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对药物过敏?”陈曌问道。

  “没有。”普卢默说道。

  陈曌拿出一点微量镇定剂,他也不敢多用,毕竟是第一次接触病人。

  突然,陈曌发现林恩的后脑勺上,有个手术缝合的痕迹。

  “她最近做过手术?”

  “我不知道。”普卢默和桑德拉都很迷茫:“她出去一年的时间,我们也不知道她这一年经历了什么。”

  “林恩回来后,也没和我们说,她这一年去了哪里。”

  “啊……”突然,林恩猛的弹起来,原本绑她双手上的绳子跟着绷断了。

  陈曌连忙将林恩摁回床上,回头看了眼普卢默和桑德拉:“她的力气可真不小啊。”

  两人的脸色都很为难,笑了笑,表情尴尬。

  癫痫的发病机理很复杂,大部分都是神经元异常放电而产生的。

  而一部分癫痫病人则是对药物以及常规治疗无效,就比如说林恩这样的。

  即便是抗癫痫药也无法让她恢复正常。

  陈曌说道:“现在有一种迷走神经刺激器,就是将这种仪器植入患者体内,并且以金属丝与迷走神经连接,通过移动频率与强度的放电刺激迷走神经,从而阻止癫痫病的发作,效果比较不错。”

  “好的,谢谢你,陈先生。”

  “陈先生,这是五百美元,谢谢你帮我们治疗林恩。”

  “不用了,再见。”陈曌拒绝了这诊金。

  陈曌看了眼普卢默和桑德拉的家境,他们的家境看起来也不是很好。

  至于陈曌说的迷走神经刺激治疗,他们家估计是负担不起。

  迷走神经刺激器的价格就需要至少两万美元,再加上手术、治疗、住院等费用,总数少说也要三万美元。

  陈曌出了门后,突然感觉到有一对目光在看着这边。

  陈曌抬头看向远处,是一个穿着休闲装,戴着兜帽的男子。

  那个男子的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

  那男子察觉到陈曌的目光,随即便转过头。

  陈曌拿起电话,拨通了莱昂纳多的电话。

  “莱昂纳多,我发现大山镇镇子上好像有个形迹可疑的人,你过来帮我调查一下那个人。”

  “ok,没问题,我正好在镇子上。”

  不多时,陈曌就看到莱昂纳多的警车停在那个人的面前。

  那人突然转身就跑,莱昂纳多奋起直追,可是没多久就回来了,看来是追丢了。

  陈曌走到莱昂纳多的警车前:“怎么样,没抓到?”

  莱昂纳多累的气喘吁吁的:“没追上,那家伙跑的太快了。”

  “我刚才从那户人家出来,然后发现那个人的,你看着点,我感觉那个人对这户人家不怀好意。”陈曌说道。

  “咦,是这户人啊。”

  “嗯,怎么了,你认识这户人家?”

  “去年我就来过这家,当时他们的女儿失踪了一个月,我过来给他们夫妇做过笔录。”

  “失踪了一个月的时间才报警?”

  “不是他们报警的,是她的朋友。”

  陈曌看了眼那对夫妇的房子,这女儿失踪一个月,他们都没有报警?

  即便美帝人民对成年子女的看管比较松,可是也不至于这么宽吧?

  “你知道他们女儿回来了吗?”

  “哦?回来了吗?”

  陈曌隐隐感觉哪里不对,可是又说不上来。

  不过毕竟不是自己的事,陈曌也懒得过问。

  两人就坐警车里聊天,他们基本上一个月会聚在一起喝酒。

  “陈,什么时候再出来喝酒?”

  “最近可能不行,法丽怀孕了,她不让我喝酒。”

  “好吧,为你默哀三秒钟。”

  “你不应该说,偷偷喝,只要不被法丽发现就没问题吗?”

  “下次可是我请客,以你和大卫的酒量,我觉得少一个人也挺好的。”

  “绝交,我们绝交。”

  莱昂纳多把陈曌送回家。

  不过他现在还在值勤,所以也没逗留。

  法丽依然在门口做瑜伽:“陈,有你的快递包裹,刚才是莱昂纳多吗?你怎么不叫他进来坐坐?”

  “他还在工作。”陈曌看到客厅有个箱子,贴着封条。

  陈曌将箱子打开,发现里面还有一个木箱子。

  把木箱子拉开,发现里面是一封信,还有一个柱状的金属器物。

  陈曌看了眼手中的信封,拿出信件。

  这是菲妮蒂的信件:“陈先生,这是我从一处遗迹中找到的,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古物,送给你作为纪念吧,你的朋友,菲妮蒂。”

  莫名其妙的信件,莫名其妙的礼物。

  自己和菲妮蒂似乎没有那么好的关系吧?

  她找到一个有价值的古物,还特意邮寄给自己。

  陈曌拿起金属器物,这个金属器物的制作倒是很精致。

  金属器物分为内外两层的,外层刻画着很多图画,上面还有一些孔洞。

  有个转动的把手,可以转动内层金属壁。

  看起来像是一个手动的旋转万花筒。

  陈曌试着摇动把手,可是卡住了,似乎摇不动。

  “嗤……什么玩意,还是坏的。”

  陈曌随手把这个金属器物丢桌子上:“还不如送点金银珠宝更实在的。”

  陈曌颇为失望的摇了摇头。

  “咿咿呀呀……”小葛琳爬到陈曌的脚边:“要……要……”

  小葛琳伸着手,似乎想要桌子上的这个金属器物。

  每次小葛琳看到什么想啃的动手,小嘴巴就会一张一张,然后发出baba的声音。

  最初的时候,陈曌以为小葛琳是在叫自己。

  现在才明白,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陈曌拿起金属器物,放在小葛琳面前:“你拿得动吗?”

  这个金属器物对成年人不重,不过小葛琳这小胳膊小腿的,陈曌真担心她把自己砸了。

  小葛琳双手抱起金属器物,然后直接放嘴里咬。

  就在这时候,金属器物的顶盖突然咔嚓一声,松动了。

  陈曌愣了一下,这玩意的顶盖还能打开的?

  从里面掉出来一卷干硬老旧的卷轴。

  陈曌捡起卷轴看了起来,这上面什么都没有。

  “菲妮蒂搞什么,乱七八糟的,和自己玩猜谜游戏?”

  就在这时候,守护天使落在卷轴上,而她身上的微弱光芒照耀在卷轴上,出现了一个路线,不过等它一飞走,图案又消失不见。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恶魔就在身边,恶魔就在身边最新章节,恶魔就在身边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