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门生 第494章 顶替

小说:道门生 作者:莫麻公子 更新时间:2018-10-03 04:26:27 源网站:八一中文
  地底四象阵的位置,如今整个岩洞几乎都已经崩溃,四处都是废墟。

  “砰!”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块巨大的碎石遭到了一股巨力轰击,瞬间冲天而起,撞在了头顶的岩层上,而后轰隆一声掉落下来。

  “哗啦!”

  随即一只伤痕累累,粘满鲜血和灰尘的手掌,从之前巨石被轰开的地方的某条缝隙伸了出来。

  这只手掌虽然鲜血淋漓,可却力大如斯,将周遭的碎石块,犹如豆腐一般刨开。

  不消多时,“轰”的一声,一个披头散发,身着道袍的身影,从废墟中冲了出来,此人身形几个旋转,就落在了一处较为平坦的地方,落地时晃了几晃后,才勉强站稳。

  而这人影,自然就是东方墨了。

  如今他气息虚浮,气喘吁吁,一身道袍被撕扯的七零八落,浑身上下遍布伤痕。

  他的肉身强度远超幽冥仙子的预料,因此之前阵法的爆开,他只是身受重伤,被深深的埋了起来而已。阵法破开后,他终于能够动用法力了,在法力的滋润下,他很快就将伤势压下,并恢复了小半。

  此时,他四下环视了一圈,而后认准了某个位置,身形一跃就跳了过去。

  就见他双腿晃动,将一颗颗巨石轻若无物的踹地抛飞起来。不消片刻,在他面前就露出了一个黑漆漆的向下延伸的石阶通道。

  可看到眼前这条通道,他眼中反而露出一抹狐疑。

  之前他分明从这条通道当中,感觉到一股让他悸动的莫名气息,好似有什么东西,对他产生着强烈的吸引。但这时,他却什么都没有感应到。

  东方墨敢肯定,之前石阶通道露出的刹那,那种感觉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他不可能感应错。但此时,不知为何那种感觉却消失了。

  按照他的打算,如今好不容易逃出了幽冥仙子的魔爪,还将身上的噬心蛊给解除了,自然是有多远走多远。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日后有机会他必然会找此女算账。

  但现在他犹豫了,这丝犹豫的出现,只因之前他感受到的那股气息。

  虽然他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他,可他心中有种直觉,这条石阶通道下,应该有对于他来说,很重要的东西,若是不去一趟的话,他必然会后悔。

  念及此处,他一咬牙,心中便有了决定。

  不过做出决定后,他没有立马妄动,而是盘膝坐了下来,从腰间拿出了两颗中阶灵石开始狂吸。

  有着木灵大法的恢复力,这次他花费了一个时辰,就将体内法力恢复了七七八八,身上的伤势虽然没有痊愈,不过却没有什么大碍了。

  东方墨呼啦一声站了起来,就向着面前的石阶通道走了下去。

  他之前没有听错的话,幽冥仙子口中说的天阙老狗,应该是指东海海域三大霸主之一的天阙散人。

  天阙散人可是和幽冥仙子一样,都是化婴境大圆满的修为,绝对是这片星域最顶尖的存在。

  此人趁着幽冥仙子将阵法打开后,瞬间冲入了石阶通道,就如幽冥仙子所说,必然是抱着坐享其成的打算。

  他不难从幽冥仙子的语气中,听出此女对天阙散人敌对的态度。那他跟在二人其后,说不定这两人蚌埠相争,他还能从中捞点好处。否则只有此女一人在通道中,没有人有能力制约她的话,东方墨多半还要再三考虑一番,才会做出是否进来的决定。

  毕竟吸引他的东西再好,也要有命去拿。

  当然他也做好了准备,如果见势不妙,他必然会转身就逃。他镇魔图中,可是有着数百只凝丹境魔魂。而且他腰间的魔沙,应该也能对那二人产生威胁。

  步入通道后,周遭没有任何光源,可不知为何,东方墨依然能勉强看清通道大致的轮廓。

  原来他脚下的石阶,四面都是光光生生的石壁。通道一直斜斜向下,不知通往何处。

  好在东方墨并未走出太远,只前行了千丈距离左右,他就看到了前方出现了一抹昏黄的光点,看样子应该是通道的出口了。

  此时他将耳力神通发挥到极致,隐约还听到了些许风声,于是他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

  接下来他放慢脚步,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去,小半刻后,他终于来到出口的位置。当他手持拂尘,异常警惕的踏出出口的刹那,随即他就有些讶然起来。

  原来在他前方,居然是一条黑漆漆的悬崖。而他所在的位置,则是一处悬崖峭壁上开凿出来的丈许宽度的石台。

  虽然光线不太好,可他还是看到悬崖下尽是翻滚的浓雾。他有种预感,这悬崖恐怕深不可测,掉下去绝对有死无生。

  不过吸引他注意的是,在他脚下的石台前方,还有一条漆黑如墨,足有手臂粗细的铁索。

  铁索绷的笔直,一直延伸到前方浓雾当中,看不到另一端的尽头。但不难想象,铁锁另一头必然是连接到某个地方的。

  东方墨向前走去,来到铁索和石台连接的石墩处。他将脑袋探出,向着翻滚着浓雾的悬崖下看了看,随即咽了口唾沫,又将头缩了回来。

  紧接着,他身形一跃,就跳上了石墩,并将一只脚踏在了铁索上。

  “咔咔咔……”

  而后他就看到绷紧的铁索摇晃起来,发出让人牙酸的声响。

  见此,他又有些犹豫起来。

  但这抹犹豫只是片刻的功夫,他便心中一声冷哼,将另外一只脚也踏了上去。

  “咔咔咔……”

  铁索摇晃的更加厉害了,好似随时都会被绷断。

  东方墨努力稳住身形,并未后退。他的嗅觉神通,闻到了幽冥仙子就是消失在这根铁索上的,想来此女和那天阙老人,应该是顺着这条铁索,进入了那浓雾的深处。

  想到这里,他双手平伸,保持着平衡,而后迈动脚步向着前方踏去。此地无法御空而行,这也是唯一的办法了。

  尽管东方墨的速度不快,可他不多时还是消失在了翻滚的浓雾当中。

  而就在他前脚刚刚离开,忽然间石阶通道中传来一阵咚咚声响。不消多时,只见一个背上斜斜背着一只巨大葫芦,身着有些破烂短卦的巨大身影,迈动沉重的步伐来到了此地。

  仔细一看,此人是一个面目粗犷的红脸大汉,其头上寸草不生,身高足有九尺。而他两道粗大的眉毛,竟然是雪白之色。在他背后的黄色葫芦硕大无比,比起他的身形还要粗一圈。

  只是从红脸大汉有些空洞的双眼来看,此人分明是一个活死人。

  红脸大汉来到此地后,几乎没有任何停顿的,双腿弯曲一跃,直接踏在了那条铁索上,而后他脚步迈动,很快就消失在前方的浓雾当中。

  在铁索某一段的东方墨,此时他额头上尽是汗水,将他破烂还沾满了血渍的道袍浸透了。

  原来走上这条铁索,不时就会刮起一股阴风,让他身形难以保持平衡。好几次他都走得惊心动魄,差点掉进脚下悬崖,继而被浓雾吞噬。

  就在这时,他本就摇摇晃晃的身影忽然一个趔趄。

  遭此变故,他的身影就要向着左侧倾倒下去,掉入悬崖。东方墨神色大变之下,他左手伸出,一拳对着虚空轰了过去。

  “砰!”

  一股排斥之力爆发,他身形借力终于摆正,再度平衡在铁索上。

  此时他蓦然回头看向身后,他能够感觉到脚下的铁索,传来一股有节奏的摆动频率。因此他立马判断出,必然是有人也踏上了这条铁索。

  “难道是墨香?”他心中猜测。

  随即他便转过身来,转而加快了脚步向前走去。不管是谁来了,以目前的情况,他都不可能和来人照面。

  当他又在铁锁上前行了一刻钟后,他脸上忽然露出了一抹喜色。只因在他前方,又出现了一处石台,而脚下的铁锁,正链接着石台上的一处石墩。显然他已经到另一端了。

  对此东方墨并未着急,依旧是步伐稳健且小心翼翼。最终当他终于踏在坚实的地面上后,他悬着的心才算放下,心中不禁长长的吐了口气。

  定了定心神,他便抬头一看,只见在他面前的赫然是一条羊肠小道,不知去往何处。

  东方墨没有别的选择,回头瞥了身后一眼,他便收回了目光,转而顺着这条小道往前走去。

  当他行走了没多久,他脸上就浮现了惊讶的神情。

  原来一路上,他时而就能看到一些大战后留下的痕迹,随之他还能感受到些许残余的法力波动。

  他心中猜测,多半是幽冥仙子和天阙散人斗法留下的。

  对此他可没有兴趣,心中还巴不得这两人最好斗得两败俱伤,鱼死网破才好。

  于是他一甩拂尘,继续向着前方行去。

  又前行了数千丈后,在他面前有了变化,竟然出现了左中右三条岔路。

  而到了此地,幽冥仙子和天阙散人斗法的痕迹,也消失无踪了。

  值得注意的是,在岔路中间,还立了一面石碑,其上铭刻着三个大字。

  “生死路。”

  见此,东方墨微微动容,仅仅从字面意思,他就大概才出了这三条路的意义。

  可他身后有追兵追来,他自然没有了退路。如今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念及此处,他鼻子开始抽动,不断的嗅着。他很快判断出,幽冥仙子是向着中间那条路去的。

  至于最右侧那条道路,则有一股陌生的气味,不用说应该是天阙散人了。

  东方墨摸了摸下巴,而后没有丝毫犹豫的,向着左侧那条没有人走过的岔路行去,并很快就消失在了道路尽头。

  东方墨离开后不久,一个背着葫芦的红脸大汉也出现在了此地。

  也不知是否是巧合,红脸大汉现身后,只是扫了三条岔路一眼,就直接向着最左侧那条道路奔行而去。很快,他高大的身影也消失无踪。

  东方墨一路极为小心,时刻防备不测。当他顺着这条道路行走了四五里后,他陡然抬头看向前方,随即他眼中就流露出一抹诧异。

  原来在他前方,有一座高大的殿堂耸立而起。

  黑漆漆的殿堂,就像一只远古巨兽,匍匐在前,给他心中造成一种沉甸甸的威压。

  见此,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就迈动脚步向前走去。

  当他来到近前,再次微微抬首,赫然看到在殿堂的匾额上,刻着“乾清宫”三个古朴又有些陈旧的大字。

  仅此一瞬,东方墨呼吸一窒。

  他瞬间就想起了当年在洞天福地,三清老祖的寝宫,也是叫做乾清宫。他还从其中得到了一具疑似闻天兽的骸骨,以及一大块温神玉。

  “难道是巧合?”此时他心中这样想到。

  久久都猜不出答案,他就一甩拂尘上前几步,来到了巨大的殿门前。

  看着原本是朱红色,却因为年久失修,已经变成黑漆漆中还带着一股腐朽气味的大门,东方墨伸出手来,压在大门上轻轻一推。

  “嘎吱……”

  没想到大门被他一推,就轻易的推开了。

  东方墨双目立马向着其中看去,却发现大殿内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于是他迈步踏了进去。

  “噗噗噗……”

  当他踏入大殿的刹那,随着一声声轻响,周遭一盏盏烛火自动的点燃,将大殿照的亮晃晃的一片。

  有了光亮,东方墨就准备仔细打量这座大殿。不过下一瞬,他脸上的神情,就犹如凝固一般怔住了。

  原来在这座空旷的大殿正前方的一张蒲团上,盘坐着一具白色的枯骨。

  枯骨身着古朴道袍,其左手拿着一柄拂尘,右手则放在膝盖上,头上还挽起一朵发髻,并横插了一根木头簪子。

  不知为何,看到这枯骨的刹那,他心中生出了一种极为亲切的感觉,仿佛他和这具枯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想必之前对他产生强烈吸引的,也正是这具枯骨。

  不过很快,东方墨的注意力就放在了这具枯骨面前的三只托盘上。

  在那三只托盘上,有三件物品。

  左边那只托盘内放的是一本古册。中间那只托盘上置放的,则是一只玉瓶。右边托盘上,乃是一只木匣子。

  不管是古册还是玉瓶,这两者一看都不是凡物。

  可东方墨的目光却死死的盯着最后一只托盘上的木头匣子,并且他脸上露出一抹难以置信的惊骇。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道门生,道门生最新章节,道门生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