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家高徒 一百五十八章 法场刑刀

小说:法家高徒 作者:竖子不可教 更新时间:2018-10-11 15:40:31 源网站:八一中文
  “撤?我们还能撤到哪里去?”

  碧清老道的脸色十分的古怪,似笑非笑,似哭非哭。

  看着一个个倒下的道士,碧清老道心中在不停的滴血,这些道士都是观中的精锐,也是未来的种子。

  没想到在这里,被司徒刑好似猪狗一般宰杀。

  想到这里,胸中的气血再也压抑不住,碧清道人只感觉自己胸口不由的一阵沉痛,一口炽热的鲜血这也忍不住,从口腔喷涌出来。

  “道观被攻破,福地祖师没有联系,就连仅存的精锐也损失大半。”

  “我们还能撤么?”

  中年道士看着倒伏在路边的青年道士,心中也不由的一疼。这些人都是道门的精华,也是未来的种子。

  现在却被司徒刑斩杀殆尽。

  他和碧清就算能够活着逃回玉清道,恐怕也会受到重罚。

  “我们已经无路可退了。”

  “今日,杀了司徒刑,我们活。”

  “杀不死司徒刑,我们都要死!”

  碧清道人眼睛猩红,面目狰狞的吼道。

  “杀!”

  自知没了退路的中年道人,脸上的维诺之色尽去,眼睛猩红,好似一头困兽。

  其他道人被杀气所激,出剑也越发的狠辣。

  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一凝。

  “我三岁练剑,十三岁凝聚剑心,二十三岁剑道大成,在江湖上少有一败。因为歆慕宗门长生之法,才拜在玉清道门下,为宗门培养剑士。”

  中年道人手中的长剑缓缓的出鞘,一抹蔚蓝在月光下显得格外的刺目。

  “你的武艺在江湖上也是难得的好手。”

  “但是今日我必定要让三尺青锋,斩下你的头颅。”

  “真是呱噪!”

  司徒刑看也不看自傲臭屁的中年道人,手掌中的长刀反转,斜挑而上,直刺道人的腰肋。

  “杀!”

  中年道人有些无趣。更有些说不出的恼怒,手中的长剑好似毒蛇一般刺出。

  噗!

  噗!

  噗!

  两人的出手非常的快,长刀和宝剑在空中留下一道道虚影。

  “杀!”

  其他的道士也被激发出凶性,身体在地上滚动,手中的长剑直直的刺向司徒刑的腰腹。几人的配合异常的娴熟,仿佛已经演练过数百次一般。

  中年道人看着被团团围住的司徒刑,眼睛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喜色。

  司徒刑看着即将临身的刀兵,不由的冷哼一声。

  “绳之以法!”

  只见那几位青年道士的身形不由的一顿,就连中年道士也感觉自己身体被一种看不到的能量束缚,变得迟钝不少。

  法术!

  他的心不由的咯噔一下,下意识的想要后退。

  但是高手相争,就在一线。

  一线之差,就能决出胜负,更能分出生死。

  他的身体还没有移动,司徒刑的长刀已经下垂,仿佛根本就没有动过一般,但是一丝丝鲜红的血液从刀尖上滴落,在雨幕中显得格外的刺目。

  “这怎么可能?”

  中年道士眼睛收缩,有些恐惧的看着刀尖上鲜红的血液,他知道,那些血是他的。因为司徒刑的刀锋太过锋利,反而没有疼痛的感觉。

  一丝红痕从的印堂下垂,穿过鼻梁,下巴,喉管,直达胸腹。

  因为司徒刑的长刀太过锐利,一时竟然没有血液渗出。

  嘭!

  中年道士眼睛大睁,仿佛朽木一般摔倒。赤红的鲜血随着雨水流淌了一地。

  “杀!”

  “杀!”

  “杀!”

  其他的道士见中年道士被杀,心中不由的惴惴,但是箭在弦上,已经不得不发。只能硬着头皮出剑。

  “杀!”

  司徒刑的长刀横扫,将几人手中的长剑格挡开,也不恋战,仿佛是一头灵巧的猿猴,或进或退,一沾就走。

  剩下的道士虽然人多,但是却很难缠住他。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个的道士在长刀上受伤,或者是直接被斩落头颅。

  雨越下越大,身穿斗笠蓑衣的司徒刑,在雨幕的掩护下如鱼得水。而身穿道袍的剑客,则全身湿透,冰冷的雨水一滴滴的垂下,让他们全身都饥寒所笼罩,就连动作也难免的一滞。

  一个又一个道士被司徒刑的长刀夺走了性命。

  但是他们却不敢停下。

  因为他们知道,就算他们现在缴械投降,最好的结果也在大牢中度过惨生。

  玉清道在谋划乱世蛟龙的那一天开始。

  他们就没有了退路。

  福地已经被人打破,祖师和阳世失去了联系。

  就算他们想要封山,也是不可能。

  既然都是要死,为什么不搏一把?

  想明白这一切,道士们怎么可能退去。

  他们只期望能够将司徒刑斩杀,获得宗门的谅解和庇护。

  “杀!”

  司徒刑异常冷酷的用长刀击碎道士的头颅,白色脑浆迸溅的到处都是。

  碧清道人眼睛猩红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全身的伤口因为情绪激动而一个个崩裂,鲜红的鲜血染红了道袍。看起来好似血人一般。

  “闪光术!”

  碧清老道手掌微抬,一道白光陡然射出。强光刺目,司徒刑下意识的闭眼后退。

  其他几个道士哪能放过如此好的机会,好似附骨之疽,长剑划破他的蓑衣,就连内衣也被刺穿。

  好在司徒刑下意识的扭转身体,才没有被重创。

  伤口崩裂,好似婴儿的嘴巴不停的开合,感受着刺骨的疼痛,司徒刑的眼睛更冷。

  “他受伤了,速度定然会慢下来,大家并肩上,定然能够斩杀此僚。”

  几个道士看着司徒刑被鲜血染红感到蓑衣,有些兴奋的大神喊道。

  “杀!”

  “杀!”

  “杀!”

  受此刺激的道士,顾不得心中的恐惧,好似疯癫一般涌出。

  “尔等身为大乾子民,竟然从贼,按照大乾律,当斩!”

  “尔等身为大乾子民,竟然从贼,按照大乾律,当斩!”

  “尔等身为大乾子民,竟然从贼,按照大乾律,当斩!”

  司徒刑面色冷峻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的话语仿佛触动了某种规则,变得异常的宏大,好似天地神灵在宣判一般。空中的法网陡然被激活,一丝丝龙气下垂。

  碧清老道眼睛收缩,有些恐惧的看着空中,他全身的法力被龙气压制到了最低,任凭他如何念咒,都没有丝毫反应。

  “这是什么力量?”

  其他道士更是不堪,全身法力瞬间被封住。

  他们感到一种堂皇之势从天降,身体竟然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地,露出白皙的脖颈,好似跪在法场上等待刽子手行刑的犯人。

  “不要杀我!”

  “我们知道错了。”

  “我们再也不敢了。”

  看着一脸绝望,痛哭流涕的道士。司徒刑不屑的嗤笑一声,在心中说了一句后世非常经典的话: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干什么。

  当然如果是在这里,就要讲,如果道歉有用,要捕快干什么?

  破!

  也有道人不甘心被斩杀,运用法术想要破开束缚。

  但是他们注定要失望了。

  法场和绳索都是龙气所化,象征着大乾律法的威严。

  岂是他们能够随意挣脱的?

  “从匪谋反,乃是不赦重罪。”

  “斩杀!”

  司徒刑的表情充满了庄严,声音充满了肃穆。

  只见空中的龙气翻滚起来,好似被众人的罪行所激怒,不时发出阵阵怒吼,更有一把把寒光闪烁的刑刀悬挂在空中。

  好似随时都会落下。

  而道士们全身都被法绳束缚住,面色绝望的看着空中,歇斯底里的挣扎嘶吼。

  碧清老道全身也被法绳束缚,这根红色的绳索也不知是何物所制,竟然出奇的坚韧,碧清老道想了数个办法都没有挣脱。

  反而浪费了不少法力,本就被压制的厉害的法力,变得更加捉襟见肘。

  “法家!”

  “你竟然是法家弟子。”

  “老道早就该想到的,怪不得龙气反噬如此的强烈,因为你是法家弟子,受龙气法网所眷顾。”

  “怪不得,原来你根本不是儒家弟子,而是法家传人。”

  “一切都说的通了。”

  碧清看着空中高悬的刑刀,脸上表情顿时变得古怪起来,有震惊,有难以置信,也有一丝了然通达。

  “可惜你明悟的太迟了。”

  “当今天下国泰民安,民心更是思定。”

  “任何从贼作乱之人,注定都不会有好的下场。”

  “不仅是尔等,就连尔等宗门,也会受到株连,被朝廷大军所踏平。”

  司徒刑眼神幽幽的看着碧清老道,有些惋惜的说道。

  “身为大乾子民,为何从贼。”

  “碧清先是道门的碧清,后是大乾的子民。宗门对我等有大恩,岂能不报?”

  碧清老道冷哼一声,有些不忿的说道:

  “大乾国祚将尽,这是天数。非人力可以挽回,乾帝盘听从谗言,打压宗门。试图借运延长国祚,吾等岂能坐以待毙?”

  “成王败寇,多说无益。”

  “只要你放他们走。老道随你处置就是。”

  看着被绳索捆绑,跪在地上,露出脖颈,仿佛待宰羔羊一般,随时都可能被斩杀的道士,碧清的眼睛流露出心痛的神色,异常坚定的说道。

  “吾为刀俎,汝为鱼肉。”

  “如果你是我,今天可能放他们走么?”

  司徒刑见碧清道人心意已决,也不再劝说,眼睛一凝,似笑非笑的反问道。

  “司徒刑,老道和你拼了!”

  碧清老道受此刺激,眼睛陡然变得猩红,抽出随身的宝剑,毫无章法,好似疯子一般扑了上来。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法家高徒,法家高徒最新章节,法家高徒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