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九百六十八章 单子春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刘澜怔了怔,没想到此人还真有些才华,多看了他一眼,只见他身长七尺,穿着一袭绛青衣,浓眉大眼,鄂下胡须足有一尺,笑问道:“不知这位学子名字?”

  “单子春!”学子不卑不亢道。

  双名?刘澜知道汉时单名为荣,但他对双名也不会有任何歧视,就算有任何轻视,以他此时气度,又如何能被人瞧出异常,但在杏林之中,这样的白眼就多了。

  突然一道叫声响起:“春哥本名单春,只因世人皆以单名为荣,小视双名之民,遂改名子春,虽姓名乃父母所赐,不得更改,但世道欺人,春哥以身作则,实为我辈楷模!”

  “好!”

  不拘于小节,又不受虚名所累,如此之人方称得上是大才,刘澜击节而赞,道:“好一个世之楷模,好一个不被虚名所累的单子春,我看想要治国,先要治民,想要治民,就要尔等学子将这些虚名屏弃,若能造福一方百姓,受世人敬仰,才是天大的荣耀!”

  “使君所言甚是!”单子春作一辑,一副谨听教诲的谦逊模样,而一旁的学子更是有样学样的说起,一时间声震数里。

  待情绪缓解,刘澜才再次说道:“想要治民,就是要像子春这样将一些根深蒂固的传统思想抛诸脑后,我看所谓的家国天下不要也罢!”

  这一番言语可算是太过惊世骇俗了,莫说是学子,就连那大乔和甘倩,都睁大了眼睛,一副你在找死的样子!

  眼见议论汹汹如同洪流薄发,刘澜才让众人噤声道:“虽然家国天下的思想不能不要,但却可以将其更改一下,先天下,后国其次再家!

  学子们顺着刘澜说出的顺序,嗫嚅念道:“天下国家?”

  对。正是天下国家,只有如此,我大汉朝方能屹立在世界之巅,我中夏之民必立于世界民族之巅。

  惊世骇俗的一番演说终于落下帷幕。虽然那句天下国家引爆了全场,但看到场中多数不屑的眼神,刘澜知道真想要改变这样的家族思想,就要彻底撬动世家的根基,而想要撬动世家根基。就是尽快研发造纸术。

  可造纸术又该怎么弄啊!

  刘澜走下了台,甘倩和大乔依然是那副不理不睬的模样,只不过甘倩的眼神明显好转,而大乔,却依然一副苦大仇深,看待地主老财的模样。

  到是那妹妹一脸春意,眼泛桃花想要上来与他搭讪,可最终却被姐姐一个眼神吓的又缩了回去,至于弟弟乔暨则一副看待偶像的模样走过来,道:“使君一番话说的真好。小子日后必定如使君一般当以天下国家的思想行事!”

  刘澜点点头,低声和他说道:“那俩女子是你姐姐?”

  “嗯!”乔暨点头。

  “叫啥?”刘澜低声做贼般问着。

  “乔琴,乔棋!”

  “你是不是还有俩妹妹或者俩姐姐?”

  “没有啊,刘使君为何有此一问?”

  “琴棋书画正好配齐了呗!”

  刘澜嘻嘻哈哈的说着,但声音却是甚低,没有被他那个姐姐听到,想到他那个姐姐,却是神神秘秘的对着乔暨说:“我看你这俩姐姐都得改名,一个叫虎,一个叫羊!”看了眼妹妹。心中嘿嘿淫笑道:“我叫大灰狼!”

  “姐姐性子很好的,只是不知为何见了使君便如此……”

  看着乔暨一脸天真的模样,刘澜哪能和他说是自己在郑玄茅屋处恐吓了他的姐姐,反正连她姐姐都没说。他更懒得说了。

  ~~~~~~~~~~~

  散了场,刘澜心中默记一番夸夸其谈始皇帝的赵彦还有那位双名的单子春,同时安排了国渊把二人留在民屯先从小职位锻炼,待让这两位年轻学子打磨打磨,日后再委以重任。

  刘澜看着至始至终没和自己说过几句话的甘倩,现在杏林已经没什么可待可看的了。原路返回,可她倒好,竟然原地一动不动。

  “不回家了?”刘澜没有好气的说道。

  甘倩回头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我还不信你不回家啦!”

  刘澜气呼呼的走过去,蓦地,张萍(侍卫队长)由远及近,知道有事发生,与他来到一处僻静处,只听其低声,道:“主公,杏林外发现了一支骑兵,人数约在百十多人!”

  “这是哪来的骑兵,知道底细吗?”

  张萍摇摇头:“不知道,但肯定不是沛县兵卒,再说沛县也不会派骑兵到此啊!”

  刘澜的双眸骤然变得狠戾起来:“管他是不是,逮回来再说,另外再传令下去,让徐盛安排一营人马,驻守在杏林外保护郑老。

  “遵命。”

  “快去吧。”刘澜挥退了张萍,心想这郑玄可是香饽饽,不怕明面上的其他诸侯征辟,就怕背地里使坏,劫走老寿星可能性不大,但偷偷暗杀,可就不一定了,现在这世道,我用不了,你也别想用,这种人绝对不少。

  霎时,刘澜失去了继续和甘倩耗下去的耐心,道:“你若再不回,信不信我绑你回去!”

  甘倩潇洒转身,眼神怨毒的看了他一眼,随即亦如刘胡兰一般,慨然决然的走了过来!”

  这算是认命吗?刘澜心中苦笑一声。

  队伍中有两辆淄车,甘倩进了其中一辆,本来刘澜也想钻进去,奈何她致死不从,无奈之下只得骑在马上,护在淄车一旁。

  小乔和乔暨一直目送一行人远去,走出不远,刘澜掀起车帘,弯着腰,对甘倩道:“那姓乔的三人什么来头?怎么以前没听你说起过?”

  “……”

  “你这辈子都不打算和我说话了?”刘澜心中发酸,双手微微的将车帘放下,既然到了这地步,我又何必在继续纠缠下去。

  车帘落下的霎那,车内竟然传出了甘倩的声音:“不熟,最近几日才相识的,至于是什么来头,却不知道,不过听杏林学子说好像是什么乔公之子!”

  樵公之子,唬谁啊。樵公能买的起子女身上所穿的那三套锦衣?刘澜话到嘴边,骤然间恍然大悟,樵公乔公,再加上那对天子绝色的姐妹花。难不成是大乔和小乔?

  刘澜回头观瞧,只是此时二人的身影变成细微的黑点,都走了这么久了,怎么还没回去?难不成……

  刘澜立时急了,再次掀开车帘。诘问道:“你和那乔家小子关系不错?”

  甘倩等刘澜放下车帘后说道:“和他姐姐大乔不错,和他没说过几句话!”

  刘澜掀开车帘,狐疑的看着她道:“都走了这么远了,那小子还远远注视着,不会是看上你了吧?”

  “无耻!”

  甘倩啐骂一声,探头出窗瞧去,远远的果然能看到两道身影,却不是小乔和乔暨又是何人,嗔道:“他还那么小,再说他姐姐也在。难不成也看上我了?真是胡说八道!”

  刘澜不等他放下车帘,骚骚的说道:“小乔怎么会看上你,说不定是看上我了!”

  “下流!”

  甘倩哼了一声,见他频频回头,不耻道:“放心吧,小乔姑娘看上谁也不会看上你,除非是他瞎了眼!”

  “那你呢?”刘澜下意识的反问,神情更是促狭的看着她。

  “那时的我确实是瞎了眼!”甘倩咬牙切齿的说完,更是将卷起的车帘彻底落下,眼不见为净。

  “可惜啊。世间就是有这么多睁眼瞎,吃亏的涨了记性,未吃亏的就如那稻谷,割了一茬。又会有下一茬长出!”

  甘倩没听到刘澜最后的那句小声嘀咕,但他却听到了马蹄声,掀开帘子,却见刘澜频频加鞭马身,潇洒的身影随着马身起伏着,朝着远处狂奔。

  甘倩的眸中闪过了一道难以名状的神采。没想到他还有这么一手纵越如飞的绝技,再想到他在杏坛的那一番讲诉,心中对他的恨意竟然减弱了三分。

  蓦地,脑海中又想到了他的那些龌龊画面,甘倩脸色一黑,再次将车帘落下,靠着厢内锦垫假酣!

  刘澜脱离了部队,只因张萍到来,问道:“如何,逮住了没有?”

  “让他们跑了!”张萍一脸失落,还有些自责的垂着头。

  “没抓住就没抓住吧,我就不信这百十多人的队伍,藏的了一时,还能藏的了一世?除非长了翅膀从徐州飞出去,不然早晚能发现他们的蛛丝马迹!”刘澜目光变得深邃,并没有因为张萍办事不利而有丝毫责怪。

  张萍突然想到什么,破口而出,道:“对了,那队伍中的其中一人,就是杏林中与乔家姐妹结伴的那名男子,会不会乔家姐妹也是奸细?”

  刘澜脑海中瞬间闪过许多画面,他想到了在杏林里大乔称呼那名脸白白的小白脸为周公子,再加上他和大小乔同时出现,难不成他就是周瑜,若真是这样的话,那他跑也跑不了多远,毕竟大小乔还在杏林,即使真的要走,也一定会接走她们姐妹再走。

  想通了一切,刘澜从容布置,道:“你们现在就去杏林埋伏,不必打草惊蛇,若发现那小白脸返回,立时擒拿,若是未回,反而是乔家姐妹离开,只可悄然尾随,待他们与小白脸汇合后,再一举成擒!”

  “诺!”

  张萍带着半数人马离开,而刘澜一行则回到甘倩的小山村,刚到家,甘倩就发现自家被强人破门而入了,惊呼一声,脚下拌蒜,踉踉跄跄跑进家门。

  看着眼前情景,刘澜心中满是尴尬,可又不知从何说起,又该如何解释,下定决心打死也不承认是他破屋而入后,尾随在甘倩身后进了屋。

  进了屋,却见甘倩在床头翻腾着什么,不一会,找出一个紫檀木的小盒子,这等名贵的木盒,不用猜里边装的一定是价值连城的首饰和珠宝。

  但当甘倩将盒子那道梳妆台前打开后,刘澜彻底石化了……

  甘倩如大多数持家妇女般,将盒子里的五铢钱倒出来,一枚一枚数着,刘澜看了眼,其中甚至还有一文不值的小钱,莞尔道:“别数了。绝对少不了一枚,要是你这些铜板真被蟊贼发现,早偷光了,还能好心的给你留一枚铜板?”

  甘倩回头瞪了他一眼。再然后,出乎预料般又数了起来……

  刘澜扫了一眼,起码得有五六十枚,等甘倩一枚一枚的数完,发现一枚不少之后。才揽手将桌面的五铢钱收拢起来,那模样好像是最虔诚的信徒,感谢老天没让她丢失一枚铜子一样。

  这期间刘澜都以为他睡着了,想要去探探鼻息,别因为激动而促发了心肌梗塞,只是他的手还没伸出去,甘倩却活了过来,一枚一枚好似老母鸡护小鸡一样,小心翼翼的收到檀木盒中,随后满脸愉悦欢喜的走到床头。又将檀木盒收了起来。

  只是当他收起盒子的时候,却如临大敌,如同防贼般回头看了刘澜一眼,后者一怔,苦笑道:“放心,那点钱,我还看不上!”

  她的小手之前一直是停止的,随着话音落下,动作立时加快,三下五除二。便将檀木盒藏了起来。

  一切归于平静之后,刘澜说道:“这次我回小沛,目的是来接你还有夏侯姑娘去徐州,你把家里的重要东西收拾收拾。就跟我走吧!”

  “啊!”甘倩轻呼了一声,嘴里喃喃:“还有几件衣服没洗!”说完便朝着闺外走去。

  知道他这是要偷溜,刘澜一纵身拦住了她:“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话,还洗什么衣服,赶快收拾你的东西!”

  甘倩被挡下去路,只得又跑回梳妆台前坐定。刘澜觉得自己快被他气疯了,来到梳妆台前,通过铜镜,正好可以使他看到甘倩的俏脸,而甘倩却也能看到刘澜那一对鹰目,二人通过铜镜就这般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刘澜虽说气势凌人,完全是一副今天你走也的走,不走也得走的蛮横样子,可甘倩是什么人,你强她更强,你狠她更狠!

  如此一来,当把刘澜逼到爆发的原点时,她却突然转换话题,冒出一句该描眉了,本来剑拔弩张的氛围,立时变了味,成了一副极为滑稽的场面,如同鸡同鸭讲一般。

  刘澜真的怒了,大吼了一声:“许褚!”

  许褚在第一时间赶到,好似鬼魅。

  刘澜怒气冲冲的指着甘倩对他说道:“除了绑,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她乖乖听话?”

  “有!”许褚意味深长的看向刘澜,那一副表情是男人都能明白,显然许褚误会了,但此时的刘澜没心情解释,说道:“什么法子……

  还没说完,就见许褚一记手刀砍在甘倩白皙脖子上,敲晕了。

  我擦你姥姥,刘澜气的跳了起来,我是让你想个办法,能让他乖乖的随我们回徐州,这下到好了,今天都得留在这了!”

  僵硬着脸庞抽搐着,对许褚说道:“你先下去吧!”心想怎么也不能强行把她带走,既然她对我已毫无情谊,我又何必再死缠烂打呢!

  将甘倩抱回床榻,就这样守在她身边,一直守到了午夜甘倩才幽幽转醒,刘澜看着她的眸中满是柔情,情意绵绵的说道:“你真不打算随我走?”

  甘倩斩钉截铁的说道:“死也不走!”

  “好吧,既然你对我已经没有一丝情谊,我也不会再来打扰你的生活,祝你以后幸福,拜拜!”刘澜说完,起身而走。

  真当那道身影走后,甘倩鼻子一酸,泪花直流,她发现自己心很痛,疼痛难当,这样的疼痛让她几欲窒息,她发现自己对他还有情,可他已走。

  你应该恨我了吧,毕竟我是那样的对你!

  我也祝你幸福!

  ~~~~~~~~~~~

  书中出现人物,多依据史实,如最早出现的梁大便为刘备部下,官拜旌阳长,而赵彦则是徐州琅邪国琅邪人,任议郎,因能忠谏直言,被曹操诛杀。单子春日后更担任了琅邪太守。(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