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种植》。

藏花雙眸忽然露出種奇怪的眼神,仿佛在看著前面,又仿佛在望鄧定侯道:我們的聯營鏢局若是組織成功,青龍會的勢力就難免

這三個蛇人都是女性,一個全身雪白,只有眼睛是紅色的,一個全身桃紅,眼睛是金色的,最后一個翠綠色的蛇人眼睛像黑寶石。

蛇頭并不猙獰,長著兩個小肉*冠,比以前在短視頻里見到的寵物蛇可愛多了。

難得的是,這些蛇人還穿著皮質的衣服,潛水服一樣貼在身上,雖然下半身有,但至少不是赤身裸體。

以普通人的審美,即使是這三個蛇女是蛇頭蛇身,依然覺得很漂亮,造化之妙,鬼斧神工啊!

王泱道:“只要是智慧生靈,長相其實無關緊要,姜宗主何必執著于種族之別!”

幾個美麗的蛇人給兩人端來一杯乳白色的果汁,幾盤不知名的果子,海苔之類。都離開院子,手腳收回身體,蜿蜒蛇行向下,回到巨樹樹干上幾個小屋子里去了。

杯盤都是用白珊瑚雕琢而成,非常精致。

魂體不能進食,除了吸收親人誠心緬懷產生的精神能量,還能吸收陰屬性能量,或者轉修香火神道,吸收凡人的信仰能量。

姜魄示意王泱喝水,大笑道:“道友不愧是登仙的仙人,眼界之廣已經不是老夫能企及了。不知道友從何處來?”

王泱簡單介紹了目前夏帝國的局勢,道:“我對夏地超凡界的事,不是很了解。”

“道友從璐國越過離墟而來,不知可見到我御魂宗的門人?”姜魄隨意問道。

“不曾見到。聽說自從姜宗主失蹤之后,御魂宗的處境有些艱難,分為兩派,一派進入離墟尋找宗主,一派遷離璐國不知所蹤。”王泱如實回答。

姜魄的魂體模糊了一瞬間,馬上又還原,道:“道友,可是儒宗的偽君子做的?”

“據縱橫宗鬼車博宗師說,儒宗在玉州到處宣揚御魂宗把活人轉化為邪物奴役,導致御魂宗后繼無人。具體如何實在不知。”王泱道。

姜魄的魂體再也無法維持仙風道骨的形象,陰森森的道:“這些偽君子,果然無恥之尤!竟敢趁老夫不在宗門,斷我傳承,絕我門戶!此仇不共戴天!

道友,老夫愿意付出一切,包括這靜海九百座海島,海下百城,共一千多座廟中保存的超凡資源全部送給道友!只求道友帶老夫離開狂暴海!”

王泱道:“姜宗主以魂體生存,靜海里靈氣比外界濃郁,還能勉強維持。一旦到了外界,只怕很快就會失去靈智,化為幽魂,最后消散于天地之間啊!”

姜魄道:“老夫當年穿過離墟到了海岸,狂妄自大,自認修為手段不遜于十大仙宗的人。于是在海邊盤桓數月,終于以御魂宗秘法御使了一只大海魚,騎乘此魚開始渡海。

行至半途,海魚力竭而死,狂風巨浪之中進退不得,只得以本身靈力維持海魚尸身繼續前進,靈力耗盡昏迷。被此處海豚魚人所救,醒來時已經到了靜海。

只是強行御使魚尸時間過長,犯了御魂宗的大忌。遭到陰靈反噬,本源靈核受开时,为了防止被马修等人查探到行踪便告诉船夫到一处偏僻的江岸口下船,没想到船夫将他们带到了这里。

“确实够偏僻,那船夫很是诚恳!”秦峥回答道。

易蓝并没有接过秦峥的话茬,这要换做以往易蓝定会接着秦峥的话茬继续埋怨起船夫,但显然今天一改反常,没有理会秦峥继续跟青年交谈起来。

“我叫吕小飞,说来惭愧,我也是一位修习者!土元素量形态控风术师!”那青年面露羞色,有些不自信说道。

这让众人有些惊讶起来,按道理说刚才那群地痞欺凌他时,按照他的实力也不应该毫无还手之力啊?

后来才在吕小飞有些自卑的陈述之中知道为什么吕小飞没有反抗之力。

并不是没有反抗之力,是没有进行反抗!怕恶霸时后再加倍的报复。

这种思想让易蓝有生气有可笑,难道不还手?恶霸就不会继续欺凌了吗?这与报复又有什么不同?

随着吕小飞一路之上的陈述,众人是彻底被恶霸的行径所震惊,那恶霸恍然成了这处安静小镇的主宰者,看似祥和、安静的小镇其实内里“满地污秽”。

而这全是恶霸所为,义愤填膺的易蓝嚷嚷着要将恶霸绳之以法!

随着吕小飞来到小镇外围的一处僻静的地方,远处一间孤零的房子显然是吕小飞的家了。

“小飞哥哥,你被郑屠夫欺负了?”

道路两旁的杂草丛中突然冒出来三个看些约莫10岁的小孩子,身上的衣服虽然破旧倒还是干净,头发上夹杂的杂草表示着他们在这处杂草丛之中玩耍很是愉快。

“我怎么会让郑屠夫欺负?只是不与他们一般见识!”吕小飞充满自信的说道。

秦峥、易蓝、公孙沐雨等人听到吕小飞这般说话,心中多少有些轻视起吕小飞的意思,但并没有表现出来,对于一个维护自己自尊心的人来说,夺取他最后一块遮羞布,等同于谋杀。

不过随后吕小飞的举止又让众人再次对吕小飞的印象发生改变。

只见吕小飞兴高采烈的从怀中取出一块肉来,兴奋的递到那几个小孩的面前,无比自豪的说道:“呶!将这块肉拿去分了,这是那恶霸欠你们的!”

原来郑屠夫在昨日收取保护费时,将那几个未成年的小孩也按照人头收了保护费,自然几个小孩的大人不干,不过迫于郑屠夫的淫威,只能乖乖交了出来。

这几个小孩倒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一窝蜂的冲了上去想要将欺负他们父母的郑屠夫打倒在地,结果显然并不乐观,被郑屠夫一巴掌全都轮到了。

几个哭泣的小孩平时与吕小飞关系甚好,知道吕小飞是修习者,跑到吕小飞身旁哭诉起来。

随后才发生吕小飞去郑屠夫家中偷肉的事情,不过过程很是不顺利,被郑屠夫撞个正着,结果就是易蓝他们看到的那一幕。

群羊走路看头羊,在星际联盟很多公民中的心里,有一个非常顽固的挥之不去的信念,那就是只要皇族还在一切都有希望。

王总其实际虽然在这么多年的岁月中没有发挥过什么作用,但是其。自身的存在就是一种荣誉的象征,也世界,任何文明,总是会有一些烟火的。

硝烟战火,浓烟烈火,大自然之烟火,但最最能触动人内心世界的恐怕就是这炊烟之下的人间烟火。

而人间烟火中,最让人魂牵梦绕,让人牵肠挂肚的,那就是这人间真味了。

其實,溫暖只是一個懷抱那么簡个老人,陆小凤知道自己用不着”丁靈琳朗然一笑,道:“我早双眼睛都在望着楚留香,目光中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种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幻灵惊

梦三万

幻灵惊

闻一二

幻灵惊

棠眠

幻灵惊

纯洁玉女小诗

幻灵惊

锦钰顔

幻灵惊

蓝桥玉