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门生 第524章 倨傲的祖念棋

小说:道门生 作者:莫麻公子 更新时间:2018-09-13 23:39:26 源网站:999文学
  一看到祖念棋,东方墨就想起了当年他挑拨此人和葛云大战。.: 。还有在万灵山脉时,引他和韩灵那个体修仆从殊死搏斗的一幕。

  在东方墨的印象中,祖念棋是个心高气傲,但没有什么心机的人。说难听点那就是蠢,不然怎么可能被他连番戏耍。

  他们之间的恩怨,仅仅是在太乙道宫时,祖念棋看到他从风落叶的闺阁中出来而引起的,不过是年少时一些争风吃醋。

  当然,所谓的争风吃醋,是单单指祖念棋,他可对风落叶没有意思。

  现在想起当年的一幕,东方墨反倒觉得有些好笑。

  可当看到那郭楚生时,他的目光就彻底冰冷了下来。

  当年他结成区区灵丹,正愁一肚子火没处发泄,此人来找风落叶便触了他的霉头,并且还对他流‘露’出了杀机。

  只是当年此人虽然挫败在他手中,却逃走了。

  此时此地见到郭楚生,东方墨心中顿时一声冷笑。

  而观场上的情景,祖念棋‘操’控的黄铜大钟,连连对着郭楚生撞去,并且黄铜大钟掀起了一缕缕锋利的风刃,向着郭楚生周身席卷而至。

  对于这口黄铜大钟东方墨可是印象极为深刻的,因为此钟算得上是他踏入修行之路以来,见识到的第一件温养在体内的本命法器。

  当初祖念棋就是凭借这口黄铜大钟,将持有高阶法器的葛云挫败在手里。

  再看郭楚生,其手捧古籍,口中念念有词。随着他的咒语落下,在他手中的古籍上,钻出来一颗颗‘精’妙的符文。符文由小而大,最后犹如‘潮’水一般,成百上千的向前喷涌过去,将祖念棋‘激’发的风刃瞬息击溃,更是打在那只黄铜大钟上,发出一阵密集的铛铛声响。

  同样是凝丹境初期修为的二者,一时之间,竟斗的不相上下。

  而从祖念棋嘴角的一缕鲜血,以及郭楚生‘胸’膛的一道深口,看的出他们都出手狠辣,没有保留,想至对方与死地。

  对于这两人会大战到一起,东方墨并不意外。

  当年东域大‘乱’,祖家和南阳山战在了一起。而且祖家更是势如破竹的连灭南阳山数座城池。因此,这两人算得上是死对头。

  “祖念棋你这个蠢货,如今蓬岛开启你不去探宝,却苦苦纠缠于我,当真是找死不成。”这时,郭楚生怒意横生。

  “郭楚生,你我两家势不两立,况且你几次三番纠缠于落叶,今日不斩你我就不信祖。”

  语罢,祖念棋手指掐动连连,随着他的动作,他的本命法器黄铜大钟,震颤的越发厉害,数股更加凶猛的风刃刮起,将郭楚生淹没其中。

  郭楚生早有防备,他将那柄金‘色’宝剑挥舞的密不透风,劈斩在风刃上,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

  “既然你找死,那就成全你。”

  当他将这一‘波’攻势抵挡下来后,似乎终于被‘激’怒。只见他脚下狠狠一踩,身影爆退到三丈之外,随即口中一声低吼。

  “喝!”

  话语落下,周遭的灵气突然呼呼搅动起来,尽数没入了他的身躯。郭楚生的气势噌噌上涨,他蓦地举起了手中‘精’美的宝剑,宝剑上刺目的金光骤然大亮,就像一轮金‘色’的骄阳,让人无法直视。

  仅仅是从这一剑的势态,祖念棋就感受到一股堪比化婴境修士出手的压迫。其神‘色’大变之下,心中生出了一股浓郁的危机感。

  但就在郭楚生这一剑即将落下,而祖念棋也法力疯狂鼓动,‘操’控那只黄铜大钟准备出其不意的将郭楚生罩住时。

  “咻!”

  一道破空声毫无征兆的响起。电光火石间,又是“噗”的一声轻响传来。

  竟是一道血线,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没入了郭楚生的腰侧。

  “啊!”

  虽然他避开了丹田这等重中之重的位置,但他依旧立马发出一声饱含痛苦的惨叫。

  接着他瞬间载到在地,额头青筋暴起,脸上神情扭曲,浑身开始‘抽’搐起来。

  他的皮肤变得血红一片,浑身血液发出汩汩的古怪声响。不止如此,在凄厉的嘶吼下,只见他皮肤开始溃烂,只是十余个呼吸,就化作了一滩浓浓的血水,散发出一股刺鼻的气味。

  堂堂南阳山年轻一辈第一人,结成玄丹的郭楚生,就这般惨死在祖念棋的脚下。

  “这……”

  见此一幕,祖念棋眼中尽是错愕,随即他霍然转身,看向十丈外一颗大树旁。

  只见一个年轻的道士,正静悄悄的站立着,‘舔’了‘舔’舌头后,脸上还‘露’出些许兴奋。

  而此人自然是东方墨了。

  他之前催发的那条血线,正是刺客少‘女’给他的血族秘术,血透丝。

  当初他得到此术后,在收了八卦煮丹炉,趁着刺客少‘女’疗伤之际,就尝试着修炼了一下。

  没想到这血透丝以他的实力,‘花’费了一个月左右,才以大量‘精’血炼出一条,并在体内温养,炼制可谓费时费力。

  可如今一看到此术的威力,他不禁暗自咋舌。

  当初噬青对他施展此术时,直接将他的中阶法宝,那件红‘色’小盾‘洞’穿,若非他将黑雨石化作内甲穿在身上,恐怕下场就和面前的郭楚生一样了。

  血族秘术,果然名不虚传,如今他算是又多了一种歹毒的杀手锏。

  “道士,你是谁!”

  就在东方墨沉‘吟’间,祖念棋双手倒背看向他厉声呵斥道,并且那只黄铜大钟于他头顶徐徐转动,发出嗡嗡的震颤声,随时都能祭出一般。

  闻言,东方墨眼皮‘抽’了‘抽’,这祖念棋一如既往的目中无人。也幸亏他背后有强大的祖家做靠山,否则若是散修是这种‘性’格,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呵呵,小道一阶散修而已。”东方墨随口打了个哈哈,而后又继续开口:

  “不过对于东域鼎鼎大名的祖家,可是早有耳闻,想必道友应该是祖家少主,祖念棋吧。”

  听到他奉承的话,祖念棋傲然的抬起了头,只是淡淡的吐出两个字来。

  “不错。”

  “没想到果然是祖少主,小道失敬失敬。”

  东方墨拱手一礼。

  “哪里哪里!”

  祖念棋抬了抬手,示意他不必如此客气,并且他脸上的傲然之‘色’更甚了。

  东方墨心中好一阵汗颜,可脸上却没有‘露’出丝毫端倪。他乃是说书出身,假装阿谀奉承这种事情,简直信手拈来。

  就听他接着道:“昔日这南阳山的郭楚生仗势欺人,与小道有些过节,之前小道路径此处,发现这厮竟与祖道友战在一起,是以暗中出手偷袭与他,祖道友不会怪罪小道无礼之举吧。”

  “原来如此,既然他也是你的敌人,我自然不会怪罪于你。”祖念棋眉头一皱,随即又舒展开来。

  “呵呵,如此便好。对了,实不相瞒小道之前被一个活死人追杀,所以失去了方向,敢问祖道友可知此地路线?小道现在想离开蓬岛,因为此地过于危险,而小道可不是祖道友这种翘楚之辈,怕丢掉小命啊。”

  东方墨呵呵一笑,话到最后仍然不忘再拍了一记马屁。

  果然,听到他的话祖念棋‘胸’膛‘挺’了‘挺’,心中大有一番快意。

  “你一直往这个方向走,大概二十日就能走出蓬岛。日后定要切记,修为低了莫要‘乱’闯。”说完后,祖念棋伸手指着某个方向。

  “祖道友所言极是,多谢了。那郭楚生这厮的储物袋,祖道友你看……”东方墨强忍住笑意,而后看向郭楚生地上的储物袋,对祖念棋‘露’出询问的目光。

  “这等闲碎之物我祖念棋还不至于放在眼里,你需要的话尽管拿去吧。”祖念棋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摆了摆手。

  “祖道友果然豪爽,既如此,那小道就不客气了。”

  东方墨‘露’出大喜过望的神情,而后伸手就将郭楚生的储物袋吸了过来。

  就在他准备抱拳与祖念棋告辞之际,这时他耳朵抖了抖,随即有些讶然的抬头看向了某个方位。

  约莫五六个呼吸的功夫,祖念棋亦是有所感应的扭头看去。

  只见一个身着长衫,约莫三十余岁的中年男子步伐有些踉跄的向着此地狂奔而来。

  此人有着筑基后期的修为,其脸‘色’煞白,嘴角含着鲜血。在小腹的位置,还有一个龙眼大小,前后透亮的血‘洞’,血‘洞’正冒着殷红的血液,将他的衣衫都浸透了大半。

  看到身受重伤的此人,祖念棋神‘色’一变。

  而东方墨左右瞥了祖念棋和中年修士一眼,‘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少主不好了,我等遭到了歹人的伏击。”中年男子直接来到祖念棋面前,剧烈的咳嗽了一阵,而后他顾不得身上的伤势,抱拳气喘吁吁的说道。

  “大惊小怪,何方宵小竟敢与我祖家为敌。”听到他的话,祖念棋片刻后就冷静了下来。

  “有……有可能是妖……妖族。”中年修士有些不敢肯定的说道。

  “妖族?”祖念棋一声惊呼,骇然‘色’变。

  “不错,那些人有的长相似虎兽,有的身上有鳞片,还有一些身后摇摆着尾巴,应该是传闻中的妖族不假。”中年修士点了点头。

  并且不等祖念棋开口,他就继续快速说道:“如今风仙子遭到了妖族数个凝丹境修士的围攻,情况岌岌可危,属下拼死才逃出来,特意前来禀告少……”

  “走!”

  中年修士话还没有说完,祖念棋一把抓住他的肩头,对着头顶的黄铜大钟一招,便化作了一股狂风呼啸而去,只见前方白‘色’‘迷’雾被他吹得翻滚起来,而他的身影眨眼就消失无踪。

  东方墨驻足在原地,脸上难掩一抹震惊。

  中年修士口中说的那些人,多半是之前在地宫中,将他封印在八卦煮丹炉,并轰入岩浆的虎头怪人等妖族修士。

  而他口中的风仙子,不用说也是风落叶了。

  想到此处他眼睛眯了起来。

  如今双煞二魔还有碧影真人,说不定就在蓬岛上四处寻他,按照他的打算,自然是立马离开逃之夭夭。

  可一想到风落叶情况似乎不妙,他便有些迟疑了。

  他当初为了突破凝丹境,此‘女’毫不吝惜的借给了他风家的巨型聚灵阵。而且当他落入风萧离和风驼子的圈套后,此‘女’更是将自己当做人质,将他从风家的危难中解救了出来。最后还为了他的安危着想,引荐他去祖家避难。

  毫不夸张的说,此‘女’是他为数不多的几个可以完全信任的人之一。

  而再一想到虎头怪人等妖族修士,差点将他煮死在八卦煮丹炉中,他眼中便有一抹浓郁的杀机和冷笑闪过。

  就听东方墨一声冷哼,脚下一跺化作一道青光,向着祖念棋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以他如今的修为,施展木遁之术加上入‘门’的隐虚步,很快就追上了化作一抹狂风的祖念棋。

  东方墨双目微眯,随着祖念棋的身影狂奔疾驰,一息跨过百余丈距离,不消多时就遁出了数十里。

  又过了小半刻钟,他即使没有施展耳力神通,也听到了一阵剧烈的法力‘波’动从前方传来。

  “唰!”

  这时他的速度陡然大增,瞬间将祖念棋还有被他抓住的中年男子甩在了身后。

  而当他跃过千余丈距离,来到一片‘潮’湿的洼地后,就看到前方有百余人正‘混’战在一起。

  仔细一看,其中一泼人马,正是妖族虎妖一族,黑蛇一族,以及九尾狐族的人。

  另外一‘波’人,则是身着各异服饰的人族修士。

  这时他明显看出,大都是筑基期修为的人族修士,被压制的节节败退。不少人身负重伤,手中法器以及术法的施展,显得外强中干,根本不是懂得合击之术的妖族修士的对手。

  但东方墨的目光刹那就被另一处稍小一些的战团所吸引了。

  只见一个虎头怪人,一个蛇尾男子,以及一个衣着暴‘露’的三尾少‘女’,正将一个身着青‘色’长裙,神情冷若寒霜的‘女’子围在中间。三人手段齐出,那人族‘女’子寡不敌众,只能勉强抵挡。

  而就在这时,虎头怪人趁着一个间隙,一声狞笑后,将手中两丈长度的蛇矛,当做一根长棍向前横斩了出去。

  呼呲一声,空气都被这一斩划开了一条黑‘色’的口子。

  人族‘女’子仓促间只能双手结印,在她面前一面圆形的风盾凝聚成型。

  “砰!”

  当蛇矛斩在风盾上后,风盾瞬间溃散,而人族‘女’子承受一股撕裂般的力量,娇躯倒飞了出去。并且尚在半空就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

  “找死!”

  东方墨心中一股戾气油然而生,其大手一挥,密密麻麻的黑‘色’雨珠,发出嗖嗖的破空声,向着那三个妖族修士铺天盖地的罩了过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道门生,道门生最新章节,道门生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