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家高徒 第四百九十零章 断案如神

小说:法家高徒 作者:竖子不可教 更新时间:2018-10-11 15:40:31 源网站:八一中文
  “你撒谎!”

  “你才撒谎!”

  两人好似斗牛犬一般,在大堂之上互相攻击。

  但是总体来说,书生要显得镇定,言语条理比较清晰流畅,口才非常了得。

  而那屠夫就要差上不少,笨嘴拙舌,翻来覆去就是那么几条。

  根本不是书生的对手,一脸的愤怒和委屈,但却不知如何表达。

  “肃静!”

  “肃静!”

  司徒刑静静倾听了一会。对事情也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钱袋归属问题。

  两人都说自己是钱袋的主人,但是都没有确切的证据能够证明,这才闹到公堂之上。

  想到这里,司徒刑将手中的惊堂木重重的砸在书案之上,面色肃穆的说道。

  站在两旁的衙役也趁机用水火棍重重的敲击地面,发出威武之声。

  堂上的两人受到惊吓,这才安静下来。

  “你说,这个钱袋是谁的?”

  “那还用说,肯定是书生的。他都知道钱袋上绣的什么,肯定是他的。”

  “我想也是,一个书生怎么会贪墨这几枚铜钱。”

  “定然是那个屠夫,心怀贪念!”

  “对!”

  “对!”

  “我感觉,有可能是屠夫的,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

  一个个围观的百姓趁机交头接耳起来,各自发表自己的高见,但是大多数人,都认为钱袋是书生的。

  “你等都说钱袋是自己的,可有证据?”

  司徒刑坐直身子,探出脑袋,看着二人,大声问道。

  “大人!”

  “这个钱袋上绣着一朵荷花,乃是小生娘子亲手所绣!”

  书生急忙说道。

  屠户本想说点什么,但是被书生抢先,只能喏喏的闭上嘴巴,眼睛中焦急之色更浓。

  “屠户!”

  “你来说说。。。”

  司徒刑没有回应,转头看着跪在左手边的屠户,笑着问道。

  “大人!”

  “钱袋之上,绣着一个荷花。”

  屠户被司徒刑的眼神盯住,心里有些害怕,声音发涩的说道。

  “还有其他证据么?”

  司徒刑看着屠户,眼神炯炯声音清冷的问道。

  “没了!”

  “没了!”

  屠户内心恐惧,浑身好似不自在一般说道。

  “切!”

  “心虚了!”

  “我就是说钱袋是书生的。”

  围观的百姓见那屠户全身不自在,脸色发僵,不由的大声嘘道。

  “那钱袋真是某的!”

  “真的是某的!”

  屠户听到众人的议论声,面色焦急的说道。那书生却和他恰恰相反,面色从容,眼睛中还有着一丝掩藏很深的得意。

  “钱袋里有多少铜钱,有多少银两?”

  司徒刑让衙役将钱袋放在书案之上,自己打开查看之后,十分突兀的问道。

  “九十六个铜钱!”

  “九十六个铜钱!”

  不论是书生,还是屠户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

  司徒刑看着一脸笃定的两人,眼睛中升起一丝有趣的神色。翻来覆去的,仔细观察起来,过了大约半晌,他才幽幽的说道:

  “里面的确是九十六枚铜钱。”

  “这!”

  “这!”

  “这!”

  不论是战立的衙役,还是围在外面看热闹的百姓,都是一脸的震惊。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案件竟然如此的棘手。

  两人都知道钱袋的特征,并且都能准确的说出铜钱的数量。

  而且都言之凿凿的说钱袋是自己的,这个案子应该如何判?

  总不能将里面的钱,全部平分吧?

  那样也实在是太过荒唐了吧?但是如果不这样做,又应该如何断案呢?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

  司徒刑陡然将面前的惊堂木重重的一敲,面色肃穆的说道:

  “堂下的还不如实招来!”

  书生和屠户被司徒刑喝问,眼睛不由的一滞,全身的肌肉更是一僵,但是两人都是跪倒在地,大声的喊冤。

  “大人!”

  “钱袋真的是我的!”

  “大人!”

  “钱袋真的是小生的!”

  司徒刑看着两人,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不渝。

  真是不见黄河不死心,不见棺材不落泪。

  “来呀!”

  “给本官打一盆清水过来!”

  “诺!”

  “诺!”

  站立两旁的衙役,眼睛不由的一滞,脸色也是一僵,但是他们虽然不知道大人究竟想要做什么,但还是急忙上前遵令。

  这是?

  跪在下面的书生,眼睛不由的一缩。

  心中念头不停的翻滚,但是思索半晌,也没有理出一个头绪。

  其他人更是如此,满脸茫然的看着端坐在明镜高悬之下的司徒刑,不知道他究竟意欲何为?

  “你还不招么?”

  “等一会,可就没有机会了!”

  司徒刑看了一眼书生,好似若有所指的说道。

  书生的脸色不由的一僵,眼睛中流露出一丝惊惧,但他很快就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好似不满的说道:

  “大人此言何意?”

  “小生可是读书人。难道还能诬赖他一个屠户不成?”

  “呵呵!”

  司徒刑没有在说什么,脸上流露出一丝嘲讽和不屑的笑容。

  “你定然以为,钱袋不会说话,死无对证之下,就算是本官也拿你没有办法!”

  “但是,本官要告诉你!”

  “你错了!”

  “钱袋是死物不假,但是它却会讲话!”

  “钱袋会讲话?”

  书生的眼睛中流露出一丝惊色,随即又流露出一丝嘲讽。

  “钱袋会讲话,这怎么可能。大人,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围观的众人,虽然对书生已经产生了一丝怀疑,但是当他们听到司徒刑所言之后,脸上还是都流露出狐疑,难以置信的神色。

  钱袋会讲话!

  这怎么可能?

  “难道大人会仙术,能够点化这个钱袋?”

  “还是说这个钱袋已经成了精灵。”

  他们虽然心中不信,但还是瞬间想到了几种可能。

  大乾是鬼神显圣的世界,无奇不有,所以,钱袋成为精灵,这样的事情虽然稀奇,但并不是没有可能?

  定然是如此!

  否则大人怎么会如此的笃定!

  围观的百姓迅速的交头接耳之后,肯定的说道。

  听着众人的议论,书生的眼睛中也显露出一丝动摇。

  难道,这个钱袋真的是一个精灵?

  如果真是如此,那可就麻烦了!

  应该不会那么倒霉吧?

  就在书生心中惴惴,患得患失之时。

  司徒刑陡然将钱袋打开,并将里面的铜币全部扔到水中,并且将身子趴在铜盆之上,仔细的观察。

  过了半晌,他才抬起脑袋。

  目光冰冷的看着书生。指着漂浮在水面上的一层油垢,声音肃穆的说道:

  “钱币是死物,但是他却会说话。”

  “屠夫因为整日屠宰贩卖猪肉,所以他的手上布满了猪油。而他接触过是钱币,表面自然而然会有一层油花。”

  “现在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话说?”

  “这!”

  书生没有想到,司徒刑竟然用这样的手段,来确定铜币的归属,眼睛中不由的闪过一丝慌乱。但他还是有些不服气的说道:

  “谁知道大人说的是不是真的?”

  “本官就知道你会不服气!”

  “左右,再打一盆水来!”

  衙役目瞪口呆的看着铜盆表面的油污,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

  在他们看来无比棘手的案子,竟然被司徒刑三言两语的就解决了!

  高!

  实在是高!

  神了!

  大人断案真是神了!

  所有人都用崇拜的目光看着司徒刑,仿佛他背后有着一个看不到的光圈。

  神!

  断案如神!

  以前只在戏文中听到过这样的事情,但是没有想到,现实中也有如此英明的大人。

  彩!

  彩!

  彩!

  站在周围的百姓,在心中为司徒刑暗暗的喝彩。

  听司徒刑说,还要清水,不用班头吩咐,几个衙役好似灵猴一般窜出,不大一会,两个衙役端着两个铜盆返回。

  见到对方手中的铜盆,衙役的脸上都流露出讪讪不好意思的神色。

  司徒刑也没有介意。直接示意两人将铜盆放在桌面之上。

  这也就是在古代,所有的家具都是用实木打造。说不出结实,牢固,如果是现代的胶合板,恐怕早就被压塌。

  “把你身上的钱币拿出几枚!”

  司徒刑眼睛盯着书生,不容反对的说道。

  书生心头不愿,但是不知道为何,司徒刑的目光好似有某种魔力,或者说他被气势所摄,竟然好似牵线木偶一般,顺从的取出几枚铜币,交给近前的衙役。

  等衙役离开之后,他才好似如梦方醒,一脸震惊的看着司徒刑。

  妖术!

  定然是妖术,否则自己怎么会如此?

  司徒刑一脸不屑的看了一眼满脸惊惧的书生,自己用的可不是什么妖术!而是法家的技能震慑!

  借助龙气,还有法网的力量,将对方震慑住,从而达到言听计行的效果。

  “噗!”

  “噗!”

  “噗!”

  随着几声轻响,一枚枚滚圆的铜币被扔进水中。形成一个个涟漪,涟漪碰触在一起,形成一个个新的波纹,说不出的美丽。

  但是没有人在意那些,他们都屏住呼吸,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水面,生恐错过什么。

  过了大约半刻钟,水面的波纹早就消失,水面也变得平静,但是水面还是那么澄清,众人根本没有看到一丝油污飘起。

  就算在迟钝,这时也明白过来。不论是衙役,还是围观的百姓都用鄙视的眼神看着书生。

  谁也没想到,这个自称读书人的年轻人,竟然如此的龌龊不要脸。连屠夫的辛苦钱都吞,而且被识破后,还是死不承认。

  龌龊!

  不要脸!

  可恶!

  书生看着众人的目光,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起来,一脸的恐惧。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法家高徒,法家高徒最新章节,法家高徒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