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公子,事已至此!”

  “你还是自己现身吧。本官可以给你留最后一点颜面!”

  司徒刑坐在机关傀儡大秦金人之中,居高临下,将整个战场尽收眼底,声音肃穆,好似炸雷一般说道。

  “这怎么可能?”

  “那张玉阶真的藏身士卒之中?”

  “他不是去了外域么?”

  “大乾府兵好似水蛭一般,紧紧咬在他们身后。。。”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张玉阶也实在是太狡猾了。。。”

  所有人听到司徒刑的话,众人下意识的抬头看着远方。

  在他们不远处,两只军队正在激烈交锋。。。

  樊狗儿,薛礼等大将气势如虹,不停的怒声暴喝。对面的人也不甘示弱,护着一个身穿金甲的少年,有些狼狈的向外域方向逃窜。

  虽然感到有些难以置信,但是众人心中却好似排江倒海一般,各种念头好似饮料中的气泡不停的升腾,然后破灭。

  难道,那只是一个假货?

  想到这种可能。。。

  知北县黑山大营的府兵下意识的后退几步,张家士卒也没有跟进,有些呆愣的站在那里。。。

  而且每一个人都好似在聚光灯下的演员,竟然有一种万众瞩目的感觉。

  不过他们却没有得意,反而有一种如坐针毡之感。。。。

  “张玉阶!”

  “张将军!”

  “他怎么可能在这里?”

  “他不是早就突围了么?”

  要说心理活动最大的,不是知北县府兵,而是那些一直以来,始终追随张家的府兵。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高高在上的张玉阶,为了逃命,竟然能够化妆成最低贱的士卒。。。

  要知道,黑甲军一直以来,都是张家的精锐。

  为了保证黑甲军的忠心,张玉阶不论吃饭还是睡觉,都和他们在一起。

  所以,就算是普通的士卒,也见过张玉阶的相貌。

  所以,听司徒刑说张玉阶隐身他们其中之时,每一个的人脸上都流露出震惊和难以置信之色。。

  并且不由自主的环顾起来,每一个人的眼睛都是大睁,好似探照灯一般在每一个士卒的脸上划过。

  特别是在脸色被泥土,鲜血遮盖的,着重进行观察。

  但是,他们注定要失望了。。。

  因为,任凭他们如何打量,别说没有发现张玉阶,就连有几分类似的人,都没有发现一个。。。

  难道。。。。

  难道说,张玉阶根本不在这里?

  司徒刑看走眼了?

  亦或者说,这本来就是司徒刑的一个借口?他最终的目的,就是想要亲自出手,斩杀张家最后的精锐?

  想到这里,每一个人的脸色都变得古怪起来。

  看向司徒刑的目光中,也充满了几分说不出的愤恨。

  “大人!”

  “少将军并不在此地!”

  “这里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心中虽然愤恨,但是,他们还是上前,轻声的解释道。

  “没有误会!”

  “张玉阶就在此地!”

  司徒刑居高临下,将所有人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之后,不由的轻轻一笑,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这!”

  听着司徒刑笃定的答,张家黑甲军脸色不由的就是一滞。

  他们不是不相信司徒刑。。。

  而是,他们已经排查完毕,队列之中真的没有张玉阶或者是类似张玉阶身形的人存在。

  难道,张玉阶易容改貌了?

  想到这里,众人的目光再次落在彼此的身上。

  战场混乱,经常走散。

  各个编制的人凭借军旗聚集在一起,这也就导致,军官不认识士卒的事情经常发生。

  现在众人面临的就是这么一种情况。

  众人环顾四周,陡然发现,四周的同袍,竟然大多数都不相识。

  “这。。。”

  “这如何进行区分!”

  就在众人心思百转的时候,一个全身被鲜血染红,杀气腾腾知北县黑山府兵陡然上前半步,对着司徒刑行礼,面色狰狞的看了一眼对面,这才肃声说道:

  “他们既然都不承认自己是张玉阶,索性将他们全部杀光!”

  “这!”

  听到这个知北县府兵充满杀气的言语,张家大营的人脸色不由的就是一变。

  全部杀光,不留一人!

  这的确是一个最简单,也是行之有效的办法。。。

  但是这样一来,不知要屈死多少人。。。。

  要知道,战争虽然可怕,但并不是表示,没有人能够存活。

  战败一方,只要投降,虽然会成为战俘,甚至有可能被发配到边远之地进行苦役。

  但是,这并表示他们会丢失性命。

  反而几年之后,碰到人王大赦天下,他们就能够解甲归田,从新成为良民。

  但是如果司徒刑真的出手,性质将会大变,他们断然没有活路。。。

  想到这里,每一个人的眼睛都是不停的闪烁。看向四周人的目光中,也充满了恶毒愤恨。

  显然心中并不是十分的平静。。。。

  但,张玉阶的易容术的确是独步天下,任凭他们如何的搜查,竟然没有发现他的一丝踪迹。

  他们心中虽然充满了不甘,嘴巴微颤,想要说点什么,但是他们最后,还是将所有的话都吞入腹中。

  毕竟现在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为之奈何。。。

  “既然,你们找不出张玉阶!”

  “那么。。。本官只能。。。。。。”

  “本官现在给你最后一个机会。”

  “主动站出来,本官在这里保证,只杀首恶,其他人既往不咎。。。”

  司徒刑看着众人表情的变化,知道火候已经差不多,身体顿时上前半步,脸色肃穆的大声说道:

  仿佛为了增强他话语中的力量,空中铁青色的法网不停的颤动。。。

  一根好似龙尾巴的赤气垂下,缠绕在司徒刑的身上,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威严。

  “既然。。。”

  “你不出来。。。”

  “那么本官只能。。。。让所有人一起为你陪葬!”

  看着不停骚动,却没有人主动站出来的黑甲军,司徒刑的嘴角不由的上翘,声音肃穆的说道。

  “这!”

  张家大营黑甲军看着缓缓移动的大秦金人,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流露出绝望之色。

  大秦金人的实力,他们是切身感受过的。

  面对这头怪兽,别说他们只有数百人,就算是数千人,也没有任何胜算。。。

  只要司徒刑愿意,可以轻而易举的将他们全部斩杀。

  想到这里,每一人的心中都充满了绝望。

  当然,除了绝望之外,还有这一丝说不出的怨恨。

  他们怨恨张玉阶的懦弱!

  他们怨恨张玉阶的无情!

  真的要让所有人陪葬么?

  “这。。。这是不是杀戮太重了?”

  看着一个个面露绝望之色的黑甲军,众人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不忍。

  不过他们也知道,这个办法,是无奈,也是最稳妥的办法。

  张玉阶是首恶,只有诛杀了他,这场叛乱才真正的平定。

  只有诛杀了他,乾帝盘才会满意。

  如果走脱了张玉阶,就算将张家大营的士卒全部斩杀,也于事无补。甚至说众人身上的战功,也会逊色不少。。。

  而且张玉阶并不是一个安分的人。

  如果这次让他逃脱,他必定会化整为零,隐藏暗处算计众人。

  有道是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所以,不论于公于私,张玉阶都必须死!

  既然张玉阶打定主意不出现。。。

  那么只能将他们全部杀光,以绝后患!

  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

  这个道理,自古以来,就有之。。。

  更何况,这里是战场,别说死几百人,就是死几千人,那又能如何?

  再说这些人从贼,本就是造反重罪,祸及亲族。

  只要能将张玉阶斩杀,就算再斩杀几千人,乾帝盘和朝中诸位大臣都不会有任何非议。

  想到这里,每一个人的脸色顿时变得狰狞起来。。。。

  百度搜索【云来阁】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法家高徒,法家高徒最新章节,法家高徒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