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九百七十八章 三天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17 23:40:29 源网站:八一中文
  “乔姑娘,这石猴的故事有什么好听的不如我们玩猜迷吧。”

  “怎么不猜字啦?”大乔如同防贼一般盯着他,十分忌惮他会不会再出什么荤字谜。

  “我是很正经的在说,你若不愿猜,那就算了。”临了临了却嘀咕了一句我还说再把昨天的彩头算上,满足你两个要求呢!

  刘澜抛出的橄榄枝不可谓不多,他深信大乔绝对会上钩,而且事情的发展方向与他的猜测也一般无二,只听她声若蚊呐道:“让我想想!”

  “要猜就猜,还想什么?”刘澜心里嘿嘿淫笑着,道:“我出题了啊!”

  “出吧,只要不是那样的就行!”大乔羞答答的说,看来昨日的字谜已经仿若梦魇,对他造成了极为严重的心里迫害。

  “我问你,你们女人身上有几肢?”刘澜再次坐在她旁边,盯着她美轮美奂地侧脸问。

  大乔低头看了眼,有些不确信他是不是问的是肢体,疑虑着回答:“四肢?”

  “对,女的有四肢,那男人又有几肢?”刘澜口花花的说着,心中都快乐翻了天。

  确信了刘澜确实是在问肢体,大乔想也不想地随口说,道:“当然也是四肢!”

  “你忘了昨天那一点啦?”

  大乔又羞又怒,噌地一下站了起来道:“无耻!下流!”

  “哎呦乔姑娘唉,你听我说,这只是涉黄,涉黄,我最多只是提醒你,让你对异性多一些了解罢了,算是科普,以后你叫我百度大神或者度娘好了!”

  大乔不知道他一个人兀自胡言乱语些什么,想要走吧,可想想那俩诱惑的条件最后还是留了下来,警惕的盯着他。咬碎了银牙道:“好,男人有五肢!”

  “那你说男人与女人在洞房花烛的时候一共是几肢啊?”出乎意料,刘澜确信他绝对会负气而走,可不曾想她居然留了下来。心中立时乐出了花,强忍着笑意,再看那道身影,此刻好似犯了羊癫疯,抽抽的厉害。

  “几肢。当然是九肢啦!”大乔对他的问题嗤之以鼻,想也不想的说道。真是可笑,洞房花烛时还能多出一肢还是少了一肢不成?

  “错,是八肢、九肢、八肢、九肢、八肢、九肢!”

  ……

  没反应?难道是太深奥了没理解?靠,早知道就讲一二一了,想当年老子给班里的女女讲,那可是一个个竖起了耳朵笑得前仰后合啊!

  刘澜发觉气氛有些不对劲,回头一瞧,发现自己闯下了大篓子,这小妞哪是没明白。是太明白了,此刻泪眼婆娑,泪珠都在眼眶里打转了!猛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本来讲讲黄段子也是生活的一种调剂嘛,一个连玩笑都开不起的民族又何尝不可悲?可他却忘了大乔毕竟是古人,还是女人,而似他这般隐晦的玩笑怎么能讲得?但最让他奇怪的事这故事他讲的讳莫如深,而大乔这么一个长在深闺里的小丫头怎么就明白了?难道已经是被处理过的女人啦?

  “你说不会讲这些?可你的保证呢?难道你是故意拿言语来羞辱我吗?”

  大乔撂下这句话后风一般地就跑了,不顾众多士卒投来的眼神(士卒都以为刘澜吃了她豆腐)直冲回营帐,再也仍不住眸间泪花。如春雨一般哗哗地落了下来,随后抽泣哽咽声更是传荡在整片夜空之中……

  这样的结果让刘澜始料未及,昨天的那个‘太’字反应虽然也很强烈,但绝没有今日这般反响激烈。一时间心中好似打翻了五味瓶,好不是滋味。

  若从对手的角度,刘澜莫说是讲黄故事,就是把她就地正法霸王上弓也不为过,但从女人的角度来说,他这件事做的有些损。但这样也好,今晚的部署就不怕大乔偷偷摸摸的传送出去了。

  又是一个难眠的夜晚,时刻保持高度警惕地刘澜临到清晨才迷糊着了,睡了不到俩时辰,一行便即上路,成功变身国宝的刘澜因为‘八肢九肢’的效果太过明显,一早就准备借送饭的机会陪个礼。

  倒也不怕吃闭门羹,这几天可没少吃,反正到最后吃着吃着就多云转晴了,只要能说上一句话,那昨天那件事也就算彻底过去了。

  端着便易的饭食刚要去送,就发现乔暨来取饭食了,这可是头一次,往日可都是他或者许褚给送去的,知道这回这事有点难办了,转头转脸,笑吟吟地迎了上去,压下了声音,悄悄滴说:“你姐还生起呢?”

  “嗯!”乔暨撅了撅嘴,一副我姐姐都快恨死你了,你现在最好别出现在她面前。

  “好好劝劝她!”刘澜把饭菜交到乔暨手中,道。

  “嗯!”乔暨应了声,接过饭菜刚转身要走,却听刘澜突然说道:“对了,问你件事儿!”

  “什么?”乔暨转过头,云里雾里地看着刘澜道。

  刘澜凑了过去,偷摸着在他耳畔说:“你姐有相好没?”

  乔暨一怔,心跳开始急剧加速,心里一直提醒自己要冷静,要冷静,好半晌才摇着头,道:“我也不太清楚,应该没有吧!”

  “哈哈!”刘澜眼中不为人察地闪过一丝狡狯,朗笑着说:“我有位世侄,是孙文台遗孤,叫孙策,人张的俊逸非凡,日下无双,不若我帮他和你姐姐撮合撮合?让孙乔两家结为秦晋之好?”

  乔暨的心更沉了,但有一点乔暨却从中听出了漏洞,刘澜对孙策的事情知道的并不多,但他为何还会如此说呢?

  神情怪异地看了他一眼,心中突然有了一丝明悟,偷笑着说:“使君,我看您说的不是孙什么的世侄,是您自己吧!”

  刘澜老脸一红,略有些尴尬的干笑了两声:“你这小子,什么都瞒不过你,说说,你看我的希望大吗?”

  乔暨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打量他一眼,道:“使君。这您可就不知了,我那姐姐当初许下宏愿,日后要嫁的郎君不仅要有包藏宇宙之胸襟,更要是闻名于世的真英雄奇男子;文采武功缺一不可。不仅能入得庙堂安天下,更能出得塞外保边疆,是这世上真正的男子汉!”

  “真的?”

  “是啊!”

  刘澜嘀咕了一句,他娘类,这不就是在说我吗?看着他。一本正经地说:“你姐姐是不是收集过我的消息?”

  “使君,你可真会开玩笑?”乔暨莞尔一笑道。

  “你看着我的眼睛!”

  “怎么了?”乔暨盯着刘澜的眼睛看了会儿,随着两人深情款款的相互对视,白皙的容颜竟开始泛红,最后慌慌张张的低下头,不敢再和刘澜对视了。

  这小子不会有龙阳癖吧?看着他一副小女人的娇羞模样,刘澜只觉自己全身长满了鸡皮疙瘩,并且倏倏地往下掉:“你真以为我刚才是在和你玩笑?”

  乔暨随口说了句:“难道不是吗?”

  “唉!”刘澜长吁短叹一声,一副藏可怜见的表情,道:“看来世人对我的误会太深了。”拍着乔暨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人不好色枉少年,色而不淫真英雄,看来世人都被我的外表迷惑了!”

  乔暨不知该说些什么,这都哪和哪啊,八竿子都打不着,但又瞧他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想笑他不懂英雄之意却又不敢真笑出声来,只将俏脸憋的通红。

  看他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与其姐姐一般的俏丽容颜一时红一时白,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但既然他心思不在这里了,刘澜只能苦笑着说:“好了,好了,快去吧。不然一会儿饭菜都要凉了!”

  “诺!”

  乔暨告了声退后就走了,看着他的背影,刘澜心中冷笑一声,你这条小狐狸碰到了老狐狸还敢跟我玩!神色早没了刚才那副嬉皮笑脸变得阴沉沉的,看了一眼远去的乔暨,掉头走了!

  在路上。刘澜深刻地对他所犯下的错误做出了检讨,代价是抵达徐州城后就要放他们姐弟回去这才换来了大乔的原谅。

  及至日落时分,一行再次在野外安营扎寨,他们这次选址选择了汶水支流,小河潺潺,河面上蜻蜓翩翩翻飞着,好似在追逐嬉戏着。今天的夜空有些诡异,太阳还未彻底西落,月亮却已经高声,而在弯月之上,却闪烁着两颗明星,与月亮恰巧组合成了一副人的笑脸,萌翻了所有人。

  大乔早早地聚拢了一堆柴禾,堆在了河岸边,但她却并未点燃,只是在河岸边坐着,仰望着天空,盯着笑脸轻轻发呆。

  架好营帐的刘澜老远看到了他,来到他身边坐下轻声,道:“月亮之美,在于可望而不可及,世间最美之事何尝又不是得不到这三个字?”

  大乔斜眼瞥了眼,见是刘澜后微微颔首,道:“得到未必就是好,得不到未必就是不好,淮南子有塞翁失马之说,所以人若是不知足就是得到亦不会喜,若是知足即使不得亦喜。”她似是自言自语,又似是在对刘澜说,只是眉头紧蹙间却有着点点忧愁显露,充斥心田显得无精打采。

  刘澜并没有太过在意,人就是这样,女人喜欢悲春闵秋,男人喜欢替古人担忧(借酒浇愁?),老人喜欢憧憬过往,小孩喜欢幻想将来,这本是人之常情,又算得了什么,笑道:“你现在瞧着月亮好看就以为月亮真的好看,其实月亮表面坑坑洼洼,难看得紧。”

  大乔狐疑地看向他的侧脸,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一红,低敛眉眼,喃喃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刘澜嘻嘻哈哈没个正经地说:“你忘了关羽是齐天大圣的徒弟了?”

  “信你才怪!”大乔嗔怪地刮了他一眼道。

  刘澜讪讪地笑了笑:“你看我们在这里看月亮,他上面到底是什么样子你也看不到,所以我不和你争论,就像在月亮上面看我们……他一顿,急忙改口,其实在月亮上面看我们也不是什么都看不到,还是有些东西能看到的!”

  “什么?”大乔虽然知道他肯定是在信口开河,但嘴里还是不由自主地随口问道。

  “长城,知道吗?”

  “知道!”大乔微微颔首道。月亮之上真能看到长城吗?看着‘笑脸’的眼神更加悠然神往了!

  对于后世国人来说秦朝始终被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朦胧混沌的我们只是听一些成王败寇的历史歪曲着他。但历史真像终归是某些小人难以泯灭的,万里长城、兵马俑、郡县制、度量衡还有我们的汉字都像是一座屹立不倒的丰碑矗立在那里,他们如同佛像一般脸露微笑怜悯地看着被少数人愚弄的多数人……

  在某些人的正统王道观念为核心的教导下,秦朝在暴虐苛政的恶名下几乎湮没在历史的沉沉烟雾中,大量史实消失再加上明清时代写就地《东周列国志》、《二十四史演义》等史话作品对其放肆亵渎,彻底将这段历史涂抹得狰狞可怖面目全非。

  两千年来,这种荒诞的史观流布民间,形成了“暴秦”源远流长口碑,如曹操,周瑜都是其中受害者,杨广崇祯之例太多太多,但对于民间百姓来说,无法看到正史或因为史书晦涩难懂,所以话本小说、评书戏剧、民间传说对他们的影响更加深远。现在看来,我们的历史更像是一本国粹(戏剧)史,演义史,而正史却越发地遥不可及!

  从思绪中回来的刘澜发现大乔要去点一旁的那堆篝火,一脸诧异地说:“咦,今天怎么就一堆了?”

  “太麻烦,所以就堆了一堆!”大乔刚走出一步,回眸笑靥如花的说道。

  “先不要点!”刘澜招着手,拍着刚才大乔坐着的位置示意她回到自己身边。

  “为什么?”大乔顿了下,但还是听话的走回来了,只是脸颊的红艳之色却一直红到了脖颈处!

  “想和你谈谈心!”刘澜笑呵呵地看着莲步轻移向她走来的大乔:“你弟弟都跟你说了啊!”(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