就饿的前胸贴了后背了,饭菜刚一端上,立时狼吞虎咽起来。相比于张飞这样的武人,像国渊这样的儒生。依然是细嚼慢咽。

  正吃之间,张萍匆匆忙忙的从屋外走来。来到其身侧将一张蔡侯纸交到他手中。

  刘澜诧异的看了眼张萍,道:“哪里的传书?”

  “徐州来的。”

  “哦!”刘澜轻咦一声吼接过手书,展开阅览,面色立时变得难堪起来,眸间更是闪过一道杀意,对着张飞道:“翼德!”

  “在!”张飞霍的站起,他知道定是发生了要事,还以为有战事发生,立时喜上眉梢,当初他想随云长前往广陵,可主公却执意不肯,如今好不容易等到有要事发生,他如何能不激动。

  “彭城张子布要过江,你现在就带人去趟彭城,无论如何也要给我留下他,明白了没有!”

  张飞还当是打仗的好事,没想到却是去彭城对付这么一个酸儒生,立时蔫了下来,最希望的就是能去前线打仗,若打不了,他心里还有些小九九,那就是来小沛的同时顺路去见见夏侯涓。

  自从刘澜遇刺,他与夏侯涓成婚之日一拖再拖,如今已有数月没有见过她了,心中哪能不想,没想到就要与心上人见面了,却遇上这么破事,嘴里嘟囔的说道:“主公,可不可以换……”

  张飞声音甚小,刘澜压根就没有听清,反而还叮嘱他,道:“还有,若你在彭城发现了袁术帐下,不用留面子,都给我抓起来!”

  神情颓然的张飞一听说有袁术的兵将在彭城,立时来了精神,拍着胸脯保证,道:“主公这事交给俺您就放一百个心吧!”

  “对了,对张昭客气点!”刘澜随即示意他快些吃饭,吃完就启程。

  客气点?张飞与刘澜对视了一眼,立时会意了主公的意思,脸带煞气的说道:“您就放心吧,俺保管让那张子布踏不出彭城一步!”

  张飞走了,但众人却都从而让对话间猜到发生了什么事,只见张颌起身,道:“主公,像张昭这样的人若真不能为您所用,还是要尽早解决,免生后患!”

  “我也不是不知道,但真将天下名士杀了,岂不名声扫地,到时世人还岂敢前来投效!”刘澜苦笑一声道。

  刚才的情报虽然说是袁术帐下与张昭私会,但他相信这哪是袁术的帐下,八成是孙坚的好儿子孙策帐下,难怪他谁也不投,原来一早就和孙策有了来往,若就这么放他走,当他投在孙策帐下后,日后难免就多了这么一位难缠的对手了。

  “主公差矣,岂不闻太公杀华士,管仲诛付里乙?今张昭不仕,更有投敌之嫌,主公又何须再有妇人之见!”简雍觉得刘澜的顾虑多余了,正所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此时当效仿先贤,只有杀一儆百,才能让徐州才德之士纷纷出仕,而不能因为一人之名望就有所顾虑,反而使其成为敌人坐上之宾。

  “宪和所言不错,但主公岂不闻光武帝与严子陵?量张昭一儒生,就是去往袁术处又有何惧哉,主公基业新创,当明法令,宽士人,只有如此,天下皆知主公仁义,又岂不纷纷来投?”

  国渊并不赞同简雍的主见,起身阻止,道:“主公与之张子布,即使其不来投,亦当礼贤下士,好生相待,正所谓拿千金而买马骨,如此天下名士知主公爱才惜才,必定前来效命!若主公将其杀之,士人知主公连一儒生都不容,又岂能安天下?到时又有几人敢来效命?主公切不可因小失大啊!”

  他三人说的都在理,虽然他不知道什么太公杀华士,管仲诛付里乙的事情,但太公自古以来也只有姜子牙一人敢称,至于管仲他当然知道那是齐桓公的相国,既然连这两位先贤都敢杀士人,他效仿古代圣贤杀这么一个张昭,想必也不会受到舆论的太多谴责吧。

  可随着国渊这番话说完,刘澜刚有些蠢蠢欲动的心又散了,尤其是其那句拿千金而买马骨更是将他打动了,如今他好不容易靠着老寿星才收拢到一些士子,正是筑高台引鸾凤的最佳时机,这时候如果不对这些才德之人敬重,说不得就像国渊说的,天下士人心中还真不一定就会认为一个连张昭都容不下的武夫,拿什么胸襟来容得这天下了!

  刘澜扫了眼众人,道:“张昭的事情,我还要做出最后努力,若是他真的不肯出仕,那他想去哪我就礼送他去哪,难道区区一个张昭,我还怕他能掀起什么大浪不成!”

  “主公胸怀天下,又有容人之量,天下有才之士若知,必然纷纷来投!”国渊喜道。

  简雍和张颌苦笑一声,但刘澜已经做出了决定,他们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听刘澜继续说道:“等会儿我要去拜访下郑玄,也许他能有办法解决张昭不仕的难题!”

  大儒郑玄,那可是国渊的老师,听说主公要去拜访老师,国渊立时殷切的看向刘澜,期盼的眼神即使他不说什么,刘澜又如何猜不出他想随自己同去,笑道:“既然子尼也想去拜见尊师,那就与我一同前往吧!”(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