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门生 第614章 那点破事

小说:道门生 作者:莫麻公子 更新时间:2018-11-14 15:35:39 源网站:全书网
  影子之前被东方墨藏在牧心脚下的暗影中,因为他及时出现阻止了红袍青年,所以此兽一直潜伏着。

  此时影子出其不意的偷袭,就见青木兰化身的粉色霞光,猛烈的翻滚,当中时而就有一抹黑光闪过。

  眼看青木兰被阻挡了一瞬,东方墨毫不犹豫的大手一挥。

  一团黑色的液体从他袖口脱手而出,并且在半空爆开,形成了一层淡黑色的水幕,瞬间将此女包裹在其中,变成了一颗巨大的椭圆形水球。

  “扑哧!”

  与此同时,一声振翅的身影响起,影子从中水幕中轻易的掠出,并没入了东方墨脚下的暗影。

  这时,前方就只剩下了困禁着青木兰的黑雨石。

  东方墨眼疾手快的伸手一抓,拿出了一根金色的绳索,手臂一抡之下,绳索陡然拉长,将黑雨石一绕。

  接着他用力一拽。

  就见捆仙索疯狂勒紧,黑雨石也顺势收缩。

  下一刻,黑雨石中渐渐浮现了一个凹凸有致的人影,而后捆仙索将那人影五花大绑的缠绕了数十圈。

  “波!”

  然而东方墨还来不及欣喜,被黑雨石和捆仙索束缚的人影,竟然爆开了,使得黑雨石和捆仙索勒了个空,原处只留下一片巴掌大小的黑色石片。

  石片表面灵光暗淡,遍布数条裂纹,而后嘭的一声,化作了齑粉洒下。

  东方墨左手一招,黑雨石倒射而回,没入了他的袖口。右手手腕一转,捆仙索也被他收了回来。

  “石符!”

  此刻他眼睛一眯,一眼就认出了化作齑粉的黑色石片,正是妖族特有的石符。

  于是他神色有些难看的目光四下扫过。

  随即他耳朵微抖,唰的一下看向了身侧数百丈之外。

  只见一道淡淡的粉色,正向着远处疾驰而去,并且一花之下,就没入了大地当中。

  “想跑!”

  东方墨伸手一招,将本命石还有魔沙等物招回。

  接着他一把搂住牧心的柳腰,临走时隔空一吸,将那只红袍青年留下的八边形法盘也摄了过来。

  至此他脚下一跺,向着前方追了过去。靠近青木兰钻入大地的地方,他取出了土行旗,身形被黄光包裹,亦是没入了地底。

  这次青木兰好不容易现身,他怎么可能让此女逃走。

  然而他只是刚刚追出了枯崖城的废墟,就脸色难看的停了下来。

  虽然他现在的实力,完全能和化婴境大圆满修士比肩。

  可青木兰不但精通土遁之术,而且此女还施展了一种类似血影术的术法,竟然化身了七八股气息,出城后从着各个方向逃去。

  那七八股气息,都有着此女身上的味道,即使东方墨仗着嗅觉神通,也分不清真假。

  但他并未动怒,甚至没有随便选择一股气息,尝试能否追上此女真身的打算。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这次小道实力大涨,杀到你老本营到时候看你往哪儿跑。”

  话语落下后,他竟然转身折返而回。并在枯崖城的废墟中,找了一座暂时可以落脚的石塔,安顿了下来。

  将牧心从怀中放下后,又将此女的身体查看了一遍,发现她只是有些虚弱,于是东方墨点了点头。

  此刻牧心立马盘膝而坐,闭上双眼陷入了调息,不一会儿就呼吸吐纳均匀的样子。

  东方墨见此收回了目光,这时他眼睛微眯的陷入了思量当中。

  片刻后他右手伸出,掌心镇魔图浮现,接着一具黑漆漆的魔魂钻了出来。

  仔细一看,此人正是之前被他吸入镇魔图的红袍青年,不过如今此人的神魂已经被他炼化了。

  “现在人族和妖族大战情况如何。”

  只见东方墨神色有些冰冷的开口问道。

  “自从我等八位使者降临,两族大战在东海全面开启。可由于丢失了震魂石,摄魂钟单独无法发挥最大的威力,在双方人数的巨大差异下,我族节节败退,战事几乎呈现一面倒的姿态。这二十多年的时间,我族就损失了族人数十万……”

  就听红袍青年一五一十的,将东方墨的问题道了出来。

  而东方墨也没有任何顾忌,接下来将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一一问出。

  直到两个时辰后,此人的神魂陷入了麻木,即将完全丧失神智,东方墨才挥手将其收进了镇魔图。

  这时的他,脸上满是怪异之色。

  这次妖族足有八位使者降临他是知道的,其中西域降临四人,东域降临四人。

  而西域降临的四人,被他用老说书的妖丹,直接轰杀了三个,剩下最后一个最弱的雪鹰族少女,也被他种下了魂杀印放了回去。

  可以说那四人,算是被他给一锅端了。

  原本没有这四个人,妖族最多是顶阶力量被削弱了一些。但这四人却将妖族的至宝震魂石丢了,没有震魂石,仅仅一件摄魂钟可没有多大作用。

  本来妖族仗着震魂石和摄魂钟这两件宝物,和人族大战的话,能有六成左右的胜算。如今丢了震魂石,那就只有三四成了。

  是以在东海的大战,他们才节节败退,到了如今,甚至只有被动防御的份儿。

  而这也是青木兰和红袍青年,会稍稍来到西域,寻找震魂石下落的原因。

  东方墨原本还想打听一下,除了青木兰之外,妖族在东域降临的另外两个人又是何人。但和他问及此人关于红鸾一族的诸多秘术时相同,此人神魂中显然被高人种下了禁制,只要触及这一块区域,其神魂波动就会突然加剧,出现要自爆的征兆。

  见此东方墨自然是神色一变的放弃了这个打算,这种禁制他是有所了解的,就如他修炼的铁头功,即使杀了他,也别想搜他的魂。

  好在他问及此人一些不算秘密的事情,是没有问题的。两个时辰后,他就将如今的形势,以及他想要了解的东西,弄清了七七八八。

  “嘿嘿,本来还担心这次怎么才能对付妖族,没想到你们的情况就已经岌岌可危了。不过这次小道也不可能坐山观虎斗的,该出手时自然还是要出手,毕竟老祖那里可是下了命令。”

  东方墨犹如喃喃自语的说道。

  当初东方鱼可是让他将妖族杀光,他虽然没有违逆,可他也知道,这个任务是多么的艰巨。因为就算是神游境修士出手,妖族修士不敌的话,一哄而散的逃走,那也分身乏术。要杀光,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如今妖族大败,他至少动起手来要轻松不少。

  沉吟片刻,他就做出了决定。等此间事了,便直接动身前往东海。

  点了点头后,东方墨伸手又将红袍青年的储物袋,以及那件八边形法盘拿了出来,准备先研究了一番。

  他率先拿起了那件法盘放在眼前打量着。

  只见八边形的法盘呈现一种乌黑之色,不知道是什么材料锻造的。此物通体铭刻着精妙的灵纹,宝光闪烁,一看就品阶不低。

  之前此物在他本命石的连翻狂砸之下,可是毫发无损,让东方墨都有些眼热。

  而今虽然他有那件黄鳞甲和黑雨石,仅凭这两件宝物,他刚才承受化婴境大圆满的青木兰全力一击,都轻松至极。可防御性的宝物,自然是多多益善。反正他现在法力浑厚,同时操控几件法器是没有问题的。

  将法盘放下后,他又将储物袋拿了起来,并花费了些许时间,成功将其打开。

  当他法力注入其中后,率先看到的就是一大堆灵石。

  这些灵石散发着浓郁的灵气波动,赫然都是高阶灵石。细数之下,比起之前银雷族修士的还要多一些,足有七八百块的样子,让东方墨欣喜不已。

  接着他还从储物袋中找到了两枚石符。

  两枚石符中,一枚黑色的石符和当初蛇尾青年在太乙道宫所使用的那一枚一样,不出所料的话,应该叫做穿禁符。

  当初蛇尾青年可是凭借穿禁符,视太乙道宫地底的诸多禁制为无物,可谓穿行无阻。这让东方墨极为满意的将此符郑重收好。

  另外一枚石符呈现六边形,表面是暗红色的,其上还有各种弯弯扭扭的符文。东方墨仔细的查看了半响,但实在认不出此符到底是什么。

  于是将其放在一边,接着他又红袍青年储物袋中,拿出了一杆丈许长度的长枪。

  长枪被他拿在手中时,东方墨明显感觉入手一沉,不想这杆长枪竟然有着十万斤之重。并且其上散发的一股冰冷气息,以他为中心,从他脚下的地面冻结起一层冰霜,并不断向着四周蔓延而去。

  见此东方墨神色一变,连忙鼓动法力,将长枪包裹起来,这才使得周遭被冻结之势一缓。

  没想到此物还是一件异宝,方一取出就有这种威能,倒是让东方墨诧异无比了。

  将长枪研究了一会儿后,他压下了立马试试这件宝物威力的打算。接着他又从储物袋中找出了一面圆形的小镜,和一只淡青色的木匣。

  那小镜镜面上白蒙蒙一片,东方墨法力注入其中,就见镜面上灵光流转,但除此之外,就别无动静了,不知此物的具体用途,到底是什么。

  又研究了良久之后他都没收获,便将小镜暂时收起,和之前那张石符一般,只待日后问问骨牙那老东西,他应该知道这两者的作用的。

  而后他又拿起了那只淡青色的木匣,仔细检查了数遍,发现木匣没有什么问题后,他一把将此物打开。就见当中躺着一颗拳头大小,青光闪烁的果实。

  当看到这颗果实上,有一些流转的白色小点时,东方墨脸上露出一抹讶然。

  “天青果!”

  接着他就回头看了一眼盘膝而坐的牧心,看着此女宁静的样子,东方墨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情绪涌动。他终于知道,此女为何会落在红袍青年手中了。

  回过头来后,储物袋中除了之前那几样东西之外,还引起东方墨在意的,就是几块品阶上乘的炼器材料,以及几株灵草了。

  将这些东西分类整理了一番,他才长长的吐了口气。

  红袍青年的家底,比那银雷族修士都要丰厚得多,这可在他的预料之外。只是之前在他凶猛的攻势下,此人至始至终只来得及祭出一面法盘,就落在了他的手中。真不知道该说此人运气背,还是东方墨实在是太强。

  不过唯一遗憾的是,这次和青木兰相遇,却让她逃了。

  此女应该想不到,自己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将她杀得败逃的地步。

  而以此女当年给他的印象,东方墨猜测,青木兰绝对不会就这么轻易罢手的,毕竟自己手中的震魂石,可是关乎到妖族这次的成败。

  但对此他却不以为意,即使青木兰不找上门来,他也会杀到妖族去的。

  只是让他有些好奇的是,青木兰之前说这次不会杀他,还扬言要将他抓活的,是得到了“那位”的看中。

  “那位?莫非是穆紫雨?”

  东方墨思量一会儿后,就喃喃说道。

  接着他便暗自点了点头,十有八九应该是此女了。

  自己认识的妖族修士可不多,而身份和来历都不简单的,只有那小娘皮。

  想到此女,东方墨就想起当年在骨山上发生的事情。

  现在想来,当年自己轻薄了她,以此女的身份和实力,当初没有立刻杀了自己,他觉得极为不可思议。

  而现在自己还破坏了穆紫雨在这片星域上布置的偷天换日大阵,使得此女的计划全盘落空。东方墨猜测穆紫雨指明要将他抓活的的意图,会不会是不想让他死的太轻松。

  越想他越觉得有这种可能,念及此处,东方墨神色狂抽。

  “什么穆紫雨。”

  就在他心情有些恼怒的时候,忽然他身侧传来了一道空灵的声音。

  “咦,你醒了!”

  东方墨霍然转身,就看到牧心这时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而反应过来此女刚才的话后,东方墨老脸闪过一抹尴尬,并开口道:“没什么!”

  “真的吗。”牧心反问。

  “额……”

  闻言东方墨倒不知道如何作答了。

  见此牧心站了起来,而后来到了他的面前。

  因为东方墨比她高了大半个头,所以此女这时垫着脚尖,凑近他面门,笑靥依旧道:

  “别以为本姑娘不知道当年你在骨山上,对穆紫雨还有南宫雨柔,做的那点破事。”

  说话之际,牧心口中的香风全部喷在了东方墨的脸上。

  原本他还惬意享受着,可听到此女的话,他幡然醒悟,更是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这时他忽然想到,当年他是在骨山上被此女刺杀的,那就有可能一路上他在骨山救下穆紫雨,和在山顶遇到南宫雨柔的事情,也被牧心在暗中看得一清二楚。毕竟以此女的隐匿手段,当初的他可完全发现不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说,自己轻薄穆紫雨和南宫雨柔的事情,此女也知道了?

  想到这里,东方墨脸上的尴尬更甚。

  “欺负姑娘的手段还不错嘛。怎么,对那穆紫雨,还念念不忘吗。”看着东方墨脸上的不自在,牧心恰逢时宜的补了一句。

  “咳咳……你想多了,陈年旧事而已。”

  东方墨轻咳了两声。

  “哼!”

  牧心这才一声冷哼,似是不打算追究下去的样子。

  接着就听此女继续道:“跟我来。”

  语罢,牧心留下一股清香,转身就向着破败的石塔之外走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道门生,道门生最新章节,道门生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