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九百八十三章 离别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03:16:48 源网站:999文学
  乔暨迷迷糊糊地醒来,头昏沉沉的,好似睡了很长时间,浑浑噩噩地看了一眼帐篷四周,除了行囊被收拾妥当外一切都没啥变化。∑,

  揉着太阳穴套上靴子走出营帐,天空已经升起了鱼肚白,但这并不算什么,真正让他震撼,让他目瞪口呆的是原本只有百十来人的营帐此时足有好几千人驻守。

  乔暨第一时间想到了什么,但再他还没有做出反应之际,一道再熟悉不过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赫然是刘澜,刘德然。

  “我大姐呢?”乔暨带着怨毒的眼光看着他,那表情好似一头欲要择人而噬的小豹子。

  “他的药量有些重,没你醒的快也很正常!”刘澜轻哼了一声,算是警告他的无礼,道:“好了,在她醒来前我会派人送你们离开!”

  乔暨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不确信,道:“你当真要放我们走?”

  刘澜点点头:“当然,难道你还想留下来再吃几天军中的伙食?得了吧,到时候你归家你母亲还不得说我虐待你们姐弟啊,哦,对了,你们的包裹我已经收拾好了,里面我放了些金饼,穷家富路,路上别委屈了自己!”

  乔暨越发看不懂他了,但还是衷心谢道:“多谢使君!”

  刘澜看了他一眼,对乔暨这小子他还是充满好感的,笑了笑,拍着他的肩膀,道:“这世上的事情,没有什么对与错,立场不同。对的也是错的,立场一样。错的也是对的,以后好好照顾自己。也照顾好你姐,怎么说你都是男人,男子汉当然要去照顾女士了,你说对吧!”

  乔暨心里不知是何滋味,好似打翻了五味瓶,苦笑了笑道:“使君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姐姐他们的!”

  “不错!刘澜抬头看了看天色,有些意兴阑珊,道:“天色也不早了。想必张萍那里也准备的差不多了,你们这就上路吧!”

  乔暨立即听出了其中的异常,诧异地问:“张萍要与我们一起走?”

  “这世道不太平,我让他们送你们到了庐江再回来!”刘澜说着,向远方招了招手,不一会儿就见张萍亲自驾着一辆淄车赶了过来,后面更有百十多人的骑兵跟随。

  刘澜嘱咐乔暨钻入了车厢后将赶车的张萍拉到一旁,叮嘱道:“这一路你务必要小心行事,他们姐弟的安全可就全交到你的手里了。记住一条,快进庐江郡就回来,千万不要深入,那里是袁术的地方。说不得会对你们刁难甚至羁押。”

  他这一番话使得张萍受宠若惊,感动的无以复加,一边点着头。一边口中干哽地说:“主公放心吧,一定会将他们姐弟安安全全完完整整地送回庐江的!”

  “他们姐夫次要。你们一行能否安全归来才主要,好了快赶路吧。一路小心。”

  “诺!”

  车队驶离,很快消失在视线中,虽然只是短短三天的相处时间,而且这三天又都是虚与委蛇的暗中较量,可分明却让他有种身处梦境的幻觉的感觉,此刻徒然分离,心中满满的都是这三天的画面,颇为不舍,喟然长叹一声,大乔走了,周瑜跑了,两人都一样的来去匆匆,好似从未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可分明又在心间烙印下了他们痕迹。

  怅然若失地站在营帐前,望着那地平线上消失的车队。

  启明星越发闪亮,无声叹息一声的刘澜转身掀帘进帐,忽然发现这座空空如也的营帐内,一处角落中散落着被他遗落下来的一方事物,那件物事因为强烈摔落留下了一个小豁口。

  轻轻将他拾起,温柔地抚摸着它,眼前好似又出现了大乔的身影,如同第一日般,她坐在那里,而他正痴痴地望着她的背影,她清吹慢奏,一曲如泣如诉的美妙乐符再次出现在耳畔,好似一场黄粱梦境,清醒悦耳,如梦如幻。

  刘澜霍得冲出了帐篷,可车队早已消失不见,他刚想招手叫人,可手掌却停在半空,最后无声地垂落。

  这样的儿女私情不想也罢!他现在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去解决,张昭,青州战场甚至还有即将开启的广陵收复战!他不敢想得过于遥远,救国救民的事情他想过,但想始终是想,根基打不好,想就只能是空谈,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尽快调整心情,调整心态,开始解决徐州目前最为紧要的三件事情,之后才能将目光投向徐州之外更广阔的空间。

  离开了驻地,情绪始终不是很高的刘澜率领着大队人马开赴徐州城,路上只有那大乔第一日吹奏的不知名乐曲不时传荡……

  ~~~~~~~~~~~

  车厢很宽敞,而且还铺着一层厚羊毡,而在羊毡之上则摆放着两张丝绸软垫,很舒服,即使偶有颠簸,但坐在车中也不会有所察觉。

  温暖的车厢突然发出一声‘呃’地长呼声,坐在一旁的乔暨脸带倦意,闻声腾地一下坐起,腰杆笔直:“姐,你终于醒了!”

  “我怎么会在这?”幽幽转醒的大乔观察着四周,很快反应过来此时正处于车厢之内而非营帐,脸色瞬间变得惨白,焦急万分地说道:“快,快去通知他,他现在很危险!”

  “姐,我们已经离营许久了!”乔暨苦笑一声,但这个‘他’此刻却有些捉摸不透了,是刘澜还是周瑜?

  “什么?”大乔吃惊之下第一件事就是去掀车帘,却发现红日已经高升,他记得昨夜……努力着回忆昨夜的点点滴滴,却发现从那人咧嘴傻笑之后她的记忆就断档了。

  忽然车厢外传来一道陌生的声音:“乔姑娘醒了?”

  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虽然与他并不熟悉,但第一****将自己截下。那声音就足以刻骨铭心:“你怎么在这!”

  “我家主公让我送姑娘回去!”张萍的声音从外传来:“对了,临走时主公还让我对你们说你们姐弟都很单纯。不知道人心险恶,让你们以后好自为之!”

  “他就说了这些?”大乔好似呓语一般的问道。

  “是的!”

  大乔陷入了沉思。不知何时眸间泪珠一滴滴滴落而下……

  忽然,大乔好似发了疯一般吼道:“停下,停下,我要回去,快反回去!”

  张萍停下了马车,他想要劝些什么,可是在他掀起车帘,与女子四目双对后他改变的注意,叹息一声。驾车马车原路返回。

  人去营空,四周空的一片,只有那已被熄灭的篝火还有一息青烟尚存,大乔犹若失却了魂魄,目光空洞地看着空荡荡的一切,忽然,他好似听到了一曲再熟悉不过的美妙乐声,那声音由远及近,缓缓入耳。

  所有人直愣愣地看着好似陷入疯癫中的大乔。只见她好似突然着了魔一样跑到了淄车中,打开包裹,衣衫一件件被他仍了出来,好一阵翻找后。才又失魂落魄地下了淄车,嘴里好似呓语一般的喃喃说是他在吹白玉笛,是他在吹我的白玉笛!

  乔暨好似明白姐姐回来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可是他却又不明白,无奈地摇头苦笑。他一直坚信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最为微妙,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深信这如同死敌一样,从第一次见面就剑拔弩张的两人绝不会有什么交集,更不会纠缠到一起,可结果呢?大相径庭,难道所谓的缘分就是如此么?

  可当他认为姐姐会就此追上刘澜时,却发现她又默默地登上了淄车,独自一人将包裹整理齐整。

  笛声哀婉留长,诉说着私愁,萦绕在胸,久久不散,直到某一刻,当那笛声浩渺无踪时,大乔的身影又恢复如初,心平气和地对张萍衽裣一礼道:“张大哥,我们上路吧!”而这一声上路也同时宣告着她乔琴从今以后再与此人毫无瓜葛,这一声上路也彻底让她在心中画上了休止符!

  “去哪?”张萍有些怀疑的问道,他确实有些摸不着这小妞的套路了,云里雾里的看着她,不知她这一声上路是去追主公还是返回庐江。

  “当然是回庐江了,不然还能去哪?”大乔甜甜一笑,放下了车帘,随后就见乔暨一脸关心的看着她,道:“姐,你没事吧?”

  “我有什么事?”大乔横了他一眼,随后却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大姐这一笑让乔暨积压在心里的浊气消散的无影无踪,也笑了出来:“姐,你不会是看上了他吧?”

  大乔弹了下他的脑门,笑骂道:“傻孩子说什么呢,姐有婚约!”

  ~~~~~~~~~~~~~~

  一座雕栏画栋,红墙绿瓦掩映遮挡的高门大宅,内院弯弯曲曲的石径小路通向两处香闺,所过之处无不是气象万千,到处都是樟柏葱茏、竹柳点缀,还有那瑶草奇花数不胜数。

  今日府中的两位女中人一袭盛装早早地守在了内院前,翘首以盼等着相公归家,粉面桃腮的二人不时浮现一丝焦躁不安,但相貌都是那世上少有的娇美容颜就算是一颦一蹙的小神情也是那样的美轮美奂,更别提那如捧心西子的小动作越发地让人如痴如狂!

  身影越来越近,两人几乎同时迎了上去,可莲步轻移的霎那,其中春意荡漾,香腮透着相思愁容的女子却顿了顿,双眸一黯,落在了后面。

  “良人!”甄姜衽裣行礼,看着相公饱含深情,他是自己的天,他是这个家的顶梁柱,他更是自己儿子的父亲,他是刘澜!

  “姜儿!”

  刘澜虚扶甄姜,骤然发现他比生子之前更加妩媚动人了,那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风情让他春心大动,那种柔而不娇,媚而不骚的风情如同是熟透了的水蜜桃,不管是从上看还是从下看,都恨不得上去咬上一口。嘿嘿笑着,在她耳畔低声道:“都是生儿子养,生女儿偷,看来还真是!”

  什么生儿子养,生女儿偷的?甄姜忽闪着大眼睛,一脸的疑问。

  女人如果怀的是儿子,从珠胎暗结到产子,不仅皮肤会变得润滑,就是些什么痘痘啊,小雀斑啦都有可能消失,从此以后会让他的母亲越发的光彩照人;但若是丫头,就不是这样了,她要偷去母亲一半的光彩,所以生完女儿的女人往往都没有从前光彩夺目了!

  “真的?”甄姜有些狐疑,若说是假的吧,可男孩儿那是他深有体会,可以说刘澜那些话说到了她的骨子里;可说是真的吧,但说女儿的那些话却让他有些不信,他娘亲养了几个丫头?可现在都是年过四旬的老妇人了,光彩依旧!

  “谁知道,我也是听别人说的,你也知道老爷们在一起谈论的话题不是真经事就是女人的那点事!”

  刘澜在他耳边冷不丁的说了这么一句就拉着她向内院走,吓得她赧颜汗下,心想难道现在就要?虽然从前白日也不是没有过,可这刚回来就,是不是也太过胡闹了?

  甄姜想着到时说什么也得言辞拒绝他,让他先好好休息,至于周公之礼的这些事,等晚上或是明天再说,不想却听他道:“快带我去看看源儿!”

  甄姜浑身一震,越发羞得无地自容了,敛目呢喃,道:“嗯!”

  突然刘澜发现了一旁的糜箴,那愁思百结的眼神看向他说不出的委屈与埋怨,但有大妇甄姜在,他也只能老老实实地衽裣一礼,道:“良人!”

  “快起来吧!”刘澜笑着说的时候对他眨了眨眼。糜箴立时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眼神幽怨地望了他一眼,那意思分明是你快些,奴家等着你!

  一行人随即到了甄姜内宅,小家伙正在睡觉,刘澜也只是离着老远看了眼胖嘟嘟的小****后边退出了房门,刚吃了些饭食徐庶、陈群与赵云就登门了。

  并不是三人不识眼色,而是刘澜有事要交代他们,在不久之前进入徐州城的一刻他收到了紧急的消息,广陵那边有些事需要他去处理,所以他最多只能在徐州停留一夜就要启程,而最关键的是彭城那里的张昭,也不能再拖了,必须要尽快处理。(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