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年幼的龙族太子在文道上有如此成就。

  那浸染儒家典籍百余年的青狐先生又会如何?

  如果文章策略也不能压制,恐怕不仅是北郡文坛,就连远在神都的乾帝盘也会成为妖族的笑柄。

  他们这些人都会成为罪人,就算乾帝盘没有斥责,他们也没有颜面屹立在朝堂之上。

  希望,安乐先生,极乐童子,司徒刑三人能够做出惊才艳艳的文章。

  其中,他们心中最期待的还是司徒刑的诗词。

  必定司徒刑有数篇佳作成就镇国!

  贡院号房之内,一个微胖小眼睛的书生看着《春雨》,不停的抓耳挠腮,巡视的考官见他如此表情,就知他智竭。

  只要他不扰乱考场秩序,考官也不会训斥。

  就在这个考官即将抬腿的时候,那个微胖的儒生陡然眼前一亮,竟然好似文如泉涌一般。上好的狼毫笔在雪白的纸张上滑过,留下一行行不是俊秀,但也不算太难看的字迹。

  巡视官有些好奇的停住脚步,驻足观看。

  “忽见天上一火镰,疑是玉皇要抽烟。

  如果玉皇不抽烟,为何又是一火镰?”

  一寸文气!

  这首落在纸上,竟然也升起了一丝文气,而且虽然缓慢,但是看迹象定然能够突破一寸。

  脸庞微胖的儒生一脸的得意,兴奋的看着如同幼苗一般的文气。

  “长啊!”

  “长啊!”

  “长啊!”

  他不敢大声喧哗,扰乱考场纪律,但是在心中却在不停的大声呼喊。

  “长啊!”

  “长啊!”

  “长啊!”

  “你倒是长啊!”

  巡考官面色古怪的站在那里,他实在是想不到,贡院春闱之中竟然有这样的人才。

  这首诗真是绝了!

  不仅和春雨没有一丝关系。

  而且意境也是出奇的古怪。好似稚子童蒙所书。

  不过最令他感到震惊和难以接受的是,这样的诗词竟然有文气升腾。。。而且还接近一寸!

  噗!

  在儒生绝望的眼神中,那一丝文气好似泡沫一般陡然崩裂。

  巡考官心中这才舒服不少。

  真是奇葩!

  如此水平竟然也敢来参加春闱。

  这是多么强的自信?

  想到这里,他不由的加快步伐,好似逃难一般离开这片区域。

  那个面容有些微胖的儒生看着好似逃跑的巡考官背影,眼睛中竟然升起一丝得意,有些圆润的下巴高昂。

  “本少爷真是才华羊世,就连巡考官也自又不如!”

  正在离去的监考官身形不由的一滞,好似遭受一万吨的重击,脸庞中升起说不出的苦涩。

  才华盖世!

  不是羊!

  自叹不如!

  不是又!

  身形好若童子,眼睛中有着双瞳的极乐盘膝坐在低矮的胡凳之上。

  也只有他身形量小,才能如此。

  一块由紫玉雕琢的砚台静静的放在桌面之上。

  这块砚台虽然不是宝物,但是磨出的墨汁颜色鲜亮,而且因为是温玉的关系,不论多寒冷的天气,砚台中的墨汁都不会结冰。

  他那显得有些稚嫩的脸颊仰头望天,虽然天空中没有一个云朵。但是在他的心中已经是乌云密布,电闪雷鸣。更有一丝丝雨滴落下,在空中形成雨幕。让天地连为一体。

  他捉起桌面上搁置的毛笔,但是的他的手又停了下来。

  雨水是有了!

  但是还缺乏春意。

  如此破题就会文气冲霄,也不会得到甲上的评语。

  极乐童子停住想要书写的冲动,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空中,再次思索起来。

  身穿朱袍的主考官李子轩站在司徒刑号房不远处,眼神微眯,但是他的眼睛余光从来就没有离开过司徒刑的号房。

  司徒刑端坐在胡凳之上,身体笔直,他面前的砚台中早就蓄满墨汁。

  修长的笔锋因为吸满墨汁的关系,显得异常的饱满,好似成熟的果实,散发出诱人的香气。

  但是司徒刑并没有立即书写的打算。

  他好似老僧一般坐在胡凳之上,仰头望天,说不出的淡然。说不出的宠辱不惊。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

  “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李子轩的身体不由一僵,好似被雷击一般,眼睛更是不停的收缩。

  司徒刑看似随意的两句短诗,竟然让他体会到了一种难得的心境。

  不愧是有着“北郡文气十斗,司徒刑独占八斗”美誉的司徒镇国。

  虽然只是短短的半阙。却能够管中窥豹,让人恨不得马上一睹全貌。

  但是,这次科举的破题是《春雨》。

  司徒刑此句作为开端,明显有些离题万里。但是好在司徒刑并没有写下,而是继续仰头望天,仿佛天上有文章诗词一般。

  一身青色儒服,头发雪白,满脸浩然之色的安乐先生端坐在胡凳之上,满脸微笑的看着空中,好似智珠在握,又好似心有所得,吸满墨水的笔锋在纸面上滑过,留下好似龙蛇端正庄严的字体。

  一朵朵鲜花在文字上绽放,而且花朵开满纸张之上,并没有停下脚步,厚重的木质桌面,胡凳,地上,号房的表面都被文气所化的花朵所添满。

  就连安乐先生的身上也绽放出一朵朵颜色瑰丽,异常香艳的花朵。

  安乐先生附近的儒生闻到了一股难以言表的奇香,都下意识的抽动鼻子并且扭头观看。当他们看到安乐先生那被花朵装饰的美轮美奂的号房时,一个个都眼睛大睁,流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妙笔生花!”

  “竟然是妙笔生花!”

  “以前以为只是传说,没有想到,竟然真的有妙笔生花。”

  不仅是儒生感到震惊,就连巡视的考官也是目瞪口呆。

  妙笔生花是书法上的一种境界!

  力透纸背!

  入木三分!

  行云流水!

  铁画银钩!

  这些境界虽然玄妙,但只要肯下功夫,总有达到之时。

  而妙笔生花则在这些境界之上,除了勤学苦练之外,还要有一定的悟性。

  就算在大乾,能够在术法上达到这种境界的人也不是太多。

  凤毛麟角!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考场之中竟然隐藏着这么一位书法大家。

  想到这里,他不由的疾步上前,当他看到被鲜花点缀美轮美奂的号房门牌时,心中不由的释然。

  原来是安乐先生。怪不得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安乐先生年轻就名动天下,就连乾帝盘也数次下旨褒奖。就在众人以为安乐先生必定能够屹立朝堂,披红挂紫之时。

  这些安乐先生年纪轻轻就急流勇退,在深山之中,结草为芦,效仿古人,修身养性,著书立传。

  写有《颍川先生集》,在文坛中声望无双。

  这位老先生能够达到“妙笔生花”的境界,也就不足为奇了。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随着安乐先生最后一笔落下,一丝丝白色的文气好似泉涌一般冒出。

  一寸!

  两寸!

  三寸!

  四寸!

  五寸!

  空中的文气不停的翻滚,更有炸雷声声,好似有一条条龙蛇在文气中行云布雨。

  贡院中的花草更是违背天时,同时绽放,说不出的惊艳。

  “百花齐放!”

  “竟然是百花齐放!”

  李子轩看着眼前的花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花骨朵,然后陡然绽放,释放淡雅的清香,他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震惊和难以置信的神色。

  “这是太美丽了!”

  好似有某种看不见的韵律,不仅是贡院内的花朵违背天时同时绽放,就连北郡城中的花也是同时绽放。

  清香扑鼻,姹紫嫣红,说不出的震撼和美丽!

  龙族太子看着自己眼前已经凋零,有些光秃的植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陡然生长出花骨朵,并且以违背天时的方式绽放。

  刹那芳华,说不出的震撼和美丽!

  “这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能?”

  龙族太子下意识的伸出手掌,轻捏花瓣。花瓣异常的柔软,而且带着独特的香气。

  不是幻境!

  竟然是真的花朵!

  花朵怎么可能违背天时绽放?

  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究竟是什么样的诗词,竟然有这种伟力?

  深山老狐也是一脸的震惊。

  常年成活在深山的他,对一草一木都了如指掌。他根本不需要和龙族太子那样伸出手掌,就知道,这些花朵都是真实的。

  “真是难以置信!”

  “真是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诗词,竟然能够造成百花齐开的盛况?”

  就在众人沉浸在这份美丽当中之时,陡然传来一阵风雨之声。众人仿佛有一种时空颠倒之感,突然回到了前天夜里。

  一个个漂亮的花瓣凋零在风雨之中,但是不知为何,大家竟然没有心痛之感。

  仿佛一切本应如此。

  “妙啊!”

  “妙!”

  众人看着凋落的花瓣,以及地面的湿润,心中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和惬意。

  妙!

  真是妙!

  不愧是安乐先生。

  此诗一出,再无春晓!

  噗!

  停滞不前的五寸的文气再次拔高一节!

  六寸!

  嗡!

  嗡!

  嗡!

  嗡!

  嗡!

  嗡!

  文钟六响,空中白色的文气变成金黄色,无数的花瓣洒落,好似天女散花一般美丽。更有一个宏大的声音在空中一字一顿的大声朗诵。。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法家高徒,法家高徒最新章节,法家高徒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