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九百八十七章 小人儒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刘澜痛心疾首,道:“子布公有济世之才,却甘做隐世,教学育人,岂不知天xià 生民早已生灵涂炭,豫兖二州更是十室九空,澜只恨力有不逮,无法拨乱反正,扶正汉室,这才三番几次求恳布子公出仕,实不敢有私心一份,只此一颗拳拳赤子心,为天xià 万民,拜请昭公子布先生出仕!我知道自古贤良择主而侍,不若子布先生先去小沛一观,倒时是否愿yì 出仕,澜绝不强求,何如?”

  刘澜说完了,一口气把胸中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痛快啊,别提多爽了,这番言辞,虽说是有些言辞激烈,可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他如果不是在入府前想出这么一招,大玩一下先抑后扬,希望能让张昭回心转意,还有什么办法让他留下来?可就现的结果来看,这回是真****了,别提让他回心转意了,估摸着他都有去刨间提把剔骨刀剁了自己的心了。

  唉,这回算是彻底把张昭得罪透透的了,与其等着人家撵人,不如识趣主dòng 离开,刚要开口告辞,不想张昭双手颤颤巍巍站起身,出乎意liào 居然给他执了一个弟子之礼.

  这些年对于家学落寞张昭一直在找病根,多年的老友三缄其口,而他就算反思,也很难找到其中症结所在,按理说他这样的权威不应该找不出家学落败结症所在,可这就像是老中医,从来不会为自己掐诊,就算真发现了病情,也非对症下药反倒是视而不见。今日刘澜的出现可算是将这张府家学这层窗户纸彻底给打破了,使得他终于有勇气去面对家学衰败的原因。是以此刻非但没有怪罪刘澜,反而还恭恭敬敬对他执了一个弟子之礼以示感谢。

  这老小子疯了?刘澜看着他躬身的身影不可思议的想?也许是心有灵犀。张昭抬头看了一眼,别提多阴森了,如同恶灵一般,吓了一大跳,这眼神绝对是要先稳住自己然hòu 迷晕了活剐我啊,迫害妄想症的刘澜如果不是因为身边有屠龙刀在手再加上张飞在场的话说不得就要拔腿就跑了,耐下心保持着原有风度的他还了张昭一个灿烂的笑脸,那感觉别提多高深莫测了,好似他现在就是隐士高人特来提点张昭的。立时使后者更加恭敬了,就连说话都客气了:“刘使君,今日若非您为不才拨开云雾,不才只怕真要似那天人坐冥濛,一辈子也不明这圣人大道了!”

  “小意思,小意思。”突然刘澜反应过来,惊喜地无以复加,道:“先生是愿yì ,愿yì 帮助区区为民造福了?”

  “观国者观君。观军者观将。老夫能感受到刘使君一颗为民之心,但在老夫认主前,可否容许老夫先往小沛一探究jìng ?”

  “不知先生何时前往,因广陵还有要事。所以拜访完子布先生后我就要赶往广陵了!”刘澜恨不得扇自己个大耳光,早知如此就不多嘴说什么去小沛观瞧的这些话了。

  无妨,待使君从广陵而回。张某在随使君前往!随后张昭张德两兄弟设宴款待刘澜、张飞一行,张府花重金请来了彭城最好的酒楼天xià 食的主厨亲自烹饪。期间一道‘龙凤烩’那可真是一绝,叫来大厨一问。才得知此龙凤会相传出自虞姬之手(不多介shào 了),原本这‘龙凤烩’叫做‘龙凤宴’,其主料是用‘乌龟’(龟属水族,龙系水族之长)与雉(雉属羽族,凤系羽族之长),故引申为龙凤相会得名,乃彭城天xià 食的名馔。

  而期间还有一道炙鱼,据说专诸藏利匕于肥大鲜鱼腹中,待宴请僚时趁献灸鱼上席之机取出刺之。专诸完成了任务,但壮士也在僚的卫队乱刀之下,献出了生命,而鲜活河鱼经巧妙刀功处理、丰富调味汁预演和准què 大1杓细致明烤就的炙鱼,本来就是一味美食,加之当时百姓痛恨僚连年侵战楚国搞得国穷民苦和钦佩专诸的机智英勇与献身精神,炙鱼,便声学益著,民众争相品尝,成为了一剑透贼背,万载传美味的历史名肴。

  当然有刘澜和张飞的地方又岂能无酒,而来到彭城,自然要喝彭城名酒沛公酒。相传刘邦在沛县时常去王媪和武贞两家所开酒肆,当然都是白喝,一来二去因为他性格豪爽的原因酒客都成了他的朋友,可这却苦了两位老板,****白吃白喝那行啊。可没想到沛公不来了,其余酒客也都不来了,少了这位沛公,每日里酒肆冷冷清清,酒都卖不出去,而他若出现,虽说白喝酒,可花钱喝酒的酒客却更多,大有赚头;而若沛公不至,尽管没有白喝的损失,可因其他酒客也不来,当天反而大为少进项甚至无一分嬴利!於是,二家都不再向刘邦讨赊,并且相继把专记刘邦的酒账也当他的面烧了。还恭恭敬敬争请他来多来喝几盅。而刘邦呢自然充份满足了他们的‘要求’。从此,王媪和武贞二家的生意越来越兴隆。此事不仅民间广为口头流传,而且白字黑字,记入了史藉。所以在刘邦当了皇帝之后,他当年在两家酒肆常喝的酒便被称为沛公酒,而近日宴中所饮美酒便为此酒。

  酒足饭饱之后,与张德分别之后,张昭跟着刘澜快马兼程南下广陵。

  ~~~~~~~~~~~~~~

  广陵,春秋末,吴于此凿邗沟,以通江淮,争霸中原。秦置县,西汉置广陵国,东汉改为广陵郡,以广陵县为治所。

  关羽出发前得了刘澜暗示,派曹豹率本部为先锋,率先开拔广陵,但想要兵进广陵,首要就是打下广陵门户下相县,可下相县守备之坚绝对超出了曹豹、许耽和章诳三人的想xiàng ,丹阳军一连发动数波攻势,最终却不得不饮恨下相县城下。

  下相县屡攻不克让三人愁眉不展。但更重要的一点却是他们都看出了刘澜居然仍在借刀杀人,可看出来归看出来。保留实力那也得等进入广陵腹地,至于吃瘪在下相县。只会让刘澜有更多口实卸三人之权。

  昨日一天紧锣密鼓的进攻都是在许耽和章诳指挥下进行的,但接连的失败终于将曹豹逼了出来,虽然城头上的守将曹豹不认识,但他却极为知兵擅守,不管下相县城楼任何一处出现漏洞或者发生问题,他总能第一时间找出办法来解决。

  而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那张年轻的容颜下却生就一副老成心,不管许耽和章诳如何设计,始zhōng 不为所动。只是一味防守,绝不改守为攻!

  这样一来,不仅是许耽和章诳,就是曹豹也皱起了眉头,随着一连数波的进攻再次以失败告终后,机关算尽的曹豹不得不暂停进攻,谋划接下来该如何收场,毕竟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关羽的中军最晚天黑前就会赶到下相县。

  这次攻打广陵。曹豹也算是孤注一掷了,他不仅要让刘澜看到自己的作用并非只能够牵制糜陈两家,还有自己的军事素养已经三军用命之士,至于前者。他随时都有可能成为弃子,但后者的存在才是让自己一直安然无恙的保障,若是让刘澜生出自己手中丹阳军不外乎是的想法。那么他的末日,也就不远了!

  这虽然是最为关jiàn 的目的。但更为重要的一点却是笮融,这位曾经的密友。如今的死敌,他当然希望能够亲蕑hì 秩兴圆还苁浅鲇诤沃帜康模蘼廴绾我惨孟孪孪嘞兀挥心孟孪孪孪嘞兀腔匆跻簿筒辉读耍退闶枪晁踉诠懔晗氐捏腥冢驳媒粽乓幌拢故比裟芄唤频焦悖晗兀┍保ú浚├矗湍苡兄疃嘟杩冢獠攀潜4媸盗Φ牟欢牛蝗蝗スゴ蚬懔晗啬茄募岢牵峙碌绞焙蛩肀哒庑┑ぱ艟删兔欢嗌偃四茉倩氐叫熘莩橇耍?br />

  “再攻一次!”曹豹咬牙切齿地说着,不管如何今日也要在关羽赶来前拿下下相县!

  看着稳若磐石的下相县章诳第一时间拒绝,道:“不能再打了,下相县防御之坚,绝不是咱们这些丹阳军能攻下的,不若等关羽到了,集合大军一鼓作气攻下!”

  许耽也是愁眉苦脸,哀叹连连的劝道:“将军,老章他说的不错,不到一天时间,死在下相县城头上的丹阳军就达千人之多,若能攻下早就攻下了,现在就是把五千人全派上去攻城,除了多死些人,根本就不可能攻下下相县啊!”

  “将军,难道你就真忍心看着我们那些兄弟,那些老兄弟全都送命在下相县城下?”最后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道。

  曹豹心神一震,被二人说动了,心中开始对继续攻打下下相县产生了动摇,可就在这时,营下小校进账禀道:“领军将军到,催曹将军前往寨前迎接!”

  身体瞬时好似被抽丝剥茧,软到在主位之上的曹豹长叹一声:“小小下相县,竟让我等寸步不前,唉……”

  “下相县为秦朝始建,前朝改为淩县,武帝封常山宪王少子刘商为泗水王,王都设于淩县,后又废淩县设下相县……”

  帐下都尉陈凤正为关羽讲解着下相县的县志,关羽不时点着头,率领着麾下众将遥望身前的下相县城楼。

  下相县城墙低矮,尤其是经过丹阳军一日猛攻后到处可见残破不堪。

  斑驳的城墙豁口处遍洒着已被凝固的红色血迹,各种兵刃留下地划痕,还有一具具尸体躺倒在一具还耸立在城墙下的云梯旁,一堆堆如同小山般的尸体讲诉着攻城战的悲壮,那被滚油烧灼的面孔五官扭曲,被滚木击中弯曲的身躯,雷石下被压塌砸瘪的胸膛与头颅,不用想也能知道攻城战是何等的惨烈。

  但这却只是一处,在四周其他的方位身上插满羽箭,远程床弩穿胸,还有那些从高空摔落扭曲成一团的尸体遍布四周。

  是曹豹他们攻城不利还是下相县防御太强?关羽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要看的是结果,若是连区区的下相县都攻不下来,那广陵与淮阴县更不是丹阳军能够攻下来的!

  这时曹豹三人已经来到了寨前,躬身施礼,道:“末将见过领军将军!”

  冷哼一声的关羽寒声,道:“下相县守将士谁?守军是郡国兵还是笮融丹阳军?”

  “守将未曾见过,守军中最少有二千郡国兵和一千丹阳军!”曹豹按捺着心中怒火,若说刘澜给他脸色他自然只能忍着,可关羽算什么东西,一个小小的校尉罢了,若非是战时而非平日,曹豹会吃他这套?可如今三军在外,军令如山,关羽身为刘澜亲封领军将军统率三军,掌握着生杀予夺之权,他曹豹官职虽高,此时也只能低头哈腰赔着笑脸。

  许耽上前愁容满面的说:“领军将军,末将等已经尽力了,以六千之兵攻三千据城而守之敌,不管上去多少兄弟,那就是白送啊,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个老兄弟尸倒在城头之下,我等身为主将那可真是痛心疾首啊,还好领军将军到了,只要三军齐动,下相县就是王八盖子,也能敲它个窟窿出来!”

  关羽点点头,算是默认了许耽的说法,攻城之法,五则攻之,十则围之,一比五与一比二的概率,别说攻上城头的惨烈肉搏战,就是想要攻上城头,那也只能靠人命去堆啊。

  可就算是攻到城下,搭上云梯使上冲城木,那也还得靠人去堆啊,先不说撞开城门的难度,就说攻上城楼还讲究一点突pò ,四面开花,无法在城楼立足,让后续部队跟进继续扩大这一点,最终使点变面,才是攻城的节奏,可现在莫说是登上城楼占据立足之地了,就是想要登上城楼也是一件难事。

  这样的防守不仅取决于城防守军的战力,更取决于守将的指挥,而显然眼前这位笮融手下年轻的将领深谙张驰之道,他一时让曹豹部队无法登城,一时却又故意放松守备,使曹豹丹阳军可以从中一点登上城楼,随后登上城楼的守军就会受到潮水般的猛攻。

  这样的防守,不仅可以省下许多守城利器,还能让守军有更多的休息时间,有这样深谙守城之法的将领在,曹豹他们攻不下下相县也就在情理之中了。(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