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九百七十章 笛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03:16:48 源网站:999文学
  好奇心这东西不管是男人女人多少都会有,只不过是能不能藏住的问题罢了。△↗,而打从一开始,虽然他们没人问但并不代表他们不想听,只是那时没人问,但现在不一样了,有人问了,当然伸长了脖子想知到主公到底又有了什么样的打算!

  “那仨姐弟是什么来头,是已故乔公子女,虽然咱不怕他!”刘澜说的霸气无边,一副天王老子都不怕的口吻,道:“但有些事呢不能做的太过,没有回旋的余地,今天这件事若是我亲自去了,那就是彻底撕破了面皮,以后就一点回还的余地也没有了,所以我才让张萍带人去,到时若是逮着那周瑜最好,若是逮不着,那就该咱们出马了,到时说不得不让他们姐弟记恨咱们,还得领咱们的情分不是!”

  一旁的张颌佩服的五体投地,大拇哥那么一竖,夸赞道:“主公这一招果然高,咱们这可算是又当了****,又立了牌坊,风险全无,好处尽收,高,实在是高!”

  “什么叫又当****又立牌坊,尽瞎用词儿!”刘澜眼神‘幽怨’的瞪了张颌一眼,像个受尽摧残的小媳妇,心想也不知你这是夸人呢还是骂人呢,怎么说我也是知廉耻明是非的人啊,是吧,也许是吧,可能是吧,想到这连他自己都有些心虚。

  许褚也瞪了一眼张颌后又转头换脸对刘澜露出一副献媚邀功的表情,道:“主公,应该是又把人卖了。还替咱数钱,你说用这个词儿对不?”

  刘澜这回可真急了。你们可以骂我,但不能侮辱我啊。脸紫的像是长条茄子,骂道:“没文化真可怕,对你个大头鬼,词不达意的,我这最多就是两面三刀,背后下绊子,哪像你们说的那样又是立牌坊又是卖人的?”他将尾调拉的长长的,一副质问的口吻。

  “对,对。二面三刀,二面三刀。”许褚一副受教的表情,无比诚恳的看向主公,心中却想我说的和二面三刀也差不多嘛!

  一行人回到小沛城外的大帐,不一会儿张萍气喘吁吁的回来了,见他回来,正眯眼中的刘澜坐正了身子一边招呼他坐下一边焦急道:“怎么样,都拿下了吗?没闹出什么事吧?对了他们反抗没有?”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捉拿时的详情,从中就能判断出大乔一行到底与周瑜是沆瀣一气还是偶然而为!

  张萍一脸自责的低头跪倒在刘澜面前。懊丧着道:“主公,去晚了,扑了个空!”

  瞬间刘澜脸上的笑容变得僵硬尴尬,半晌反应过来的他噌的一下慨然而起。气愤的随手拿起青色笔筒甩了出去,怒火冲冲吼道:“张萍,你不是跟我保证说没事?你不是说都紧紧地盯着呢?那你告诉我。那些人怎么就从你的眼皮底下跑了?”

  “我……”张萍清楚自己今日犯了大错,即使辩解也会是苍白无力。反而更使他显得无用又无知,磕头如捣蒜一般的说:“主公。料他们走了也不过几个时辰,而且还是一众女眷,就是跑也跑不了多远,末将不求您宽恕,只求您再给末将一次戴罪立功的机会,待将他们抓着,是杀是剐绝不皱一下眉头,若就这样去死,小的着实不甘啊!”

  “你知道什么,现在看来她们还真是与周瑜蛇鼠一窝了,你现在去追,晚了!”刘澜再说到周瑜时口气变软了,盖因张萍他们的对手是周瑜,也许他们现在还不知道这个对手的厉害,但刘澜知道,以周瑜的精明机智,今日就是他张萍不擅离职守,恐怕也难防周瑜瞒天过海!

  刘澜再次看了眼一脸惭愧自责的张萍,道:“说说,今天杏林有什么异常发生没有?”

  张萍脸颊更红了,头低的不能再低,就差钻到地缝里去了,刘澜突然醒悟这小子擅离职守,怎么可能知晓杏林有没有发生异常,气道:“去,给我找个明白的人来!”

  张萍悻悻的告退后不久又领着一人进来,这人是他的心腹,也是白耳兵中的一名佰长,参见刘澜后如实说道:“今天并没有什么异常,只是黄昏时分有几波书生骑马走了!”

  “几波到底是几波?”刘澜没好气的说。

  “三波!”佰长想了想,更加确定的道:“是三波,绝对没错!”

  “今天杏林就走了这么三波学子?看清楚他们都是朝哪个方向走的没有!”刘澜心思开始活络起来,如果是黄昏后走的,那他们就跑不了多远,毕竟有女眷在,就是长了翅膀,也飞不出徐州这片天!

  “应该是向南走的!”佰长有些不确定的说。

  “别和我说应该或者也许之类的话!我要你确定的说,到底从哪走了!”刘澜心头刚有所熄灭的火焰噌的一下又烧了起来,双目圆睁道。

  被刘澜怒盯着的佰长只觉如芒在背,身上的衣衫都被冷汗湿透了,双腿打着摆子,一个不稳便软到在地,心中害怕偏又不敢不回答刘澜的问话,一边拼命的想一边颤颤巍巍的说:“南边,确实是从南边走的!”

  “从南走,这条路可就有些麻烦了,也许他就去了徐州留县,也许他们就去了豫州相县!”刘澜嘴中嘀咕着这下可有些难办了,若是走留县还好说,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地盘,但若是走豫州,一旦派兵追过去那就得估量估量会不会引起曹操的剧烈反应所带来的后果了!

  突然,刘澜想到了一条妙计,既然明的不能来,暗的总可以吧,到时你曹操就是知道我的人马去了,但只要我推脱下去,你也不能把我怎么着,何况你现在还有个吕布拖累着呢,也就只能睁一眼闭一眼了!

  想到此处,刘澜开始发布追捕命令。虽然这周瑜还没有真正的交过手,但只凭这两次的隔空较量。就知道此人是那种谨慎细微并且能够准备把握形势与‘战机’的人,既然这样。那么从南走也许就是假象,所以不能有丝毫的侥幸心理存在。

  “你给我听着!”刘澜毫不客气的对张萍说道:“今天的责罚我先给你记下,待找到周瑜之后再做处置,现在你的任务是以小沛为中心,把你的人马分成四波,东南西北给我拉网式搜查,就是一只跳蚤都不能给我放过,知道了没有!”

  “诺!”

  刚领了令要退下,却听刘澜又说道:“告诉这次搜查的将士。都给我换上便装,若是找到他们,除非遭到抵抗才能拔刀,不然都不许给我率先动武,听明白没有!”

  “明白了!”

  二人退下后开始分头寻找,张萍直往南面的相县而去,照张佰长地说法他们果真向南而去的话,再加上主公说他们家在庐江,那么他们要逃的话。头一个就会往安全的地方跑,可跑哪最安全呢,当然是跑回家最安全了,所以他们十有**是从这条路线上走了。

  此时都已经临近寅时了。四野吹来的微风带着阵阵凉意让张萍浑身冷飕飕的,但心中窝着的那团火却让他在心中下定了决心,即使追去庐江也要将他们抓回来。不然又有何面目去见主公!

  ~~~~~~~~~~~~~~~~~~~~~~~~~

  “仲康,你手里是什么东西?”

  张萍走了。许褚又来了,而且他手中还拿着一个包裹。单就包裹的质地来说绝对的价格不菲,乃是名满域外的苏绣绸缎。

  “是杏林那些探子遗落下的东西,被张萍发现,临走时让末将交给主公的!”

  许褚将包裹献上后又退回阶来,但他因关心张萍,心焦的情绪越来越浓,张了张嘴,半吞半吐的说:“主公,此事过后不知您要怎么处置张萍?”

  刘澜深知许褚与张萍私交甚密,毕竟同处白耳营关系远非他人可比,这本是人之常情,若是许褚不来问,反倒出了奇有了怪了,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张萍乃是他故交张正之子,出于何种目的,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饶,只是一想到该如何处置他,却又头疼起来,想了想有了主意,道:“我知道你与他的关系平日里就很亲密,而且他又跟了我这么多年,我又是念旧之人,即使不念他的功劳也要念他的苦劳!但是……”话锋骤然一转,沉声道:“但是他这次擅离职守,耽误了大事,虽然我念在他过往勤勤恳恳的份上免其死罪,但这活罪却不能饶恕,我打算调他离开白耳营,让他去翼德那里!”

  许褚长吁了口气,替张萍庆幸的同时又问:“既然张萍要去翼德军前,那白耳营副职一职不知何人能够顶替?”

  他心中有些私心,他希望可以让自己许坞的兄弟阳群接替,但这件事若从自己口中说出来恐怕成功的几率就少之又少了,所以他才拐着弯去问刘澜,只有这样,主公才会问自己这位白耳营的主管有何人选接替,那么他就可以顺势将心中的人选推荐给主公,并最终达到目的而又不会让主公多想。

  “就让阳群接替他吧!”刘澜对白耳营的熟悉程度并不低,甚至每个人的名字都能叫上号,但这并不能让他选出最适合的人选,不管是主观还是片面的了解自然比不上许褚全方位的评估,再加上他乃白耳营主官,所以他的意见比任何人都重要。

  也正因为如此,他能容忍别的营出现一些地方主义或者是区域主义,但白耳营不行,这里需要绝对的领导与绝对的忠诚来保卫他绝对的安全,他一直默认二人的存在是因为二人都绝对忠诚,但一些问题的凸显却让他下定决心整合白耳营。

  所以他趁着张萍犯错的机会让许坞好手全盘接手白耳营可以说是大势所趋,甚至是早已谋划好的,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调离张萍,这里面的顾虑有很多,但在白耳营内却只有一点顾虑,那就是不能让众将士寒心!

  许褚了解现在的主公,他现在讲究的是平衡与制约之术,而白耳营的组成又是原周仓黄巾贼还有许坞的好汉与甄家家丁,这些都是主公冀州之战时的主力,所以许褚心中的三名候选人便是阳群、马玉和阎芝,这既迎合了主公的心意又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再加上三人正是这三股势力的佰长,不管是论能力还是资历,在张萍走后怎么轮也会轮到他们三人中的一人上位了。

  但许褚却发现自己想要扶持阳群的那一点小私心做了无用之功,他万万没想到主公会一反常态钦点阳群,这大出他的意料,让他大感主公难以捉摸的时候却有种拳打飞絮使不出劲的感觉存在。

  但不管如何,最终的目的达到了,白耳营彻底掌控在手中,他也终于有了百分百的勇气对主公夸海口说白耳营忠心耿耿了!

  “这件事先不要对外声张,等回了徐州,我会亲自任命的!”刘澜叮嘱了许褚一句道。

  “末将明白!”

  “嗯!”刘澜点点头,随即将包裹打开,里面尽是些换洗的衣衫,都是异常华贵的服饰,随手翻了翻也没有翻出什么东西的他却突听许褚道:“主公,你看那是什么?”

  闻言刘澜再次翻找,暗赞若非许褚眼尖可就要耽误大事了。希望出现绝密文件之类东西的他失望了,里面哪里有这些,反而是一支长长的笛子。

  这支笛子的材质刘澜清楚,乃是浙江省余杭县,现在的话应该叫吴郡余杭县所产的腊竹,而这支笛子所用的竹子最少已经成长五年以上,且为冬季采伐。

  这白竹(腊竹)砍伐之后需要自然干燥存放一年以上方能发音清脆且不易开裂。而在挑选时更是要挑选其纤维坚实、圆正匀称、壁厚均匀者,截取自竹根以上2-3节的部位。经选料、烘烤、去皮、铰眼、上笛塞、定音、缠线、上漆等25道工序,其中校音的技艺对音准优劣起着决定性作用。

  刘澜不想后世的笛中名品会在三国时期出现,虽然技艺较之后世还颇为粗糙,但在三国时期绝对算得上是翘楚中的翘楚!

  在后世曾学过吹笛的刘澜端详片刻后将笛子拿起凑到嘴边,轻吸口气后就吹了起来,他只是此道学徒,又扔下这么多年,此刻虽然重拾起来,但吹出来的音调却实在不敢恭维,连他自己听了后都有些后怕,别他娘把狼招来了。

  刘澜尴尬的放下笛子,不想许褚一脸崇拜的看着他,羡慕的说:“真没想到主公您还会吹箫!~~~~”(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