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门生 第302章 针对

小说:道门生 作者:莫麻公子 更新时间:2018-09-13 23:39:26 源网站:999文学
  天陨之石,顾名思义,乃是外域陨落之石,并非这片天地所孕育而生。

  此石没有生命,星域结界对它的排斥就不会像修士那般强烈。

  但即使如此,它能够穿过厚厚的规则之网降临此域,也足以看的出其自身的坚固程度,是多么的令人惊叹。

  原本天陨之石,应该为许多精通炼器的高人所青睐。

  但是这种石头本身杂质太多,而且极难祛除干净,是以许多人又望而却步。

  除了那种本身杂质含量就极少的天陨之石外,少有人对此感兴趣。

  而观台上那颗巨大的天陨之石,表面颜色杂驳,且坑坑洼洼,一看就是下品中的下品,杂质多的不能再多。

  虽然其质地坚硬,但根本无法用来炼器。

  这也难怪,若是本身精纯度就极高的天陨之石,又怎会出现在这里。恐怕会直接出现在最后一场拍卖会,甚至作为压轴之物都不为过。

  在座的所有人大都见识不凡,心思转动间,就将台上那颗天陨之石的虚实,分析的清清楚楚。

  如此巨大的天陨之石,若是精纯度还能高的话,那就奇了怪了。

  不少人更是毫不掩饰眼中的失望之色。

  然而台下的东方墨,在看向此物时,非但没有任何失望的样子,眼中甚至满是惊喜。

  他当然知道天陨之石的诸多弊端,但这些他根本不在意。

  当年在洞天福地,他从那颗拥有灵智的不死根体内,得到了疑似三清老祖的传承“三石术”,而此术描述的就是如何祭炼自己的本命法器。

  但此术极为古怪,讲究的是将三颗石头炼化,来作为自己的本命法器。

  东方墨修行多年,对于各种法器,也有了一个广阔的认知,但以石头作为法器的,简直闻所未闻。

  然而那可是三清老祖的传承,因此绝对不会简单。

  祖念琪的黄铜小钟,姜子虚的子母飞剑,莫千离的飞针,以及南宫雨柔的丝巾。这些人尚在炼气期就开始将自己的本命法器祭炼。

  而东方墨也全部见识过它们的威力。

  虽然依照他目前的实力来看,早已达到了能够祭炼本命法器的地步,但这些年来他亡命天涯,一直将此事延缓。

  直到遇到姑苏婉儿,得到长生须后,他原本就打算将不死根以及长生须融合而成的拂尘,祭炼成自己的本命法器。

  但后来一想,此物和他的木灵根本就契合,甚至无需温养炼化,就能够发挥出巨大的威力,简言之就是不必多此一举。

  此时再看到这颗天陨之石,他忽的就想起了三石术。

  仔细回想此术,当中就曾提到,要作为自己的本命法器,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要求,就是石头本身要极为坚硬。

  虽然还未验证过,但东方墨知道能够穿过星域结界,台上那颗天陨之石的坚固程度,显然远远的达到了三石术的要求。

  至于此石当中杂质,或许对那些炼器的能人而言,都是个让人头痛的问题,但他的嘴角却翘起了一丝自信的弧度。

  “此石重有五万斤,降落时曾砸出了一个方圆数十里范围的陨坑。而且此石天生就带着一丝淡淡的吸附力,只要靠近此石,承受的重力便会逐步的增加……”

  华服老者围绕着这颗天陨之石介绍起来。

  而听到老者的话,不仅东方墨,在座的所有人都极为讶然,似乎此石本身就带了一种神通。

  “若是感兴趣的道友,可以上台亲自验证一番。”

  最后,老者如此说道。

  其话语落下后,不少人便纷纷站起,向着台上走去。

  东方墨神色一动,过了约莫盏茶的功夫,眼看台上的人渐渐稀少,他同样迈动脚步,准备亲自去查看一番。

  姑苏婉儿和徐阳对他这幅举动,具是一副奇怪的神情。

  尤其是姑苏婉儿,不知道这道士又在搞什么鬼。她甚至暗中猜测,莫不是东方墨还想让她用这颗天陨之石,为他炼制某件法器不成。

  想到此处,此女美眸一凌,极为恼怒。

  别说她拿这颗下下品的天陨之石没有丝毫办法,即使有,她也决计不会再做这种没有好处的事情。

  而东方墨此刻已经站在了台上,并且缓缓向着那颗天陨之石走去。

  只见他越是靠近此石,神色就越发的凝重。直到最后,这股凝重,反而化作了狂喜。

  华服老者果然没有说假,越靠近此石,重力果然在逐步的增加。当来到距离此石三尺左右,重力几乎增加了一倍。

  东方墨肉身何等强悍,自然不会受到半分影响,他开始围绕着此石打量起来。

  小片刻后,他就没有丝毫异色的回到了姑苏婉儿二人身边。

  “好了,想来诸位也应该看清楚了,我鬼魔宗从不弄虚作假。这颗天陨之石,底价三万灵石,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三千,开始……”

  待得人群全都走下了石台,华服老者才朗声说道。

  只是刚才上台之人本就不多,在看过此石之后,原本还抱有一丝希望的人,更是大都摇头叹息的样子。尽管这颗天陨之石有一种古怪的重力,但其本身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差得多。

  因此一时之间,竟然没有人开口,场上一度陷入了冷清。

  石台上的华服老者,古井无波的脸上罕见的露出了一丝尴尬。

  “三万灵石。”

  就在他准备再次出声,将此石吹嘘一番之际。忽然间,一道年轻的声音,响起在空旷的大殿当中。

  闻言,众人纷纷转身,就见一个身形修长,手持拂尘的道士,正一副双目微闭,老神叨叨的样子。

  而此人正是东方墨了。

  对这些人而言,这颗天陨之石的价值应该不大,否则早就像之前那般开始竞价了。

  而这也正好合他的意,他才有机会以最低的价格将此石拿到手。

  徐阳手中不断转动的核桃,听闻此声,动作不禁一顿,看向东方墨极为讶然的样子。

  而姑苏婉儿则银牙紧咬,在她看来东方无脸这厮,肯定又在打自己会炼器的主意。

  “这位道友出价三万灵石,是否还有更高者。”

  至于华服老者,则古怪的看了东方墨一眼。不过如今有人打破了僵局,再不济他也算是有一个台阶下,于是他依然照例询问了一番。

  只是其话语落下后,周围鸦雀无声。

  “既然如此,那我宣布此石归……”

  “慢着,我出四万灵石。”

  就在老者毫无兴致,就要宣布此物归东方墨时,此刻一个粗狂的声音突然传来。

  众人再次转身,纷纷看向不远处一个身形壮硕,满脸胡须的大汉。

  见此,大汉呵呵一笑,并不言语解释。

  东方墨同样看向此人,原本他胜券在握,却不想半路杀出了这么个人来。

  但不等老者开口,他便继续道:

  “五万灵石。”

  “六万。”

  然而大汉叫价的声音,紧随其话语落下。

  这一次,东方墨再看向此人,眼中微微一凌,随即又开口:

  “七万灵石。”

  “八万。”

  大汉继续道。

  “九万灵石。”

  东方墨眼中凌厉更甚。

  “十万。”

  只是这大汉好似和他作对,根本没有考虑分毫,就再度出声。

  “十一万灵石,若是你再高的话,那此物便归你。”

  东方墨拂尘一甩,到了这一步,他岂能看不出此人是在故意针对他。

  但这颗天陨之石,他非要不可,这般说只是不想继续和此人纠缠下去。

  闻言,大汉一愣,随即看向东方墨讪讪一笑,就闭口不言起来。

  他的目的已经达到,可没有必要继续激怒这道士。

  “十一万灵石,还有没有更高者。”

  华服老者将二人的争夺尽收眼底,虽然他也看出这二人之间有点问题,但只要不坏了拍卖会的规矩,他便不会去管。

  于是看向众人转了一圈,开口说道。

  不过众人依旧鸦雀无声,显然没有人会傻到用十数万灵石去竞拍一颗浑身尽是杂质的天陨之石。

  见此一幕,老者道:

  “十一万灵石第一次……”

  “十一万灵石第二次……”

  “十一万灵石第三次……好,此物归这位道友所有。”

  最后他终于宣布了结果。

  至此,周围不少人对东方墨都露出嘲讽的目光,花费如此巨额的灵石,换这么一颗没有什么作用的天陨之石,当真不知这道士脑袋里怎么想的。

  东方墨自然不会在意周围人的目光。只见一个鬼魔宗弟子,手持一张散发着淡淡空间波动的符箓,向着他走了过来。

  “还请道友过目。”

  鬼魔宗弟子双手将符箓奉上,开口道。

  东方墨之前就已经知道拍卖会的规矩,顺手将此符接了过来,仔细感悟了一番。

  当发现符箓中除了之前那颗天陨之石,还有一面小巧的令牌后,他才随手一抓,拿出了一只储物袋交给了此人。

  鬼魔宗弟子法力鼓动,探入储物袋中,不多时就点了点头,随即退了回去。

  “走吧。”

  至此,东方墨没有丝毫逗留的意思。

  他已经将天陨之石拿到手,并且花费了十一万灵石,自然也获得了参与后面几日拍卖会的资格。

  加上刚才有人故意针对他,让他心中开始警惕起来。

  如今他实在没有什么理由,继续待在此地。

  姑苏婉儿神色极为难看,东方墨拿到这石头之后,就迫切的要回去,她对于心中的猜测,不禁又肯定了几分。

  “咦?东方兄这要回去了吗!”

  此时徐阳看向东方墨,开口问道。

  “呵呵,小道还有些要事处理,今日多蒙徐道友同行照拂了。”

  “既如此,那在下恕不远送,东方兄一路走好。”

  徐阳看了看东方墨,又看了看不远处一个满脸胡须的大汉,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意味。

  “哪里哪里,小道告辞。”

  东方墨并未注意此人神情,拱了拱手,就和姑苏婉儿一同离开。

  而此时的拍卖会场之外,依旧极为热闹。

  只是东方墨心有牵绊,倒没有在意这些,两人加快了速度,小半日后就回到了洞府。

  进入洞府之后,他一把将偏室的门禁紧闭,只留下姑苏婉儿一脸愕然的样子。

  原本以为东方墨会恬不知耻的,让她再代为炼制某件法器,没想他却足不出户,更没有对她多说半个字。

  然而姑苏婉儿也乐得如此,反正她对东方墨也没有什么好感。

  “哼,此间事了,本姑娘便要去查查那件传承之宝的残片是否为真了,我才懒得跟你这臭道士有什么交集。”

  此女亦是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偏室。

  而如今的东方墨已经将温神玉取出,转而盘坐其上。又将那张散发着空间波动的符箓拿了出来,随即握在手中,猛地一捏。

  “咔嚓!”

  符箓忽的碎裂,随着“轰隆”一声闷响,那颗人高的天陨之石便落在了温神玉上。

  并且一面巴掌大小的令牌,也顺势掉了出来。

  随手将这面令牌放在手中掂了掂,他当然知道,此物就是参与后面几日拍卖会的信物了。

  于是将其郑重的收了起来,他便开始闭眼沉思。

  之前那大汉的举动,让他心中奇怪之余,还有些淡淡的不安。

  要知道他踏足东域,可从未的罪过什么人,也没有人认识他才对,却不想为何此人会针对他。

  沉思良久,他也想不出个所以然,于是摇了摇头,抛开了杂念。转而将早已印入脑海的三石术再次梳理了一次。

  约莫小半个时辰后,他的状态已然调整到了最佳,与此同时,其双目睁开,伸出右手,将食指指尖咬破。

  开始以手代笔,以血为墨,在面前这颗天陨之石上勾勒起来。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道门生,道门生最新章节,道门生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