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门生 第732章 一纸信函

小说:道门生 作者:莫麻公子 更新时间:2018-10-03 04:26:27 源网站:八一中文
  这时数万只灵虫已经覆盖在了青年男子的周身的罡气上,不断的啃食,发出喀嚓喀嚓的声响。

  感受到四面传来强烈的挤压,青年男子身躯疯狂颤抖,额头汗珠密布,没想到这些灵虫的力气如此大,这让他脸色聚变。

  “喝!”

  此人一声爆喝,体内法力尽数宣泄而出,周身的罡气立马变得凝实,而后开始撑大。不过这样做他显然不好受,额头的汗珠滚滚落下,月色长袍都被浸湿。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东方墨就看到包裹青年男子的虫群,开始膨胀起来。

  见此他凌色一闪,不想此人就算被虫群给淹没,都还有余力反抗。

  看来神游境中期修士,果然不是初期能够比较的。而且他还判断,此人就算在中期修士中,也是属于佼佼者一类的存在。

  他不知道那布衣老者和中年男子之间的战斗什么时候结束,也不知道二人最终谁胜谁负。但无论如何他也毫不起,唯一的办法就是解决此人好尽快跑路。

  念及此处,他再次对着腰间一拍。

  随着嗡嗡之声,有是一大片黑白二色的灵虫钻了出来,细数之下同样有五六万之多。

  这些灵虫刚刚出现,根本不需要他的操控,就向着前方凝聚在一起的虫群冲去,二者遮掩合二为一。

  有着这股虫群的掺入,青年男子的压力暴增了一倍之多。

  片刻间就听他惊怒交加的喝声传来,甚至能从中听出显而易见的惊恐之意。

  此时嗡嗡的虫鸣一浪接着一浪,修为普通者闻之,恐怕会头晕胸闷的从半空栽倒。

  同时,前方融合为一的虫群,也再度开始收缩。

  “咔嚓!”

  仅仅是十余个呼吸,青年男子周身蛋壳状的罡气面对虫群的挤压和啃食就四分五裂。

  “不!”

  而后此人凄厉的惨叫从中传出。

  正在东方墨兴奋的舔了舔嘴唇时,某一刻,收缩成一团的虫群,“嘭”的一声忽然间炸开。

  “咻!”

  从中一个巴掌大小,呈现紫、红、白三色的元婴急速冲出,将零落的一只只灵虫撞开,向着远处夺命而逃。仔细一看,那元婴的模样正是之前的青年男子。

  看到这一幕,东方墨一声冷笑道:“抓住他。”

  “叽叽叽!”

  就听灵虫母体口器张开,发出古怪嘶鸣。

  “嗡嗡嗡……”

  四散的黑白二色灵虫,翻滚间化作了一只鹏鸟。

  鹏鸟双翅震动一扇,速度比起那元婴快了不止一筹,顷刻间就追上了此人,并张嘴将此人元婴咬在喙嘴中。

  “小辈住手!”

  而就在青年男子的元婴,即将被虫群化作的鹏鸟给咽入腹中时,只听他发出一声绝望的吼声。

  东方墨对于此人可不会心慈手软,只是当他想起之前在姬家时,此人提到那夜灵族修士的身份之际,被那破道镜老者故意打断的事情,心中不禁生出了一抹迟疑。

  略一思量后,他心神一动,给灵虫母体下了命令。

  刹那间,就要将此人元婴给吞噬的鹏鸟动作一顿,接着双翅震动折返而回。

  修士被斩杀空留元婴的话,元婴因为没有法体承载,自身实力连十分之一都无法发挥。所以东方墨面对此人的元婴,并没有之前面对青年男子本尊那么忌惮。

  这时他右手食指伸出,向着此人的元婴蓦然指点而去。

  “咻!”

  一条比发丝还要纤细的银线,从他食指上激射而出,下一刻就将青年男子元婴的脖子缠绕了一圈。

  此物正是当年姑苏婉儿给他炼制的碧游丝,虽然这些年来他甚少动用此物,不过只要青年男子敢妄动,他一个念头,以碧游丝的犀利,便能将此人头颅给割下来。

  不止如此,东方墨还不放心的伸手打了个响指,一簇火苗在他食指上燃烧。随着他屈指一弹,这簇火苗激射而出,当触及青年男子的元婴刹那,就爆开成一层火幕将他全身包裹起来。东方墨愿意的话,此人顷刻间就能被他焚烧成飞灰。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才伸手一抓将青年男子的元婴抓了过来,并不由分手的封印到了一只石盒当中,最终还在那石盒上贴上了一张能够隔绝法力和神识波动的符箓。

  看了看之前青年男子肉身被灵虫啃食的地方,东方墨将此人遗落的数只储物袋也摄了过来。

  至此,他又将诸多的灵虫还有那只灵虫母体收起,这才法力鼓动,继续向着正北的方向破空而去。

  此次仗着这群变异灵虫,斩杀神游境中期的青年男子,东方墨清晰的认识到了这些灵虫的威力,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凶残几分。

  而且他之前还只释放了三分之二的灵虫,全部释放威力起码还要暴涨三成。

  对此他自然是兴奋异常了,因为这些灵虫的威力越大,他的底牌就越强硬。

  东方墨没有发现,在他怀中的南宫雨柔,当看到神游境中期的青年男子,几乎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就被他连续释放的两股灵虫给吞噬的只能自爆法体逃走元婴,此女眉目中露出一抹惊诧和异色。

  但这抹惊诧和异色一闪即逝,就不见了踪影。

  就这样,东方墨一路疾驰,期间不但调整了几次方向,还谨慎的祭炼了三具血影分身,让它们从不同的方位逃离,希望有人追来,也能借此迷惑他人视线。

  直到半个月之后,他终于暗暗的松了口气。这么久都没有人追来,想来应该是安全了。

  而南宫雨柔经过这些时日的调整,也差不多恢复了过来。只是当初接下青年男子的全力一击,她体内有些伤势依旧没有痊愈,需要调养一段时间。

  东方墨找了个荒僻之所,潜入地底开辟出了一座简易的洞府。

  这半个月不眠不休的逃遁,就算是他也极为疲惫。

  二人钻进各自的石室后,东方墨立刻盘膝而坐,开始恢复起了亏损的法力。

  至于南宫雨柔,亦是打坐起来,希望将体内的伤势痊愈。

  东方墨只经过了一日的调整,一身法力就彻底的恢复了过来。唯独神识的耗损,不是短时间通过打坐能够恢复的。

  而刚刚苏醒过来的他,将石眼术施展,就轻易的看穿石壁,发现另一间石室中南宫雨柔还在调息着。

  为了不打扰此女,他将镇魔图中的魔魂之气释放了出来,笼罩他周身数丈范围,接着才将封印青年男子元婴的石盒取出。

  将石盒打开后,他一眼就看到了此人正牙关紧咬,脸色异常难看的样子。

  见此东方墨隔着一层火幕将他抓在了掌心,嘴角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青年男子对于他的举动,恼怒之色不加掩饰。

  “要杀要剐,悉听尊……啊!”

  原本青年男子看向东方墨一声冷笑,而后傲然的开口,只是他话还没有说完,罩著他的那层火幕,就火焰大涨,看似平淡无奇的黄色火焰,熊熊燃烧在了他身上。

  一时间,此人口中发出凄惨的叫声。若非有魔魂之气隔绝,想来必然能将惊扰到打坐的南宫雨柔。

  东方墨嘲讽的看着此人,任由他被火焰焚烧。

  青年男子的惨叫持续了数十个呼吸,东方墨才掐动法决,火焰收敛了起来。

  而等此人刚刚喘了口气之后,黄色火焰再次开始大涨。

  “啊!”

  随即又是此人凄厉的惨叫。

  就这样,东方墨一连折磨了青年男子十余次,眼看此人眼神中终于露出惊惧后,这才罢手。

  “现在我问你答,如果你回答的不满意,后果我不想多说。”

  东方墨丢下这句话后,就继续开口:“先告诉我,你是何人。”

  “司……司马家,司马义。”青年男子深呼吸,缓过气后,就如实回到。

  在他面前的东方墨,虽然只有化婴境后期,可手段比起一些老怪物还要老练和狠辣,因此让他之前的诸多算盘全部落空。

  “这次司马家为何会出现在黑岩星域的姬家。”东方墨又问道。

  “为那女子而来,准确的说是为了她身上一具夜灵族修士的神魂而来。”

  “当年在古凶之地,看到她被夜灵族修士的神魂破入识海的,是不是你。”

  “不错。”青年男子并未否认。

  “这次到姬家的来的,只有你还有之前那布衣老者二人吗。”东方墨接着发问。

  “对……啊!”

  青年男子刚刚点头,一股火焰再次熊熊燃烧在了他的身上。

  良久之后,东方墨将火焰一收。“我要听真话。”

  青年男子脸色痛苦之色依旧没有消散,脸色扭曲的说道:“我……说的就是真话,这次来姬家,时间上只来得及联系到司马太南长老一人。”

  “听你的意思,似乎可以的话还会召集更多的人。告诉我,为何你们那么想得到那夜灵族修士的神魂。”东方墨惊疑的看着此人。

  听到他的话,青年男子陷入了迟疑,接着就见他咧嘴一笑:“告诉你也可以,不过你必须发下誓言,事后一定要放我元婴安全离开,否则就算我死也不会说出口。”

  “你觉得你还有跟我讲条件的资格吗。”东方墨杀机浮现的沉声问道。

  “小子,其实你我都是一类人,若换做我是你,在问完话之后也不会让对方活下去。既然明白左右都是死这个道理,你觉得我还会告诉你想要知道的答案吗,无非就是多受点痛苦而已。实话告诉你,我司马家有一种秘术,就算落在你手中,我也能自爆识海,所以你也别想着强行搜魂之类的了。至于如今我还没有选择自爆,甘愿承受你的折磨,是依旧抱着一线生机的希望而已。但如果你真想要用强的话,那我保证你将什么都得不到。”

  语罢,此人脸上浮现一抹决然的癫狂之色。

  东方墨诧异的看了此人一眼,没想到他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并且他对于此人所说,甚至不由相信了几分,因为那种秘术,东方家也有,而且不止一种。

  “有意思,好,我答应你了。”

  接着就见东方墨拇指和小指扣住,将其余三根手指伸直,并手臂高举过头。

  “我东方墨对天道发誓,只要你如实告知我想要知道的东西,事后我放你元婴毫发无损的离开,如若不然,从此道止不前,愿遭心魔反噬。”

  誓言完毕之后,东方墨放下手来,看向了青年男子。

  当看到他如此干脆的就发下了誓言,青年男子反而有些不可思议,觉得这不合常理。

  直到他仔细的推敲了一番东方墨的誓言,发现没有什么纰漏和问题后,此人才嘿嘿一笑。“东方家什么时候有了你这么一号人物,既如此,那你就问吧。”

  “还是刚才的问题,为何你们会对那夜灵族修士的残魂这么看重。”东方墨道。

  “其实很简单,因为那夜灵族修士的身份,是夜灵族中一位位高权重的长老。”

  “仅此而已?”听到他的回答,东方墨显然不信。

  并似是提醒的说道:“你可不要想着诓骗我,刚才我可是说了,要放你离开的前提,是你如实相告。”

  “不要着急,我话还没有说完。你应该听说过,黑岩星域上数万年前那场大战吧。”青年男子继续开口。

  “略有耳闻。”东方墨点了点头。

  “当年那场大战的原因,表面上是为了争夺那片大陆,实际上却是为了争夺一件混沌玄宝。”

  “混沌玄宝?”东方墨满脸的不可思议。

  各种法器的品阶他已经极为熟悉了,不过他当初在东方家的藏书阁中,得知除了本命法宝,灵宝,天宝之外,还有一种本身是诞生于天地之间的宝物,而这种宝物,就叫做混沌玄宝。

  混沌玄宝并非人为炼制,人为也无法炼制。它的存在和异兽差不多,只不过异兽乃是活物,而混沌玄宝乃是死物。

  而每一件的混沌玄宝的威力,已经很难用言语来形容了。

  “不错,为了这件混沌玄宝,当年那场大战不仅有夜灵族,蓝魔族,妖族,人族,木灵族参与,据说暗中还能看到魇魔族、僧侣和青灵道宗的影子。只是那件混沌玄宝最终落入了谁人手中,没有人知道。”

  “而那位夜灵族长老有着归一境修为,乃是当年亲身参与争夺那件混沌玄宝的人之一,所以只要抓住了此人神魂,说不定就能知道那件混沌玄宝的下落。”青年男子道。

  听到此人的话,东方墨也一时没有开口,而是陷入了沉思。如此的话,的确解释的通为何司马家会出现在姬家,暗中对南宫雨柔出手。因为换做东方家,或者其他势力恐怕也会一样。

  只是当他刚才听到“蓝魔族”三个字后,没由来的就想到了当年那个老说书,而一想到老说书,他又想到了被他藏进千机箱中,那只始终无法打开的储物袋。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片刻后,东方墨像是想到了什么,看向青年男子质疑的问道。

  在他看来,这些都是数万年前的秘辛,而眼前的此人只有神游境中期,不可能活那么久。

  “哼,我乃是司马家三长老的玄孙,以我的身份和地位,这些东西并不难知道。”青年男子一声冷哼。

  东方墨上下打量了此人一遍,而后一声轻笑,看来此人的身份在司马家中也有些不简单。

  而接下来,他又问了诸多想要了解的事情,其中还包括一些司马家的密事。而对于他的问题,青年男子虽然恼怒,但最终还是一一告知。毕竟东方墨发了誓,只要他如实相告,也不怕对方反悔。

  直到小半日之后,东方墨才闭口不言起来。

  见状,青年男子迟疑片刻后,就试探着说道:“你想问的我已全部说了,你也该兑现承诺放我离开了吧。”

  东方墨回过神来,接着伸手一招,此人周身的火幕就化作一簇小小的黄色火苗激射而回,被他咽入腹中。缠绕在此人脖子上的碧游丝也咻的一声,重新绕在了他的食指上。

  “请便。”

  做完这一切,他看向青年男子微微一笑,并客气的伸了伸手。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道门生,道门生最新章节,道门生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