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九百八十二章 豺狼虎豹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夜幕中,除了东边北边不时传来的激战声整片大营都是静悄悄的,除了夏虫吱吱鸣叫,就剩下散落在四处,错落不一的火堆不时发出噼里啪啦的木炭声。

  一盏油灯灯火摇曳,一道身影端坐肃立,手拿竹简挑灯夜读;营帐之外两名侍卫瞥眼四周表情警惕,手掌一直落在腰侧,若有丝毫异常便会拔刀应对,绝不迟疑!

  不知何时,远处多了一位黑袍男子,他如鬼魅一般在大营穿梭,风景袅过再发现这唯一一座有人的营帐后如同出膛的炮弹,迸射而来!

  只是霎那之间,那如同山怪鬼魈般的身影袅袅浮现在营帐前的两名侍卫前,手中一把锋利的短匕闪着绿油油的寒芒,在二人刚有所反应的瞬间,反手一抹,划破二人喉头,随后就见他身形倒掠,退出了四五步后那两名侍卫喉间才喷出一股血箭,随即瘫倒在地,竟是连一声都没有发出便成了一具僵尸!

  真正的刺客,暗杀偷袭,潜踪匿迹便如家常便饭,如今整座大营已经没有什么能够对他构成威胁,那黑巾下的面容不知是否在笑,但他的眼神却别有深意,随即迈过两具尸体,拿匕首挑开了帐帘,狞声说了句刘澜,你的死期到了!

  只是谁也不会想到的是,这句话落下的瞬间,帐帘被挑起落下的瞬间,那道身影却戛然而止,随即他好似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一幕,身形再次倒掠而出,只是这一次随着他的身影而出的还有一位中年,他手中拿着一柄锁口枪,已然刺入了黑衣人的心脏。

  中年留着连鬓胡,两耳之大几与传说中的刘澜比肩,而在其右耳则戴着一枚大号的铜环,身披龙骑甲,因其速度过快使甲叶不停摩擦着发出了响亮的沙沙声,随后就听他啊的一声大吼。好似那虎啸山林的猛虎,呼的就来了一阵山风呼啸,随着山风而来,甲叶更是不停相撞,而他的手腕却在这一吼之下,骤然向上一抬锁扣枪,锁扣枪贯穿了黑衣人的胸膛。在如此一抬之后,竟将他挑飞。随后在其吼声停歇的同时将那具尸体甩出了百步之外!

  阳群在击杀刺客的同时,一直躲在密林中的刘澜走了出来,大笑道:“果然不出所料,周瑜派来了刺客!”

  阳群提着锁扣枪向刘澜走来道:“主公神机妙算,料敌先机!”

  “这一次多亏了阎芝那臭小子!”刘澜一直走在误区中,他以为自己来到三国,这里有数之不尽的名人供他挑选,可当他入主了徐州之后才发现人才的缺口实在太大,直到此刻他终于明白了曹操手下有那么多名人为何还要连下招贤令求才!

  但今天他发现自己一直将目光投向那些历史名人是错的。其实身边的可用之才数之不尽,而历史名人与他们的区别不过是一个被发现并被培养,一个没被发现,即使发现也没有得到培养,所以刘澜决定自己要多去挖掘这样的好苗子,不能去做诸葛亮,要让他们各尽其责。成为阵中砥柱!

  身上挂着白金弓的刘澜从密林出来,若是刚才阳群没有解决那名刺客的话,在其发现端倪从帐中走出的第一时间就会被他射死,这是之前早就计定好的谋划,所以这次除非周瑜不来,不然必定会被瓮中之鳖!

  他向前走了十几步。心中却总感觉有什么地方十分怪异,细细一想,心脏却沉到了谷底,难道周瑜的刺杀就这么简单的化解了?难道此时的周瑜就这些本事?这绝对不可能,除非他还有后手,感觉异常的他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右手更是再第一时间摁住了屠龙刀柄。异常小心警惕地向四周查探。

  没有异常,不可能,又向上方望去,还是没有异常,若说异常,也就是有一颗足有三四人合抱的巨木耸立着,直入云天,难窥尽头!

  难道是自己多心了?他又走了两步,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异样声响,几只寒鸦惊起到底瞬间他感到头上似有风声鹤唳,这风声绝不会是那些寒鸦所致,耳听着风声已经到了他身边,出于本能一般下意识的一弯腰一低头,哗的一下趴在地面,就在他向旁一滚的瞬间,一道身影鹞子掠空般从他头顶滑了过去,随即就见阳群嗷的一声叫:“贼子受死!”

  主公险些在自己面前被刺,这让阳群羞愧难当,在发现他的第一时间就迎了上去,与其杀做了一团。

  刘澜刚一起身,却骤然听到一声破空声响,心头一惊,还有刺客!向着一旁又是一滚,同时摘下白金弓,听声辨位,从腰侧箭囊中抽出一支箭矢,嗖地一声便射飞出去。

  这一箭不知是否成功,但密林中没有传出任何声响,这可让他不敢有丝毫大意,白金弓再次上弦,亦步亦趋地向着刚才飞出箭矢的方向查探而去。

  阳群那边的战况尚不知情,他也不敢分神,只是紧紧盯着前方,忽然之间密林悉悉索索传出些脚步声,大喝一声:“双手举过头,慢慢的走出来!”

  “使君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哦,不然咱俩可都要死!”周瑜大步走出密林,手中拿着一把漆黑似乌木所制的弩机,箭头寒芒森森正对准着刘澜。

  “哈哈,你我无冤无仇,何必打打杀杀的呢,有什么事坐下来谈多好!”刘澜大笑一声,但手中的箭矢却瞄准了周瑜的头颅!

  “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周瑜那一对桃花眼眨了眨,笑呵呵的说着,但手中的弩机却是紧了紧!

  小狐狸,还跟老子对上了啊。刘澜嘿嘿笑着,突然咦了一声:“周小哥这次来徐州不知所谓何来啊?难不成是见徐州山美水美人美要来娶一房娇妻去?可惜了徐州没啥好货色了,不然我也可以给你撮合撮合!”

  他忽然好似想起什么:“对了昨日正巧碰到随周小哥一起的那两位乔姑娘,现今正在我徐州做客,周小哥不若把那对姐妹花纳喽?”

  周瑜笑道:“那是最好不过,只可惜小子有这心没胆,乔公之女还是算了吧!”

  刘澜哈哈笑了起来,但眼角可一直盯着周瑜不敢有半点松懈,抬着的白金弓更是紧了紧,一副恍然大悟,道:“这倒是我欠思量了。不若这样,我家有位世侄年龄与你相仿,不若你俩一人娶一位,也好攀个连襟?”

  “哦,只是不知使君这位世侄高名大姓,小子哪日可要去见见这位连襟,叙叙家常!”

  “他啊。现在就在庐江,说不定你们还认识呢!”刘澜盯着周瑜。突然道:“他啊姓孙名策,是孙破虏长子,自他父亲走后,我可是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他拉扯大那个劳心劳力哟,你是不知道那个辛苦,现在好了,终于看着他长大成人了,我这个当干爹的也是该想法给他讨房媳妇喽!”

  “孙破虏之子孙策么,不认识。不过小子倒是听过孙破虏孙坚孙文台,只可惜他杀场杀敌之时我还小,无缘得见,再说孙家虎子能愿意?使君就别蒙小子了!”

  刘澜头一扬,信誓旦旦道:“他是我半个干儿子,敢不同意!”

  周瑜脸上五颜六色,时阴时晴。半晌过后,才放下手中的弩机,躬身作揖,道:“实不瞒使君,我与那孙策乃为结义的兄弟,只是从未听其说起过使君。你看现在闹的又是杀啊又是死人的,早知如此就该品品酒,喝喝茶才对嘛!”

  “对啊,对啊,贤侄这句话可说到我的心坎里了,该是我尽地主之宜才对嘛!”刘澜眼中闪过一抹狠色,在其躬身的瞬间。嗖的一声射出了手中的箭矢,只要这一箭不射心脏,爱射哪射哪!

  不想周瑜这躬身也是假的,在弯腰之际,弩机却是轻盈一抬,对准刘澜射去的同时笑道:“刘澜,你太好骗了!”

  下一刻两支弩箭插着空气而过,两人的身影在射出箭矢的同时就向一旁躲去,他俩都怕对方若在一击之下还有还手之力那死的就要是自己了。这时候两人跳在一旁,又成了一副脸对脸面对面僵持样子了。

  两人同时去抽弩箭,但眼角余光却始终盯着对方,忽然目光在空中相会,竟然相视而笑起来,而去抽箭矢的手又同时收了来。

  两人即使都抽出箭矢来也不敢保证就能将对手置于死地,若是一个不好反被制那可就画虎不成反类犬了,他俩达成默契都不想以身试法考量对方的箭术,气氛瞬间就变得十分诡谲尴尬了。

  刘澜举着把白金弓也怪累的,既然没有箭矢还怕他拿空气射空气,放下了白金弓道:“周小子,我看你一表人才,根骨奇佳,不如你以后就跟着我?”

  “刘使君的本事小子算是领教了,都说是长江前浪拍后浪,我看是小子终日捉鸟反被啄瞎了眼,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您,在这小子给您道歉,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不如就放了小子别让小子跟着您了,小子家中还有八十老父,八岁幼子奉养,我看咱们就此停手,就此别过,就此忘却恩恩怨怨何如啊?”

  你他娘现在连二十都不到,你爹六十生了你还是你十二岁就养了娃?刘澜当然不信他信口雌黄,笑道:“哪有,哪有,周小哥太客气了,说我是前浪那太抬举我了,若说我有一对大鸟还差不多,但可惜那可是不能让你捉的!”

  弯腰摸了摸裤腿,啧啧赞道:“果然够大!”随后抬头嘿嘿笑道:“你好好想想,只要你到我这儿来,我先让你当个校尉,等你立了军功,想当官我举你当孝廉,想领兵我让你当个实名将军,绝非杂号,怎么样?”

  周瑜苦笑一声,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使君厚爱了,可小子无意仕途,就希望有一间茅屋,有几亩薄田能够种种地就好了!”

  这话说地,打我的脸呢,刘澜嘿嘿一笑:“既然周小哥无意仕途,那我就不勉强了,咱们就此别过?待日后有缘再见?”

  周瑜嬉笑道:“那是最好不过了,咱们有缘再见!”

  “咦,周小哥,从刚才我弯腰就见你的手一直在腰间抖动,不会是被蚊虫叮咬了吧?这荒山野岭的蚊虫多,可一定要注意啊!”

  周瑜干笑一声,那偷放在箭囊的手掌随即在拿着弩机的右掌背挠了挠。

  刘澜摆了摆手道:“周小哥快走吧,我就不送了!”

  “还是刘使君先走,小子是晚辈,礼当恭送才是!”周瑜一脸恭敬的说。

  “周小哥难道是这几日没睡好?昏头了?这是我的营寨,你让我去哪?还是你快些走吧!”

  “哎呦,不是使君说我都忘啦,这几日连日连夜的赶路现在确实有些倦了,小子再等等,休息会儿就走了,使君就别在这陪小子了,天都这么晚了快去休息吧。”

  “这怎么能成,好歹这是我的营寨,既然你是客人,我怎么能怠慢了客人呢!我就在这送送你,等你走了再去休息!”

  “使君的盛情真是让人难却啊,咦,使君,难道你也被蚊虫咬了?”

  “这该死的虫子,哪不咬,偏要往腰间飞,咦,周小哥,你也又被蚊虫咬啦?”

  “使君可别以为小子有什么不轨的念头,实在是这蚊虫和使君那边的蚊虫一样就往腰间飞,我这是往死拍它们呢!”

  “原来是这样啊,小子,你看这里蚊虫如此多,你还是快些走吧,我也好去睡觉不是?”

  “使君这就说错了,小子读孔孟,讲得就是尊卑有别,怎么能让使君来送呢,还是让小子先送使君一程吧!”

  刘澜点着头赞扬,道:“果然是五四好青年,祖国的栋梁之才,既然你我如此投机,那就继续叙阔会儿呗?”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不一会儿就听到北边的激战声彻底结束,刘澜喃喃道:“北边怎么没响了?”

  “是啊,也不知道刚才那里怎么了?不会是遭了蟊贼吧?”

  “谁知道呢!”

  “咦,南边怎么又有打斗声了,难道那里也遭了贼?”

  周瑜终于明白他为什么一直在这里纠缠不休了,原来是一早就准备好了等自己上套呢,想到坏处的他都已经有了骂娘的冲动了,但还是强忍着道:“使君,小子这可是说什么也得走了!”

  “多留会儿吧,明天一起吃个朝食呗?”刘澜笑吟吟的说着,只要他敢有一丝异动,就立即拔箭射了他!

  “不了,不了,小子赶时间!”

  “人是铁饭是钢,什么事还能比的上吃饭!”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小子不敬了,兄弟们,给我砍死他!”

  我擦,我就知道这小子还留了后手,刘澜一愣神间却发现哪有什么人啊,再看周瑜,擦他大爷的早一溜烟跑了,刘澜拔下来箭矢当即就拉动了弓弦,嗖的一声飞了出去却不想刚飞了十几米却与另一支箭矢相撞。

  我就知道这小子临走还得给我留一手,唉,人心不古,人心不古呐,老子留他吃饭还要射死老子(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云来阁,本文章采集来源于www.yunlaige.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