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门生 第256章 霸王硬上弓

小说:道门生 作者:莫麻公子 更新时间:2018-09-13 23:39:26 源网站:999文学
  东方墨双目失神的望着眼前这陌生,却又美的不可方物的女子。

  即使其嘴角淌下一缕刺目的鲜血,可依然无法遮掩她出尘之姿,反而平添一抹楚楚动人之感。

  他实在想象不到,多次对他出手的刺客,竟然是个女子,而且还是个如此貌美的女子。

  此女年龄看起来不过十**岁,但其容颜,恐怕唯有当初苏醒过后的穆紫雨,能够比较一二。

  可不知为何,从这少女身上,他感觉到一股比起穆紫雨而言,还要说不清道不明的圣洁气息,让他心神都为之所仰。

  “唰!”

  就在他神智被此女的倾城容貌所恍惚时,刹那间,一记掌刀对着他脖子切了过来。

  黑衣少女并未使用什么媚术,仅仅是单纯的容貌就让他失神,当真是美的祸国殃民。

  直到掌刀距离他不足两尺,犀利的掌风已经先发而至,东方墨才幡然醒悟。

  其眼睛一眯,右手闪电一般探出,对着此女皓腕抓去。

  “剁!”

  然而黑衣少女掌刀一变,五指形成一个鹤嘴,啄在了他的掌心。

  一击之后,她更是快若游丝一般退去,眨眼身形就落在三丈之外,和他拉开了距离。

  东方墨感觉掌心一麻,连忙放在眼前查看。只见掌心上有一个鲜红的鹤嘴印。

  好在他肉身强悍,并未受到什么伤势。

  甩了甩手掌后,抬头看向此女时,其脸上突然浮现一抹笑容。

  “小道明白了,道友恐怕是修炼了元柔锻体术吧。”

  语罢,其目光灼灼的看向此女,眼中甚至还有一丝不怀好意。

  闻言,黑衣少女并未开口,一双美眸依旧不带丝毫感情的看着他。

  “若是小道猜测不错,你想杀我的原因,是因为阳极锻体术,以及元柔锻体术,乃是一种双修术法。”

  “或许是自持清高,又或许是别的什么原因,你没有要结成道侣的意思。但小道好奇的是,你所修炼的元柔锻体术,对你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后患以及弊端,你又何必多此一举来刺杀我,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若是换成我,我可不会做。”

  东方墨道。

  而当他说到修炼元柔锻体术,对其没有任何弊端、后患之后,黑衣少女眼中忽的闪过一丝稍显疑惑的光芒。

  东方墨将其神色尽收眼底,此时眼珠子一转,更是暗自猜测,此女的元柔锻体术,恐怕也是不知道从哪个地方得来的残卷。她对此术应该同样不了解,所以因为某些道听途说的原因才会来刺杀他,防止二人双修。

  不得不说东方墨某些时候机智的确过人,事实跟他所想的,倒也相差不远。

  于是他伸手一抓,将之前放在地上的白色兽皮隔空摄来。

  而后左手倒背,右手对着前方随意一抛。

  “咻!”

  白色兽皮向着黑衣少女直直激射而去。

  此女眼中一凌,但随即就极为果断的,一把将兽皮抓在手中。

  淡淡瞥了东方墨一眼后,她才将此兽皮摊开,仔细的查看上面所述的功法内容。

  她的速度极快,不多时就将此术大意看完。

  当得知修炼元柔锻体术的女子,果然不会有什么隐患后。即使她毫无神采波动的眼眸,也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怒色,似乎她真不知晓还有这种事情。

  淡淡的看了东方墨一眼,她便再次恢复了冰冷。

  东方墨嘴角上扬,并未说话,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直到四五个呼吸之后,此女手掌一挥,白色兽皮又隔空向他射来。

  东方墨伸手便将其抓在手心。

  见此一幕,此女脚步轻挪,极为警惕的向着不远处那把软剑靠近。

  东方墨眼中闪过一丝玩味,就见他突然伸出右手,猛地一吸。

  “咻!”

  数丈之外的软剑,顿时向着他激射而来。

  黑衣少女立马明白了东方墨想要夺她的法器,身形一晃,速度极快的就要半路将软剑劫住。

  可东方墨空余的右手探出,一股强悍的排斥之力猛地轰在了她的身上。

  黑衣少女凌空翻转数圈,终于将那排斥之力避开,可她身形却被阻挡了一丝。

  蓦然抬头,软剑早已落入那道士的手中。

  东方墨一手抓住剑柄,将其横放于眼前,手臂缓缓挪动,仔细的打量着。

  此剑三尺长,两指宽,通体银白。分量轻盈,拿在手中如若无物。

  剑身更是薄如蝉翼,其上还有细密精致的鱼鳞纹。

  轻轻一抖,软剑就摇摆起来,发出“哗啦啦”的脆响,让人脑海都微微有些恍惚。

  东方墨忽的想到,当年他也曾有过一柄桃木剑,虽然在洞天福地中,毁在了那老奴灵身的手里,可那把桃木剑便有着幻术的神通。

  只是其手中这把软剑明显不是他当初那柄能够比较的。别的不说,单单是被此剑刺伤,便会血流不止,就足以看得出此剑有多么的不凡。

  他就曾两次吃过这种亏,尤其是第二次,更是差点身死道消。

  “此剑不错。”

  东方墨点了点头,不禁赞叹道。

  “剑给我,恩怨一笔勾销。”

  可在他话语落下后,一道犹如天籁般的嗓音突然传来。

  此声有如黄鹂脆鸣,又如玉珠碰撞,让人听之心中一片宁静。

  “人美,声美,妙极妙极!”

  东方墨陶醉的迷上了眼睛,似是享受。

  上次在枯崖城中,此女刺杀他时,刻意压低了声音,让人分不出男女。如今真声显露,果然美妙动人。

  但下一息他沉醉的神色一变,陡然张开双眼,爆发出两道慑人的光芒,看向此女道:

  “但是你不觉得,小道吃亏了吗小娘皮。”

  “你我无冤无仇,你却三番四次想要杀我,尤其是在骨山山顶,若非小道命大,恐怕现在轮回的时间都够了。”

  “如今你一句剑还你,恩怨一笔勾销就行了?当真是天大的笑话,你告诉我,你拿什么跟我勾销?”

  东方墨眼中寒光闪烁。

  其话语落下后,黑衣少女神色依然没有波动,直到四五个呼吸之后,此女才再次简洁开口:

  “你说。”

  闻言,东方墨邪魅一笑。

  “我要你!”

  “休想。”

  可这一次,黑衣少女没有丝毫犹豫的将其打断。

  “哈哈哈哈,小娘皮实话告诉你,小道虽非大恶之人,可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你数次想要杀我,早已被我列入必杀的名单。熟知造化弄人,没想到阳极锻体术竟然是双修术法,而你又恰恰修炼了元柔锻体术,那么小道暂且留你一命。”

  “这术法的弊端对你来说不足挂齿,可对小道而言,就攸关生死。所以今日你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

  东方墨一阵大笑,可笑声中不乏一丝凌意。

  至此,黑衣少女神色彻底冰冷了下来,看向他眼中杀机不加掩饰。

  虽然她深知在此地,她不是这道士的对手,但是那软剑对于她刺客的身份来说,堪比性命。可谓剑在人在,剑亡人亡,让她弃剑而去,她又怎能做到。

  东方墨似乎猜透了此女的心思,只见他将软剑剑刃夹在手指当中,一伸手,剑柄指向此女,道:

  “想要此剑,自己来取吧。”

  语罢,更是目光火热的,看向此女挑不出丝毫瑕疵的脸颊。

  黑衣少女眼中杀机暴起,身形左右一花,顿时向前冲来,刚一接近,其手掌探出,对着软剑剑柄抓来。

  东方墨嘴角一扬,同时屈指一弹。

  “叮!”

  其手中软剑被他向着头顶弹射了出去。

  黑衣少女一把抓空,忽的抬头,就要冲天而起。

  可东方墨一声冷哼,欺身而进,直接来到此女身前,向着她拦腰抱去。

  黑衣少女早已有所察觉,于是猛地抬腿,对着他胸口踏了过来。

  东方墨原本就要闪开,但关键时刻只见他眼中闪过一丝厉芒。身躯便巍然不动,任由此女一脚踢来。

  “咚”的一声闷响。

  霎时,东方墨只觉得胸口一阵发麻,但咬牙却没有后退一步。

  强悍的肉身,让他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势,右手反而趁机一把将此女的脚踝抓住。

  “这次看你怎么跑!”

  其口中得意的说道。

  黑衣少女忽的伸出右手,一掌对着他面门切来。

  如此近的距离,东方墨若是毫无防备,必然会手忙脚乱。可这时,只见他突然向后退了两步。

  此女一掌不仅落空,而且双腿更是被拉成了笔直的一字马形状。

  用力一挣,发现被东方墨抓住的脚踝纹丝不动。

  于是另外一只脚借力拔地而起,娇躯腾在半空,对着那道士的面门狠狠踩了过去。

  东方墨临危不乱,双手闪电般将此女脚掌抓住,用力一拧。

  于是乎此女身躯被一股巨力,拧的旋转了数圈。

  落地后,只觉得脚掌都有些酸痛。

  “呼呲!”

  可她对此顾忌不得,只因身后突然一道破风声传来。

  蓦地转过身,当她反应过来时,只觉得腰间一紧,竟然被一只钢铁般的手臂环住,同时后背抵在了一堵结实的胸膛上。

  东方墨头顶就像长了眼睛一般,并未侧目便一把向上抓去。

  好巧不巧,方才弹飞的软剑,坠下后被他一把抓在手中,更是手臂一横,软剑就架在了此女的脖子上。

  “你再动一下,小道便辣手摧花。”

  东方墨将此女从身后抱住,此时嘴唇触碰着她精致小巧的耳朵,吹了口气后说道。

  黑衣少女想要挣扎,可下一瞬发现脖子上的软剑又紧了紧,这才身形一顿。

  深深的吸了口气,东方墨几近陶醉的闭上了眼睛。

  只因此女散发的淡淡体香,让他难以自拔。

  此刻,黑衣少女不仅被一个上身赤.裸的男子环抱,耳朵更是被这道士侵犯。冰冷的容颜遍布杀机,此生从来没有对一个人生出如此浓烈的杀意。

  东方墨紧紧地贴着此女的玉颈,不断的摩挲嗅着,道:

  “真香!”

  语罢,他一把将软剑扔向了数丈之外。

  “咻!”

  软剑直直激射而出,凌厉的剑风之下,一排燃烧的火把尽数熄灭。

  同时一拳对着另一侧轰了过去。

  “呼!”

  狂风呼啸,又是一排火把泯灭。

  至此,两人周遭数十丈范围全部陷入了黑暗当中。

  黑衣少女刚要有所动作,可东方墨手掌探出,两根手指掐在了她的咽喉处,让她不敢动弹半分。

  “别想着咬舌自尽,因为只要落入小道的手中,你做不到。”

  东方墨环她腰间的手掌向上游走数寸,在其腰肋的某个位置,用力一点。

  霎时,他能清晰的感觉到此女身躯颤了颤,绷紧的娇躯似乎疲软了一些。

  见此,其心中一喜,而后游走到她腰肋另外一边,对着同样的位置一指点下。

  这一次,此女在其怀中彻底软了下来。

  “没想到当年和老爹学的本事今日用上了。”

  东方墨心中一喜,据他死去的老爹说,当年就是用这一招,将他娘亲强行生米煮成熟饭的。

  原本他以为踏入修行之后,这些江湖之术就显得鸡肋了,没想到今日还能派的上用场。

  将此女轻轻放下,让她平躺在地上,东方墨不知不觉靠近她半分。

  虽然周围数十丈都陷入黑暗,但以他的眼力,自然能够通过微微的火光,看清此女的玉容。

  黑衣少女浑身乏力,感受到东方墨的气息喷在她脸上,其眼中杀机依旧。

  “我会杀了你。”

  只听她清脆,却又毫无情感的声音,在空旷的大殿响起。

  “牡丹花下死,值。”

  东方墨看着她泛着水珠的眼眸开口道。

  只因此女实在是太美,让他不由有些痴了。

  而在看到其嘴角那缕鲜血后,他几乎是下意识的,低头就吻了上去。

  “唔……”

  二人唇瓣触碰,那种温热的柔软,让东方墨有一种莫名的悸动,其心跳加快,血液也汩汩流淌起来。

  黑衣少女即使心坚如若磐石,但如今这种情况她终于无法镇静。

  只见她先是一愣,随即眼中闪过一丝怒容。

  然而下一瞬,东方墨直接将她的贝齿撬开,触碰到了她口中小小的香舌。

  “嗡!”

  霎时,黑衣少女只觉得脑海一片空白。

  东方墨不断索取着,同时伸手将那得自第三层的绳索从身上取下,露出整个精壮的躯体。

  而后向着此女腰间摸去,将她裹紧的夜行衣轻轻解开。

  这夜行衣并非什么厉害的法器,只是将她娇躯裹了一层而已。

  于她而言,法器在身,或多或少的会留下残余的法力波动,不利于隐若身形。

  当解开之后,便一眼看到此女平坦光滑的小腹,以及那迷人的肚脐。

  东方墨呼吸不由一促,往上看去,一只白色的抹胸将其胸前紧紧束缚。

  难怪穿上夜行衣之后,便难以从其身姿上分辨出她是男是女。

  东方墨将此女的手臂一抬,夜行衣完全剥下。

  霎时两条玉臂暴露在他眼前,纤细的手指微微曲张,犹如青葱一般嫩白。

  抚摸着犹如羊脂一般的肌肤,向着她后背滑去,随即将白色的抹胸从身后解开。

  在抹胸松开的刹那,只见此女被绷紧的胸口,突然弹了起来,两团柔软隔着抹胸,抵在了他结实的胸膛。

  东方墨身躯一颤,有所感应的向下看去,没想到这少女如此丰满。

  而后他就要伸手将其抹胸从胸口拿开。

  “不要!”

  这时,少女疲软的手臂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压在了胸前,口中略带哭腔的说道。

  东方墨注视着她的眼眸良久,邪魅一笑。

  “晚了!”

  而后一把将其手掌抓住,二人十指相扣,被他压在了铺开的夜行衣上。

  握着她如若无骨的小手,东方墨不断与其手心摩挲,只觉一阵美妙。

  而后他一低头,咬住了那带着少女温热以及体香的白色抹胸,将其叼了起来。

  再顺势往下一看。

  霎时,东方墨只觉得浑身血脉膨胀,一股燥热的,充斥他的全身。

  那种最原始的渴望,让他再也抑制不住。

  数年的修炼,他早已从当初的少年,成长为二十余岁的血气方刚的青年。

  伸手向下摸去,一把将此女黑色长裤也褪下。

  一具妙曼的**,终于毫无遮掩的呈现在他面前。

  当初遇到此女时,便发现其身形有些瘦高,如今她一丝不挂的在自己眼前,顿时觉得此女娇躯纤长,只能用完美二字来形容。

  此时此刻,**,谁也无法阻挡他的步伐。

  于是一低头,二人鼻尖便触碰到了一起。

  呼吸着少女口中吐出的香气,再注视着其泪光闪烁,却又倔强不屈的眼眸。

  东方墨嘴角忽的一扬。

  “啊!”

  与此同时,黑暗中只听一声似痛苦,似迷醉,又似挑拨的颤抖之声传来。

  两滴晶莹的泪水,顺着黑衣少女迷人的眼角流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道门生,道门生最新章节,道门生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